第二部:斗星域·缘  第七十章 黑

章节字数:4279  更新时间:14-07-18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过了几天段穆琛终于是可以下床走了下了,只不过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天银月高兴的看着段穆琛,道:“宗主,不如我们出去走一下,你这些天都是在房间里面,一定是闷了吧!”

    段穆琛看着她那高兴的样子,点了点头,段穆琛似乎不知道,这些天天银月一直很细心的照顾他,那是因为她喜欢他,或许到了生命有威胁的时候,他才会知道吧!

    在街上走着走着,大家都看着段穆琛那头银色的头发,他那头银色的头发是很惹人注目的。这个世界,哦,不是整个索托斯空间,只有段家才有银色的头发。段慕紫之前去到赤云学院的时候,就是这样,受到很多人的追捧,而且也有人在问她的那头银发是怎么来的。段慕紫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最后是泰坤帮她解围的。

    天银月帮段穆琛买了一件黑色的适合这里的服装给段穆琛,段穆琛也很喜欢那一件的衣服,也多买了几套。穿在段穆琛的身上,一条围巾在身后随着风飘动而飘动,也呈现段穆琛身体的身形。

    十天过去了,段穆琛的伤势也好了很多。他和天族的人正准备走出的时候,无常家的人,来到之前段穆琛受伤的那个地方,拦着他们前进的道路。不过无常家的人,不知道段穆琛现在已经是天族的头了。

    段穆琛看着他们来势汹汹的样子,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

    只见无常马特有些生气说道;“你是不是在我们家的拍卖场,买了一把剑?”

    段穆琛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现在天族的人只有天银月知道,自己家族的剑现在在段穆琛的手上。天族的人有些疑惑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段穆琛。段穆琛说道:“没错,那有怎么样!你们已经拍卖的东西,你们不要告诉我你们要拿回?”

    段穆琛一说就说出了,无常马特心中的话,现在无常马特更加的生气的说道:“你还真是料事如神啊!没错,我是想要回那把剑,我出你那买来的剑的价钱,还加多十万的金币,你把剑还回来。

    “难道你们没有听过一句话,出售了的东西,就没有办法拿回,或者是有特殊的意思,才可以拿回的吗?还有你以为我没有钱吗?我有的钱比你家族的还要多,你知不知道!”段穆琛一直留意着无常马特脸上的表情,看着他有什么表情。

    “你究竟还不还来!”无常马特沉着脸,看着段穆琛那冰冷的脸,不知怎样对他说才好。

    “现在东西在我的手中,你就算怎么说也不会给你的。再说了,那把剑是干什么的,难道那把剑是有什么作用?”段穆琛眯着眼看着无常马特。而段穆琛现在也发现了,在一旁被几个巨汗保护的朱雀,却是一直摇头,也不知道她摇头是什么意思。段穆琛也想不到什么意思,也只能看着下去,随机应变就是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无常马特真的被段穆琛的话气的连都红了,想也不想将所有的事都说出来了。他道:“你说的那把剑,是我们无常家用来控制天族听我们命令的剑,所以我们不能没有那么剑!”

    “如果那把剑对你们是有那么重要的话,为什么会拍卖出去?”段穆琛说的话越来越中了,无常马特的心。这些的话一直只有无常家和天族知道,而且无常家知道得是最多的,天族只是知道他们的剑在无常家族的手里,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如果知道天族一早就拿回了自己族,最重要的剑了,也不会到了今天还受无常家的威胁。

    天族的人看着段穆琛,原来他一早就知道了这件事,而且那把剑在自己的宗主的手中,那么从现在知道开始,她们就不用受到无常家的威胁了。她们的脸上露出了长久以来,发自内心的笑容。差不多所有的事,宗主都会去做,而且他还会帮助自己的手下,这才是好的宗主。

    “我们家的事关你什么事?”无常马特好像不想和段穆琛纠缠下去,大吼的说出。

    段穆琛的眼里闪过一丝的寒意,突然段穆琛在无常马特的脸上发现,他的脸庞上闪过一抹狡猾的笑意,段穆琛的眼微微眯了起来。他知道之后不知有什么事情在等着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该怎么做?

    大家原本以为,无常家的人不会武功,原来是会的。无常家的人都拿着一把武器对着段穆琛他们,连无常马特也拿着一把剑,只见他用剑指着段穆琛道:“我知道你们一直以为我们无常家的人不会武功,但是今天我要你们废除这个想法,虽然我们家一直是管理拍卖场,但是你们可不要把我们当做一个商人去看。我们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你杀了,把那把剑还回来!”就冲向段穆琛的面前。

    段穆琛摇了摇头,侧身躲过了攻击,不过无常马特的脸上没有惊讶,而是一抹的冷笑,段穆琛微微一惊,立刻转过头看着也是同样冲过来的无常家的人,他们拿着武器对着段穆琛挥舞,却一直没有砍中段穆琛。段穆琛他移动的身形很快,让人摸不着边,尽管是这样那些的人还是没有放弃攻击他。

    段穆琛一直留意着无常马特,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事。而不过下一刻发生的事,却是让段穆琛呆滞了一下。无常马特竟然在他的下人攻击自己的时间里,他自己却是将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天银月抓住了,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对着还在那躲闪的段穆琛说道:“喂!那个少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这个人应该是对你重要的人吧!她现在在我的手上,如果你不想这个人死的话,那你就不能躲闪我手下的攻击。否则她就立刻死在我的手里。怎么样,现在选择权在你的手上,要么就投降大家都没有受到攻击,而你就要成为我们无常家的下人;要么你就不攻击,让我们杀了你,这样可以留她一命;要么你攻击,她立刻死在我的手上。”

    天银月眼睛朦胧的看着段穆琛,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流出来。他左右为难,大家都知道手心手背都是肉,如果是让自己来选择,还真的不知道选什么才好。不过他有一个条件就是,段穆琛进入无常家里做一个下人,这样两边的人都可以活下来,段穆琛可不会做这样的事,再加上他的身份。要么自己死让天银月活下来,不过想到他是不会轻易会放过天银月,段穆琛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三个条件都是对他自己有利,对段穆琛却像是掉进一个深渊里面。

    段穆琛突然嘴角弯起一抹冷笑,冷声道:“无常马特你以为你用这样的条件,就能威胁我交出那把剑吗!这样的事,我早就经历过很多次。但我真心的问一句,如果那剑是架在你亲人的脖子上,而现在的我是你,你又会做什么样的选择?——而我的选择是,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自己的人受到一点的伤害。”说道最后一句时,段穆琛那眼神变得异常的坚定,或许是因为他自己心中所想的事,这个世界不能没有天族的人,也不能没有像是段穆琛那样的人保护这个世界。

    天银月眼睛发光的看着段穆琛,突然间的发现,那个男人是会成为这个天下最为敬佩的人,而且就连天梦也和自己的女儿一样的想法。

    “你在说什么大话!你说的这些我是没有想过,但是我是不会想的,因为那一天对于我来说是不会来临的。你已经说出了你自己的想法,那么我们也会执行你的选择,兄弟们——打他!”无常马特一个命令下,那几十位无常家的人,就对着段穆琛拳脚打了过去,他们没有用武器,因为他们觉得用武器这样子就不会觉得好玩了,先让段穆琛感受一下身体带来的痛楚,还有打消他的那目中无人,还有他那对人说话的冰冷。段穆琛身上的冰冷气息是不会轻易的消失,他们这样想,也会加重他身上散发的冰冷气息。

    “不要~~不要啊!~~不要啊!~~~……”天银月的口中不断地颤抖的说出不要,那声音只有在她身边的人才听到。大家都点奇怪,为什么天梦不从后面攻击无常马特将自己的女儿救出来。那是因为在她的身后,有一个人封住了她的斗气,还有她身体。这样子就根本就不出天银月出来,更不用说段穆琛了。

    段穆琛打了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他撑不住倒在地上,口中不断有鲜血的流出,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无神了,他身上的伤口也开始破裂,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色纱布,只是没有呈现在大家的面前,那身的黑衣遮住了。他倒在了地上,那些人还在继续打着他,直到……

    “好了!大家停手吧!少年你现在想得怎么样,哦,不对,你现在已经没有你想的机会了,所以这两个人,先给你垫底吧!”无常马特抓住天银月的头发,在她的脸上猥琐的用舌头舔了一下。段穆琛艰难的转过身,看着天银月那个方向,眼神还是那样的无神。在无常马特用舌头舔了天银月的脸上的泪水的时候,段穆琛那赤红色的眼不断在颤抖着,艰难的伸出手,痛苦道:“你,给我…住手…”

    无常马特厌恶的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段穆琛,“你叫我住手就住手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大家都用怜惜的眼神看着段穆琛他们,他们就算是帮忙也帮忙不了,因为自己没有无常家那样大的架势,自己也没有力量,他们也只能是怜惜的看着他们。

    无常马特在一早就想要,天银月那样美的女子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得到而已,现在一个女子在自己的面前,他当然不会放过,他就是要在段穆琛的面前,做一场大戏。就在无常马特又再一次伸出舌头的时候,段穆琛的全身发出黑色的火焰。周围的人不敢靠近段穆琛的身边,生怕那些什么黑色的火焰会烧着自己没了命。这些人贪生怕死的心念,无常马特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有想到是会这么贪生怕死,自己都不怕,他们还怕什么?

    人的心里不是每个人都明白,所以说无常马特是不会明白那些人的事,不过话说有些贵族比他们还贪生怕死,而且也不愿意将自己的钱,留在那里。这是贪财和贪生之间的心理矛盾。

    段穆琛的左眼瞬间充满赤红色的光,黑色的火焰还在他身上继续燃烧着。他站起身,看着前面的人,一个闪身,立刻出现在无常马特的面前,毫无声音的一拳将他打到在地上。那一拳速度很快,无常马特他根本就不知道,段穆琛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就打了自己一拳,一拳无声无息。

    无常马特在地上滚了几个圈之后,没有爬起来,看着那样子的段穆琛,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的恐惧,连爬带跑的走了。见boos跑了,做手下的也跑了,也带着朱雀离开这里,周围的群众也散开一些,留一点的空间给他们。

    “啊——”段穆琛想天吼了一声,全身的黑炎没有消失,而是更加强了一些。他对着天银月艰难道:“银月我不能留在这里,所以你现在必须听我说。”见到天银月擦干眼泪坚定的点了点头,段穆琛继续道:“好!你们天族的那把剑,现在是在我的手里,到时候我会亲自还给你们,但是你们先要离开这个地方,不要再留在这个地方,回去你们真正的地方,唔……”段穆琛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天银月马上上前,她没有惧怕段穆琛身上的黑炎,直接光着手去碰他的肩膀。黑炎烧着天银月的手,她感不到疼痛,感不到从手上传自己大脑神经的热感,“那我怎么找到你?”

    “三年后,你道赤云学院找我就行了,我在那时应该会回到学院的。好了……我再不走,你和他们都会死。”段穆琛和之前说话是一样,在他准备走的时候,天银月拉着他的手,在他的手中放了一颗东西,他不知道是什么,只见天银月道:“你拿好这个铃铛,如果你想找我的话,你就用这个来找我。”这下子天银月才松开段穆琛的手,让他离开,他不知道的是,在自己离开的那一刻,天银月昏倒了,那是因为她没有及时的驱除从段穆琛那边传来的黑暗的堕落力量。

    段穆琛就往一个方向走,他不知自己会去到什么地方,这个不是关键,最重要的事,他们的安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