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斗星域·缘  第八十一章 去妓院?

章节字数:4898  更新时间:14-08-20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门开的人,没有理会是谁回答,就走了,也就在这时段穆琛和段慕紫才分来,

    天银月没好气的道;“你们两个勾勒没有啊!”

    段穆琛没有回答,他站起身来,从自己的存储器中拿出一件衣服,对着两女道:“走吧!”现在这样子段穆琛其实是很喜欢,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存在,自己也可以快乐和两女在一起。可是他自己知道,自己没有完成那件事,就没有现在这样幸福的生活,所以自己一定要更加的努力完成,天伦所给的任务。

    段穆琛和她们走在一起,走到那个场地上,远远的就见到院长和霍向东站在那里,好像是在等着他似得。

    “你来了,家主。”当段穆琛站在院长的面前的时候,院长对着段穆琛说了这句话。这下子段穆琛有些愣了一下,为什么他呼知道自己是某家的家主,可是自己应该是没有说过给他,难道是紫儿说,没有可能这些事,紫儿是知道的,她没有理由会这样对自己不知道是不是有害的人说的。

    “家主,你不用想了,你的事我都是知道,你难道不知道,段家还有另外的附属的族,就是我们五大学院。我们是分为五种元素的族,我们赤云学院是火族。按照我这样说,你应该是知道我在说什么,之后的族你也是知道是什么了。”院长说出了让段穆琛心中现在想不明白的事。

    原来是这样,原来之前段家是有这么多的附属家族,之前就是四大古族,现在就是五元素族,不知道之后还有什么。在他身边的天银月,吓了一跳,道:“原来你就是五元素之一火,那么这个霍向东就是你的儿子?”天银月是知道霍向东是火族下一代的继承人,院长都知道这些的事,而且他们还站在一起,那么就说明他们是两父子。

    院长点了点头,“所以说,霍向东不是他的真名,我们是姓赤,我儿子叫赤向东,而我则是叫赤亘。”

    “小琛这样也好啊!你就不用到处去找,现在你没有什么背景,但是你现在却是有这么多实力强大的族在你的身后,距离那个目的就很近了。”段慕紫微笑的对着段穆琛解说道。

    段穆琛点了点头,道:“紫儿银月你们说得对,我之前要建立宗门,可没有那些的资源,虽然有地族在,但是要建立起宗门可是需要一笔很大的资金。我到之前还在想,要怎么样建立起宗门,现在我想好了。我要建立宗门的事,只有你们几个知道,还有那一届的学生知道,所以现在先是要保密,不要对外开放我要建立宗门的消息。”

    大家都点了点头,周围的同学看了一下他们之后就走了,院长和一些的同学说的事,不是他们外院的学生所要知道的,所以他们很自觉走开,没有靠近的意思。不过这个问题只有赤向东一个人知道,所以他咳了几声道:“我们能不能到别的地方谈,在这里说,是不是有点?”直到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如果不是赤向东说,或许他们会一直站在这里说。

    段穆琛突然想到了一些的事,对着院长道:“我想问一下,之前和我一起来的那个男的现在这什么地方?”

    院长道:“你说那个男生,他现在在内院里面,你是不是要找他?”

    段穆琛道:“不是,我只是想要问一下,不如我们现在找一个地方坐下来谈一下吧!”

    “如果想要找一个地方,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很好,不过去哪里的路有点危险。”段慕紫想了一下说道。

    “你说的是不是黑狱中的那间酒店?”赤向东问道。

    段慕紫点了点头,但是脸有点红,语话有些口吃道:“其实……那是……一……间妓院。”

    “我们都知道,那是一间妓院,不过里面的饭菜却是很好吃,他们里面是有一种只是吃饭的地方,我猜你是去哪里。不过哪里很吵,不是我们要的地方,要的地方就是妓院里面的房间里面。”这句话是段穆琛说的,并不是其他人说的,他当然是知道有这间酒店的存在,之前紫岩和紫君告诉自己的。

    不过被两个女用那种怪异的看着,段穆琛全身都很不舒服,只好说道:“我是知道那个地方,可我没有去过,你们不要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啊!我知错了,现在可以了吗?”她们两个以为段穆琛去过那里,什么女人都不想自己的男人去那种狗不拉屎的地方,这是她们两个女孩想的,就算段穆琛现在的年龄只有十五岁,但是他的思维已经比得上一个老者了。

    听了段穆琛这样说的话,她们才没有再从这种的眼光看着段穆琛,这下子段穆琛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后来她们说的话,让段穆琛直起腰板来,她们两个阴险的对着段穆琛说道:“如果被我们发现你自己一个人去了哪里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段穆琛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就是因为他很爱护自己的爱人,还有家人,所以他的女友一定会对他严加看管。不过在外面的人来看,就是段穆琛怕老婆,但不是。

    她们三个人现在做的事,让赤亘两父子无奈的笑了一下,道:“我们还是快点去吧!到了那里去之后,我们就找一些不是美女,再加上我们弄晕她们就行了。但是你们两个还是化妆一下,哪里是不给女的进去的。”

    这样说也对,段慕紫和天银月想了一下,之后才真正的发过段穆琛,之后拉着段穆琛向前走,赤亘和赤向东又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他们走了。

    在走到哪里之前,在一间旅馆里面,段慕紫和天银月都装扮成一位男士,身上穿着是段穆琛的衣服,显得她们根本就是一位男士,不是女士。就连赤亘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化完妆了,就动身去哪里。

    走到哪里,在门口就觉得这里很华丽,虽然是在一个每天都会死伤几百条人命的地方也是这样。不过段慕紫却是觉得,“还是不够我们的城堡好。”

    段穆琛道:“那你想想我们的城堡是怎样的,之前有经过我的改造。”

    “那也是。”

    一走进去一点,两边各有五位身穿有些暴露的女士出来迎接他们,道:“几位少爷,你们想要什么样的服务?是陪侍,是陪酒还是陪服?”

    陪服?原来这里也有陪服的,段慕紫和天银月的心里不由的一同生气起来,没有想到这里会有这样的东西,不过说明是妓院,可能是有的,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好像这里没有法似的,可是这里就是没有法,就连黑狱的老大也是任由这样的存在,在加上,他自己也是会去这里玩一下的。

    一进入全都是以红色或者是粉红色为主调布格。赤亘对她们那些女士说了声之后,就带着他们去了一个房间,在走出去的时候对着他们道:“几位的少爷,请你们等一下,我叫媒婆过来。”

    等到女士出去了之后,天银月小声的问道:“媒婆是什么?”

    “银月你连媒婆都不知道?”段慕紫看着天银月,只见她点了点头,段慕紫只好解释给她听,“媒婆是指这间妓院最大的女人,她自己不是做这些的事,她的手下有很多很出名的妓女。只要有钱,你就能在媒婆哪里买到你想要的妓女,不过你没钱,你把自己的女儿送到媒婆这里来,也是能赚到钱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之前听我妈妈说,在这里的媒婆是她的老相好,不过那时我年纪还小,不知道媒婆是干什么的,我到现在才知道。”天银月不知不觉就说出了一个巨大的秘密,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话已出,也没有办法收回,只能是说“大家可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不然我妈妈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们知道,但是月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就是你说你母亲认识这里的媒婆,那么你知道这个媒婆是干什么的?”段穆琛问道。

    “嗯~我记得她是某家的小姐,之后因为家族的毁灭,她的父母将自己的女儿送到我们天族哪里帮他们收养,之后就成了我妈妈的好友。不过在小的时候,她对我是很好,好像,好像……”天银月猛然间想起之前,那个媒婆对自己说过的话,“她好想对我说,你长大之后,要帮我一个忙。但是我不知道这么忙是什么,不过好像是关于她家族被毁灭的事,还有就是她要建立这间妓院的关系。”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是要接近她一下了。”段穆琛喃喃道。大家都点了点头。

    沉默了一会儿,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进来了一位高贵美丽的女士,她的眼神在每个人的面前都飘过,不过当飘到天银月的时候,她的眼神微微一愣,不过没有太大的动作,对着他们微笑道:“各位少爷你们想要那些的美女,我们这里可是有很多的美女,只要你们的一声令下,她们就会为你做任何的事。”

    “我们不用了,我们只想和你这个媒婆谈一下合作的条件。”段穆琛开口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好,你们先出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要进来,不过你们也不要让那些的男人拉你们走。”媒婆重点说了一句,各位的美女对着他们恭敬了一身,就退了出去。

    “我知道你们是来找我的,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的就是,为什么银月会来这里?”说道银月的时候,语气有些愤怒。

    段穆琛喝了一口茶,道:“银月是陪着我们来的,所以不关她的事。让我们在意的就是,你对银月说的那句话。”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是银月的什么关系?我记得银月是不认识你们这些的人。”媒婆看着段穆琛他们,觉得他们不是一般的人,有可能是大陆上的名人,不过好像没有名人是有银色的头发的,但是这个世界也没有银色的发色,为什么他们两个有,不过之前天梦对我说,有银色头发的人是段家的人。她的心中想了很多的问题,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天银月为什么会认识他们。

    “我的身份现在说出来,你是不知道的,所以我还是不说,可是我旁边的这位是赤云学院的院长赤亘,而他旁边的是他的儿子赤向东,你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吧!”段穆琛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出来,因为就会向他说的那样,是没有人知道段家这个东西的存在,就算知道也是那些的古老家族,还有一些以前是段家的附属人员知道之外,其他人都是不知道。

    “你不说,那么我来猜猜,你是不是段家的人?你既然是认识银月,那你认不认识她的妈妈?”媒婆眼神妖媚的看着段穆琛,虽然他是戴着面具,但是可以勉强的看出他的样子。

    “你既然是知道的话,你为什么还要问?没错我是段家的人,而且我还是家主。既然你知道银月的母亲,那么我的身份也是她告诉你的,是不是?”段穆琛和媒婆两个人像是审问犯人似得。

    “哈哈!”媒婆大声的大笑起来,“没想到你这个小子,竟然是那样幽默,没错我是从她的妈妈那里知道你身份的信息,不过我只是听过只有一位是银色头发的人,那你另外的那一位是?”

    “她——是我的亲人,也是我未来的妻子,而银月也是。”段穆琛看了一眼段慕紫和天银月说道。

    媒婆眼神也是笑着的看着他们,道:“好小子,竟然能要两个,就连我们的银月你也拿走了,那你将来肯定是一个有很多人喜欢的人。你不要这样的眼神,我是知道的,银月这个丫头,可是什么人能喜欢上的,之前有很多的男孩对她表白,都被她拒绝了,她竟然能喜欢你,那么你就是一个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这个世界上可是很少,不过这样的男人大多都是花痴,所以你要是做了对了银月不住的东西,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小子。”

    现在还没有熟,已经是这样了,那么以后肯定就是这样了。但是以后他和她之间的见面,好像就没有了。

    “如果我有的时候,你在教训我吧。不过现在我想要知道,你要月儿給你帮什么?”段穆琛他没有忘记正事。

    “其实那件事,我是想要摆脱天族去做的,但是天梦和我讲了现在天族的状况,我自己也不忍心让她们去做,所以就想摆脱小时候的银月。那件事我到现在还是不想想起,每当想起的时候,我都会发恶梦,没有几天的时间,我都不能平复再来。那件事就是在我小的时候……那一天我按照平时一样,在家里睡觉。不过从外面传来了很多的杂乱的声音,我想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全都是火,我当时就愣住了,不知要干什么,过了不知多久,爸妈来到我的身边,看着他们全身都是伤,他们抱着我说着女儿以后可能我们不能陪你,不过我们不在你的身边,你要坚强的活下,而且还要帮我们报仇,那个人叫真·悠是一个组织的老大,你长大之后要为我们报仇,虽然我们以后不在你的身边。当我爸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妈已经死了,接着爸也死了,我透过爸的身体看到一个留着黑色长发,在脸上有一条很大的伤疤的男人。他看了我一眼,之后我就什么不知道了,我醒来的时候,就在一间我完全不知是在什么地方的房间里面,也是在那时我遇到银月的妈天梦。整件事,就是这样。是不是很神奇啊!”媒婆说着,留下了两行的眼泪。想回了自己的伤心事,就算是怎样冰冷的人,都会感到伤感。何况只是一个女人。

    黑色长发,脸上有一条很大的伤疤的男人?按照媒婆这样说,应该他的实力是很厉害,只是看了一眼就让她昏倒了。这是什么道理,难道那个人是什么在世的强者,但是强者要杀他们一家干什么?段穆琛将媒婆深深的看在眼里,问道:“媒婆……”当段穆琛还没有说出话的时候,媒婆却是说,“不要叫我媒婆了,这个称呼我可是不喜欢,我的名字叫牛美琪。”

    “那好牛女士,你能不能伸出你的手让我看一下?”段穆琛觉得,那可不是很普通得罪了什么在去没人家的族,里面肯定是有内情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