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传说之皇太子归来

热门小说

正文  48 黑客number1

章节字数:5628  更新时间:19-08-25 0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虫族主星上虫口众多,死个几百只也不打眼,所以弹尽粮决的李煜,着实好好品尝了一把虫肉风味,也算得上是因祸得福。

    但是最后李煜仍旧不幸被虫族士兵逮了个正着。

    虫族士兵近来懊恼非常,来他们这儿寻求帮助的虫族络绎不绝,并且目的只有一个:请求虫族士兵帮助他们找到失踪的族人。

    猛地一接手,好像还挺简单,不就是找个虫么?小事儿!

    可这真找起来才发现,无论采取何种方法寻找,统统都是查无此虫。

    一件查无此虫,两件查无此虫……十件查无此虫,通通都没关系,寻个由头打发了就是,可这几千件的查无此虫……

    它们官儿小,真的有些兜不住了,失踪的虫族其中不乏高阶虫族,它们的阶位高,相应的家族地位也高其他虫一等,所以这件事在高等虫族间你传我、我传它……

    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传到了虫王的耳中。

    虫王是世界给予虫族的希望,虫族作为星际的原著居民,本来可以一直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但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外族入侵,像一把尖刀般狠狠地刺进了虫族本来安逸的生活,也正因为这样,虫族才对人类的残酷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认识。

    因为所处地盘的优越,当时的虫族遭到了人类入侵者的大规模屠杀与驱赶,虫族崇尚安乐,战斗力普遍不强,所以在当时差点遭受灭顶之灾。

    幸而虫族的繁殖能力超群,这才慢慢的恢复了生气,于是虫族上下痛定思痛,在与人类结下了血海深仇之后,疯狂的寻找着让族群变强的方法。

    虫族的王不像人类的统治者由各方面的能力决断,而是一切听从于主世界的意志,而因为主世界的要求可能过于苛刻的缘故,虫族已经整整一千三百星历处于无主的状态,所以虫族对于自己这位新诞生的王,拥护之情空前高涨。

    虫主星的地下城堡内。

    “失踪?好吧,我帮你们找找。”一名身材欣长白衣男子端详着眼前的光脑图像,淡淡道。

    男子的皮肤很白,一头随意固定在脑后的及腰长发乌黑发亮,一双丹凤眼中满含着朦胧,给人一种颇为诡异的神秘感,鼻梁高挺、嘴唇薄削红艳,举手投足间更是给人一种妖娆、轻慢的感觉。

    只见男子站在原地,慢慢的合上了眼睛,男子下位零散站着几个满身硬壳黑甲的高大虫族在翘首以盼。

    不一会儿男人缓缓睁开眼睛,其中几不可见的划过一丝诧异,“它们……被吃了。”

    “啊?”下位的虫族只以为自己听错了,发出一声疑问。

    “准确的说它们是被一名人类吃掉,那名人类现在正在主城东边的半山腰。”男人解释道。

    余下的虫族闻言一脸错愕,却是在下一秒怒不可遏。告别了他们的王,带着几队虫马就马不停蹄的朝着主城东边的半山腰赶去。

    虫马赶到的时候李煜手里正举着一条烤熟的虫腿准备食用,这下人赃并获,至此虫族接连失踪的秘密就此解开,食虫族的罪魁祸首是人类这件事,在虫族上下造成了不小的动荡。

    各界虫族激愤不已,纷纷提出了各种刑罚来惩戒李煜这个杀虫凶手。

    由于提出的方法实在太多,最后迫不得已闹到了虫王的面前,由虫王来做最后的决策。

    男人高坐在座位上,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的同类,心中淡定无波。

    他是唯一个成功化形为人的虫族,他的本体是一只巨大白蝶,因为本体颜色的缘故,成长为虫族的时候也是一只好像得了白化病的虫族,虽不受排挤,却着实谈不上喜人。

    他无父无母,打有记忆起就是独自一个,做什么都是自己一个,在熟悉他的虫族眼中,是一个不太合群、喜好独来独往的虫。

    成功化形起因于一场深眠,当他醒来的时候,脑中便已经依附了之前无数位虫王的记忆。

    交配交配交配,那些记忆统一单调恐怖的不得了。好像他们虫族除了繁衍后代就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这无异于一个极为恐怖的信号,想不到他们世代虫王的脑筋竟然单一至此。

    “请王替我们做个决定。”

    虫王看着座下密密麻麻的族人,淡淡道:“这个人类据我所知是一位将军,来我主星原因不明,杀了他,我族会被人类追责。”

    话音刚落,只见方才还一片喧哗的大殿,登时安静下来,现在仿佛一根针掉落在地的声响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恳请我王明示。”

    不知是谁起的头儿,座下的众位虫族大臣纷纷异口同声、此起彼伏的说。

    “恳请我王明示。”

    “恳请我王明示。”

    ……

    李煜自始至终都云里雾里,摸不清楚头脑。在他快要饿死的时候,是虫族的血肉拯救了他,在他被虫族发现后,他可以说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只等最后的晚餐过后,与被吃掉的那些虫族一起共赴黄泉。

    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当揭下眼罩的那一刻,李煜赫然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架飞船当中。打开飞船的能源系统,提示能源充足百分百储备,检测飞船的整体状态,提示飞船状态处于最佳。

    “咦?”李煜心下惊奇不已,这是……什么情况?

    于是打开飞船的外视功能,目之所及,没有发现一个虫族。

    此刻由不得李煜多想,果断打开飞船的驾驶功能,目的地——联邦主城军区飞船停靠站。

    “什么?将军驾驶飞船的航行记录显示中断了?你们部门都是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请技术人员维修你们的设备!”

    詹妮弗打开光脑,朝着另一头破口大骂。

    也不知那头说了什么,詹妮弗的面孔瞬间大变。

    “什么时候的事?前天出现的问题你们现在才报备,真想看看你们的脑袋里是不是装的都是大便!将军如果不出意外还好,出了意外你们所有人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还有,把将军出事之前的航行记录赶快整理出来发给我!”

    说完利索了挂断了视频,不一会儿有关李煜此次行动的航行记录就被打包发了过来。

    詹妮弗看得仔细,忘记了一切。因为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的家族和李煜将军已经紧紧绑到了一起。

    李煜现在不仅是她的救命稻草,更是撑起她们家族的参天大树。所以她绝不允许李煜出现一丝一毫的差池,如有必要,就是让她为李煜奉献出生命,她也甘之若饴。

    她现在主要是怕别有居心人的报复。

    “怎么了?生这么大气。”也没来接他。

    景悠然一边说一边脱下外套。

    “你回来了啊。”

    扭头看了景悠然一眼,詹妮弗便重新投入到了研究李煜航行记录的要务中,眉眼中满是郑重。

    “怎么了?”

    “没什么。”詹妮弗头也不抬的回道。

    景悠然扭头看了眼詹妮弗的方向,低声询问着脚边的小平头哥。

    “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小平头哥闻言显得有些焦躁,熟门熟路的爬上了景悠然的肩膀,脑袋凑到景悠然的耳朵边小声的巴巴起来。

    “什么?!”

    景悠然猛的站起身,椅子与地板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詹妮弗充耳未闻。

    “詹妮弗,煜哥哥怎么还没回来?他去哪儿了?你实话告诉我,他到底执行什么任务去了?”景悠然质问道。

    詹妮弗抬头揉了揉眉间,“将军应该快回来了,他执行的是秘密任务,我其实也不怎么清楚。”

    “我不信,你是煜哥哥的助理,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行程和任务?!”

    景悠然一边说一边瞟了眼小平头哥,在接收到肯定的眼神后,语气格外的郑重。

    詹妮弗叹了口气,“我之前是真的不知道。”

    “那你现在知道喽?”景悠然的文字游戏真心玩儿的不要太溜。

    詹妮弗:“……”

    “其实你说不说也无关紧要,知道我是谁么?我是black。”景悠然失去兴趣,冷不丁的来了句。

    “你说真的?”詹妮弗的反应很大,声音一下子高了好几度。

    “骗你是小狗。”不骗你我也是小狗。

    这么想着,景悠然将腿边的狗儿子抱进了怀里。

    亲昵的吻了吻小狗的黑鼻子,“有没有想爸爸呀?你到底说不说,我很懒你知道的。”

    后一句却是说给詹妮弗听的。

    black是最近一段日子活跃在光脑中的黑客numberone,来无影,去无踪,因为技术格外了得,搞得各国政府人心惶惶,唯恐自家的机密被窥视贩卖给敌对阵营。

    要说这black具体厉害在哪里,还要从前段时间的星盗覆灭说起。各国一把手统一收到了一份关于星盗具体位置和有关未来计划的策划书一份,并且已经开始实行。

    比如,抢夺在宇宙中运作的客运飞船,在这份策划书中写的清清楚楚,星盗在抢下飞船与资源的同时,人类、兽人统一格杀,其中更出现了几个格外陌生的字眼,譬如异能抑制剂、崩溃精神力等陌生字眼。

    虽然陌生,但却丝毫不妨碍这些字眼的恐怖与诱惑力。再联想起之前接连发生的客运飞船无缘无故消失的事件,真相显而易见。

    帝国、联邦、兽人帝国难得统一了战线,先对策划书里的星盗聚集地进行了蹲守踩点,之后共同出击,一起将星盗一网打尽。

    只是不知道其中为了民众安全的成分居多,还是那几个陌生词汇的诱惑力太大。

    詹妮弗作为李煜的副官之一,对于black的神通知道的只能更清楚,而詹妮弗之所以对景悠然的说辞如此深信不疑,是因为关于black这个顶级黑客的存在和作为,各国高层已经统一发布了禁口令,擅自谈及和讨论会受到严厉惩处。

    “失踪了?”景悠然皱眉说:“在哪儿失踪的?他一个人去虫族大本营?他是不是这里瓦塔了?”

    景悠然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门,詹妮弗见状无奈的撇了撇嘴。

    “这谁知道。”语间的不解显而易见。

    “我要去把他找回来。”

    说着拎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门外走,詹妮弗吓了一大跳,急忙去拉。

    “你去干嘛?”

    “我去找他啊。”

    “你就打算这么去?他具体到没到虫族主星都不知道。”

    景悠然反问:“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干耗着吧。”

    詹妮弗:“你不是black么,你可以黑进去其他国家的监控系统看看能不能找到具体李将军到达的位置,我们也可以节省很多时间进行营救。”

    景悠然:“……”

    詹妮弗说完一把将景悠然拉到了自己的光脑前,顺便放手控制权,交到景悠然的手中。

    “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信啊。”景悠然犹豫道。

    “嗯?什么意思?”詹妮弗皱眉道。

    景悠然叹了口气,“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其实……我并不是black……”

    “这种事怎么可以骗人!还骗人你就是小狗,难道你就这么想当原始珍稀动物么?!这对你可能不算什么,这对我来说就是违纪,违纪你懂么?!”詹妮弗怒发冲冠的吼出了声。

    “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会知道啊,再说我虽然不是black,但我认识black啊……”景悠然咕哝着小声说。

    詹妮弗深吸了口气,咧嘴僵硬的笑开了,“那请问,您的朋友现在在哪儿呢,可以继续按我之前说的做么?”

    “可以是可以,只是为了保密起见,我得回我屋让他查。”

    景悠然说着抱起小平头哥就往楼上走。

    “我的光脑你不用啦?!”

    “谁的都一样。”

    怎么可能一样,我的可是军区高级光脑,詹妮弗心中暗道。可转念一想,这些好像对black来说不值一提,人家牛着呢。

    楼上。

    景悠然将光脑的权限抹去,交给小平头哥。

    “查吧。”

    小平头哥听了手舞足蹈唧唧个没完,景悠然翻了个白眼,老大不乐意的将小平头哥举到光脑前方,看着小平头哥挥舞着自己的小爪子,忙得不可开交。

    詹妮弗没有将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到景悠然的朋友black身上,她仍旧对着自己的光脑仔细查看,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

    一家大型商场内,一个一脸温柔的女人手里牵着一个大眼睛、长头发、皮肤白皙的可爱小女孩慢悠悠的闲逛着。

    “妈妈妈妈,你快看!海绵宝宝的玩偶!好可爱呦~”小女孩伸手指着展柜里的毛绒玩具,脸上洋溢着喜悦。

    “看起来宝宝真的很喜欢它呢。”女人揉了揉的脑袋,一脸慈爱,“走,宝宝自己选一个玩偶朋友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小女孩扑闪着自己的一双大眼睛,一把扑进女人的怀里,嘴里说着各种讨喜的话,“谢谢妈妈,妈妈你真好,我最喜欢妈妈你了!”

    女人趁机亲了小女孩脑门儿一口,母女俩就这么乐呵呵的去柜台远玩具去了。

    “宝贝你怎么拿了三个海绵宝宝呀?是怕一个宝宝太孤单,所以给它找了个小伙伴么?”

    “妈妈猜错了呦,是我一个姑姑一个,然后狗爹一个人带娃太辛苦了,给他一个伴儿。”

    女人听了噗嗤一声笑开了,“嗯呢,妈妈知道了,不过宝宝的姑姑和狗爹,收到宝宝的礼物肯定会特别开心的。”

    小女孩闻言开心的笑了,将怀里的玩具搂的更紧了。

    李煜飞船降落的地点迅速被查到,那里还真是虫族的主星。

    “将军真勇敢……”在无法反驳的证据面前,詹妮弗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的赞叹道。

    景悠然不以为然,不就是一帮虫子么?随即炸了毛。

    “哎哎哎,别舔了儿子,爸爸还没洗脸呢,不干净,拉肚子了咋办?”景悠然扭着脑袋瓜子躲避自家狗儿子的索吻。

    武器装备准备齐全后,一男一女两人、一蜜獾一”土狗”两动物迅速驾驶乘坐飞船向着目的地——虫族主星出发。

    哪料想刚出发没多久就收到了来自李煜的视频信息。

    ”正在回去的路上,别担心。”

    “这是……啥意思?”为什么不是给我发。景悠然纠结万分,暗想自己到底是有多讨人厌。

    詹妮弗几不可见的轻舒了口气,似是看出了此刻景悠然的心中所想一般,“我这光脑是军工厂生产的,接收消息的速度比其他光脑强一些。”说完还没头没尾的加了句,你别多想。

    景悠然愣神了一两秒,猛的扭头看向詹妮弗,“你都知道啦?”

    詹妮弗:“知道什么?”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知道我喜欢煜哥哥的事儿啊。”景悠然说完急忙捂住了嘴巴。

    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我什么都没说,你刚才是幻听了!”

    詹妮弗问号脸,啥玩意儿?她方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了……

    平头哥此刻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止不住的瑟瑟发抖,舍友的气势太恐怖,桑不起啊桑不起呜呜呜……

    小土狗眼神凌厉的射向景悠然,其中有不甘、落寞、难以置信……最后却统统汇集成了一张一派决绝的表情。

    虽然它满脸的毛,不仔细看还看不大清,但却着实吓坏了一旁的小平头哥。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天晚上来自小土狗的致命警告。

    “你是兽人吧。”

    小平头哥:“……”啥玩意儿?

    “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吧。”

    小平头哥:“……”感觉到啥?你对这大半夜不睡觉爱的深沉?

    “不许将我的不同告诉他。”

    小平头哥:“……”你的不同?你毛杂,我黑白渐层?你丑我美美哒?要不要这么有自知之明啊兄弟。

    “否则我会吃掉你的哦。”小土狗说着露出了自己迥异于图片上狗狗的牙齿,方便请参考剑齿虎。

    小平头哥:“……”我擦我擦,怕了怕了,命要紧命要紧,话说主人这是给自己找了个什么儿子啊?战斗力爆表,喜欢吃兽人的儿子?哦嚯嚯~主人威武霸气!

    不过这牙齿……他真的好怕怕啊。

    “不过你好像看起来不怎么怕的样子啊。”

    在爪子进入小土狗嘴巴那一瞬,小平头哥浑身的毛都差点儿竖起来,速度太快了!他都没看清,爪子就要被吃掉了!好恐怖!好想和他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决一死战啊!不不不,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老婆都还没追到手不能自杀,不能自杀……

    有时候位居食物链之上真的是一项不可抗拒的本能。

    将嘴里的爪子吐出来,小土狗满眼赞赏,“你很不错,我现在承认你是他的跟班。”

    那一瞬间的汹涌战意,他看的一清二楚,不死不休,真是一个忠心的小跟班。

    误会就是如此的美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