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初识

章节字数:1372  更新时间:08-04-25 16: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岁时的天空总是湛蓝无暇,不知愁的沈离混在一堆朋友间无忧无虑地笑着跳着度过一段只与妹妹席雅和好友殷飞相关的纯真童年。

    在春天的田野中仰望蓝天,看五色的风筝飞舞,等断线的那只落下,追寻,拾起,大笑快跑;在夏日的小河边戏水,看清澈的水流晃动,等大胆的鱼儿出现,靠近,猛扑,哗啦湿透;在秋天的梧桐下打扫,看飘飞的枯叶扬起,等温暖的火苗蹿跃,升腾,噼哩作响;在冬日的荒原中奔跑,看枯萎的草木溜过,等焦急的父母追来,捉住,拖回,一顿训斥。

    母亲忧愁地唤着野丫头,父亲乐观地叫着小家伙。野丫头也好,小家伙也罢,沈离终究是在快乐地成长。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明净如玻的天空上何时起了乌云。

    未曾在意过的红斑于七岁那年蔓延,宛如猩红色的花开满全身,带着无法消弭的痛楚。父母抱着小小的沈离跑遍当地的所有医院,用尽了一切最好的药,固执的花却无视沈离哑哑的哭声开得异常繁茂。渐渐地有了些闲言碎语,猜测这不可医治的病可能传染。于是殷飞远离了她,朋友们都走了。自那一天起沈离不得不呆在家里,一个人静静地看书。席雅偶尔会来陪她,给她讲学校里的事,讲一切她不能参与的事。

    一直记得那个刮风的日子,体内的花叫嚣着想要出逃。小手抓破了皮肤,血,渗了出来,红如火,艳如樱。不可抑制的燥热窜动着,催促沈离,命令她撕开缺口。母亲抱住她,想止住她难耐的疼痛,却换来一阵死命的踢打。

    席雅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翻起的衣袖,猩红的血,溃烂的肉。席雅皱起眉头,闻到空气中浮动着泪的涩,伤的臭,一阵反胃。沈离突然停止挣扎,看见席雅眼中不断闪过的情绪,厌恶与恐惧。她挣开母亲的怀抱,试图靠近呆愣的妹妹,席雅却猛地回神,后退,一脸防备地逃开。

    用力关上的门,无法挪动的脚,倾盆而下的雨,蜂拥而至,夹杂咆哮,低鸣回旋。年轮在这一刻飞速运转,本应单纯的心结出青涩的果实。

    失去最后的朋友后,沈离终于习惯一个人的日子,习惯用深色的衣服遮住丑陋的身体,习惯捧着书本打发寂寞。

    时光的沙漏悄悄转动,又是一季炎热。盛夏的午后沈离躺在梧桐树下伴着无节奏的蝉鸣安静睡去。衣洋随父亲向新邻居问好时,未进沈家便瞅见一个长发女孩仰躺在班驳树影中。一样的长发别样的心情,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仿佛午夜的阳光,一种不可思议的救赎。衣洋好奇地跑进,不顾父亲的呵斥。熟睡中的女孩有着一张明净的脸,不觉间溢出的温柔浅笑甜美如巧克力,令人怦然心动。衣洋红着脸,呆呆的看着她,失了心绪。女孩忽然翻身,不合体的衣服翻起一角,现出模糊的血肉,散出浓郁药香。衣洋不知名地蓦然心疼。

    家长们言谈甚欢,音调不觉高了八度,惊醒了沈离。睁开睡眼,一脸惺忪,伸腰,哈欠,稍清醒一会儿才发觉身旁的男孩,沈离微怔,没有言语。

    被忽视好一会的衣洋看着她,笑:“你醒了,小巫婆。”对衣洋来说,这个不用任何话语就解开他的心结的女孩比童话故事中的巫婆更加神奇,率真的他并不觉得这样称呼有何不妥,所以当沈离怒瞪他时他莫名地搔头。

    “没礼貌的家伙。”沈离低低地说道,恼怒他不合宜的称呼。

    衣洋无辜地笑:“我没有很不礼貌吧?像某人这种说别人没礼貌的才是真正没礼貌吧?”

    沈离红着脸争辩。两人或急或闹的争执在父母眼中正是和睦的表现,沈母望着少言的女儿涨红的脸,舒心地笑了,衣洋的父亲偷偷地感叹自己的开朗儿子终于又回来了。

    这一年沈离八岁,衣洋十岁。在未知的未来赶到前懵懂的孩子拥有了属于他们的天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