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捉弄

章节字数:6503  更新时间:08-01-24 22: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周末好天气,是个值得出游的日子。

    三月的阳光难得如此明媚而不刺眼,慵散得让人心醉,惹人神往。云朵懒洋洋地、漫不经心地静静飘过。沈离抬头,看着这方纯净的天空,任思绪飞扬。不远处笑闹的三人不时发出些许嬉笑,比这阳光更令人开朗。多好的时光,有妹妹、朋友和……衣洋在身旁,这么简单的快乐多想就这样一直不变。

    待席雅可以自己骑着车往前走时,殷飞过来扶着她的后坐,让她试着自己骑骑看。衣洋趁机闪开,抢得一个空闲偷偷看向身后不出声的沈离。空明日光中,女孩微闭着双眼,小脸轻仰正对着蔚蓝苍穹,略略勾起的嘴角一抹浅然笑意悄悄地吸引走衣洋所有的注意力。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只那样一笑就足以让我为你倾倒,足以让我忘记一切烦优。如果可以真希望你就永远这样不变,多好。衣洋出神地想着,呆呆地一直想着,直到沈离感觉到他的注视红着脸低下头来,他这才讪讪地收神,敷衍地看向正在努力学车的席雅。已经过了好几个星期了吧,虽说只是在周末才有时间来教席雅,为什么她还是没有学会?难道这算是……血缘关系?

    趁衣洋回头的刹那,沈离急忙调整好自己散乱的心绪。又见衣洋忽然转过头来一脸怪异地直盯着自己,不禁问道:“怎么了?”

    “我说……我们已经教她很有些天数了吧?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她还学不会?”衣洋指着正往这边赶车的二人。

    “恩,这我还没想……你不耐烦了?”试探的语调,担心地询问。

    衣洋缓缓收回手双臂交叠:“倒不是什么不耐烦,而是突然想到这可能是因为……”

    “因为什么?”席雅动作迅速地跳下车,殷飞只得忙乱地扶住车头无言地望过来。

    看见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自己身上,衣洋略觉得意地挺起胸膛:“因为你是离离的妹妹!”

    这算什么原因?三人莫名其妙地面面相觑。

    “殷飞你忘记了当初这丫头是怎么学骑车的?”衣洋急忙提醒道,“她可是就那么直接往前冲,先是撞上人家卖水果的摊子,然后弯也不打地躺地上了。”

    殷飞回想了一会儿,还没等他说什么席雅早就已经笑开了:“姐,你不至于吧?”

    “那个……我不是不会嘛,难免出点状况……”支支吾吾的话才说完,就见殷飞也像衣洋一样怪异地看着她:“一点状况?你确定那只算是一点状况?你都跌在地上鼻血直流了那还只是一点状况,还得请问你的大状况又该如何?”忽然想起那时在一起的不是今日这个组合,那时在自己身边的是叶子。是叶子扶起了沈离,笑着给出承诺——“你还是放弃吧,以后真需要跑远路我载你”。只是现在……

    “那……姐,你平时是怎么去上学的啊?”席雅总算止住了狂笑,突然想起,“离家那么远,乘车又不怎么顺路,你是怎么……”

    戛然而止的声音消失在三人暗淡的沉默之中,似乎打破了什么不应该碰触的东西,就像贸然掀开了潘朵拉的盒子放出了连自己都不了解的绝望。

    平时?是由叶子载着到处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只是如今她不在身边,衣洋负责早晚的接送,但是如果有一天他也离开了呢?还是应该自己学会吧?谨慎地思考了一会儿,沈离慢慢说出自己的决定:“我想我自己……学会比较好吧。”

    “你?算了吧。我走了不还有衣洋在,他载你就好了啊,你只要把自己给照顾好就行了。”笑意浓浓的一个声音,颇带调侃的语气,不是叶芷青又能是谁?但见她一头修剪得整齐清爽的细碎短发,着一身干净休闲装,笑眯眯地迎风而立。

    殷飞眼睛一亮,抢先冲了上去:“你怎么来了?”不再害怕人言可畏了吗?你可以陪着我了吗?

    “怎么?我还不能来了不成?”任殷飞握紧她的双手,叶芷青挑眉嗔怪地看他一眼,“我猜想你们总该教得差不多了,所以过来看一下,不行?”

    “看你这话说得,我们什么时候这样说过。只是你来之前怎么也不说一声。”衣洋也靠了过来,一脸轻松地询问道。

    想到被叶子听见自己的糟事,沈离红了脸:“叶子你很坏哦,你故意不说一声就是为了看我出丑不成?”

    “哎呀呀,还是我们离离最聪明、最了解我,我摆明了就是来看戏的啦,不过来之前我可真没有想到这戏会这么好看哦。”堪堪避过沈离恼羞成怒挥来的拳头,叶子趁机抽回手,躲到殷飞身后。

    亲密无间的笑闹中席雅感觉到这被所有人称为“小偷”的女孩一出现就化解了刚才的尴尬局面,并且在不知不觉中成为这小圈子的中心,不是自己,也不是姐姐沈离,而是这个女孩。一起长大的殷飞就算了,为什么连后搬到这里来的衣洋也对这人如此关照?

    小小的不甘浮生于是闲闲地开口:“你怎么会来?是看上我们这里的什么了?”

    不能不说这是非常恶毒的话语,虽然没有言明但也立即揭开了四人都想要躲避的事实。殷飞反手握住叶芷青的手,挺直了身站在她前面,牢牢地将她置于自己的守护之下。衣洋很是疑惑地望向席雅,不明白这个单纯的小孩怎么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沈离更是紧张地跑回妹妹身旁轻轻地摇晃她的手:“雅雅,你这是在说什么啊?”

    “姐姐,你不可能会不知道的啊,她……”

    “我们是知道,可你不该……”

    两姊妹小声的低语却因彼此情绪都过于激动隐隐仍可听清,叶芷青浅浅一笑,大声说道:“大小姐还真说对了,我可就是看上你们这的谁了。”调笑一语,反身勾住殷飞的脖子,轻巧一吻,“公子哥,你长得这么帅气要我不喜欢都难呐。”

    果然是叶子,总是用这种不正经的方式来逃避问题。虽说今日有些过火,可他殷飞却爱极了她这次的不正经。就当你是答应我了,叶子,我一个人的叶子。

    叶子才想撤离轻贴在他唇上的吻却不甘心地发现这时的局势已不为自己所掌控。十六岁的少年还没有学会如何去控制青春期萌动的情绪,只凭本能行动渐渐加深这个吻的热度。

    “哎呀!”席雅娇羞一呼,伸手掩住小脸,只敢偷偷地从指缝中悄悄瞥那么一两眼。沈离也不怎么自在,只忙着转个视角不好意思直盯着相吻的二人。衣洋无可奈何一笑,也急急偏头不瞧,恰巧看向沈离羞涩的脸庞,软软地私心浮动。

    好不容易停止缠绵的两人满不在乎地走过来。“好了,解决了,去玩吧。”殷飞舒心淡笑,左手温柔地扶在叶芷青腰间,而看向席雅的眼神却暗沉得发冷,“不管别人怎么说叶子总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未说完的话大家都心知肚明,当下不再提起。

    毕竟是个好天气,总呆在一个地方也有些无趣。难得沈离提议去逛书屋,于是五个人一起浩浩荡荡地杀向常去的书屋,叶芷青和殷飞共骑一辆车,不会骑车的沈离和衣洋一块,只席雅一人小心翼翼地独自跟着。

    经常到书屋走动,和店主几乎都快认熟了,进来后还没待他们开口,店主已经主动把他们可能想要的书名报上,任他们在书屋里笑看打闹,不做理睬。

    新到的书不多但足够吸引叶芷青的目光,兀自选好一本几米的画册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细品。感觉到自己不再受她关心的殷飞也不着恼,对坐在她面前守望着她。很多话还没有说,很多问题还没有得到解答,但是已经不要紧了,不是吗。只要就这样一直陪在你身边就足够了,一直陪着你,只是你。

    瞥了殷飞一眼,知道他根本不会舍得挪动半分,衣洋只好认命地暗地叹息一声为席雅充当“向导”。席雅对这个后来的好脾气的哥哥可是分外上心,一直缠着他,不肯放开。沈离无法只能一个人坐到一边,无聊地望向窗外。明净玻璃窗外街上的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一个跪在街上的人影吸引了她的注意。忍不住好奇地走近,细读写在地上的字句:“初到此地不幸被人偷走钱物,已经饿了几天,希望有善心人能帮助我,谢谢。”悄悄嗤笑一声,折返身回到书屋说与众人听。不用多讲都可判明,这又是一桩骗局。只是这么拙劣的骗局太明显,让人心生一许戏弄之意。把计划如此这般地详细说完,引得一阵哄笑。

    衣洋宠溺看她一眼:“你确定要这么玩?”

    “当然今天不是没事嘛,总要自己找些好玩的啊。”调皮一笑,沈离知道衣洋变相的表示了同意,席雅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无须多问她肯定赞成,眼睛很自然地瞥向未作声的余下二人,“叶子,你们呢?”

    眼皮胶着在画上,头也不抬一下闷闷答道:“你们去玩就好我正忙……”

    话没来得及说完,手中的书已经被殷飞盖住:“一起去,难得大家都出来一趟。不要扫兴。”

    “我去你会很高兴?“拉低殷飞的头,叶芷青凑在他耳边小声一问。怎么是这种问题,风马牛不相及的莫名似乎有什么东西没弄明白,可是叶芷青不给他理清疑问的时间随手放下画册,径自起身:“那就一起去吧,先说好我只是去看戏的,不参与。”

    已经抬脚往外走,店主却突然出声:“你不看完了再去?”

    有点讶异地回头,被众人直视令店主不怎么自在。叶芷青若有所思地看向他,淡淡回答:“毕竟很难和大家一起,总得尽情玩一下吧。”店主嗫嚅着嘴唇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一群人这才闹哄哄地离开。而店主反常的举动令殷飞略微狐疑地打量了好一会儿,最后才放心地走开。

    大街上,五个人悄悄地聚在一起,探头探脑地观察着那个跪着乞讨的人。

    “谁先去?”

    “既然是你出的主意,当然得你先去示范给我们看。”衣洋轻推着沈离的背,低声催促。

    咬咬牙,沈离大胆地迈出藏身的暗角。手上端着刚买的香喷喷热腾腾的盒饭,小心地接近那行乞之人,很怯怯地开口:“那个……我见你说饿了,所以特意买了这个盒饭……”边说边递上手中的东西,故作腼腆地略偏下头。

    那行骗之人也被这出乎意料的一幕给弄糊涂了,不好意思直说自己是在骗人,只得堆起笑脸接过那碗:“……那个谢谢你了。”见沈离没有走开,他更是硬着头皮开始扒饭。

    “好吃吗?如果不够我再去买些来。”天真地仰着头,很是关心地询问着。

    “够了、够了,不用再买了。”天啊,这碗饭已经够多了,怎么可能再塞得下?偷瞥一眼,“那个小姑娘,你就呆在这……你没什么事做吗?”

    “啊,我想看一下,因为你好像很可怜的样子。”

    ……

    ……

    挤眉弄眼地苦苦商量一番,好不容易打发走着难缠的小女孩,看她转身不见,急忙把手中的饭盒往路旁的垃圾桶一扔,终于解脱。可惜事与愿违,一个少年又走了过来,手上居然捧着一碗拉面:“我们朋友几个在面馆,看你饿了这么久,可怜兮兮的,分你一碗,不用谢了。”

    捧着面碗,看着少年期待的眼神硬生生地吞咽:“谢谢……”

    然后是铁板烧、鱿鱼烤,吃到最后已经没有感觉,只知道边吃你还边得感谢。脸上感激涕零,心底恨恨不快:“下次再不能说什么饿了几天,遇见这种只给吃食不给钱的好心谁受得了?”打了个寒战,慌忙收了摊子,落荒而逃。

    “看见了吗?他跑的那样,笑死人了,哈哈哈……”笑得最欢的自然是想出这个损招的人——沈离,见她笑意盈盈衣洋忍不住叹气,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淘气?席雅也很是喜欢这种消遣方式,缩在一边乐不可支。殷飞刚才端鱿鱼出去惹了一身腥味,因为叶芷青受不得这难闻的气味体贴地远远站开。

    闹够了,笑完了,慢慢往书屋走。甫一进入便见店主一脸冷漠,看向他们的表情不复平日亲和。敏感地察觉那丝不同,叶芷青挑眉以示问询。淡淡开口,店主怀疑地望向叶芷青:“刚才那本画册不见了。”似乎只是在阐述事实,望向叶芷青的目光却饱含猜疑。

    “刚才不是放桌上了,你不是也看到了。”沈离急忙为叶芷青辩护。“我们什么时候……拿过你的东西。”

    “那是以前。”鄙夷中微带慌乱的视线不曾离开叶芷青,直直地充满不屑,“现在这个片区谁不知道出了个小偷。”

    “我没有偷你的东西。”刷白着脸叶芷青极力平静地陈述,然而店主不见一丝动摇,死死咬定是他们中的谁拿走了自己的书。殷飞紧紧握住叶芷青的手,站到她身旁和她一起面对店主的质疑。感觉到店主不同往常的行为难以解释,衣洋担忧地看着众人。

    席雅虽不相信叶芷青一心认为她是在狡辩,但是碍于殷飞就在身边不好多说。一群人争执不下,反倒使人生烦:“干脆把包打开让他检查,有没有自然就看出来了。”

    受到了提醒,沈离走过去拿起叶芷青放在桌上的背包:“对啊,叶子,打开给他检查一下就知道了啊。”

    隐隐地有了些许明白,先前没有理清的头绪突然清楚起来,叶芷青飞快地甩开殷飞的手,抢过沈离拿在手中的背包。重量有一点不同,刚才离开的时候不该是这么重。不理会沈离不解的疑问,叶芷青只抱紧了背包,转头看向店主:“多少?”

    “什么?”突然的转变让店主弄不明白了。

    “多少钱?”狠狠咬牙,叶芷青掏出钱包。

    殷飞诧异地捂住她的手:“你是这么了?”你不是没有拿吗?为什么要……

    叶芷青再次挥开他的手,直直地望进店主眼底:“到底是多少?”

    震慑于她的执着,店主匆匆报出价格,收下叶芷青扔来的钱,没来得及细数叶芷青已经跑出书屋。

    傻眼愣了一会儿,衣洋瞪视店主:“你……”此时店主低下头尴尬地不做声。席雅略感泄愤地笑语:“我就说是她,你们看,她这不是自招了嘛。”殷飞怒目看向这个儿时玩伴,压低了声音地嘶吼:“你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语毕急忙冲出去追叶芷青,不去管被吓住的席雅。

    衣洋看向店主:“平日你不是那种会听信这些街坊留言的,出什么事了?”

    “衣洋!”沈离低叫一声,“你也看见了为什么还不信?”

    讶异地回头,衣洋不解于沈离的轻信:“你信吗?你就真的认为叶子是那种人吗?她虽然是犯过类似的错误,但是这不代表就一定是她做的。她那么骄傲的人,有那么强烈的自尊,凡是做了的事绝不会否认,可你看,她今天有说是她拿走的吗?既然没有,那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她不可能……”

    “不可能,这么不可能。”席雅笑着打断衣洋的话,“如果不是她,那她干嘛要付钱?她中间也知道,所以才不敢把包打开让我们检查,也就只能是她拿走了。”

    “你!”衣洋气急,却又无话可说。叶子,究竟是这么回事?为什么不解释?

    ————

    ————

    殷飞追上叶芷青,气喘吁吁地还没顺过气来,竟错愕地发现一向坚强的叶芷青居然哭了:“你……”

    “不是我拿的,你放开我!”叶芷青羞于被喜欢的人看见自己丢脸的样子,急得想快些逃开。

    殷飞万分怜惜心上人的眼泪,同时也再不愿让她甩开自己,略微使劲便将叶芷青拥抱在怀:“不放!你要逃跑我就不放!”

    使力挣扎,女孩的力气终是不及男孩,死心地放弃,默默地靠在他怀里流着泪:“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拿,真的……”

    反反复复地呢喃,只求能被对方了解。谁都可以误会我,只你不能。因为你是我那么喜欢的人,你不可以……

    “我知道,我都知道。”轻拍着叶芷青的肩膀,殷飞努力地想让女孩止住哭泣,“我的叶子那么聪明乖巧的,这么会做这种事呢。我相信你。”

    猛然回神,叶芷青推开殷飞:“怎么会?至少你就看见过一次,不是吗?那次我还是找你借的钱,你忘记了吗?”自暴自弃地故意撕开彼此都不想提起的事,已经不明白到底是想证明什么了。是希望能被你无条件地接受吗?

    眼前的女孩红着一双大眼睛,明明脆弱得要死却咬紧了牙齿不肯示弱,这副要强的模样看得殷飞心里一阵疼痛:“我……没有忘记。但是我知道这次不是你,因为你都没有承认不是吗?你说没有那就真的是没有,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相信你说的话。”继续接近,拉住那双试图躲避的手,定定地看着那红肿的双眸,“呐,对我说吧,是怎么回事,好吗?”

    低沉而温柔的嗓音,带点沙哑也因此更显诱惑。睫毛扑闪数下,似被蛊动地开口:“有人动过我的包,可能是在我们出去的时候。”

    轻巧地拉下叶芷青紧拽在怀里的背包拉链,只一眼那本画册便露了出来。叶芷青紧张地望着殷飞:“真的不是我,我没有……”

    殷飞更紧地抱住叶芷青:“我知道,我说过我信你,只信你说的。你难道还不明白?我喜欢你,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不信你?就算你一直不把我的话当真,我还是喜欢你,你要我……怎么说才明白?告诉我,我都会为你去做,只求你不要再把我的真心当成玩笑,给我个明确的回答,好不好?”

    是喜欢吗?因为你喜欢我,所以相信我。即使我真的做了这种事,只要我说没有你就相信我,是这样的吗?可是我希望的并不是这样啊!不是我,不是我做的!静静依在殷飞怀里,心中却慢慢充满悲伤的泪水。我要的是绝对的信赖,不是这种受特殊感情影响后作出的判断,你,并不了解……什么是我想要的。

    久久,当最后的泪水都在心里冷冻成冰叶芷青轻轻靠近殷飞耳边,缓缓地清晰地说:“等我……”等我什么?等我把所有的错误全抹除吗?等我忘记我曾经做过的事吗?可是都没有用的,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世界上没有谁能够达成,所以只能请你……“等我再想想好不好?很快地,我很快就会给你答复的,等我,好不好?”

    看着叶芷青坚定的眼神,殷飞终于放心:“你愿意面对我的心情了?愿意接受我了?那我等,等多久都可以。”

    一句话发自内心的话,最终却印证了所有。放开了她的手,等待,再等待,直到搬离那片梧桐河堤,直到住进新的公寓,她再也不肯给与答复。因为在放手的第二天,她就离开了,举家迁离这个片区,不告知一句,任性至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