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夏日

章节字数:2234  更新时间:08-02-08 00: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场私下的纷争结束之后困扰沈离多时的艳丽终于走到了凋零,伴着猩红的逝去沈离逐渐出落得清秀可人,但她的内心深处却已麻木到不知是幸或不幸。

    就像是以一人的离别换得了自己的美丽,感觉很不愉快。

    沈离的父母可没有女儿那么多的想法只单纯地为她高兴。母亲兴冲冲地拉着沈离上淑女屋选购衣裳。

    “小乖乖,你看这长裙,很漂亮的哦,就要这条吧?”拿起缀有浅粉蕾丝边的连衣裙对着沈离比划一番,沈母越看越觉得适合自己的宝贝女儿,随手递给售货小姐,“帮我把这个装起来吧。”

    没有反对,虽然受到近日风波的影响不再有绝对的偏好但毕竟是喜欢了那么久的颜色也不可能说讨厌就真的讨厌。因此只能随母亲帮忙,不做声响地接受。

    不得不说沈母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沈离这一身打扮可是让衣洋错愕了很一会儿。

    满意于衣洋为自己惊艳的表情,心中小小的骄傲了一阵,但当他的眼神渐转幽暗沈离忍不住心惊。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眼神,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仿佛是赤身裸体地站在他面前,心脏羞涩悸动。

    “很漂亮,离离。”良久,衣洋低哑说道,眼中精光闪烁,一瞬而逝,快得让人难以把握。你像个公主般优雅纯洁,美丽不可直视,只可惜你的美丽不是为我。

    席雅欢喜地绕着姐姐转了个圈,惊讶地啧啧做声:“姐,你都可以去参加选秀了,比电视上那些明星还更出色呢。”

    不自在地拉拉裙摆,沈离埋头浅浅微笑。

    本是打算去游泳的,以前因为身上的红斑不能做的事很想现在全部尝试一次。

    衣洋却不同意:“你这才刚好,暂时不要去游泳。人多水脏,如果又弄一身瘢痕,可是很难看的。你不希望这样吧?”

    中考之后,不像往年暑假总有写不完的作业,难得能够完全放松地悠闲度日,就算不能去游泳又怎么样,好玩的事可不是只有游泳。贪睡地赖床,不到正午绝不起来;愉快地逛街,不到脚软绝不放弃;强撑地爬山,不达顶峰绝不罢休……简单的、快乐的日子接二连三,笑语随风飘送。

    偶尔遇见殷飞,衣洋挺身护住沈离狠狠敌视。殷飞只是冷漠哼笑,不含情绪地瞥一眼沈离,淡然走开。沉沉的疑虑渐渐止息,确定所有可能破坏今日假象的威胁完全消除。

    没有了任何的担心,发生过的一切都不需要再烦忧了。离开的人不会特意回来揭穿我的骗局,留下的人更不会敏锐发现我的伪装,我应该快乐。可是每次想起叶子沉静似水的面容心里仍会隐隐生寒。那副似乎看透一切的平静,那种开始怀疑所有的绝望,实实在在地谴责着我。是我做错了,才会让你有了这样的心情。我的自私害苦了你,你却愿意原谅我。是我听错还是你说错,你居然原谅了我!诚惶诚恐地照你嘱托的那么做,我才明白你的原谅是因为你放不下,放不下被你丢弃在原地的殷飞。你借我的手让他永远记住了你,再不能忘记。我照你的计划让衣洋只关心我一人,再不会舍弃。你最后的嘱咐我而已照做,不去勾心斗角地钻营,因为你说如果我继续在他背后玩花招衣洋总有一天会察觉。我赌不起,因此努力假装,不敢被他看出破绽。

    沉默地深思之中,没有听见妹妹突发奇想的建议,等到已经决定也只好闷闷地跟着走。

    三岔口——清河与涣江的交接处——水势湍急,水色清透。河面有白鹭翩飞,轻拍曼舞;岸上建喷泉若干,水雾迷蒙;池中养锦鲤数尾,逍遥自若。岸东有一白色灯塔,或已无用仅作装饰。两岸皆种梧桐,日光下溢呈现淡绿光斑。河风舒缓,略减燥热之意。

    衣洋站在岸边看沈离与席雅如顽童般笑闹戏水,微笑浅溢。

    逗留许久,日隐云后。趁温度微降,三人顺着铁轨继续乱晃。铁路其实不怎么好走:碎石太多,硌着脚;铁轨太滑,走不稳;木基太窄,踩不牢。

    不顾衣洋地嗤笑,姐妹俩跌跌撞撞地走了好一会儿,席雅轻声问起:“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会到哪里?”

    “到一切梦都可以实现的地方。”沈离给出一个浪漫得不切实际的答复,惹得自己也跟着发笑。若真能如此我们何必这么辛苦。

    铁轨不断延伸至视线尽头,越来越稀少的人烟,愈见茂盛的树丛,似乎都在暗示他们已经离家很远。不争气地想要放弃前行,沈离恍然抬头正要开口却看见前面突然多了一盏灯。紧张地拉了下衣洋,他狐疑地顺着沈离的目光望去,只一眼就乱了心神,急忙把还在发呆的姐妹二人拽离铁轨,拖着二人远远站开。

    “那灯也没动更没听到什么异常的声响,不是火车啦,你们真是穷紧张!”席雅嘟囔着嘴抱怨衣洋打断她的游戏。

    “小心些总是好的。”宠溺地揉揉席雅的头衣洋笑回一句。

    不消一会儿就听风声呼啸一列客车疾驰而来。沈离吓白了小脸暗自庆幸自己的警觉,席雅更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虽然近距离看着火车经过是很刺激但也非常危险,再加上这两姐妹的顽皮若真出事了可就来不及。

    于是大家一致同意回家。没走多远刚巧有了个陡坡,衣洋先滑了下去站起身朝着姐妹俩伸开双臂:“你们谁先?”

    沈离与席雅面面相觑,对着台阶犯愁。两个女孩站在高高的台上,腿都有些发抖,原想推说疲惫但各自心里都很清楚自己是在害怕。

    面对衣洋的催促,两人“推让”很久,沈离搬出孔融让梨的典故终是“胜出”。

    席雅蹲在高台边缘酝酿了十多分钟,还不敢往下跳,很担心她的沈离却坏心地笑她胆小。

    等到沈离自己处在那个位置时又怎么也不肯挪动半分,任衣洋说尽好话、席雅站边看戏,就是不肯跳下。比预想还要恐高的沈离无法像妹妹那般轻松跃下,可也不愿呆坐在那里。让路上的行人见了可太丢脸。最终还是狠狠心咬牙跳下。

    衣洋急忙抱紧她,使力减缓那下坠的冲力。只是台子太高,沈离落地时无可避免的扭着了脚。

    席雅在旁嘲笑姐姐是运动白痴,这点高度也会扭伤,故意在沈离面前晃来晃去,显示自己两脚完好。

    衣洋心疼她的伤痛,借她肩膀攀附。

    多年之后故地重游,才明白那个夏日踉跄的行路原来已经揭示了我们注定坎坷的未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