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版  第4章

章节字数:2860  更新时间:09-11-14 1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鸢走了之后,许杰对冰点在没以前那么关注了,很少来这儿坐坐,就剩下王宣一个人撑着场子,那些对许杰颇有好感的小姐们为此抱怨了很久。

    “小鸢走了,许杰也不来玩了,冰点一下子变得无聊了呢。”

    “许杰真是的,人家每次都来他居然对人家一点都不上心,让我好难过呢。”

    “他们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我每天都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啊?”

    对于诸位女士的埋怨,王宣只有苦笑。

    “小鸢出去旅游了,等她玩腻了就会回来的。许杰刚从医院辞了职,最近比较忙,没时间过来,再等一阵子就好……”

    这天照看完场子后,王宣提早离开了冰点,匆匆地往家里赶。打开房门,看见那个女孩维持着自己出门时的姿势坐在原地,他的眼神黯淡下来。点亮灯光,他轻声说道:“小鸢,我回来了。”

    这个女孩正是小鸢。当许杰与叶柯苦苦地等待着她的回来的时候,她悄无声息地找到了王宣,平静到木然地对他说:“他死了……”然后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多说一个字,也不许王宣去找叶柯他们,就这样在王宣家里暂居下来。

    此刻听得王宣的说话声,她迟缓地抬头,大眼无神,呆滞地看他一眼又低下了头。

    王宣虽然对她的悲伤已经习以为常,但每每看到她这副凝滞的模样心口仍旧会泛起痛楚的涟漪。叹息一声,他走进厨房为二人准备食物,才进入厨房讶异地瞧见流理台上做好的饭菜,他惊讶地回头看向小鸢:“你做的?”

    她微不可见地点头,然后沙哑地开口说:“一个月了,我想给他做点吃的,免得他在路上饿着。”

    明白这是做给死者的祭品后,王宣忽然感到有种寒意从骨子里渗透出来,忙把手收回。略慢一拍地想起这是小鸢到自己这儿来之后说的第二句话,心底涌起一丝欣喜:“小鸢你终于开口说话了,你想开了吗?”

    “或许是……呵,也就不过是死亡,没有什么好恐惧的,早晚我会去陪他。”她阴测测地一笑,“王宣,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是扫把星啊,为什么在我身边的人都会一个个地离开我,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不是的!小鸢你不要这么想!”王宣见她神色不对,似乎又有旧病复发的趋势,忙出声否定。

    “那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保不住他?他才那么小,为什么死的那个人不是我!”她狂躁地大叫,神情凄惶。

    “冷静点小鸢!那不能怪你!那是天灾,是你阻止不了的,你不要这样一直责备着自己!”

    “我只有他了!为什么连他都不能留下!一定是老天在惩罚我,我杀了母亲,这是对我的惩罚……”

    看她哀哀地哭泣着,王宣的心是一阵揪疼,之前因为小鸢的坚持所以他不敢告诉叶柯她在自己这里,但是如今看来或许亲人的关爱才可以让她从痛苦自责之中走出来,于是背对着小鸢他拨通了叶柯的电话。

    接到王宣的电话叶柯一开始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听见自己妹妹的声音才明白了他的用意。电话的那一端叶子疯狂的呼喊让叶柯无端地心惊,待听清楚她所说的内容后脸色刷地变白了。

    叶子你居然一个人做出了这种事!我难道就这么地不知道你信赖吗?遇到这么大的事你也不肯告诉我,你真的是……太倔强!

    急急地赶到王宣家中,叶子哭累了方才睡去,王宣比了个安静的手势,把叶柯带出门外。

    “她的情绪刚刚才稳定下来,让她先好好休息一会儿。”

    叶柯点点头。“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王宣犹豫了很久,艰难地启唇。“那是……她和殷飞的孩子。”

    “什么?”叶柯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她和殷飞早就吵翻了,怎么会为他生下孩子?王宣你在骗我。”

    “那的确是他俩的孩子。”王宣说得很慢,似乎是在想着该用怎样的词语来描述。“她离开清河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怀孕了,所以就借着旅游的招牌躲到外地,打算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如果不是我之前偶然遇到她,她也不会告诉我。在今年四月她生下了一个男孩,很欢喜也很担心,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却也决定了不再回来。她不知道你们见到了那个孩子会怎么想她,于是选择躲避。”

    “你是说她当时告诉许杰她在帮人带的那个孩子其实就是她自己生的?”叶柯只觉荒唐。“她才多大,居然敢未婚先孕!她怎么能……”

    “你真的不明白她的想法吗?她只是想留下她与殷飞之间最后的一点联系,只是想有一个永远属于自己的血亲,她的孤单你真的不懂吗?”

    “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她的哥哥,我们应该彼此依赖的,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说,一个人承受所有的痛苦?她就真的不肯相信我吗?”

    王宣默默地叹气。

    “正因为她很在意你这个哥哥所以才不敢告诉你,如果你指责她的做法,我想她会完全崩溃。”

    叶柯沉默了,他能够明白叶子的坚强,只是对于自己不能在她受苦时给予帮助感到无奈。

    蹑手蹑脚地走进房内,叶柯轻轻靠近叶子,沉默地观察着她的睡容。她的眉头即便是在睡梦之中仍是紧皱着,像是有难以排解的烦闷淤积在心中不可释怀。他疼惜地伸出手,想要为她抹去眉间的褶皱,轻微的动作却还是把浅眠的她给惊醒了。

    “哥……”睁眼的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在片刻的失神过后她猛地明白过来。“王宣……都告诉你了?”

    “是,他都告诉我了。叶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承担?你不是说过吗,我们是最亲的人不会隐瞒什么的,为什么当你遇到了困难的时候都不告诉我?”紧紧地抱着他柔弱的妹妹,他为她的坚强独立而心疼。

    她的肩头有一股淡淡的湿意润泽着她干涸的灵魂,那是他的泪。感知到这个世上尚且有人如此地在意着自己的痛苦,她的心柔软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哥,我没办法,我不是故意想要瞒着你,我……”她踟蹰着艰难开口,“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我怕你和其他人一样要我打掉他……你知道吗,那天我到医院做检查的时候那个医生看我的眼神羞得我都快想死了,可是我真的想要这个孩子,这是我和他的孩子,我舍不得……”

    她的话说得含糊不清,他却听得分明。孩子是她和殷飞最后的联系,她放不下殷飞,自然也不愿打掉孩子。他叹息了一句,正想说话,就被她截住了。

    “你想说我傻是不是?我也那么觉得。怀着他的时候我还不到20岁,法定结婚年龄都不到却先怀孕了,这样的女人是该被人唾弃的吧。我也很怕别人这么说我,我不知道我一个人能不能把他抚养大,但是、但是我就是不愿放弃。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我不敢出去外面,那段时间真的觉得很孤独,可是当他在我肚子里踢我时我感到一切的苦都是值得的。”她的脸上漾起丝丝甜蜜温情,然而转眼就让苦楚代替。“哥,本来会多出一个和我们血肉相连的孩子的,结果他……哥,我是不是这个世上最失败的母亲,我没有保住他,他死了!”

    她伏在他的颈窝里,把所有的委屈难过统统释放。在外人面前她可以装作坚强不落泪,但在叶柯面前,在她异卵同胞的哥哥面前,她终于可以放肆地哭泣。

    他轻轻地拍抚着她的背脊,像是在安抚一个小孩般,认真且无奈。对于那个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已经失去的侄子他只是觉得遗憾,这个正在自己怀中痛哭失声的女孩才是最叫他牵挂的人,是他今生今世最亲密的亲人。

    把眼泪全部撒在了他的衣服上,她哽咽着止声,红着眼圈,沉默无言。他依旧照着刚才的节奏轻拍着她的肩背,安慰的话没有一句,但他的存在已经足够让她安心。

    在你犯了许多的错、经历过无数的担忧之后,有这么一个能够借你依靠的肩膀,使你春风如沐,由你遮风避雨,足以令人欢喜。

    这便是家人存在的意义,做彼此一世的避风港,是相互慰藉的碉堡。无可替代,绝对的存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