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既定的相遇  7 吴白菜惨遭‘霜冻’

章节字数:2786  更新时间:15-07-24 15: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新学期开始,上个学期期末的成绩单下来,彭浩勋还是第二名,可他心里乐滋滋的。

    这次的分数竟然比以往提了30分不止,他觉得自己的零用钱也是时候该涨涨了。

    年级第二,在这个竞争尤为激烈的学校意味着什么,被压制。

    先前彭家老爹不知道给彭浩勋请过多少位资深家教,结果却收效甚微。彭浩勋只觉得和吴柏一起探讨疑难是一件极其有趣的事情,他也乐在其中。

    两人刚探讨完一道关于数学的最简运算,吴柏看着沾沾自喜的彭浩勋满眼无奈。

    讲了三遍才明白的天才……

    “彭浩勋。”

    “恩?”彭浩勋盯着吴柏只等下文。

    吴柏憋了老久才说出口,“没事,只是觉得你有点儿X≥2。”

    “……”彭浩勋觉得没意思,继续栽头领悟自己三遍就看出来规律的那道题,准备捋清楚了回家教给他哥。

    这题彭浩勋在他哥电脑里边见过,好像说是什么教授给出的毕业考核题,这题过了才有毕业证书。

    下午放学在校门口和彭浩勋告完别,吴柏背着书包消失在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太阳早已落山,吴柏瞧着天有些微暗,决定开始慢跑,想着早些回到家。

    走了不知多少遍的暗路小巷,今晚显得格外的安静。

    吴柏在巷口转弯进入时,速度有些减缓。长时间的慢跑早已让他汗流浃背,步子也泛着些许沉重。

    忽的不知从哪里伸出了一只手,在背后揪起吴柏的头发就往墙面上甩。

    浑身的无力疲惫加上猛烈的突然狠撞,直击的吴柏头脑一片混乱,顺着墙体渐渐瘫倒在地。

    “呸!不知死活的玩意儿!”一语说罢便是一脚狠踢。

    “恩唔。”吴柏觉得有些疼,闷哼了下就没了动静。

    “兄弟们,上!”

    拳拳脚脚顷刻落下。

    蜷缩成一团,吴柏的思绪渐渐飞远……

    其实这些对他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熟悉的,他仿佛再次回到了过去。

    上小学的时候,小朋友们说他是坏妈妈生的坏孩子,对他群起攻之,说是为民除害。

    那时的他还小,每次总是疑惑的抬起头询问给自己抹药母亲。

    ‘他们为什么说妈妈是坏妈妈,柏柏是坏孩子呢?’

    ‘明明妈妈是最好的妈妈,柏柏也是最好的学生哦,看!奖状哦。柏柏不是害虫,不可以打死的。’

    母亲听了只是哭,看到奖状后就变成了喜极而泣。

    那时候的吴柏也不知道什么叫未婚生子,什么叫遗腹子。

    初中的时候,没有人跟他说话,大家都是群体,只有他是一个人。

    回家是一个人,分组回答问题也是一个人,都是一个人。

    只有挨打的时候不是一个人,他每次都是像这样蜷缩成一团,这样的伤会好的很快。

    他不想反抗,也不敢反抗。他不想被别人说成神经病,他也打不过这么多人。

    那时候的吴柏不明白,为什么单亲家庭的孩子就要心理畸形,就是心理变态呢?

    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如果心理有问题学习成绩就应该很糟糕么?

    吴柏终于切身认识了什么叫嫉妒。

    疼痛总是给人启发,促人成长。

    不知何时起,吴柏爱上了疼痛,这有些病态,却更实在。

    吴柏觉得自己没有知觉的有点儿麻木。

    这次也算是狠的,吴柏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住手。一群打一个你们也真下得去手,真是丢人。”那声音很懒散,好像从那人骨子里溢出来的。

    “呵,结果是好的,就行了。”打人者明显对那懒散的人有些顾忌,强作着轻松嬉笑道。

    “哦,我知道了,你们把人打成这样是想坐牢吧,别见外,要不我打个电话让我姐夫请你们去喝喝茶?”炎烈也是烦了,直接下猛料,胡诌。

    瞧着把人打成这样儿,不滚就等着吃牢饭吧。

    这群人刚才光顾着打人出气了,也没顾上瞧瞧人还有气没。

    这下经提醒一瞧,顿时吓得三魂离了七魄。想着因为这点儿事儿进去吃顿牢饭,家里边儿还不把自己给撕了。

    虽然能走走关系,但那关系是能随便走的么,毕竟走一下少一次。

    众人也是分得清利害的主儿,急忙顺杆儿往上爬。

    “诶呦,瞧您说的,咱们也就是随便教训教训罢了。这不,正准备走呢。”说完就蹭蹭的溜儿了没影。

    炎烈看着蜷缩在墙边不动弹的一团皱眉,“你还好吧。”

    没动静。

    “你,你叫什么名字,你能动一下么?”那帮家伙下手也太没轻没重了,掏出手机,炎烈打定主意还是叫辆救护车吧。

    正是此刻,地上的人动了。慢慢的倚着墙爬起身,扶着就开始继续走。

    吴柏觉得这次漫长的有点儿匪夷所思,思来想去了好久,也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得罪了谁。

    回家要紧。

    “诶,你没事吧。”炎烈觉得这人可能被打傻了,要不怎么连个话都不会回了。

    人?竟然还没走?打算怎样,打算为民除害除了他还是怎么着?

    吴柏理都没理,继续扶着墙挪着步子。

    家里的橱柜里应该还有几瓶红花药酒呢吧……

    炎烈把手机放回兜里,瞧人家这能走能动的,叫过来救护车反而显得自己多此一举了。

    炎烈觉得这人有点儿不识抬举,自己救了他连声谢谢都没有。

    说话口气算不上好,“喂,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什么态度,我可以说我现在很后悔么?”

    应该晚些开口的,再打的狠点儿,看你理不理我。

    吴柏的动作一顿,“我没有求你。”

    炎烈听得出来,我又没有让你救,是你自己手长得多,关我什么事?

    这样的潜在意思让炎烈的脸沉得发黑。

    应该来的更晚些才对,打的他再也爬不起来才好,到时候一打电话救护车一来,顺理成章的事。

    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炎烈暗骂自己一声犯贱,追了过去。

    “等等我,要是再来一波你就死定了!”

    这人是必须得救的,不管怎样。

    彭家别墅。

    “诶哥,我聪明吧~”彭浩勋看着他那即将毕业于加里敦大学,此刻满脸淡定的老哥心情澎湃。

    “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谢我。我可是绞尽脑汁才搞懂告诉你的!……对了哥,如果有人说你X≥2,你会怎么办?”

    彭浩勋也是闲的蛋疼,可他真的不知道吴柏这话是什么意思,思来想去还是问问他家的博士生吧。

    彭浩翔的声音柔柔的,“是你要问的么?”

    彭浩勋打了个寒战,“不是说你,只是问,如果,有人这么说你你会怎么办。”

    彭浩翔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似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才开口,“打个比方,如果是我朋友,又或者是你这么说,恩,说我,我会把你们痛扁一顿。”

    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彭浩勋满脸讪讪道:“怎么会,都说了如果如果了,又不是真说你……”

    老哥眼神中的压迫感实在太强,彭浩勋有些蔫吧,“好吧,是有人这么说我……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就问问你……”

    彭浩翔听了呆愣片刻,随后大笑,“哎呦,谁这么说的你?能把你里里外外都看的这么透彻,那肯定是个聪明人,改天记得给你哥我引见引见啊。”

    “……”

    “哦,对了,这题也不是你想出来的吧,得了,俩人都给我介绍介绍,老哥谢你了。哈哈哈……”

    彭浩勋憋了好久,“他俩就是一个人。”

    “恩?”彭浩翔有点儿没听明白。

    彭浩勋有点儿气急,觉得他这大哥就是在欺负他,顿时嗓门大开,“我说!教我做题的和说我那人是一个人!懂了么?你个傻鸟!”说完彭浩勋就穿着拖鞋找他妈告状去了。

    彭浩翔觉得自己没听错吧,能说他这个弟弟2到正无穷的肯定是他弟的朋友没错,可这题……我天!

    彭浩翔不是不知道他那个秃顶的导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那导师心黑的流油,哪肯放过他这个免费劳动力。这题据他所知连那老头子都说不清个所以然来,这才敢拿出来作为毕业考核题给他,只想着……

    彭浩翔第一次觉得他这个傻弟弟交对了个朋友,立马趿拉着拖鞋向书房奔去。

    这筛友计划总算来了个过关的,先跟老爹通通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