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既定的相遇  8 嫉妒与被嫉妒

章节字数:2844  更新时间:17-01-15 1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走出暗黑的巷子,月光如柔纱倾泻而下,泛着些许浅浅的柔和。

    一个身影在月色中踉跄前行,身后不远处一个懒懒散散、走走停停的人影一路沉默尾随着。

    跌撞的走到家门附近,吴柏止住步子,不远处的尾随人员也是停下。

    “我到了,你可以走了。”吴柏没想过这人真的会‘护送’自己一路到家,第一次被别人保护,觉得心里热热的。

    “怎么,用完就扔?你也是真够冷血的,也不知道叫你的救命恩人我去你家喝口茶啊。”

    炎烈是真怕龙覃那小子再来一波人,这人眼看着就是在硬撑,再来一波这人的命也算是交代了,那他的美人儿怎么办?

    两人僵持了好久。

    “我家,没茶。”母亲不喝茶,他不爱喝,家里连个茶叶沫子都找不到。

    炎烈被噎的够呛。心想着,要不是你还有点儿用,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儿站这儿?

    炎烈心中恼怒异常,面上不显口气却冲了不少。“你家也真是够穷,请恩人喝的茶叶钱都没有,我倒是奇了怪了,这学校你是怎么进去的,那一年年的也不是个小数目啊。”

    吴柏愈发不清楚这人在想些什么了,他只是实事求是的说出原因罢了,这人为什么听着说话的意思有点儿生气呢?

    吴柏不懂。

    “哼!记住我的名字,炎烈。”说完扭头就走。

    炎烈……

    吴柏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挪步到一家砖垛小院前敲了敲门。

    “妈,开下门。”吴柏站在门口喊道。

    侧耳听了会儿,发觉里面没有动静,又喊了几声。

    大概喊过三四声,里面传出几许跫然的脚步声。

    吴柏止住话声,站在门外等待。

    门还没开,里面就响起了几声询问,“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担心死我了。……你说你这孩子,就是不知道让妈省省心。哎……”

    吴柏站在门外,仰着脸笑的欢快,门打开的瞬间只抢道:“哎,流年不利,什么都不怪,谁让你生的儿子这么聪明,这不,又是年级第一,奖状班主任说下周发。”

    说着吴柏就急着往那半开的门缝儿里钻。

    杨妍蓉瞧着儿子满身脏乱,哪里还会不明白,插上门闩语气有些冷硬,“怎么回事。”

    被母亲看的再也故作不了轻松状,吴柏抿了抿嘴,说:“可能……是被嫉妒了吧。”

    大黑走到吴柏的手边上舔了舔,满是安抚。

    杨妍蓉看了儿子一眼没吭声,抬脚就往堂屋里走。

    良好的教养和学识让她尽管怒火中烧,却做不出来什么冲动的举动。

    杨妍蓉在正冲堂屋门口的三连桌旁的椅子上坐定,满眼凌厉道:“吴柏,我倒是不清楚你还有睁眼说瞎话的能耐,真是满身的好本事啊!”

    杨妍蓉知道儿子聪明,从小到大这年级第一就没断过,也因此没少受那些兔崽子们的欺负。

    可她杨妍蓉早已不是多年前的那个任人欺凌的软柿子了,多年的磨难,直逼得她在疼痛中得已蜕变,早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日渐自立自强、满腹智慧。

    这足以让伴其左右的吴柏慌乱和心惊。

    曾几何时,他那颗小小的心中就埋下了守护柔弱母亲的种子。可当有一天,母亲不再需要他的保护、守卫,正如此刻睿智独立的仿佛战神一般,他忽然迷茫了。

    内心深处的自以为是被无情的打破,虚无的认为成为缥缈在云端的一丝雾汽。

    吴柏终是认清了现实,心里却没有多大的动容。

    或许早在某个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午后,小小的挨了别人打骂的自己,哭的泪流满面的扑进母亲的怀抱,母亲只是轻抚着他的头发安慰,却再没有了眼泪。

    是那时候吧。

    杨妍蓉知道儿子的聪颖,但她更清楚儿子的敏感与脆弱。那是单亲家庭孩子的硬伤,无关其他。

    看着低垂着头满脸轻松不在的儿子,杨妍蓉终是卸下了一身的盔甲,满眼慈爱的轻叹了口气,起身上前轻轻把呆傻的儿子搂入了怀中。

    “儿子,妈妈爱你,你怎么就不懂呢。”杨妍蓉轻叹道。

    怀中的身躯一僵。

    “妈妈很爱你的爸爸,毋庸置疑,但我更爱的……是你啊。”杨妍蓉觉得儿子大了,也是时候该知道了。

    思绪渐渐飘远。

    “刚出生的你小小的,柔柔弱弱的,阿晟抱着你激动地满屋子的走动,想喊又怕吓到你,脸憋得通红。”杨妍蓉似是看到了当初的画面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阿晟是吴柏的父亲,是个孤儿。

    原来当初吴柏的父母两情相悦,却遭到了来自吴柏外祖父母的强烈反对。

    外祖父母出自书香门第,对门户看法很高,讲究门当户对,也是怕女儿嫁过去受苦。杨妍蓉却也是个铁了心的,硬是逼着吴跃晟把生米煮成了熟饭,有了吴柏。

    外祖父知道了当场高血压发作,住进了重症病房,最后抢救过来后还是无奈的默认同意了。

    杨妍蓉本以为这就算尘埃落定了,自己也即将与最爱自己也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共度一生。

    谁知不久,吴跃晟秘密的告诉杨妍蓉他决定跑大卡,杨妍蓉知道跑大卡挺挣钱,可也是挺危险的一工作,昼夜不停在高速上开车,稍有不慎就会发生事故,杨妍蓉不放心,硬是咬紧了牙不放吴跃晟去。

    最后还是吴柏的舅母出面调解,更打包票的说,是自己娘家表亲开的车队运输,保管没事。

    几经劝导后杨妍蓉动心了,她也是提着一股气,想向父亲证明自己的眼光没错,吴跃晟有让她幸福的能力。

    吴跃晟跑大卡一直挺顺利,一直到吴柏出生终于也是攒够了娶媳妇的彩礼钱。

    吴跃晟坚持要明媒正娶杨妍蓉,不想让杨妍蓉受委屈。想着最后再跑一趟就停,以后自己做点儿小买卖,有了老婆孩子也是该为他们想想的了。

    吴跃晟也是为自己一家的以后做好了打算,那料变故徒生。

    舅母口中保管安全的车队遇到了山体滑坡,百年难遇的特大暴雨成了吴柏父亲的坟墓,尸骨无存。

    吴柏不知该作何感想,他一直以为父亲抛弃了他们母子,以至于母亲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过父亲这个字眼分毫。

    杨妍蓉的声音带着点儿鼻音,“你是我跟你爸爸爱情的结晶,我们爱你更胜过爱我们自己。……柏柏也不要听信别人的闲言碎语,妈妈当初离开你外婆家也是被逼无奈,你外公外婆他们……”

    杨妍蓉有些难过的吸了下鼻子,继续镇定的说道:“你外公外婆他们为了逼妈妈嫁人,竟然偷偷地想把刚上小学的柏柏送走,妈妈一气之下才决定离开你外婆家,带着柏柏来到了这里。”

    吴柏窝在杨妍蓉的怀里沉默,犹记得小时候外公外婆看见自己时的满眼冷漠,舅舅舅妈的语出讽刺……

    “算起来这孩子可真是个累赘啊,可把他妈拖累的不轻,这么好的女人就这么白瞎了。”

    “哎,把他妈坑的可不轻啊……”

    渐渐地,邻里街坊看自己的眼神也都透着些许不善,吴柏什么都清楚,也就学会了漠视。

    杨妍蓉的目光有些深远,“但妈妈不后悔,柏柏永远都是妈妈的小宝贝,谁都抢不走。”

    抱着吴柏的胳膊紧了几分,“还有柏柏,和妈妈说实话……有那么难么?”

    感受着母亲微颤的手臂,吴柏几不可查的弯起了唇角。

    “恩,我不是累赘。”吴柏终于伸出手紧搂住了母亲纤弱有力的腰肢,小声道:“先前有个女的缠我,可能有人看不过就把我给揍了……”

    “看不出来啊,我们家柏柏也是个有人追的半大小伙子了,不错。”杨妍蓉笑着偷偷地擦抹着眼角道。

    吴柏有些嗔怒,“妈,不是你想的那样儿。”

    “那是那样啊?”

    “……”

    “不过,离那女生还是远点儿吧,我不想我儿子早恋。”

    “……”高中谈恋爱也正常吧,电视上都这么演的。

    “记住了没?妈这也是为你好,你可别不往心里去。”

    “……恩。”

    ……

    ……

    杨妍蓉满眼欣慰,她是真的看不来孩子跟她生分,连怎么被打了也不告诉她这个妈。

    挨打是因为被嫉妒学习?

    那她当初又为什么坚决的选择这所学费的高昂的中学让儿子上?

    那里的孩子可是很骄傲的,做这种事将要面对的鄙夷也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起的。

    他们的家族从来不需要只会制造言论的废物。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