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既定的相遇  17 吴白菜娇容遭讽

章节字数:2663  更新时间:15-07-27 2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课铃响,吴柏低头盯着面前的课本,开始冥思苦想。

    去还是不去。

    告诉他,找自己补课的不止他一个,他会很生气的吧。

    吴柏想着一阵儿好笑,那个人可是个别扭的存在呢,虽然没怎么说过话,可吴柏就是知道。

    鼻口同时出气的轻响声,直引得身旁的彭浩勋侧目不已。

    “你怎么啦,想去上厕所?”彭浩勋觉得吴柏肯定是憋尿憋得狠了,又不好意思打扰到自己,听那声音的婉转性就在心里肯定了个十乘十。

    吴柏听了没反应,他实在是疲于应付同桌的各种突击的无厘头问话,啼笑皆非的例子实在太多,数不胜数。

    身侧的桌椅一通乱响,一只手臂强自抓住自己的胳膊就是一阵猛提。“走走走,也不知道吭个声,真是对你有够服气的。”

    吴柏还没闹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晕晕乎乎的拽出了座位老远,回过神后,才使劲儿的甩开了那紧箍着自己胳膊不放的手。

    “你又怎么啦。”吴柏紧皱着眉冲着那只莽撞的大狗低吼。

    真是疼死了!下手真是没轻没重的!彭浩勋这三天一大拧,五天一小攥的,只扰的吴柏都有些神经衰弱了。

    明知对方没恶意,却总是被对方无意的伤害到,这种感觉简直逊毙了!就像一盘菜,看着挺美味,吃到嘴里却远不是想象中的那个味儿,糟心!

    彭浩勋看着吴柏轻柔着自己方才攥着的地方,满脸讪讪。

    “你不是……要上厕所么,我陪你去。”彭浩勋斜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吴柏满脸可怜,虽然他手劲儿是大了那么一点儿,可他也是好意。

    为了杜绝上次的恶性事件再次发生,吴柏只要是在学校,彭浩勋保管形影不离。

    吴柏这下真是有气也变没气了,彭浩勋的好意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幽怨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想去上厕所的。”这家伙的臆想境界又提高了,这可真是个坏消息。

    彭浩勋听罢顿时两眼放光,“是吧,我早就看出来了,咱俩谁跟谁啊,你屁股一翘我都知道……”你要拉什么味儿的屎。

    忙止住了话音,欲盖弥彰的意味实在太足,“额,主要是你表现的太明显了,我想看不出来都难。”

    彭浩勋的得意样让吴柏看着不禁扶额,你那满脸的‘我很聪明的,快夸夸我’是要闹哪样啊。

    吴柏只知道自己现在恨不得立马就把鞋脱了,让自己的鞋拔子温柔的抚摸下彭浩勋的厚脸皮,那真的实在太厚了,不忍直视。

    他可以选择还手么?

    不能。

    他俩是朋友,一个事事为你着想的人,你可以选择视而不见,但却不能伤害,至少吴柏做不来。

    那他可以选择还嘴么?

    答案还是不能。

    彭浩勋虽然有时在做法上有点儿欠妥,但他毕竟心里想的也全是为了吴柏好,仅此而已。

    把别人对自己的好,曲解还回去,吴柏几乎可以想象的到自己以后会有多孤单。

    这种人,吴柏有所不齿。

    此刻,吴柏心里纠结的犹如乱麻,憋得肺仿佛快要炸开了一般,他知道无论自己做什么都是无用,除非他放弃彭浩勋这个朋友。

    “有你在这儿罩着,没人敢欺负我,放心吧,我出去溜溜弯儿。”吴柏说的语重心长,拍了下彭浩勋的肩膀走出了教室。

    彭浩勋呆立当场,满脸回味。有我罩着没人敢欺负,我罩着没人敢欺负,罩着没人敢欺负,没人敢欺负……我就说我很牛的嘛!

    心中仍然郁结难当,吴柏脚下不停。

    四处打听着18班的具体位置,吴柏就冲了过去。

    炎烈觉得好无聊,‘十八掌’又拖堂,边讲课还边掺杂着人生哲理说道个没完,他自己舌头上没茧子,他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炎烈单手拖腮,看着窗外的一片明媚,思考着自己追求大计的下一步具体进程。

    “卧槽!”炎烈还以为自己眼花瞧错了,那不是小白鼠么。

    没错,小白鼠,追女大计中的典型实验人物,派不派得上用场现在还两说,目前情况待定。

    “炎烈!你听着呢没?!只知道带着脑袋来,耳朵就是个摆设是吧!”‘十八掌’的狮吼功炉火纯青,炎烈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十八掌’脚下虎虎生风的走过来,只等着下一秒就把炎烈提溜到墙角,罚站立。

    炎烈咬了咬牙,使了狠劲儿的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顿时脸色发白,头冒虚汗。

    “老,老师,我肚子疼。”炎烈的牙龈一阵发颤,妈的,劲儿使大发了。

    ‘十八掌’犹疑了片刻,小幅度的摆了摆手,满脸嫌弃道:“去吧去吧。”

    炎烈顿时脚下生风,直冲门外,拉起吴柏就跑。

    寻了个角落停下,炎烈的大腿还在泛着钻心的疼意,口气有些恶狠狠道:“怎么了?说!”

    吴柏抬起头沉着脸,“我们班还有两个人找我补习,你的就定在每个星期六、星期日的上午,说吧在哪儿补。”

    “你家?”炎烈瞅着小白鼠露出的尖翘下巴好奇,竟然有两个人要跟我抢小白鼠,谁啊,爷整不死他!

    “不行。”想都没想,吴柏出口拒绝。家里有很多母亲的东西,丢了怎么办?

    炎烈一点儿都没有被人当做小偷的觉悟,咧嘴邪笑道:“那你想去哪儿?去我家?”让我顺道捏死你?

    吴柏透过头发缝儿瞧着炎烈那一脸恶心的笑,“我哪儿都不想去,也不想给你补。”说完扭头就走,没地方那就别补了。

    炎烈脸色微变,这家伙有病吧,他哪只耳朵听他同意说不补的!“去我家行了吧。”这闷葫芦真是可劲儿的气我,逗你玩儿懂不?

    “放手。”这一个两个的还都当自己是大力士了?那个攥胳膊,这个抓肩膀的!这到底是什么世道!

    “早上来我家接我,不来拉到。”吴柏说罢抖了下肩膀,抬脚就走。

    还专车接送?卧槽!你他妈的真可以想的再美点儿。

    “你今天吃了枪药了,这么拽!说清楚再走!”抡起吴柏就往墙上扔。

    “恩额。”吴柏背靠着墙,心里也没那么多计较了,只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衰透了!

    手把头发往两边儿一撸,抬眼就是一顿瞪视。

    没记错的话,这家伙下一秒肯定会落荒而逃。

    时间倏的一下子静止了。

    片刻。

    “哈哈哈哈!原来你长这样儿啊,这叫什么来着,对对对!娘炮!真是有够娘!你值得拥有啊卧槽!……怪不得你整天鼓捣的像个贞子,原来内里是个娘炮啊!我是不是真相了嘞?”炎烈边说还边眨巴了几下眼。

    他现在真的很想在学校大喇叭里大肆宣扬一番,原来年级第一是个娘炮,这个学校的节操呢?

    炎烈终于还是沉住了气,这只小白鼠或许真的可以在他的追美大计中有点儿用处,炎烈觉得他抓住了吴柏的死穴。

    虽然事实也正是如此。

    浓浓的算计在炎烈的眼中一闪而过,这次出游看起来会很有趣。

    吴柏早在炎烈大笑开始,就无地自容的低下了头,手臂上的青筋暴起,煞是吓人。

    吴柏却也是在一瞬间卸下了所有的怒气,抬起头笑的温柔,眼角弯弯,“决定了哦~,记得星期六上午准时开车来接人家哦,人家会好好给你补课的。”

    说罢掩唇一笑。

    炎烈看了觉得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鸡皮疙瘩更是刷的起了一身,喉咙有些发痒,有种想干呕的欲望。

    这家伙,有病吧!我擦……

    吴柏说罢还不忘给身后的炎烈抛了个满含诱惑之意的媚眼,背过身只听得身后一阵稀里又哗啦,吴柏满眼阴沉的扬唇一笑。

    娘炮怎么啦?我娘炮我自豪!

    以后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炎烈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恶语中伤竟是在瞬间拯救了一名深陷自卑阴影良久的患者,至此,名声鹊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