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二十三、晚风庭院落梅初

章节字数:2888  更新时间:13-11-08 2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日,她故意邀请七哥喝酒,却利用从厨房拿酒出来那短短的时间,在酒中下了蒙汗药。而自己却在饮酒时,利用衣袖遮掩,将酒倒在了地上。

    如今想来,以七哥的才华睿智,他定是知道的吧!自己的一些小心思,连仅有几面之缘的硞王都能揣测的七分,何况那十来天,他与自己朝夕相处。可是他却依然喝下那杯酒,他竟是如此的相信自己。终究,自己还是辜负了他的信任,因为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便选择利用他对自己的信任去逃避。洛清秋,枉你一直自诩善良,原来你也只是个欺善怕恶之人。

    七哥,你现在在哪里呢?希望你和十一一切都好!

    这样想着,眼中竟然渐渐有了雾气。猛地接过他递过来的酒杯,仰起头,一饮而尽。

    烈酒入嗓,带来强烈的刺激,清秋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咳嗽起来。借用衣袖的遮掩,掏出帕子仔细的拭去眼角的泪。

    抬起头,他已经倒好一杯茶推到她的面前。“不会喝,逞什么强?”语气中虽是责备,却隐隐有着一丝关心。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清秋喝了一口茶,这才觉得口中的辛辣稍稍有些缓解。拿起桌上的筷子,挑了挑他夹在自己碗里的菜,一口一口细细吃着。

    这些菜肴不愧是东来客栈的名菜,一道道一样样色香味俱全。让她不得不佩服店家的速度,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如此丰盛的一桌菜。若是在平时,她定是要仔细品尝一番。可是现在,却没有这份心思,只是觉得那些菜肴进了嘴中味同嚼蜡。吃了几口,便再也吃不下。将筷子放到了一边。

    凌天硞见状,冷冷的朝着门外说一声“把橱子给我叫来!”

    “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清秋这才看见,巴图鲁就站在门外,从自己的方向看过去,刚好被门旁的一根柱子挡住,要不是他说话,自己真不太容易看见。

    巴图鲁抬起头,朝她露出一个憨厚的微笑。这才疾步朝后堂走去。

    不一会儿,一个矮矮胖胖的男子慌慌张张从后堂跑出来,因为紧张,还没有走到凌天硞的桌子前,就一下跪倒在地。

    凌天硞一见,眼中更是冷的怕人。

    厨子慌忙趴到,整个身子都快贴在地面上,战战兢兢的说道:“草民参……参……参见……硞王。”一句话结结巴巴的说完,掌心已是一片潮湿。

    “啪……啪……”凌天硞右手一挥,刚刚清秋尝过几口的菜肴的碟子就被他摔掉在地。盛菜用的尚好南浔瓷被摔的粉碎,里面的菜溅在了地上,一瞬间,地面已是一片狼藉。“你烧的这是什么?”声音中怒气如炬,看向屋外沉着嗓子说道:“来人,将此人给我拖下去,重打二十军棍。”

    那胖橱子吓得整个人往地上一摊,磕头如捣蒜说道:“硞王饶命……硞王饶命!”

    屋外进来两位士兵,走到橱子两边,拖起他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慢着!”清秋实在看不下去。站起来说道。

    凌天硞手微扬,那两名士兵停住了脚步。

    “这里是军营吗?”清秋问。

    “不是!”

    “公堂么?”

    “也不是!”

    “不是军营不是公堂,请问硞王,他所犯罪,要在此仗以军棍之刑?”清秋指了指地上的厨子问。

    “怠慢本王,便是其罪!”

    “怠慢吗?有何证据?我只见到当你叫人把他带上来时,他跪地行礼,言语恭敬,并无半点怠慢。”清秋争辩道。

    “若是本王非说他怠慢了本王,要治他的罪呢?”

    “樊阳是硞王的属地,硞王是樊阳百姓心中的天,为天者自当爱惜自己的子民。清秋自来樊阳,多有听说硞王立法严明,治理有方。可硞王今日所举真让清秋失望,以小见大,以细微见长远,古有商纣夏桀,硞王不怕日后遗臭万年吗?”

    此话一出,到叫一屋子的人顿时个个直抽冷气。

    凌天硞眼睛一眯,迅速一个跨步贴近她,右手微用力掐住她的咽喉,冷冷的眼神犹如一只饥饿的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般,凶狠而又危险。

    “你拿我比纣桀,只为我要定一个厨子的罪?”

    清秋执拗的看着他,喉咙传来的疼痛让她说不出话来,只能愤怒的看着她,胸口快速的起伏着。

    凌天硞见她脸色愈来愈潮红,忽然放开她,一甩衣袖说道:“我可以不治他的罪。”

    清秋看着他,一只手支在桌子上,一手捂在胸口,快速的呼吸着。有那么一瞬,她以为他真会拧断自己的脖子。

    “只要你乖乖的吃完你碗里的菜。”

    清秋心中明了,他的不快,只是因为自己。橱子不过是最无辜的,被他拿来出气罢了。是自己牵连了他。于是端起桌子上的碗,囫囵吞枣,不一会儿便将里面的饭菜吃尽。

    “哈哈哈……”凌天硞难得的笑出声来。走过去,拿出身上的帕子替她擦拭嘴角的菜汁。

    “我自己来!”清秋一把拽过帕子,如遭雷击般朝后退了几步。

    凌天硞也不勉强,以后有的是时间。

    “擦好了就上楼去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凌天硕坐在桌子边,喝了一口茶。

    “嗯?”清秋不解。

    “跟我回硞王府。”语气中一副理所当然。

    “为什么?”自己与他萍水相逢,以前又无交情,凭什么要跟他回王府?何况……经过今日,她心中已很是肯定,自己再也不愿见到他。

    “你以为现在在樊阳城,还有哪家客栈敢让你留宿?”他笑着问,眼中霸气毕露。

    清秋刚想说什么,却听见他又冷着声补充一句:“谁要是敢留你,爷拆了他家店,让他立马滚出樊阳城!永世不许踏入城中半步!”

    ——————————————————————————————————————————

    硞王府坐落在樊阳城北门,门前左右两边各有两棵约莫两人合抱的白皮松,此时虽是入冬,可松树本是四季常青的树木,前些时日下的雪,化成水,冲帅了枝叶上的灰尘,此时的树木愈发显的郁郁葱葱。

    正门门前的石阶上,一对四尺高的貔貅立在左右,两眼如炬,身形威武。中间朱红色的大门高约七尺,四扇对开,两侧各偶有一扇耳门。正门往上,一块长约六尺宽约两尺的牌匾上,“硞王府”三字苍劲有力。整个个硞王府单从外侧看过去大气磅礴,恢弘壮丽,砖瓦墙壁厚重而霸气。像是一把蓄势待发的弓弩,张扬着喷薄的力量。

    入了王府,才发现截然不同。王府内面积很大,分为前院与后院。

    前院两侧是两条回形长廊,中间是一条青石路面,路面两边各有两座假山,假山上种之于翠竹、寒梅,此时正是梅花开放的季节,满园的花香扑面。假山下,一条环形水池依山而凿,水池中水清澈见底,几尾红色锦鲤追逐戏水,不时在水面留下一圈水花。

    沿着这条青石路面一直朝后走,穿过一善八仙拱门,便可以到达后院。

    如果说门前与前院的造型恢弘而又质朴,那么后院的就是清新而又雅致。

    一座座凉台假山错落有致,一条条长廊水榭千回万转,一道道鹅暖小径曲径通幽,一层层碧玉台阶宛转盘旋,这番叠起,那般落下。说是造出来的,到不如说是本该就在里。三步一个景致,五步一个模样,处处相似,却又处处不同。说不出的巧夺天工,道不尽的赏心悦目,直叫人看的眼花缭乱,流连忘返!

    “表里不一!到是和这宅子的主人极其相似。”这是清秋这些日观完了王府后心中最真的想法。

    清秋自从那日被凌天硞带回王府之后,便被他安排住在王府后院中的紫竹苑。

    紫竹苑位于后院的最南角,是一座两层小楼。苑后是一片荷花池,园中各处水渠池塘水源皆引自于此。紫竹苑前侧是一片紫竹林,竹杆隐隐偷着紫色,越发晴朗的天气,紫色越是明显,故紫竹苑有此得名。紫竹苑的竹林成半圆状,半圆两端与湖水相连,将小小的紫竹苑包围在此,只有一条鹅卵石径可进出,因此又有园中园的称号。

    说也奇怪,自从被他带进王府后,这已是第五日,除了第一日见到他人之外,这些天他倒是没有来找自己。只是安排了两名机灵的丫鬟在她身边伺候着。不来正好,她到落得自在。反正王府颇大,闲时也可四处转转,没想到,第三日到叫她发现了一个好地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