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二十四、庭院深深深几许

章节字数:3213  更新时间:13-11-09 2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冬日的暖阳总是格外的珍贵。难得的是一直晴了这么些天。这在往年的樊阳是不多见的。

    硞王府后院里,一座假山后紫藤花架下,一个轻巧别致的秋千架。清秋斜靠在上,眯着眼。轻悠悠的晃着。金色的阳光洒在她恬静的脸上,照的她的脸颊如桃花般红润。微微风扬起她的发梢,在空中纠缠。如同梦幻中的仙子一般。

    今日个已经是初七了,在过几日,就到了师傅和自己约定的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离约定的时间越近,自己的心就越慌。隐隐有着希望,又害怕希望落空。如此纠结着,心中便有些郁郁寡欢。

    清秋停下秋千,掀了掀衣袖,看了看胳膊上的那条细线,眼中的忧郁愈发的明显。离自己下次发作的时间只有不到三个月了。看着细线的长度,离开来安这几个月,似乎到是往上长了一些。

    樊阳城气候寒冷,自己所中之毒好冷而恶热。如此寒冷的天气倒是适合他的生长。也不知道下次发作的时候会不会长的更长,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熬过那三天如炼狱般的煎熬。

    自从离开了来安,和师傅的联系也中断。这几个月以来,自己一点他的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他老人家一切可好,到了哪里,又在哪里有些新奇的见闻。

    从东来客栈临走那日,曾托付掌柜,若是在这个月十五前后,有一位续着长胡须年约古稀的老者,骑着一头毛驴,住宿他家客栈,请务必捎信到硞王府告诉自己。掌柜的是个精明的人,那日之后,他必定以为自己和硞王交情不浅,因而,自己交代的事情,他定是不会疏忽的。

    可这几日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看来师傅还没有到达樊阳吧!

    清秋叹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玉色的小瓶。那小瓶通体晶莹,颜色纯净,很是精巧。盛的便是那替七哥拔刀之后收集的鲜血烘干后研制的血粉。清秋将小瓶拿在手里,仔细的端详着。眼神中有着复杂的情绪。

    那日和他们分别是走的匆忙,只带了自己随身的衣服和物品。有时午夜梦回,她竟有种错觉,以为他们相识的那些时日,就如一个梦境一般。虽然清晰,却不真实。那梦中之人,站在屋后山脚的那个梧桐树下,他的声影挺拔,他的眉目清朗,他的笑容温暖了一树的花开。他朝自己伸出手说:清秋,你可愿跟我走,你可愿跟我走,你可愿跟我走……一会儿梦境中又刮起狂风下起骤雨,他在黑夜中摸索至自己的面前,拥住瑟瑟发抖的自己,心疼的说道:洛儿别害怕,我不走,我一直在这陪着你。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那眼神深邃,那语气坚定,那怀抱厚实如墙壁,莫名的自己就会感到心安。

    “两两自依依,南园烟露微。住时须并住,飞处要交飞。草浅忧惊吹,花残惜晚晖。淡淡素颜女,夜梦远人归。”她摸一摸那玉色的瓶子,接着又喃喃的念叨:“七哥,午夜梦回,谁又会入你梦中?”

    “洛姑娘,就知道你在这里。”一个小丫鬟从假山后走出来站到清秋面前,屈膝行礼。只见她年纪约莫十六七岁,身穿一件浅绿粉口绣花长裙,外罩一件修身的湖水蓝嵌梨花夹袄,梳着百花分肖髻,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很是机灵俊俏。

    “冰清,不是说了吗?我也只是个普通人,并非什么王侯家的千金小姐,你不用朝我行礼。”清秋朝她微微一笑。一边说一边将玉瓶装入口袋中。这丫鬟正是凌天硞拨给清秋的两丫鬟其中之一,另一名丫头叫玉洁,与冰清是一对双生胎。

    “王府有王府的规矩,姑娘是九爷的客人,自然身份尊贵。奴婢朝您行个礼,也是应该的。”冰清笑着说。

    “你和玉洁年纪略长于我,你我名字中又都带一个‘清’字?本是有缘,如果你觉得我能当得,便叫我一声‘妹妹’何妨?”清秋走过去拉起她的手。

    这几日在王府多亏这一对姐妹们对自己的照顾。冰清活泼开朗,心无城府,玉洁温柔可人,谨言慎行。清秋自小一个人随师傅长大,身边没有兄弟姐妹,这几日看她们姐妹俩一唱一和亲密无间,心中羡慕不已。

    “主子便是主子,奴才自是奴才。姑娘不把冰清玉洁当下人,那是姑娘宅心仁厚。奴婢姐妹两可不能自己不把自己当下人。坏了王府的规矩,被大总管知道了,扣月钱是小事,挨板子丢脸面可是大事。”冰清笑着说。

    “那便随你吧!”清秋也不在勉强。深宫豪门自是有他们自己家的规矩,她知道冰清玉洁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那种主子奴才的等级制度已经深深的融入她们的思想,甚至她们的骨血。凭她一己之力,一时半会恐怕是没有办法将她们的这些观念扭转。

    “刚刚走过来时,听府里的丫鬟说前院的一株红梅吐蕊了。姑娘要不要去看看?”冰清问。

    “前几日来的时候到是不曾发现前院有红梅。”

    “是的呢。姑娘前几日来的时候,这株红梅确实没开。这株红梅是今年年初的时候移栽的。移栽的时候伤了根,入冬以后,黄梅开的茂盛,它却连个花骨朵也没有。不曾想,这才几日,经发现有几处枝头吐出红蕊。听他们说,那一株红梅开在一片黄梅中,煞是好看。”

    “刚好坐的也有些累了,那便一起去看看吧。”

    “是。”冰清领着清秋沿着后院中的一条青石小径,绕过一座假山,穿过一座松木拱桥,沿着九转长廊往前走到尽头,便能看见那个八仙拱门。

    其实她和玉洁也打心眼里喜欢洛姑娘。前几年,九爷常在军中,一年中呆在王府的时间,加在一起也不过个把月。每次回来,也都是匆匆忙忙。来王府的人也多是一些军中将领。而九爷从来不主动带女子回王府,因此,王府中很少有女子来。只有一人除外,那就是王大人家的表小姐王册儿。

    洛姑娘一进王府,王爷便把自己和玉洁拨过来伺候。她和玉洁自十四岁如王府,如今已有整三年,这些年与人做事,处处紧守本分,颇得大总管的信任,如今也算的是府里的大丫鬟了。一般的来客人,哪用的着她们俩伺候,可如今,洛姑娘一进王府,九爷竟点名让总管派她们二人伺候。可见这洛姑娘在他心中地位必定是不一般。

    与洛姑娘几日相处下来,发现她性格温和待人和善,心中更是喜欢。曾与玉洁私下揣测,这位洛姑娘会不会就是将来的九王妃。外面曾有人谣传他们家九爷好男色,她们曾深深不以为然,平常的女子怎么能配得上他们的九爷,怕也只有这样云淡风轻的女子,才可收住他们那九爷的心吧!

    “冰清,这王府一共多少间房子?”冰清正想着,忽然听到清秋问道。

    “回姑娘的话,王府中前院光是东西厢房一共七七四十九间,后院中楼阁十三座,别苑七座,厢房三十六间。咱们的紫竹苑就是别苑中的一处,不过不算最大的。其余的假山怪石,亭台楼阁,水渠长廊更是数之不尽。”想到她与玉洁猜测这位洛姑娘很可能就是以后的九王妃,冰清解释的更为仔细了。

    “这几日下来,我发现硞王府并没有多少人,用的着这么大的地方么?这些房间,你们九爷一天睡一间,所有房间睡一遍,怕是也要半年吧!”清秋暗暗咂舌。有钱人真是浪费,花钱建个迷宫来为难自己。来这里这些天,冰清玉洁怕她烦闷,领着她在王府也逛了不少次,即便这样,她还是有些迷糊转向。要是她们让她一个人在这里走走,指不定自己就会迷路。

    “扑哧……”冰清忍不住笑出来。“姑娘真会说笑,九爷自然不会每间房间都睡。平日里丫鬟侍卫长工们都在前院,前院才是真正的硞王府。这后院本来是清凉雨阁,不常住人,只是会有指定丫鬟定时打扫。每逢盛夏,当今天子便会和宫里的娘娘们带着小皇子小公主和各自嬷嬷丫鬟公公侍卫们来此地避暑。那时候,这里面就是住满很多人,很是热闹。因为清凉雨阁与硞王府只隔了一条马路,后来为了方便便将两处连了起来。姑娘随我来。”

    冰清走到那八仙拱门门下,指着门上一扇匾额说道:“姑娘,看这里。”

    清秋顺着她指的方向朝上看去,一块长长的牌匾上“清凉雨阁”四字如行云流水般瘦劲清峻。因为牌匾位置较高,颜色又与四周壁色相近,且旁边一个阔叶松稍稍有些遮掩,那次从这里过,清秋倒不曾留意。此时,听冰清指明,这才抬头仔细看个明白。只见牌匾左下角落款处写上“圣元二十三年于硞王新府凌天硕字。”

    圣元是当今大凌王朝帝号。二十三年,便是七年前。

    “凌天硕……”清秋仔细的想着,这个名字总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或是听过,可又想不起。“凌天硕……”

    猛然间,几个个记忆的片段划过自己的脑海。

    “我叫洛清秋。”

    男子点点头道:“凌七。”

    “我堂堂大凌国十一……我堂堂十一爷还不缺这点银子”

    一瞬间,清秋仿佛被点醒一般,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题字之人排行老七还是十一?”声音中不自觉的已有些颤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