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二十八、百般计谋千般虑

章节字数:3432  更新时间:13-11-14 15: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一月的京都已是非常的寒冷。

    只是一直没有下雪,气候干燥的异常。城外宽阔的马路上,不时的有马匹疾驰而过,激扬起厚厚的灰尘。马路两边的枯草,几乎快要被灰尘掩盖。偶尔刮起的风,卷起那些灰尘与枯叶在空中肆意的狂欢,竟往来往行人的眼睛鼻子嘴巴里钻,让人苦不堪言。

    “驾……驾……”两匹枣红色的骏马从远处疾驰而来,马匹上的人不停的挥动这马鞭,马儿吃痛,越发跑的紧快。马匹所经之地,灰尘更是形成一条长长的灰练。路旁的行人们见着,远远的避开到马路两侧的处林中。直到马跑远,路上的灰尘渐渐平息下来,才从树林中走出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继续赶路。

    枣红马儿一直狂奔,直到到达京城硕王府门外,才停下来。马上之人翻身下马,将马鞭交给从王府中迎出来的家仆,慌忙朝后院的书房走去。

    硕王府的书房外,白鹤夜鹰一左一右守在书房外,面容严肃。见到来人,慌忙单膝下跪道了一声:“十一爷!”

    十一点头,指了指身边同他一起下马的男子道:“这位是霍不同霍将军”。

    “见过霍将军。”二人抱拳行礼。

    “二位兄弟不用客气。”霍不同慌忙抬手。

    “快进屋,七哥他们都在里面等着呢!”说完率先推开了书房的们。霍不同朝白鹤二人抱拳,转身随十一一起进去。

    穿过书房的正厅。绕过中间的一道描屏风,直接到了书房的后半间。

    只见里面此时已坐有五六个人,凌天硕坐在书房正中间的檀木椅上,今天他穿了一件素白银灰镶边的衣服,更显的气宇非常。

    房中其它之人见十一进屋,慌忙起身道了一声“十一爷。”

    十一摆手示意大家不用多礼,忙指着身后跟进来的霍不同笑着看向凌天硕说:“七哥你看,谁来了?”

    “南浔镇南将军霍不同见过硕王。”霍不同行礼。

    凌天硕赶忙起身,走到霍不同面前,双手扶起他,说道:“霍将军一路辛苦。快快请坐。”

    “谢硕王。”霍不同起身。

    这时屋中原有之人中一名年约六十左右,身穿藏蓝衣袍的老者问道:“南浔镇南将军霍不同?可是人称‘谋比刘基多七窍,智比诸葛胜三分’的霍非之?,”

    “不同,不同是为‘非’。‘非之’乃霍将军之字也”房中另一名身穿紫衣,年月三十左右的男子说道。说完看向霍不同道:“霍将军,又见面了。”

    “好久不见,杨兄风采依旧!”霍不同道。

    “好说好说,彼此彼此。”语气中到有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

    “你们认识?”十一问道。

    “杨兄为杨家枪传人,少年成名,不同曾与他有过数面之缘。”霍不同笑着说。

    “那我就不为你们介绍了。那位是陆成名路老先生。”十一指了指刚刚说话的老者。“那三位分别是赵旭尧,武越恒,孟子骞。”

    几人抱拳相互致意。霍不同面不改色,心中却是掀起不小的风浪。这些人的名字他都有听说过。其中有些人的名气甚至远在自己之上。都是大凌国顶尖的风流人物。

    早听闻硕王礼贤下士,胸有丘壑,虚怀若谷,颇有圣皇年轻时的旷世之才,其麾下有许多能人异世,今日得以窥见一二,果然不凡。硕王之母淑妃娘娘已薨多年,曾听闻其生前娴淑典雅,温良恭俭。淑妃娘娘的父亲宋大人已告老不问朝事,但他曾官至一品太傅,为官公正廉明,刚正不阿。朝中亦有不少其当年一手提拔的官员。

    砾王,性格豪爽,嫉恶如仇。其母梁荣华为美人时,曾住在淑妃的华意宫偏殿,与淑妃向来亲厚。

    观当今形势,当朝太子排行老三,乃圣皇与曹皇后之子,正宫所出。可偏偏生性软弱无能,实非储君良选。奈何皇后娘娘胞兄曹逵曹亲王镇守西州,手握重兵,门生无数,朝中大臣不乏其党羽。曹逵之女贵蓉为太子妃,之长子曹游又为皇城禁卫军统领,次子曹寅看似整日游手好闲,暗中却私结党羽,其为人更是心狠手辣,城府极深。如果将来圣皇殡天,太子登基,必定外戚专权,天下改姓,也不晚矣。因此太子实非储君良选。

    在观九皇子硞王,虽战功显赫,可其母璷妃毕竟为外族之人。虽然现在凌朝与哈伦族已通婚多年,可毕竟凌朝自开国以来,从无有外族皇子登基的先例。在者,民间有传闻,硞王喜怒无常,阴晴不定。霍不同不相信这些传言,但只怕有心之人利用,传言成真。

    其它皇子中,大皇子、五皇子早逝,二皇子不良于行,整日吟诗作对不问世事,四皇子、六皇子文才武略均略逊其他皇子一筹。八皇子倒是不错,只可惜其母玉嫔生父只是一小小的县令,即便后来玉嫔生下八皇子,其父也不过升为一个从思品典仪。母亲娘家势力过于单弱。而十皇子生性风流,爱好玩乐,十二、十三、十四皇子年岁太小。关今日之势,无疑七皇子才是最理想的储君人选。

    凌天硕示意大家都坐下,转眼看向霍不同:“我们刚刚说到罗庚案件。南浔与来安相隔不远,霍将军对此事应该知晓,不知可有什么看法?”

    “罗庚在世时,曾与卑职有过多次相交。具卑职对他的了解,他为人倒是颇为正直。”霍不同看了硕王一眼继续往下说道:“来安隶属西州,而西州这些年依然是曹家的天下,当年,曹亲王曹逵之侄曹威仰仗曹家这棵大树,在来安横行霸道,干了不少坏事,罗庚上任后,第一件事便是严惩曹威。甚至为此不惜得罪曹逵。”

    “具我所知,这罗庚曾是曹逵的门生,秉性憨厚耿直。曹逵对其有栽培之恩。他调任至来安,也是曹逵力举。”杨云问道。

    “确实如此。曹逵本想利用罗庚的衷心,替自己守住来安。毕竟来安可算是西州的南大门。但曹逵小看了罗庚。罗庚虽衷心,但不是不分是非的迂衷,他是衷心于于他有栽培之恩的曹逵,但他更衷心于朝廷。以我猜测,这罗庚一家上下二十三口怕是全部灭口。”霍不同说道。

    “哦?何以见得?”凌天硕问。

    “罗庚上任后,惩曹威,除恶霸,兴水利,改良田,一件一件事情做的颇为出色。而曹逵为人处事阴险谨慎,如此之人若不能为其所用,必将除之。只可惜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各位有没有好好想想,当年赈灾的官银为何不从京都往南走到流涧直至南浔,非要朝西走经襄安来安过藏水到南浔?从来安到南浔这段的藏水落差大,水势凶猛。当年又遭洪水,更是不易过河。而藏水东流至流涧,流涧地势开阔,水流平缓,更利于过河。为何弃易而选难呢?”

    “这官银西走路线怕是由曹家安排的。”那名陆成名的老者解释道。“那时,我刚好在宫中为十三皇子授学,十三爷好玩,一天晚上,我罚他抄书。谁知他学途中溜了出来。我寻他至御花园,恰巧见他猫着腰从一座假山后钻出来,我上前原想斥责,谁知他似乎被吓着了一般。问他何事?他只顾摇头,待到回到学堂,他平息下来,才跟我说,在花园遇见皇后身边的绯红和曹游私会。曹游对绯红说要她告诉皇后姑母,想办法说服皇帝让官银走西州,经来安,他们才有机会除去……后面的除去谁十三爷没有听见。因为他踩断了树枝,差点被发现。我当时厉声告诉他,此事以后不许再跟任何人提起。十三爷鲜少看我那么严肃,频频点头。如今日看来,想必就是要出去罗庚。今日不说,我倒是忘记还有这么一件事情。”

    “如此便更能解释得通了,曹家是有意通过这批官银除去罗庚。官银到了来安后,罗庚一家跟官银一起失踪,后来朝廷查了几次,得到的结果都是罗庚捐款潜逃。而追查多年,人和官银的下落亦不明。试问,二十多口人怎么会一个之间消失的那么快?二十万两白银又不是小数,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在西州在这片土地上,试问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反正是死无对证,罗庚坐实了私吞官银之罪。这背后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曹家。”霍不同说。“赈灾官银都有印记,平常在市场上无法流通。曹家得到官银之后,必定会熔炉重铸。此批银子来路不正,自然不会走官炉熔铸,只有走黑市上的小熔铸坊。而这么大批量的官银要想熔炉,必定会引人注目。我推断,曹家要么会分批分批熔铸这批官银,要么就会分成多个地点熔铸。知道的人越多事情越容易败露,因而前者的可能性较大。”

    “不同果然视微知著”凌天硕笑道。说完看向赵旭尧。

    “旭尧必定尽力查明。”那名叫赵旭尧的年轻人向凌天硕行礼道。

    赵家钱行是大凌朝最大的钱行,在全国各地都有分行。说到熔铸钱币,本该是有朝廷统一熔铸,但总有一些黑市上的小作坊私下替人熔铸。而对于这些小作坊,自然没有人比赵家钱行更能了解。他们常年同钱币打交道,往往一锭银子往鼻前一嗅,便知出于何处。

    “前段时间,我与七哥去来安调查此案。得到的结果倒是与不同的推测不离八九。只是曹家杀罗庚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罗庚已不能为其所用。更重要的是,怕是因为罗庚掌握了曹逵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凌天硕点头道:“十一所言非虚,还请各位回去后小心行事,切莫打草惊蛇。曹逵老谋深算,曹家根深枝茂,‘擒贼先擒王’,我们若想扳倒他,必须要有确实的把握。一举将其拿下。如若不然,让他逃脱,他必定全力反扑,到时候免不了一场恶战。一旦要开战,我们的赢面并不大。所以,只能智取。”

    “是!”所有人应道。

    “对了,你们可有人听说过九指神医洛南子?”凌天硕忽然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