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三十、浅浅入梦君来否(下)

章节字数:3000  更新时间:13-11-16 17: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静静的走到她的躺椅前,搬了一张椅子挨着她坐下。

    因为接到军中密报,所以,在接她回来的当天就马不停蹄的赶回军营处理事务。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十天。

    直到昨天晚上,处理好军中之事,他便急忙忙的赶回来。不知道为什么,离王府越近,越是想见她。今天下午到王府后,换来身便装,连饭都没有顾得上吃一口,直接穿过前院,一直朝她的紫竹苑走来。

    在门口遇见了冰清,说她吃了药,刚刚睡下。这才轻手轻脚的开了她的房门。

    屋内炉子里的炉火很旺,很是暖和。只是她似乎睡的不是很好,细而长的眉毛不时的拧紧,像是在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一般。他看着她,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怜惜。想伸出手,替她抚平那皱紧的眉头,可伸到了半空中,却又收了回来。这些天自己不在,也不知道她过好不好,王府里住着还习惯不习惯。离开的这些天,才发现,短短的相处,她竟然在自己的心底投落了一个抹不去的影子。

    军中的这些天,每当闲静下来的时候,就会想起她的裙角飞扬,想起她的一颦一笑。这种感觉在他自己身上是从没有过的。身为皇子,他的身边并不缺少女人,但他从不愿意多跟女人说话,哪怕是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册儿。

    自小在宫中长大,见惯了父皇的那些嫔妃们为了争宠,彼此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甚至为了储君之位,不惜明枪暗箭。否则大哥、五哥为何早逝?二哥为何不良于行?其它兄弟有几人这一路走的是平平坦坦的?暗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皇嗣胎死腹中。

    即便是自己的母亲贵为皇贵妃,即便是她是哈伦族人,即便大凌王朝从立朝至今一十九位皇帝中从未有过哪位皇帝的母亲是外族之人先例,自己亦不能幸免。

    否则,以母妃当年的恩宠,怎会一直不在生育?若不是她在自己三岁的时候,替自己饮下了那碗本来该是自己喝的八宝燕窝粥,伤及身体,怕今日自己多半也是一个智障儿。

    因此他讨厌女人。特别讨厌那些虚伪的女人。别人都说他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甚至与那些从小一起长大的皇子们也不太亲厚。

    可她是不一样的。从没有一个女人如她一般能搅乱自己的心。也许七八年前,当她还是一个小姑娘,他便知道她是不一样的吧。

    ………………………………………………………………………………………………………………………………………

    凌天硞十四岁来到樊阳,因为未成年,所以并没有府邸,只住在清凉雨阁前的一座四合院里,也就是现在的硞王府前身。那年冬天,天刚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赶上他十六岁的生辰。因思念远在京都的母妃,雪后天刚放晴,他便一个人在离翡翠河不远处一条颇为热闹的街道上闲逛,也就在那个时候,他第一次遇见她。

    记得那年的雪也特别的大,翡翠河旁的垂柳树,柳枝上挂满白雪,几乎要坠到地上。

    她穿着一套白色的厚冬衣,冻得红彤彤的脸颊,通红的小手,手里紧紧拿着一串糖葫芦,兴奋的穿梭人群中,刚好与心不在焉的自己撞了个满怀。

    毕竟自己习过武,又比她高出许多,且雪后路面又滑,一下子把她撞的后退好几步。

    “你没事吧!”他慌忙走过去扶住她问道。

    “谢谢!还好……还好我的糖葫芦没事。”她朝他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糖葫芦。

    看着她手中那串糖葫芦,忽然想起母妃曾跟自己说过的话:皇家之人,都如那糖葫芦,穿上了一层甜的腻死人的糖浆,红的鲜亮,看上去美味又美好,可若你不揭开糖衣尝一尝,你永远不知道,这裹着糖衣的山楂果,有的连心都烂了,就算是好的,可尝到嘴里,也是又酸又涩,况且又被那竹签一串,好的也是不好的了。那时候自己还小,不能体味这话其中的含义,现在才能明白,生在皇家,看似风光,实则又埋藏着多少阴暗。权力、皇位就如那根竹签,穿透了多少人的心。

    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目光,看了过来。见他盯着自己手中的糖葫芦,犹豫了片刻,问道:“大哥哥,你是想吃这糖葫芦吗?”

    他嗤之以鼻,撇过脸说道:“这有什么好吃的?”

    她笑着说:“糖葫芦里的山楂可入药,其性味酸、甘,归脾、胃、肝经,具有消食化积、活血散瘀的功效。肠胃不好的人最应该多吃几颗。”

    “谁教你的?”

    “我师傅啊!”

    “他到懂的不少!”他讽刺到。

    “我师傅见识可广博了!”她眼神中有着无法言喻的骄傲,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清深歌舞池边,秋浓醉酒月下。我叫清秋。”

    “清秋……清秋……你在哪儿呢?”不远处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

    女孩子四下看了看,笑着说:“我师傅寻我来了。我要走了。这个送你了!”说完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便将那一串糖葫芦塞到他的手里。

    他看了看手中的糖葫芦,抬头见,已见她几步走到一个老者面前。亲昵的挽起他的胳膊,撒着娇离去。

    凌天硞嫌恶般的将那串糖葫芦扔掉。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这名老者以后会成为自己身边非常重要的人,他也不知道,他抛出糖葫芦的那一刹那,她刚好转身看见……

    没想到,八年后,他们还能再相遇,清秋,这是否就是你我的缘分呢?

    凌天见她睡的很熟,怕是要一会才能醒,替她掖了掖被角,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

    来到紫竹苑隔壁的侧房坐下,冰清端好了一杯热茶上来。

    他接过去,掀开查盖,喝了一口,放下茶杯问道:“刚听你说洛姑娘吃了药,她怎么了?”

    “前几日,前院的那株红梅开了花,我便问洛姑娘要不要去看,走到…………”冰清一五一十的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缓缓向凌天硞道来。越听他的脸色越寒,直到听到他听到她说出那句“麻雀安能飞上枝头成凤凰”时,他砰地一声砸碎了手中的茶杯。吓的冰清一下子跪倒在地。

    也不知道睡了几个时辰,清秋幽幽的转醒。天已经有些擦黑,屋子里更显的有些暗。

    朦朦胧胧间,看见一个人影坐在自己面前的椅子上,天有些昏暗,自己看不清他的脸。但却能感觉那双眼投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那目光那般温和,那般平静,又那般的怜惜。仿佛这双眼曾在自己的梦中出现过千万回一般。难道又是梦吗?还是自己太过于思念?

    “是你么?是你回来了吗?”她轻轻的问道。

    他点点头。

    “真好!”她轻轻的笑道。复又喃喃自语道:“我原以为你这样离去便不会再回来了。怎会还这般坐在我的床前,我怕是又做梦了吧!”

    他看着她,心中忽地涌出一丝丝的喜悦,她是在惦记着自己吗?不自禁轻轻执起她的手,她的手很小,如葱白一般细嫩,却又似很有力量一般,脑中忽然想起那句话:“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在这一瞬间,心中涌出一股强烈的感觉,,他想与她在一起,就这样拉着她的手,与她永远在一起。

    感觉到对面男人越来越炙热的目光,清秋的脸颊越来越潮红,心也越来越快,撇过脸,不敢看他。

    看着她含羞带怯的模样,他感觉体内一股热流横冲直撞,让自己快要疯狂。真想狠狠的抱住她,把她揉进自己的胸膛。又想吻住她红艳的双唇。第一次,他如此的在乎一个女人,如此渴望一个女人,如此想要一个女人。

    他轻轻的挑起她的下巴,对上她朦胧迷离的眼神,缓缓的朝她靠近,快吻上她的唇时,忽然听到她喃喃的唤了一声:“七哥……”

    他猛然惊醒,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一般,还未来得及收回的唇猛的一偏,从她的耳边擦过。停在那里问道:“你唤我什么?”

    “七哥……”

    他似乎听见心底有着破碎的声音,她唤他‘七哥’,不,他不是她的‘七哥’,原来,她想的不是自己,是另有其人。原来从自己一进屋,她想的便不是自己,她只是错认了人。凌天硞的心中忍不住升起一团怒火,怒火中夹杂着失望与受伤。那双漆黑的眼,此时更是黑的可怕,像是要将眼前之人狠狠的看穿一般。

    他双手捏住她的肩胛处,搬正她的身体,强迫她与自己面对面。嘲弄般的开口道:“你看好了,爷是大凌王朝九皇子凌天硞。”

    肩膀上的疼痛与耳边那冰冷的声音,让清秋忽然清醒过来,借着屋外那点微弱的光,她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人,原来是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