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三十六、谁人情意惹相思

章节字数:2868  更新时间:13-11-22 23: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秋区区一女子,身上所有的家当做不过是几百两银子,硞王要是看得上,都管拿去。”她撇过脸道。避开他灼灼的目光。

    “你以为爷稀罕你那点银两?”他眉毛一挑。恨恨的看着她的侧脸,深邃的眼中有着不易觉察的丝丝怒气。他讨厌她如此避重就轻的转移自己的话题。

    “也是!你堂堂一个硞王,大凌王朝的九皇子,自然是看不上我身上的这几两影子。只是我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作为答谢。若是还有些引起为傲的本钱,就是还略懂医术。现在看来……自己到真是有些班门弄斧了……”想起刚刚的那个人,清秋不由的感叹。不管那人的医术怎样,光是他的见识,就让自己折服。

    “如果我说你有呢?”他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强迫她看着自己。

    四目相接,他的心忽然一颤。那双清亮的眸子中倒映出自己的脸,这一刻,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至近,这一刻,她的眼中只有自己。他似乎看见自己心底某一处,一块从小到大都未打开的角落,此刻起,缓缓的住进了一个女子。

    她看着他,眼前的他眉目清朗,言语温软。似乎跟以前那个他有些不一样。这样的他……这样的他似曾相识。记忆中的那个人也总是这样温润的表情。他的镇定,他的信任,他的浅笑,他的言语,越来越深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眼前的这个人和他,确实是有五分相似的。清秋看着他,眼眶忽然就有些微涩。慌忙的低下。怕自己太多的情绪被他看见。

    有些事自己不愿意去深想,就怕想多了会越陷越深。可是不想并不代表自己会忘却。要勾起自己的思念很容易,只肖一个梦,一个与他相似的脸庞,一句如他言语一般温和的话语。

    “九爷!”屋外忽然传来冰清的声音。

    清秋微微松了一口气,心里感激道冰清你来的真是时候。不然这么压抑的氛围,不知道自己可还能待的下去。

    “进来吧!”他放开搭在他肩头的手。

    冰清推开门,将手中的食盒端放在桌子上,问道:“九爷,这里面是您吩咐熬给洛姑娘的桂圆红参粥。”

    清秋看了一眼凌天硞,一瞬间有些恍惚。他的吩咐?他会好到对自己如此用心?

    他也不看她,看着冰清道:“伺候洛姑娘用早饭。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起身摆了一摆衣袖。

    “是。”冰清应道。

    凌天硞又看了一眼清秋说道:“吃完了就休息,我晚些在来看你。”

    “你忙你的,我没事。”她推托道。

    他看着她,眼中威胁气味甚浓,沉着嗓子道:“洛清秋,不要试着挑起我的脾气。还有,你最好乖乖的把粥吃完。否则……”他看了一眼一旁的冰清,“你也不希望别人挨板子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拿起外间屋子的桌子上刚刚接下的披风,披在身上,走出紫竹苑。

    走了几步,却又回过头,看着那扇紧闭的窗户,目光深邃而坚定。他在心底说道:洛清秋,不管你的心里有谁,我都会把他赶出去。这样想着,心中似豁然开朗,再不迟疑的离去。

    房中的清秋忽然打了一个冷颤。怀疑似地在房间四周看了看。却只有熟悉的墙壁。嘲笑自己多心,她继续低头一口一口的吃着那碗粥。吃了几口,便再也吃不下,可是想到凌天硞临走的时候说的话,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心中对他刚刚消散的成见,此时又蹭蹭蹭的燃烧起来。果然,自己是不该心软的,还以为他转了性,不过只是他喜怒无常的一面罢了。

    “姑娘今天早晨可真是吓死人了。现在看来,到是还有些精神。”想起早晨的事情,冰清还是心有余悸。

    “不过是昏厥了过去,不碍事。刚醒来的时候浑身无力,坐了一会便觉得好多了,不过怕是要有些日子调理。”她云淡风轻的说道。她猜测,那位杨大夫因该是替自己运了针。否则自己也不会怎么快醒过来。而且醒来之后浑身无力,休息片刻时候,又觉得舒服了许多。很显然,在醒来之前,身上的行针刚刚拔出。所以,简简单单一个起床都会让自己费尽力气。然而,休息片刻之后,身上的经脉已然通畅,所以才会觉得好了很多。

    这杨大夫到底是何人?会不会就是那本《佰草集》的作者呢?这个想法让清秋眼中一亮。随后却又黯淡下去。因该不是,她记得《佰草集》书中虽然未曾署名,但其中有一页介绍红花石蒜曾这样写过:“红花石蒜鳞茎性温,味辛、苦,有毒,入药有催吐、祛痰、消肿、止痛、解毒之效。吾已古稀之年得一见之。”可见此书的作者年岁最起码也在七十以上。而杨大夫左不过半百,年岁上似乎不对。

    清秋叹口气,舀了一勺粥送入口中,皱着眉,细细嚼着。

    “姑娘吃不下了?”冰清问道。

    “食不知味。”她诚实的答道。因为不舒服,她确实是没有多少胃口的。更别说这一大碗的粥,他早就猜到自己会吃不下这碗粥,所以才那样威胁自己吗?

    “姑娘身体不好,杨大夫说了,鱼腥肉荤最近都要忌口。这碗桂圆红参粥还是我们爷特地吩咐给您熬得。爷说,鱼肉即要忌口,可是素食还是要补一补。不然,身体怎么能好的快呢?”

    见清秋不说话,冰清接着说道:“姑娘如此冰雪聪明的一个人,奴婢不相信,您会看不出我的爷的意思。”

    “向来都是你们爷揣测别人的意思,谁人有那本事去揣测他的意思?”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吃着那碗粥。心里想到,这粥怎么吃到现在都吃不完呢?

    “爷对姑娘是极好的。前日刚回府,便在你这里待了一下午。昨日府中来人,他忙了一整天。晚上得空来看你的时候,你已经睡下了。他在门外站了好一会,才离开。今日早晨的时候,我敲不开你的门,慌忙跑去扶摇楼告诉他,你没有看见他当时那紧张的模样……在王府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爷如此紧张过一个人。可见,他待姑娘确实是不同的。”

    “确实是不同。”清秋咬牙切齿道。

    “姑娘懂了?”冰清眼中一亮。只当她是真的明白了他们爷的好。

    “怎么不懂?感情他在我这里的所作所为进了你们的眼到都是他为了我好。可我眼里见着的他却都如外面所传的一般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想到他对自己的种种威胁,她的心中便有许多的不悦。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他的脾性自己却是领教过的。

    “扑哧……”冰清忍不住笑了出声。

    “你笑什么?”清秋问道,她说错什么话了吗?

    “我笑你现在和爷的样子到真正像一对闹了矛盾的小夫妻。”

    清秋一口粥卡在嗓子眼,只觉得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嗓子中传来的不适让自己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姑娘,你怎么了?”冰清慌了手脚。

    清秋指了指桌子上的茶杯。她慌忙倒了一杯茶递给她,

    清秋喝了几口温热的茶水,这才觉得嗓子中那股劲缓了过去。又接过冰清递过来的帕子拭了拭眼角和唇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道:“这种话以后可不许乱说。传到别人耳朵里,又不知道会生出怎样的是非。光是你们九爷的那位表妹王册儿小姐,第一个怕是对你不待见。”

    想到王册儿,冰清眼中闪过一抹担心。又看她一脸的严肃,也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些冒失,便识趣的点头道:“奴婢知道了”。

    清秋将喝完粥的碗递给冰清,笑着说道:“没有害你挨板子!伺候我,到还要你担惊受怕,确实是我的不是。”

    冰清利索的收拾了一下碗勺,笑着道:“就知道姑娘疼冰清!”

    清秋笑了笑,也不说话。靠在床上,闭上眼。

    “姑娘要是困了,就先休息吧!奴婢去外面守着,有什么事,您就唤一声。”

    “也好!”她应道。这会儿确实是有些困。

    冰清往屋子里的炭火盆子里添了几块木炭,拎起桌子上的竹篮,悄悄地掩好房门,退了出去。

    ………………………………………………………………………………………………

    虽然这一章更得有些晚,但好在并未爽约,昨天说的3000+,今天如约奉上,祝大家看的过瘾,周末愉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