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三十七、雪花渐欲迷人眼

章节字数:2824  更新时间:13-11-24 10: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虽然这场雪自昨天夜里开始一直到下到今天上午,前前后后也不到一天的时间,可因为下的又急又密。雪片又大,整个樊阳城又一次的被覆盖在一片白雪之中。

    樊阳城的北门城楼上,“樊阳城”三字格外引人注目。

    进出樊阳城的马路深深浅浅,此时全部被积雪覆盖。马路两旁原是一眼看不到边的旱地。樊阳属于北方,北方人多吃面食。因此旱地里种着的都是小麦。此时麦苗还不及半尺,早被积雪掩盖。猛然间看过去,只见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哪里是地哪里是路。

    到了下午的时候,雪渐渐小了一些。雪花不在是大片大片的往下掉,只是如鹅绒一般细细的轻轻的飘洒着。依稀可见三三两两披着蓑衣的行人货驾着的马车进出城。顺着他们踩出的脚印,方才能大概分的清朗马路的位置与方向。

    城门口负责站岗的士兵,头戴钢盔,身着甲胄,手握长矛,神情严肃,如雪松一般笔直的站立着。裸露在外的手和脸颊冻的通红,他们却仿佛浑然不觉。另外两名负责巡检来往马车和行人的官兵,也认认真真的查问着。虽然因为下雪,过往的人并不多,可是他们却并没有因此而懈怠,反倒是更加仔细和认真。如此态度,不由的让人心生敬佩。同时感概硞王的军队确实纪律严明。

    一名挑着担子的老翁,在城门前不远处不小心的滑了一跤。整个人一下子摔倒在雪地里。肩上的担子滑落,打翻了两头的箩筐,筐中的玉米棒子转眼间掉落在积雪中。

    一名负责巡检的士兵见着,指了指这边,慌忙朝另一名官兵比划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走到老翁的面前。将他扶起来,替他拍了拍身上的积雪。见他只是摔倒,并未受伤。便帮他将他打翻的箩筐摆正,又把掉落在雪中的玉米棒子一个个捡起来放到里面。老翁不停地道谢。他也只是摆摆手,很快的便又回到自己的哨岗中。

    城门口不远处,五匹枣红色的骏马停在不远处,马上的人儿将这一切看在眼底。眼中皆流露出一抹赞许之色。

    “九爷的硞家军,果然名不虚传。”说话的是凌天硕的贴身侍卫白鹤。

    “硞家军为我朝皇家军队,九弟性格虽捉摸不定,冷面无情。可为人公正赏罚分明,他所带领的硞家军自然不是一般的军队可比拟。”凌天硕淡淡道。

    “那我们就去会一会这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玉面罗刹’”。十一拍了拍坐下的马,马儿似听懂了主人的话,抬起前蹄,发出“啾啾”的鸣叫声。第一个朝城门跑去。

    几人看着他的背影,皆会心的一笑。挥了挥马鞭,紧随其后。

    到了城门口,几人下来马,牵着马儿朝里走。

    一名士兵走过来问道:“几位爷要进城吗?”正是刚刚那位扶起摔倒老翁之人。

    “是!”十一答曰。

    “几位爷看着面生,不像是本地人,可有通关的腰牌?”士兵问。

    “腰牌?”几人面面相觑。什么时候樊阳城出入要用到腰牌?

    “这位小哥,我们是外地人,要进城办事情。并没有你所说的腰牌,不知道可否通融?”白鹤问道。

    “可有官府文书?”士兵问。

    “也……没有”。白鹤一阵尴尬。

    “那便不能进城。”士兵说道。

    “怎么?你们这樊阳城平日里进出的所有人都要腰牌吗?”十一问。

    “那到不是。”士兵答道:“我们兄弟几个常年在此巡查,这附近的多数村民和小商贩我们都认识,所以自然不用腰牌。几位爷看着比较陌生。所以要看一下。我们也是公事公办,请几位爷不要为难我们兄弟几个。”解释的合情合理。

    “哦?你不认识的人很多。难道个个都要检查?你们……”十一刚想继续说什么,却被凌天硕挥手拦下。

    “算了,他们只是恪守职责而已,不用为难他们。”

    十一忍了忍,气恼的站在一旁,也不说话。

    白鹤从腰间解下令牌递给这名士兵,问道:“我们没有你说的腰牌,不知道这个可不可以让你放我们进城?”

    士兵接过一看,那巴掌大的黄色令牌上一个大大的“令”字令他猛然一惊。随即将令牌双手归还给白鹤道:“大人请!刚刚多有冒犯,请见谅!”

    白鹤接过腰牌重新挂回腰间,站到凌天硕身侧。

    几人见可以入城,便缓缓朝城中走去。

    那名士兵见几人走远,才松了一口气。作为一名官兵,他清楚的知道,这最起码的四品以上的武将才可随身携带的东西。也就是说眼前的这名男子最起码也是四品以上的官员,在看他对身边的这两位年轻的男子恭敬的模样,只怕那两人的身份更是尊贵。

    走了几步忽然见白鹤去而复返,士兵虽不解,仍规规矩矩的行礼问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你叫什么名字?”白鹤问。

    “回大人的话,小的名叫李武。”

    白鹤点头,策马转身去追凌天硕一行。

    李武在原地愣了愣,转身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问好了?”凌天硕见白鹤回来,笑着问道。

    “他说他叫李武。”白鹤答道。

    “此人若加以善用,必定是个人才。”凌天硕淡淡一笑道。

    “何以见得?”十一问。

    “夜鹰,你向来心思缜密,你给你家十一爷解释一下。”凌天硕看向从头到尾一直没有说话的夜鹰。

    这一行人中,白鹤和雷雀是自己的护卫,夜鹰是十一的护卫。因为自己常和十一在一起,所以他们三个人也都很熟悉。三人中,白鹤最年长,行事稳重,雷雀机警,行事出其不意,夜鹰最年轻,话岁不多,却最会观察入微。

    “是!”夜鹰答道:“他出城去扶那位摔倒在地的老翁时,步伐矫健,落地沉稳,必定是有不俗的功底,此为其一。看那情形,他与老翁非亲非故,但他扶起老翁后,却仔细的帮他拍打身上的积雪,又帮他将东西收摞起。‘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此份人品为其二。再看他要我们出示腰牌时,必定是对我们有所怀疑的。可你在看他的解释,只是是公事公办,滴水不漏,合情合理。此份临危不乱为其三,当白鹤将自己的腰牌给他时,他面色一惊,他身为武职,自然知道黄蛟令牌代表的是什么,可他也只是一惊,面不改色的将令牌还回,不卑不吭的放我们通行,此份胆识是为四。”

    凌天硕侧过脸,刚好看到十一脸上的变化,不由的的笑了笑。十一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只是有的时到底是有些急躁的。

    “两位爷,前面是一条十字路口。向东走,便是本地的知府衙门,向北走便是到了城中闹市,像西走便可到硞王府邸,我们走哪条路?”

    “九哥的生日在这个月的十六。我们是奉旨前来一是替他贺寿,因此,理当先去硞王府”十一道。自从上次得到消息后,他们便计划着来樊阳寻找线索,因前段日子来安的事情,太子和曹家对他们的行踪又分外的留了心眼。若他和七哥直接来樊阳,只怕太子那边会起疑。刚巧,凌天硞的生辰快要到了,他们便奏请圣皇,只是凌天硞孤身一人在樊阳过寿,未能见父皇与其母妃,着实有些孤单。他们兄弟自幼一起长大,又许久不见,理应代替父皇、皇后及璷妃娘娘赶来探望。圣皇得闻,大加赞扬其兄友弟恭,亲自挑选寿礼让凌天硕与十一带去。

    “不忙!”凌天硕说道:“还是先向北走,去城中找一家成衣铺子,换套干净的衣服也不迟。”

    “说的也是!”十一道,一边说一边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因为连夜赶路,林中路又不好走,所以,几个人的衣服上,除了七哥,都沾上了泥土。特别是白鹤三人,每个人的衣衫上几乎都有几条划痕。

    “只是不知道,这下雪天,樊阳城中,可有哪家成衣铺子开着门!”白鹤说道。

    “有没有,进城打听一下便知。”十一说。

    “那边走吧!”凌天硕道。甩了一下马鞭,第一个朝城中走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隐隐约约有一种期盼,离得越近,这种期盼越发的明显,好像清秋,她就在这座城中的某一处。

    清秋,你是否就在这里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