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四十一、远山近水皆有情(上)

章节字数:3150  更新时间:13-11-29 17: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秋听着那屋外的声音,仿佛有些不确定一般。这分明是分明是……

    “怎么?洛儿,看见为师你不高兴?”洛南子推开门,背着手走到清秋面前,笑眯眯的看着他。脸上的皱纹越发显的深刻。

    “师——师傅!”清秋由原先的惊讶变成惊喜。原来真的是她的师傅。她一直在等他,等了这么久都没有他的消息,她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如果师傅真的不来樊阳,她就等段时间回来安,回到山前的那座房子里想办法在和他取得联系。没有想到,师傅竟然来了。

    “好洛儿!你认为还有谁如为师这般诙谐幽默、英明睿智、博学多才、见多识广、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更是举世无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洛南子笑的更甚,一脸崇拜自己的模样。

    一番话说的一旁的凌天硞皱了皱眉,心里暗暗骂道:到是将王婆卖瓜发挥到极致了,哦不对,是洛公卖瓜。

    清秋终于笑了出来,连日来脸上的阴霾在这一刻彻底的的散开。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就确定是自己的师傅无疑了。师傅生平有三大爱好,喝酒、美食、吹牛。记得小时候,经常在酒足饭饱之后,师傅便会给自己讲他年轻时候的时候的趣事,某年某月某日,在哪里救了一个被毒蛇咬伤的男子,那男子如何命悬一线,自己又是如何神医盖世,帮他驱毒疗伤又如何行针救人;又比如在哪里遇见一个难产的孕妇,当时一屋子里的医生束手无策,自己又是怎么力挽狂澜妙手回春,保住大人又保住小孩……诸如此类的事迹不胜枚举。师傅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神情专注,声音抑扬顿挫,特别对如何观察病情、如何判断伤势,又如何行针如何用药说的更是细致入微。末了,总要对自己一番上天入地的称赞。那时候,清秋只当他说的很有趣,后来渐渐长大了,才明白,师傅是在教自己如何治病救人。

    洛南子看了看旁边一脸不屑的凌天硞说,走到他面前,戳了戳他的胸口道:“喂!我和我徒弟这么久没有说话,有许多话要说,你这个外人在这碍事。”

    清秋一看,师傅竟然跟人家动手动脚起来,慌忙朝他使眼色,这里可是在人家的地方,况且凌天硞的脾气可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呢!可是师傅却像是没有看见一般,只和凌天硞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干瞪着。

    看着二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清秋生怕两人下一秒便会打起来一般。正准备劝劝的时候,忽见凌天硞身上的气焰好似淡了下来。几步走到自己的床前,一手轻轻的拉起自己的手,另一只手理了理自己的发丝,温柔的说道:“我先出去了。你和你师傅慢慢聊。等饭好了,我让人来知会你么。”

    清秋使劲抽了自己的手,却见他反而握的更紧,深沉的眸子盯着自己,那眸中的两轮黑沉,像是要将自己的灵魂吸进去一般。她知道他有些动怒了,想到师傅也在这里,想到他生气时,总爱拿自己身边的人来威胁自己。因而,不敢再动,只将手由他握着。

    凌天硞笑的放肆,竟然低下头,在她的发间轻轻落下一吻。放开她,转身离去。走到洛南子身边时,挑衅似的看了他一眼。

    清秋惊的目瞪口呆,手足无措,恨不得找一个地窖钻进去。

    洛南子跳着脚追着他的脚后跟骂道:“臭小子,你胆子不小,竟然敢欺负我徒弟。夫子之论士曰:‘行己有耻。’孟子曰:‘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好歹你也是大凌国的皇子,堂堂的硞王,难道从小你的夫子没有教过你什么叫寡义廉耻吗?没有教过你什么叫非礼勿亲吗?你……你……”

    凌天硞也不理他,反而笑的更大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清秋觉得那笑声仿佛带着一团火,传经自己的耳朵里,烧的自己的脸颊仿佛快熟透了一般,热的自己心慌意乱。

    “师傅!”稍稍平静一下思绪,清秋喊了一声还在那里跳着脚骂人的洛南子,都言江湖九指神医医术了得,可有几人见识到这老头骂起人来的功夫也是不逞多让的。若是让世人知晓,那医术出神入化的九指神医是一个爱酒爱肉爱吹牛再加爱骂人的老头,会不会大失所望。

    洛南子站在那里,似乎越骂越起劲。“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善乎管生之能言也!礼、义,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盖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人而如此,则祸败乱亡,亦无所不至。况为大臣而无所不取,无所不为,则天下其有不乱,国家其有不亡者乎?我看你们这凌朝天下,早晚有一天败在你这小儿手中!”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师傅!”清秋抬高了声音又喊了一句。她真怕师傅在这样骂下去,凌天硞会去而复返。

    “洛儿。你叫为师?”洛南子回头看了清秋一眼。

    “嗯!”清秋无奈的应道:“我都已经喊了好几声了!”

    “啪”的一声,他关上房门,笑眯眯的朝清秋走来,边走边说:“外面风大,冷。”

    清秋看着他笑着说:“是眼不见心不烦吧!”分明是赌气,还硬要说成是风大,清秋真是服了自己的师傅。

    “呵呵……”洛南子也不反驳,几步走到清秋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看着她说道:“才一年多不见,我家洛儿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啦!难怪那个混小子起了雄心豹子胆!快告诉师傅,他有没有经常像今天这样欺负你?你别害怕,你说出来,为师一定为你做主。”

    “没有!”清秋红着脸说道。忽然想起前两次他对自己暧昧挑衅的态度,刚刚稍微冷却的脸庞又火一般的烧了起来。

    “真没有?”洛南子似有些不相信。

    “真没有!”清秋坚定的说道。深怕他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追究下去,慌忙转开话题道:“对了,师傅,你怎么知道我在硞王府的?而且,我看硞王似乎跟你是旧时相识。”

    洛南子笑着说:“此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时间为师在慢慢跟你解释。”说完将右手搭在她的脉门上。

    清秋知道他是在替自己把脉,因而也不多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洛南子替她细细的把完脉,双手搭在膝盖上,闭着眼睛,思虑了片刻。慢慢的睁开眼。

    “师傅,怎样?”清秋问道。

    “寒症侵体,内忧外患。怕是万年冰寒要提前发作呀!”他忧心忡忡的说道。脸上已不见刚开始的那副嬉笑模样。

    清秋心里咯噔一下,虽然说自己早有准备,可是,话从师傅的嘴里得到证实,还是让自己心里一沉。

    “洛儿,你别怕!师傅会有法子的!”他安慰到。想着那千赤草,他不知道如何跟他的洛儿开口。这可是关系到她的身世啊!

    清秋默默的掀开左手的衣袖,一条青色的细线在手臂内侧雪白的皮肤上,越发显的清晰。那青色细线从手腕处一直往上,在胳膊肘关节处约半寸不到的地方消了去。

    “师傅,你看!以前都是要在发作的时候这条线才长,这两年多,不要到发作,它也慢慢的往上长了。尤其是到了樊阳后。它倒是长的更快了。”

    洛南子看了一眼那细线。眼中的忧心更甚,万年冰寒,年岁越大,发作的越位厉害,发作的越厉害,长的也越快。看她手臂上的这个细线长度,怕是这次即便抗的过去,也是凶险万分。犹豫了片刻,似有些挣扎,洛南子一脸严肃的看着清秋道:“洛儿,为师约你来樊阳,本来是为了那千赤草治你的万年冰寒。但接下来为师同你说的这件事,关系到这千赤草,和你的身世。此时怕也不得不和你说了……”

    清秋脸色一惊,关于自己的身世?

    洛南子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块紫色的方帕子,将她递给清秋:“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东西,以前不给你,一是怕你年纪小,将它丢失。二是怕若遇到识知此物的人会对你不利。如今你大了,为师就不替你保管了。但你务必要记住,一定要将此物贴身收藏。人前千万不要讲此物示于人知。以免引来杀生之祸。”

    清秋看着师傅递至自己面前的那紫色帕子,心剧烈的跳着,伸出的手因为太紧张而微微的颤抖着。接过师傅的帕子,她小心翼翼的打开,帕子里是一只巴掌大的紫色玉蝴蝶。清秋拿起那蝴蝶仔细的端详着,那蝴蝶仿佛是用一整块紫色的玉雕刻,蝶身饱满,蝶翅轻盈,整个蝴蝶看不见一丝缝隙和瑕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师傅的口袋中才拿出来的缘故,那蝴蝶入手竟有一似淡淡的温度。

    “这是紫蝴蝶,或者你可以叫她紫魄。”

    “紫魄?”清秋慢慢的念叨这这两个字,努力的搜索着关于这两个字的所有记忆,紫魄?紫魄……像是在哪里听过一般。忽然,她睁大了眼睛,仿佛不可意思一般的看着对面的洛南子。

    洛南子点点头,他知道她听说过紫魄。“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些话,你一定要好好的听着。这是一个很久以前的秘密。十七年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