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四十七、相逢总在不经时(中)

章节字数:3221  更新时间:13-12-10 09: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她站在那里,白衣如雪,衣袂飞扬。有那么一瞬间,凌天硕似乎忘记了呼吸,深沉的眸子里写满了意外、惊喜还有一些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眷恋。

    多少次的午夜梦回,眼前的这女子,她那如泉水般清亮的双眸,总在自己的梦中一遍遍的出现,

    多少次的夜半无语,眼前的这女子,她那温柔又坚定的声音,总在自己的耳边一遍遍的响起,

    不是不能忘记,只是无奈的看着自己一遍又一遍的记起。原来不见面不等于不思念,不说起只是为了掩饰眷恋。

    他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向她,走到几步,却又快速的跑向她,仿佛慢了一步,她便会如上次又不见了一般。

    清秋站在原地,她像是不能确定自己的眼睛一般,是他吗?是他吗?是他吗?她反反复复的问着自己,直到那个人站到自己的面前,直到那张记忆中深刻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离的自己那么近,近到仿佛她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他的脸颊和他那含笑的眼。

    “清秋”

    “七哥”

    两人同时喃喃的唤出,像是彼此不确定的一般那那样深深地注视着,恍若一眼已是万年。

    “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又是同时问出。

    清秋有些羞怯的低下头。脸颊不住有些绯红。在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思之后,又见他和自己如此的默契,饶是自己心思淡定,又怎能没有一些微微的波澜。

    见她羞怯的模样,内心这么久来的思念在这一刻破土而出,真是有种说不出的冲动想将她纳入怀里。可是,他怕吓着她。怕她如同上次一般,从他身边偷偷离开。这些年来的隐忍,让他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很好的掩藏自己的情绪。“如你所见,我很好!”凌天硕拾掇好情绪,淡淡的笑着说。

    一时间,又是沉默。

    清秋低着头看着他垂立在袖中的手,无人时,她曾想着彼此再见面时,会是怎样的光景,会有多少的话语,可是这一刻,却是什么也说不出,仿佛就这样,知道他在自己的身旁,就已经足够。一直以为,自己会渴求的很多,可是在这一刻,才知道,自己要的只是他在身边,在身边就很好。

    凌天硞看着她的侧脸,她的发丝柔顺的搭在她的肩上,微微扬起的风,吹乱了她的发梢。路边两个正在玩耍的孩童,拉扯碎了一个纸风车,纸屑随风扬起,有几片调皮地落在她的肩上,而她却浑然不觉。他叹口气,又走进了一步。看着那几乎快到碰到自己脸颊的手,清秋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有些不畅,情不自禁的想往后退。

    “别动!”凌天硕轻轻的说道。替她将肩上的碎纸屑拂去。手掌触摸过她柔顺的发丝,在心底传来一阵阵的心悸。那落在肩上的手掌,此刻却是怎么也舍不得挪开。

    刚刚玩耍的两个孩童,不知道为了什么争执起来,一个撵着一个的在人群中追逐着,跑在前面的男童见后面的追不上自己,一边跑一边不时的回头朝他做鬼脸。

    见那孩童朝着自己的方向冲过来,凌天硕眼疾手快的一把揽过清秋的肩。“小心!”他说道。话音落地,那两个追逐的男孩已经从清秋刚刚站立的地方钻过去。嬉闹着,转眼间便消失在人群中。

    不远处的马匹上,坐立着一名男子,细长的眉眼,此刻却影藏着让人害怕的愠怒。

    “洛——清——秋!”男子冰冷的声音淡淡的空气中裂开。

    听到这个冰冷的声音,清秋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反射性的想将凌天硕推开,却被他揽的更紧。

    “九弟,真巧!”他淡淡的开口道,仿佛根本没有看见他眼中的愤怒。

    …………………………………………………………………………………………………………………………………………………………………………………………………………………………………………………………………………………………

    他不过是去了一趟尚书府。回来后尽然不见她人影,她竟然敢一个人偷偷的离开硞王府。这女人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是自己这些天对她太过纵容了吗?

    这几日因为自己府内事务繁忙,一直无暇分身去看看她,在者想到她与老头子许久未见,必定又有许多话要说,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身体不太好。所以,他才忍住思念,几日都没有去看她。

    今日早晨出门时,遇见玉洁,听闻她说洛姑娘这几日已经好了很多。也经常和她们在一起说说笑笑。他便想着,快点办完事情,回来一定要去看看她。没想到,等他回到硞王府的时候,急急忙忙去紫竹苑找她时,她竟然不在。不仅她不在,连那老头子和冰清那个丫头都不在。他刚开始以为他们是一起去园子里逛去了,所以让下人去寻找,自己在紫竹苑里等着她回来。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她回来,却听到有下人说,见她只身一个人从侧门里出了去,他心中愤怒。这些人,让他们看着她,结果却让她一个人出了门。她身体不好,又是一个路痴,几次在街上碰见她,都是出状况,真不知道,她一个人出去,又出状况可怎么办才好。于是,他匆匆离开王府,驭着马,沿街找她。

    他心里隐隐的有着担忧,他知道,当初带她回硞王府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否则,她也不会试着几次偷偷的溜走。他也知道,她心里一直想离开硞王府,只是冰清玉洁一直随身不离的跟着。他更知道,她不喜欢自己,可是他总认为她不喜欢自己没有关系,只要自己把她留在身边,总有时间让她喜欢上自己。尽管前段时间,自己不在王府,可是他知道,她在王府,因为他知道,在没有见到她师傅之前,她是不会离开樊阳的,所以他很安心。因为他知道,只要她一日不离开樊阳,就一日只能住在硞王府。

    然后,今天,他知道,是不一样的。从知道她出门后,心里的那种担忧就开始无限的扩大,怕她出意外,更怕她离开。她已经见着她的师傅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又那么的不喜欢自己,所以,她会不会就此离开?一时间,自己竟然如此的慌乱,他怕她离开。怕她如此着急的离开自己的身边。

    他根据下人们提供的方向,寻了过来。没有想到,他竟然看见她和七哥在一起。

    他们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相互注视着,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那种彼此注视的眼神,恍惚身边的一切都与他们不相关一般。那样的清秋,脸上洋溢着一副爱情的娇羞模样,那是自己平时都不曾看见的。那样的七哥,眼中满是浓浓的爱恋,让他原本温润的眼神更添几分缱眷。忽然想起有一次,睡梦中的清秋,喃喃的唤自己七哥,他的心忽然一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瞬间侵袭了自己的全身,整个人如坠入了冰冷的冰窖,感觉不到一点点温度。

    一切终于水落石出了。原来她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七哥,就是大凌王朝七皇子凌天硕,也是自己的七哥。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了。

    凌天硞揪紧了手中的马鞭,冷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坚定,他看着凌天硕,恰巧迎上他投过来的视线,两人的目光碰在一起,一时间,竟谁也不肯低下头。

    “七哥!七哥!你在哪?”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我在这里。”凌天硕波澜不惊的应道。手上的力道却不由自主的松了一松。

    清秋接着他分神的片刻,挣开他的手臂,站到一侧。心里叹息道:今日倒是聚齐了!连十一都在!想来七哥与十一关系好,他们在一起也很正常。前几日听闻京都来人给凌天硞贺寿辰,她应该能想到才是。只是自己前几日一直忙着想着自己的身世,倒是将这些事情都忽视了。

    手上突然传来的失落感让凌天硕微微皱了皱眉头,很快便又恢复了一惯温润的样子。

    “七哥,你让我好找!”十一冲上前来,看着凌天硕道:“说好一起的,我不过进那屋子转了一圈,回头看你就不在了。”见凌天硕不理他,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坐在马上的凌天硞道:“我说老九,怎么你也在?不是出门去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再不回来,你们是要把我的人拐走吗?”凌天硞冷冷的说道。

    “你真是骑着马说话不腰疼,谁拐走你的人了。”十一冲他说。真想找机会跟他吵一架呢!

    “她不是你的人。”凌天硕不紧不慢的说道。

    “是不是我的人七哥你说的不算,得问她自己。”凌天硞看着那站在一旁低头不语的人道:“十一,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的紫竹苑里到底住的是谁吗?”说完眼光看向那一直低头不语的女子。

    十一这才注意到,旁边原来还有一位姑娘,只是来来往往的人多,到被他忽视了。

    他这一说,不紧十一一惊,即便是凌天硕,眼中也是微微一楞。他和十一都知道,紫竹苑里住的那个人对天硞来说却实有着不寻常的意义。只是他没有想到,住在那个园子里的人竟然会是清秋,他有些不能肯定的看向清秋。

    一时间,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聚集在那位垂着头的白衣女子身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