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四十八、相逢总在不经时(下)

章节字数:3015  更新时间:13-12-09 14: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秋眼看躲不过去,抬起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十一,笑哈哈的打了一声招呼道:“那个十一,好久不见。”

    “清——秋!”十一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瞪着她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一番。

    “是我!”清秋尴尬的笑了笑。

    “真好!果真都是熟人,也省的我介绍了!”凌天硞一副慵懒的表情。心中已是下定决心。即便他们相识在先如何,即便她心里的那个人是自己的七哥如何,他都可以不在乎。她的过去他遗憾的错过,他不要让她的以后成为自己又一个遗憾。

    “真巧!没有想到你真的如我跟七哥所猜测的那般在樊阳。”十一道。当时他就跟七哥分析过清秋应该是朝樊阳方向走的,没有想到到真是如自己所猜测了。

    “当日走的匆忙,也没来得及跟你们说。”其实她是有私心的。在她知道凌天硕对自己来说有些不一样时,当她迷迷糊糊的发觉自己对他有些微妙的感情时,她第一反应就是躲开。因为从来不曾遇到男女之情,第一次心动竟然让清秋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仓皇的逃开冷落自己那日益加快的心。

    “走的匆忙么?”十一打趣道。故意扬长声调说道:“你可知……”

    “十一!”凌天硕打断他的话。

    “七哥,对不起!”清秋歉意的说道。他是知道那碗酒中有迷魂药的不是吗?可他还是喝了下去。抬起头看着他,想从他的眼中读出一丝丝对自己的责备,也让自己心里可以稍微好受一些。

    “清秋,你并没有错。”凌天硕迎上她的目光,他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对于感情,他不喜欢勉强。这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是不平衡的。感情也是!如果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总有一方需要付出的多一些,那么他希望在清秋和自己之间,那个付出的更多一些的人是自己。他知道她不会害自己,所以他才会喝下那杯酒。如果非要乘自熟睡她才可以走的安心,那么他便让她安心。“我们之间也根本不需要道歉,不是吗?”

    “七哥……”清秋看着他,喃喃的唤了一声。双眸不自觉的泛起雾气。他的眼一如从前一般的温暖,他的声音一如从前一般让自己心安。眼前的这个人,总是能用寥寥的几句话,让自己莫名的感动。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吗?”凌天硞骑在马上,冷眼看着这一切,只觉得心口有一股气,让自己的双手变的异常的躁动,他要有多克制,才能在这个时候阻止自己将她从七哥的身边拉回来。

    “没有!”十一头也不回的答道。说完看向清秋道:“要不我们找家酒楼先坐下来好好聊聊。省的见到某些人的冰雕脸。”

    “洛清秋,你跟不跟我回去?”凌天硞仿佛没有听到十一的话,又问了一次,语气不紧不慢。细长的眼睛,直直的看向清秋,那掩藏在长长的睫毛下的双眸,仿佛有着一种慑人的寒意,直叫清秋心里直起寒毛,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她有些不甘心的看着他,这个人总是这样的蛮横与霸道。自己还真是好心,还想上街替他买什么生日礼物,真是浪费心思。

    “我最后再问一句!洛清秋,你跟不跟我回去?”凌天硞的声音更冷了几分,女人果真是宠不得。自己真是好兴致,什么时候喜欢征询起她的意见来了,真不像自己一贯的性格。“看来,我得先回去问问冰清,她是怎么完成主子交代的事情的。人都给我看丢了!”凌天硞眯着眼说道。

    “你——”清秋有些愤恨的看着他。

    双目相视,谁也不肯低头。

    “清秋,你别怕他!有我跟七哥给你扛着呢!”十一在一旁说道。他算是看出来了,清秋住在紫竹苑八成是被老九威胁的。

    凌天硕叹口气,走到清秋身边,仔细的替她系了系身后的斗篷。清秋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一步,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站到了墙檐,后面已经是无路可退。只好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任由他将她身后的斗篷上的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脸颊不由的如火一般的烧了起来。

    凌天硕眼含浅笑,温柔细心的说道:“外面风大,你先回去吧!”说完又似替她整理衣领一般的将嘴唇凑到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说道的声音低语道:“晚上我去找你。”

    说完向后退了几步,看着清秋道:“去吧!”

    凌天硞驾着马来到她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将手伸给她道:“上马!”

    清秋看了凌天硕一眼,后者朝他点点头。她这才不甘愿的将手递给凌天硞,凌天硞一用力,将她拉至马鞍的前侧坐好。“驾!”马鞭隔空一挥,一声啪的清响,马儿颠颠的跑起来。

    坐在马鞍后侧的凌天硞回头看了一眼站立在原地的凌天硕,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眼神相碰的一霎那,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得知,对于清秋,他们谁也不会放弃。

    “七哥,你就这样让他们回去?”十一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我就不相信你没有看出来,清秋很明显是被老九胁迫的。我看,她住在紫竹苑多半都是不情愿的。”

    “知道她在硞王府就行了,虽是被胁迫,但是老九是不会伤害她的。”他淡淡的说道。只要知道她在哪里,就已经很好了。他不急在这一时。

    老九,这一次,让我们兄弟俩来一次公平的竞争吧!凌天硕看着马匹远去的方向,在心底无声的说道。

    ………………………………………………………………………………………………………………………………………………………………

    凌天硞驾着马,马车颠簸,身前的人不时的撞在自己的怀着,低下头,似乎可以嗅到她身上传过来的淡淡的香味。他始终一眼不发的骑着,清秋也不说话,两人各怀心思,一路无语。

    很快便到了硞王府的门口,早有小厮迎了出来。凌天硞黑沉沉的脸,看也不看那些人,一个纵身下了马,将手递给清秋。

    “我自己可以下来。”不是没有骑过马,以前跟师傅在一起的时候,也曾学过,有的时候去村子里给人看去,与人同乘一骑也是常有的事情。可是,刚刚跟他同乘一骑的时候,分外觉得暧昧。即便是他下了马,她仍感觉自己后背上有他胸膛滚热的体温。此刻,便再也不愿意与他多做接触。说完左脚牢牢的踩着马镫,右脚小心横过马身,当整个身体都在马身左侧的时候,便沿着马鞍小心的往下滑落。

    没有等自己右脚落地,清秋便感觉自己双脚一空,被人打横着抱了起来。她吓了一条,强壮镇定的搂着身边可依靠之物。待到平稳之后,抬眼一看,发现抱着自己的正是凌天硞。

    “放开我!”她有些恼怒,忍不住在他怀中挣扎道。

    “别动!又不是没有抱过!”他冷冷的笑着说。微卷的睫毛不自觉的抖了抖。为什么七哥让她不动,她就可以不动,自己就不行?

    “凌天硞,我让你放开我!”她忍不住捶打道。

    门口的几位小厮忍不住直抽冷气,相互看了看,仿佛不敢相信似的。他们家爷竟然抱着一个姑娘下马,而且这位姑娘还胆子大的直呼他的名讳,甚至敢抡起拳头挥他。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早听冰清说自己家爷对后院那位洛姑娘是不同的,现在看来,不仅是不同,而是非常的不同呢!

    “看来这几天你恢复的不错。不过对我来说,你这几下就跟一直会挠人的猫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是那种没有利爪的猫。”凌天硞说完,邪魅的一笑。仍由她的拳头打在自己的身上,抱着她径直的朝后院走去。一路上的家丁仆人纷纷让开。清秋愤愤不平,眼见打他也没有用,只好把脸埋在自己的掌心,不愿见人。

    想起刚刚在回王府的路上,还遇见了他的熟人。虽然他没有下马,可那些人还都是恭敬的与他打招呼。有几个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分外的热情。热情之余还多了几份探寻与揣测,她也从其中有些人了然的目光中得知,那些人中怕是有人是认识自己的。

    她心中气结,上次硞王为他大闹东来客栈的事情,已经让自己在樊阳城家喻户晓,所以,后来好长一段时间自己都不愿意出硞王府。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次她与硞王共乘一骑,又被他抱回府内的事情,怕是要不了多久,又会成为樊阳百姓茶余饭后又一道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时候的凌天硞和清秋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这些故事,在很久以后被人们编成戏剧传唱,一时间成为多少年轻男女对爱情最真挚的期许。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