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四十九、人生自古有情痴(上)

章节字数:3283  更新时间:13-12-10 16: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凌天硞抱着清秋进了紫竹苑,冰清玉洁早得到消息,在屋内候着,也是她们自己疏忽了,没能好好的做好主子交代的事情,竟然把人看丢了。听说爷在外面找到了姑娘,姑娘也没有出什么事。幸亏是找到了,要是找不到,或者姑娘在外有个闪失,那结果……姐妹两直抽冷气,那结果她们想都不敢想。

    “九爷,洛姑娘!”见凌天硕进了门,姐妹两跪在屋门两侧。低着头,不敢多说话。已经是有错在身,此时能做的也只是低头认错,只盼这样能消消九爷的怒气,

    凌天硞也不看她们,脸上寒气煞人。从她们俩跪着的中间走了过去,衣袍带起的凉风,犹如寒鞭一般抽在两人的心上。姐妹俩垂首,眼角的余光相互看了一眼,彼此心中一阵胆颤。自来王府这么久,从没有见过他们家爷如此的生气过。

    凌天硞抱着清秋走到她的卧房门前,一脚踢开清秋卧房的木门,那声势,似乎想要把紫竹苑拆了一般。惊的屋外竹林中的麻雀扑腾一阵乱飞。

    清秋一直用手捂着脸,谁也不看。

    凌天硞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佳人,转回身,对还跪在门外的冰清玉洁道:“你们都出去,到屋外给我守着,谁都不许进来。”

    姐妹两抬起头,似有有些不确定的看了一眼,爷的意思是不怪她们了吗?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还不出去,难道还要我再说一遍?”凌天硞有些不耐烦。要不是看在清秋的面子上,他怎可就这样轻饶了她们。

    “是!奴婢们明白!”玉洁先反应过来,拉着冰清磕头。

    凌天硞见她们明白,抱着清秋进了卧房,又一脚踢关上了房门。冰清玉洁见状,慌忙起身退出紫竹苑的厅堂。顺手掩了厅堂的正门。

    出了门,姐妹两相互看了一眼,皆吐了一口气,腊九寒冬,额头竟然一排细密的汗珠。

    想起她们家爷刚刚的吩咐,慌忙又打起精神,在屋门外守着。这次要是连个门都守不好,只怕这王府她们也呆不下去了。

    “好了,你的手可以拿下来了!这屋子里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他走到床边,将她仍在被子上。

    因为力道把握的很好,床铺也很软,清秋倒是不觉得疼,倒是因为他那一摔,一直捂在脸上的手不自觉的松了下来。露出一张通红的脸。

    凌天硞搬过一张椅子,一掀衣袍,坐到她对面。忽地有些一愣。

    眼前的女子,侧卧在床上,红色的斗篷因为一路的颠簸已经松开,此时掉落在身侧,露出一身白色的修身长裙,勾勒出她姣好的曲线。发丝微乱的垂在床上,有几缕贴在脸颊上,不但不显狼狈,反而更添几分娇媚。一双似嗔还怒的双眸,泛着点点星光。绯红的脸颊犹如三月桃花,鲜艳的仿佛能滴出水来。薄薄的鼻翼因为太过激动的情绪微微有些颤抖着,小巧的菱形红唇稍稍轻启,让人无限遐想。

    凌天硞只觉得自己的体内燃气一团火,烧的自己浑身的血脉似要膨胀了一般。他努力的握了握袖中的拳头,看向清秋的眼光越发显的火热。

    “你想干什么?”觉察到对面的男子身上那股热烈的气息和他眼中那越来越盛的欲望,清秋已经顾不得去与他理论。只得慌忙的朝床后退去。直到退到床檐,后面就是厚实的墙壁,已然无路可退。她不自觉的贝齿轻咬,咽了一口吐沫,眼神越发显得慌乱与迷离。

    凌天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冲到床上,长臂一掏,将她揽入怀中。想起刚刚在街上,七哥也是这样揽在她的肩上,他心中不由的怒气更甚。

    “凌天硞,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清秋慌了神,慌忙的想要推开他,却无奈的发现他揽着自己胳膊上的力道是如此之大。

    凌天硞不理她,欺身一压,两人倒在床上。利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巧妙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下。一只手逮住她胡乱挥动的双手,按在她的头顶上方,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的划过她熟透的脸颊,又轻轻的摩挲着她红润的双唇。嘴角不自觉的扬起邪魅的弧度。

    “凌天硞,你这个混蛋……你快放开我……”清秋强装镇定的盯着他,眼神却越发显得惊慌。他的气息扑在自己的脸上,扰的自己心慌意乱。即便自己从未接触过男女之情,可现在她也知道他想干什么。隔着厚厚的她甚至能感觉到胸口咚咚咚的传来他剧烈的心跳声。

    “七哥有没有教过你,当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压在身下的时候,他想干什么吗?”他将脸凑到她的耳边,沙哑着嗓音说道。她的耳垂真好看,小巧又迷人,泛着粉红色诱人的光芒,耳廓上甚至可以看见那细小的绒毛。

    凌天硞低下头,先吻上哪小巧的耳垂。

    “凌天硞,你……呜……呜……”清秋还没来得及抗议,便被他炙热的吻堵住了双唇。

    他的吻霸道又热烈,又像是带了怒气与不甘心,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乘她说话的空隙,他将舌头探入她的口中,先沿着她的贝齿摩挲,转而直攻她的丁香粉舌。她越是不甘心,他越是不停的与之相互追逐纠缠。拼命的汲取她口中的甘甜。那股带有淡淡药草香的味道,让自己无比的沉迷。

    “唔……”舌尖上传来一阵刺疼,凌天硞微微皱了一下眉,却没有放弃。吻的更为霸道,像是想将她整个人揉进心中一般。口中快速传来的血腥味夹杂着原有的药草香,刺激这凌天硞一个男人的本能。他的手不自觉的沿着她的腰间上下摸索,找到那根系在腰间的腰带一段,用力一拉,腰带松开。

    清秋的愤怒已经不知如何表达,身体在他的挑逗与摸索下,竟然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无比的惶恐。口中的血腥味让自己知道她咬破了他的舌头,可这个男人真是个疯子,咬的那么厉害,他竟然都不放开自己。反而将自己勒的更紧,他的胸膛紧紧的贴着自己,像是想将自己肺中的所有客气都挤走一般。他的手掌带着火热的温度在自己的腰间游弋,羞愧、愤怒、委屈、害怕……一时间全部涌上清秋的心头,七哥……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快来……快来救救我。闭着眼,想起刚刚享受到与他重逢的惊喜,想到他说晚上要来看自己,清秋忽地平添了几分力气。她使劲的挣开被他固定的一只手,快速的向床头摸去,如果她没有记错,这里应该有某些药粉。

    可是摸了半天没有摸到,却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清秋此刻也顾不得摸到的到底是什么,轮起来就往凌天硞的脑后一砸。

    “啪!”后脑上突然而来的吃痛让凌天硞抬起头。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清秋,她的嘴唇因为亲吻而微微有些红肿,唇上依稀可见一些淡淡的血丝,她的眼就那么恨恨的看着自己,像是想将自己活剥了一般,可是却无法掩饰她眼底的一丝惧怕。

    转过脸看向她的手,一串红红的糖葫芦此时正闪着的耀眼的红色。

    看着那串糖葫芦,想到刚刚就是这个东西砸在自己的后脑勺上,凌天硞不由的眯起了眼。记忆中的某些画面忽地跳了出来。

    “大哥哥,你是想吃这糖葫芦吗?”

    “清深歌舞池边,秋浓醉酒月下。我叫清秋。”

    他和她在很多年前,也是因为一串糖葫芦而相识的。若干年后的今天,他们都长大。自己由当初伤怀的少年成为今日赫赫有名的硞王,那个给自己糖葫芦的小女孩,也成为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只是遗憾,自己还记得,而她却早已忘记。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由的有些微恼。她的心中,现在怕是只有他们的七哥吧!

    凌天硞低下头看了看还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清秋。却见她脸上的潮红已经褪去,原本白皙的皮肤显得有些苍白。“怎么?害怕了?”他低下头,抵着她的额头问道。

    “凌天硞,你放开我!”她心虚道。语气已不入刚开始那般激烈。刚刚砸他的那一下,自己用的力气不轻,看他刚刚出神的样子,她还害怕自己把他砸傻了呢!

    “如果我不放呢?”他压着嗓音,吐出的热气吹进她的项内。却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事实证明,自己果真是多想了,他这样子,哪里像是被砸傻了。自己真是糊涂。他练过武,要是真被自己一根糖葫芦砸傻了,那才是笑话。

    感觉到身下之人轻轻的颤抖,凌天硞的眼底露出一些得意的笑,一字一句道:“你咬破了我的舌头,我的血钻进你的体内,洛清秋,你这辈子都休想摆脱我!我凌天硞,要定你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话外:文文封推,我窃喜中,没有想到啊,我也有被封推的一天啊,可是封推过后我又傻了眼了,封推期间每天要更三千字啊~话说,姐是个有工作有家庭有孩子的人,这更文是要花脑子花功夫更花时间的活。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工出细活,姐本来就不是文思泉涌下笔如神的人,这每日三千字的人物当真是要我的老命啊,更关键的是,没有什么亲留爪啊~~姐那个伤心啊有木有?求评,求推,求收藏………………孩子的妈泪奔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