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五十一、人生自古有情痴(下)

章节字数:2833  更新时间:13-12-12 23: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秋见她进了屋子,说道:“玉洁,你先出去吧!茶放那就好了!”

    “是!那奴婢先下去了。奴婢和冰清就在屋外,姑娘若还有什么吩咐,就唤一声。”

    “知道了。多谢!”清秋道。

    玉洁朝她微微一笑,转身出了房间,顺手掩上了房门。

    清秋叹口气,从床上下来,走到桌子前,提起茶壶,缓缓地向茶杯中灌茶。浓浓的茶水顺着壶口淌下,不偏不倚的落在桌子上的茶杯中。一时间,热气袅袅,茶香四溢。

    她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吹了吹水中的茶叶,浅浅的尝了尝,水温稍稍有些热,但是吹一吹却是刚好。清秋反复的喝着茶水漱口,像是想将口中所有他的味道都冲淡一般。直到舌头已经感觉不到茶水的苦涩才作罢。她知道,那是因为喝了太多的浓茶,味蕾已经有些麻木了。

    呆坐了片刻,清秋起身走到房间的窗户前,太阳已经下山了。只在西边的天空留下一些若隐若现的红色晚霞。冬天的白日总是格外的短暂。她叹息。看着屋外,一时间有些出神。眼前的情况让自己有些混乱,好像所有的事情,就在这几天齐刷刷的向自己扑来,一时间有些喘不过起来。

    凌天硞对自己,到底是真的动了感情,还是只是个游戏?若是真的动了感情,怕是自己很难会回应。且不说自己已心有所属,即便心中没有人,他也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只是自己的心思自己明白,自己所喜欢的那个人,是否有着跟自己一样的心思?

    还有他们的毒,也不知道师傅到底研制出来了没有,若是真的有转机,或许,自己不用走到哪一步……就当自己没有父亲好了。反正这个父亲,对自己来说,本来就很陌生。

    可是,内心还是有些不服气,即便能解自己的毒,她还是想见见自己的父亲,她想知道,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子,让自己风华绝代的母亲甘愿为他背弃家门,未婚生女,落得最后香消玉殒

    …………

    就这样胡乱的想着,不知不觉间,屋外已经擦了黑。

    “姑娘?”冰清在屋外唤道。

    清秋起了身,走到房门门口,拉开了门。

    “姑娘好。”冰清福了福身。“屋子暗了,奴婢替姑娘掌灯吧!”

    清秋点点头。

    冰清进了屋子,拉开屋内柱子上的一个暗匣。一个硕大的夜明珠,将整个房间照的亮如白昼。

    即便是在王府待了这么久,每次看到这颗夜明珠,清秋都忍不住一阵感叹。不愧为皇室之家,这样大的夜明珠,在明间都是稀世珍宝,在硞王府,却被用来作为照明之用。她自小与师傅在一起,交道打的最多的不是王公贵族,而是一些平民百姓,因而,她深深的体会百姓们的生活不易,所以她知道,钱对于那些百姓是多么的重要。

    “姑娘?”见清秋有些发呆,冰清唤道。

    “恩。不好意思啊冰清。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奴婢说扶摇楼那边传话过来说,今晚有好几位大人都在扶摇楼中用晚膳,九爷特地安排了歌舞助兴,九爷说了,若姑娘闷得慌,可去同他们一起赏歌舞。”

    “不了。不用你们家九爷那么好心。”她有些赌气的说道,见冰清一脸不解看着自己,方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恹恹的改口道:“自古品酒论歌赏美女都是男人们的事情,我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她从小只爱与药草打交道,本来便对那些个歌舞没有什么兴趣。再说,凌天硞下午刚从自己这儿走没多会,她心里对他的气还没有消呢!这时候还去见他凑热闹,那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最主要的是,七哥说晚上要来看自己,虽然凌天硞跟自己说,是不会让他到紫竹苑内见自己的,可是她心中总有些期盼。她相信他,毫无理由却又那么坚定。

    “姑娘与我家爷真是心有灵犀。”冰清打趣道。

    “冰清,你瞎说什么呀?”清秋一阵窘迫与尴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我可没有瞎说。我们爷就知道姑娘肯定不会去前院,特地嘱咐我说,姑娘生性淡泊,又不爱凑热闹。想必是不会去看的。又特地让人准备了一些姑娘爱吃的饭菜一会送过来。我们爷还说,为了能好好地侍候姑娘,顺便陪姑娘解解闷,以后晚上要我们姐妹两就住在紫竹院的偏房,不用回前院了。玉洁已经在收拾房间了好好侍候着。”

    “你们爷真是费心了!不过晚膳不用那么麻烦,下午的时候玉洁给我送过来的桂圆红参八宝羹,现在倒是有些想吃,就那个就可以了。”她说道。心中却骂道:凌天硞,你到真会唱白脸。你明的让她们姐妹两在我身边好好伺候,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注意吗?

    “那好!那个应该还在温着,奴婢这就去看看。”冰清说完,退出了房间。

    ……………………………………………………………………………………………………………………

    月色薄凉。

    冬天的夜晚,总是格外有些冷。

    吃过晚膳,清秋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坐到镜子前,接着夜明珠的光,仔细的看着镜子中的女子。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镜中的那个女子是自己吗?

    只见那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只是简简单单的挽在脑后,有几缕凌乱的搭在额前。一双原本清亮的双眸此刻也有些黯淡无神。原本白皙的脸颊,在夜明珠的映射下,反倒显得更加苍白,一张小巧的嘴,此刻有些微微的红肿着。

    镜中女子的神情看上去竟是如此的茫然。这是她吗?一时间,她有些慌了。

    都怪凌天硞!

    都怪他害的自己一下午都在这自怨自艾,郁郁寡欢。竟然忘记将自己好好收拾一番。虽然自己对外形一直不甚在意,可毕竟不管哪个女子,都希望在自己所中意的男子面前路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可现在自己这副模样,若是七哥来了,怕是自己也不敢见他。

    “冰清!”清秋唤道。

    “姑娘?”冰清走了进来。“有什么吩咐?”

    “你可会梳一些又简单又好看的发髻?”

    “姑娘这会要梳头吗?”

    “恩……我不会。以前都是跟师傅在一起,师傅是男人,自然不会教我这些。所以我想学,也找不到人。不如你教教我吧!”她半真半假的说道。

    “好啊!”冰清笑着说。“其实这发髻有很多种,比如说凌云髻,近香髻,节晕髻,半翻髻,愁来髻,垂鬟分肖髻等等……”

    “冰清,先教我梳一个简单的吧!其它的以后再慢慢教。”她笑着说。心里暗暗想到,要是等冰清将这些都介绍完,估计她也不用见她的七哥了。

    “也好,那奴婢就现教姑娘一个垂鬟分肖髻吧!这垂鬟分肖髻多是未出室少女的发式,也比较适合姑娘。这个发髻梳起来其实不难,首先呢,将发分股,结鬟于顶,不用托拄,使其自然垂下,并束结肖尾、垂于肩上,亦称燕尾……”冰清一边说,一边用梳子慢慢的梳头、这,一边梳,一边解释,不一会儿,一个梳好的垂鬟分肖髻便出现在镜子中。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清秋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发髻,淡淡的笑了笑。忽然觉得,凌天硞将冰清玉洁留下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其实,女子平日里若能画一些妆容自然是更好的了!”冰清说道。

    清秋心里一乐,她正瞅着怎么开口让她教自己如何化妆,她倒是说了出来,倒省的自己找借口了,于是顺着她的话道:“那你在帮我画一个淡妆看看可好?反正东西都是现成的。”这话倒是不假,她搬来紫竹苑住的那日,就有人送来了好些的胭脂水粉,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安排的。她素日不化妆,自然用不上。于是一直放在铜镜旁边。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好啊!这女子化妆啊,第一步一般都是描眉……”冰清一边说,一边细心地教着。反正爷说了,只要好好地看好洛姑娘不让她出院子门就行。

    屋外有玉洁守着呢!

    “好了,这样就成了!”冰清放下手中的水粉,将镜子搬得离清秋近了一些,指着镜子中的人说道:“姑娘你看!镜子中的那个人是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