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五十八、守定初心不离伤(下)

章节字数:3097  更新时间:17-10-07 22: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半夜时分,硞王府一片灯火通明。

    前院的戏台子还在,台子上的人却已不见。那院子里摆放的十几张桌子,依然好端端的摆在那里,桌子上还有未来得及收拾的碗筷,看上去一片狼藉。

    王府的丫鬟侍卫们,在王府内不停的穿梭,人人面色凝重,形色匆匆。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

    “东边找到了吗?”霍尔果站在前院中心问道。

    从东边赶过来的小厮摇摇头。

    “再去找!”霍尔果吩咐道。

    小厮转头又走进黑暗中。

    西边又走过来两名丫鬟,朝霍尔果福了福身子道:“大总管,西边也没有。”

    “再去找,将王府所有地方都仔细的翻一遍。哦对了,还有药方那边,都去看看,都搜仔细了,找不到人,都自己去找九爷领罚。”

    “是!”丫鬟们急匆匆的又退下。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所有人复又回到了前院,人人垂首站立,看着霍尔果。其中一名大胆的小厮小声的说道:“大总管,府内大大小小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都没有人。”

    “今日王府内宴请的宾客出入数量是否一致?记录拿给我看看。”

    不一会儿,一名小厮便将一个本子呈了上来道:“大总管,门事房有记录,今日出入王府的车辆、马匹、男宾、女眷数量完全一致。”

    “哎!”霍尔果反看完记录,叹口气,急匆匆的朝紫竹苑内走去。

    紫竹苑内,凌天硞坐在正门之上的紫红檀椅上,此时的他脸色铁青,隐隐可见额头上凸起的青筋,一双邪肆的眼睛中充满了怒火,仿佛要将堂底下跪着的人都烧着了一般。微微扭了扭头,他紧紧的抓住了椅子上的兽头把手,骨节分明的手指可以看得出他在拼命压抑自己狂躁的怒气。

    凌天硕和凌天砾坐在堂屋左右两侧的椅子上,面色都写满了担心、疑虑和紧张。

    而大堂下的地上,赫然跪着七八个丫鬟小厮,领头的正是玉洁。

    “霍总管,怎么样?”十一见霍尔果过来,赶忙迎上去问。“可有消息?”

    霍尔果摇了摇紧皱的眉头道:“三位爷,老奴已安排人将王府所有大大小小的角落都翻了个遍,可是都没有找到人,只怕人已经不在王府中了。但老奴也翻看了今日出入王府宾客的门事记录,据记录显示,出入数量也没有任何异常。想必这其中必有蹊跷。”

    空气中的气氛紧张而又急促,仿佛一不小心,就如火药一般随时都会走火爆炸。

    “啪!”只见一个青花瓷的茶杯,被人狠狠的砸到地面上,杯子瞬间被砸的粉碎,泼出的茶水溅到了跪着在几人的身上,却也没有一个人闪躲。“很好!很好!”凌天硞咬牙切齿道:“一个大活人在我硞王府被人掳走,你们竟然都不知道,你们就是这样护卫我王府安全的吗?”那声音带着狂躁的怒火,撞击在屋内的墙壁上,在这寂静的夜里,显的尤为清晰。

    堂外的风穿过门,吹了进来,打在跪着的那些人的身上,冻的她们直哆嗦。也不知道真是因为风冷,还是因为内心的恐惧。

    “玉洁,你们几个再把事情从头到尾仔细说一遍,记住,不要落下仍和细节。”凌天硕在一旁说道。

    “是,七爷!姑娘身子一直不大好,晚上在酒席上,九爷见姑娘穿的单薄,便让奴婢送姑娘回房。奴婢与姑娘穿过后院,恰好见到李家小姐和丫鬟过来,丫鬟急急拉着奴婢,问奴婢可否领她们去厕房,她说,她家小姐许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急着如厕,因为他们对王府不熟悉,找了半日也没有找到。而李家小姐脸皮子薄,不愿问人,可眼下,怕是要……姑娘见那小姐脸色涨的通红,一手捂着肚子,确实不像作假,便让奴婢先陪李家小姐去厕房,她自己回紫竹苑。”

    “奴婢想了想,便跟姑娘说让她在原地稍等,奴婢马上就回来。姑娘只说没事,让奴婢快点陪李家小姐去如厕。等奴婢从厕房那边回来的时候,便不见姑娘。奴婢以为姑娘自己回了紫竹苑,便寻到紫竹苑外,碰巧看到玉竹和翠儿。她们跟奴婢说,姑娘已经进了紫竹苑。奴婢想到姑娘一晚上到现在还未吃晚膳,便让她们现在门口伺候着,去小厨房安排人晚饭。”

    “奴婢在小厨房安排了几样姑娘爱吃的饭菜,便连忙往回赶。在门口敲了敲门,都没反应。又喊了姑娘几声,都没回应。奴婢见屋内的灯还亮着,心下有些疑惑,便推开门进来。进来后,只觉得脑后被人用东西重重一击,后来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玉洁说完,头垂到地上,此时她内心懊恼惧怕不已。没想到,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清秋姑娘竟然在硞王府被人劫走了。若不是他们爷晚宴过后过来看看,在紫竹苑外发生异样,怕是她们得到明日一早才能发现人失踪,这怨不得九爷盛怒。硞王府算不得铜墙铁壁,可也是戒备森严,可是,即便是这样,还是让贼人把人从王府劫走,这不单单是她的失职,也是王府守卫的失职。

    “玉竹、翠儿,你们可是亲眼看见姑娘回了紫竹苑?”十一把目光看向清秋身后的两名丫鬟。

    “回几位爷,奴婢们是亲眼看到姑娘回的紫竹苑。”两位小丫头诚惶诚恐的应到。

    “那她进去之后,你们可有再看见人出来?”十一接着问。

    “没有。”

    “是一直没看到她出来,还是说你们后来走开,不知道她有没有出来。”

    “奴婢一直没看到她出来,后来玉洁姐姐进去,我们便没再留心。之后前院有事,奴婢们边去前院帮忙了。”小丫头哆嗦着声音虽然已有几分的哭腔,但还算镇定的把事情说完。

    “你们呢?”硞王看着后面跪着的一排小厮侍卫吼道:

    “属下/奴婢知错!请九爷惩罚!”一行人齐刷刷的磕头。

    一时间,屋子内的气氛很是压抑,没有一个人大声的说话和喘气。凌天硕皱了皱眉头,昏黄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那双深沉的眸子似乎更加沉郁了几份。

    “九弟,折腾了半夜,让下人们都退下吧!”凌天硕忽然说。复又看向下面说:“今日的事情,你们都先都不要往外说。你们硞王府的家规你们也是知道的,就不需要本王在多言了吧!”

    丫头小厮都未说话,只是将垂的更低。

    “都还愣着干什么?都退下!明日一早,自己去进尺堂领罚。”凌天硞一挥手。

    “是!属下/奴婢们告退!”

    说完,一个个鱼贯而出,顺手掩上了房门。

    “九弟,此时到天明也不过就是两个时辰的时间,而夜间的樊阳城城门紧闭,城中之人是出不去的。九弟不防乘此期间,让侍卫带着清秋的画像去通知各个城门守卫,明早开城门,对于出城之人,一定要细细盘问,遇到与画像相似之人必定要及时通报。再安排几对人马在樊阳城内细细搜寻。”

    “这个是自然。可此时距明日一早还有两个时辰,只怕夜长梦多。”凌天硞道。

    “不用怕!”硕王道:“她不会有事的。”

    “七哥如此肯定?”

    “九弟心中难道不是跟我想的一样吗?”凌天硕反问。

    凌天硞微微一怔。迎上凌天硕的目光,霎时间,一种无声的较量在两人的眼中蔓延。

    所谓关心则乱,凌天硞想。是自己太过忧心失去了判断的能力了,还是七哥原就没有像自己一般的担心?

    可是,凌天硕的眼中,并没有自己想要的答案。

    “七哥,清秋,我是不会放弃的。”沉默了很久,凌天硞缓缓却坚定的说道。

    “正好!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话。”凌天硕淡淡的应道。

    “那么,我们就各凭本事吧!”凌天硞一甩衣袖,转身出了紫竹苑。

    可恨身在帝王家!他以为他只要管好自己的硞家军,守好大凌王朝的西北疆土,便可不卷入那些让他厌恨的是是非非。其实,他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有些事情,即便自己从没有想过,别人也未必会相信,所以,他们逼着你,逼你走上那条路!

    这些年来,朝廷的纷争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太子和硕王之间相争,他不是不知道。太子由曹家背后的支撑,硕王有皇帝暗下相助还有十一的帮村,他们两人的势力均在伯仲之间,而自己,手上有着大凌王朝三分之一的兵力,他的身后还有母妃的国家哈伦族的支持,所以,即便是他想独善其身,他们也不会允许他成为最后的渔翁。

    所以,随着父皇与七哥,对曹家的步步紧逼,曹家把他拖下水,才能很好的搅乱这潭水。曹家,在这样做的时候,只怕父皇其实也是默许的吧!

    毕竟,这天下还是父皇的!

    从来薄情是帝王!父皇父皇,虽然是父、却也是君皇!儿臣儿臣,虽然是儿,却也是臣子。

    在他们的眼里,也是先有江山,后有妻儿的吧!

    可是,他不一样!他那样对待清秋,只是想告诉所有人,他想要的,不过是她一人而已!

    天已亮,夜未央!

    

    作者闲话:

    推荐、票票、收藏砸过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