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盲撞上冰山  第二章 一梦就到医院啊

章节字数:3083  更新时间:14-01-25 14: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嘶,头好痛啊。”凌听挣扎着坐了起来。怎么才睡了一觉起来头就这么痛,难道是有人半夜袭击了她,该不会哪个室友梦游起来切西瓜了吧。(切西瓜来源于一个传说中梦游症患者的故事,据说那个梦游的人梦到了自己在切西瓜,然后把睡着的人的脑袋当成了西瓜,给切了……故事真假作者不知道啊,这只是个流传在寝室之间的故事。)

    “咦,西川小姐你已经醒了啊,感觉怎么样?”

    凌听看着面前的护士,听着她嘴里那一堆#¥¥%%&&¥¥#@的语言,顿时就斯巴达了。

    艾玛,半夜被人切西瓜就算了(谁告诉你切西瓜了),这医院里的护士地方口音还这么重,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玩意。

    “西川小姐,西川小姐,你在听吗?”

    “护士姐姐,咱们讲普通话好不好,你的地方口音太重了,感觉跟日语一样。你是江苏人?”凌听认识一个江苏的同学,他曾经用当地的方言唱过一首歌,乍听之下还以为是日文歌,据说该地的方言跟日语相似度非常高。

    护士姐姐:……

    凌听看着呆滞的护士姐姐,顿时也无语了。

    “西川小姐,我想你还需要接受检查。”作为一个很有经验的护士,她深刻的知道一个病人起来之后连正常人之间交流的母语都听不懂,还用其他语言胡言乱语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凌听自然是不知道这护士到底在想些什么,她只觉得这护士的方言跟日语相似程度真的很高,不过她还是听不懂就是了。

    哎呦,这是什么医院啊,看看设施还不错,这护士怎么这么不给力。

    片刻之后,挂着听诊器穿着白大褂医生走了进来。

    “西川小姐,请让我对您进行检查,希望您配合一下。”

    就在凌听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的时候,白大褂医生已经开始用听诊器检查起来。他检查得格外细心,几乎是从头到脚都检查到了。看他那严肃的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绝症了。

    凌听倒是觉得这医生还挺温柔的,看着什么都好,唯一缺点就是这医生也跟护士一样。说话的时候地方口音实在太重了。准确的来说不是地方口音,而是他们说话的时候都用的是她听不懂的方言。

    “西川小姐,根据我的检查发现您的身体正在复原之中,但是根据您的情况,我建议您要再做一次脑部检查。”

    “医生,你们都不会说普通话吗?不会说普通话的人是不能上岗的吧。”就这样的方言,怎么跟患者交流啊,这学好普通话还是很有必要的。

    白大褂医生和随行的护士见状都皱起了眉头,两个人交流了一番之后,白大褂医生又开口道:“西川小姐好好休息,争取早日康复。”说完带着人走了出去。

    走出门的白大褂医生叹了一口气,转头问身后的护士小姐:“西川小姐醒来就是这么一个状态吗?”

    “是的,她看起来好像完全听不懂我的话,那真是太可怕了。”

    “看起来这个问题有点严重了,不过西川小姐说的话好像是中文。”

    “可是西川小姐是个日本人啊,她怎么会说中文呢?”

    “可能是中文是她潜意识里比较在意的事情,所以……算了算了,还是检查过才知道。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只能让院长出面了。”

    “西川小姐是什么身份,能让院长……”护士欲言又止。

    “她是什么身份我不知道,但是送她进来的是迹部家的人。”

    “原来如此。”护士点了点头,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在病房里的凌听,忽然感觉一阵疲惫袭上心头,那种孤独和茫然的感觉像是扎堆一样冒出来。猛然间她好像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又或许在这样的一个瞬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又有奇迹悄悄发生了。

    凌听也不是对穿越一无所知的小白,她虽然不写这个题材的文,但她阅读过的小说非常多,而且各个分类她都有看,这里面当然包括时下非常流行的穿越文。只是穿越这样的事情总觉得好像不太现实,她一没有车祸二没有发生意外,没道理穿越啊。

    难道是那条读者的诅咒留言?

    凌听马上把这个想法给摁了下去,她是接受马克思唯物主义观念长大的,对这样不符合科学的现象内心还是不大相信的。她宁愿相信自己半夜发生什么意外,也不相信穿越这样属于小女子YY的产物竟然真的能发生。

    “方言就方言嘛,还装什么日语,弄得我都神经兮兮了。”凌听嘀咕了一句,猛地把被子拉起来盖在头上。现在的她什么也不想听,她只想好好睡一觉。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医院的,但还是希望这一觉醒来之后可以看到熟人,当然最好是一觉醒来之后她发现现在的这一切都只是做梦而已。

    放松了心情的某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凌听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原地不动,当然这个原地指的是具有丰富乡土气息(因为方言很严重啊)的医院病房内。

    “原来真不是做梦啊,我还真的在医院啊。”

    如果第一天是茫然的话,第二天就是惊悚了,莫名其妙进医院了,这样的事情换了谁一时间都无法接受好不好。而且连个陪床的都没有,她也实在是太凄惨了一点,家里人她是指望不上了,但是宿舍里的人是不会这么冷漠的。

    “这到底是个什么破地方啊,有没有人啊,我要出去啊!”

    就在凌听挣扎着要从病床上下来的时候,护士小姐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挂着听诊器的白大褂医生。护士神色紧张地看着她,那严阵以待的样子像是在提防她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当然,其他的人的表情也好看不到那里去,纷纷把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在被众多医生围观的一瞬间,凌听有一种自己是猴子的感觉。而且她感觉自己这个猴子好像并不是动物园里的观赏猴子,而是被拖进实验室的可怜猴子。

    喂喂喂,大叔你眼里这么明显的怜悯是什么意思。

    喂喂喂,不要一脸同情地看着我的脑子,我真的不是傻子。

    喂喂喂,你不要把托盘上的东西拿过来,我真的不想打针啊。

    喂喂喂,我很正常啊,你们难道都不听人话的吗?

    “病人看起来情绪非常的激动,看起来很有必要打镇定剂。”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凌听被几个人按在了床上。一个镜面反射很严重的医生给他来了一针。那针筒看起来是不粗,不过扎上去那真的是很疼啊。

    凌听在心里发誓,她一定要对戴眼镜的男生降低好感,因为戴眼镜的也不一定是好人,他们看起来那么文雅,内心都是腹黑凶狠的人呐。要知道斯文败类神马,比光明正大的小人更可恨啊。

    比如刚才给她打针的叔叔,就是典型案例啊。

    “西川小姐,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吗?”

    凌听:……

    “西川小姐果然智力退化了,不如我们用手势试试,看看她的反应。”

    “可是若是她智力退化,手势肯定也不懂啊。”

    “护士不是说她之前说过的话好像是中文吗?需不需要找个懂中文的人来跟她交流一下?”

    “野比,不要开玩笑了,一个日本人连日语都忘记了,难道还能指望她记住其他的语言?中文可是出了名的难学,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多此一举。”

    “那不如……”

    凌听不知道这些人给她打了什么针,她只是觉得自己很累很累,又很想睡。虽然她之前没有被打过镇定剂的经历,但这不妨碍她从其他的途径了解它,她觉得电视和小说里的被打了镇定剂效果就差不多是这样了。她苦笑,感觉到了自己现在正处于不妙的处境。她觉得别人不正常,原来一直不正常的是她自己啊,她显然被这里的人当成了精神不稳定的疯子,这真是讽刺啊。

    陷入睡梦中的凌听,做起了很久不曾梦到过的场景。梦里的小女孩右手拿着巨大的画笔,开心的在画板上涂鸦着。她的眼神清澈见底,充满着快乐的气息,她满心期待着自己的未来。那个时候的她那么快乐那么阳光,那个时候的她真像个公主……

    右手,我的右手,如果没有废掉该多好啊。

    我后悔了,我可以不画画,但我想要我的右手完好无损。我有梦想,但我更爱自己的身体,我没有错,我只是不想做一个手不能提的残废而已。

    时隔多年,对画画那份执着已经变淡很多,纵然喜欢也无法回到当年那种为了梦想奋不顾身的心情了。这些年,凌听已经改变了许多,画画也不再是她的唯一。她只是遗憾,遗憾不完整的人生,遗憾没有温暖的家庭。

    只是,一切都将过去,凌听也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迎来了新的人生,新的完整的人生。

    病房内,几个主治医生还在激烈地讨论着病情。没有人注意到床上那个细弱的少女从眼角滑下来的泪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