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章节字数:3329  更新时间:14-04-19 21: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重千凰独自一人在流云居门前的石梯上坐着,一会抬头望天,一会低头看地,脸上的表情变幻了好几度,终是撇撇嘴,将所有的情绪化作一声叹息。

    萧景卿这会儿又在床上躺着了,看那样子,这次病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重,估摸着得在床上躺上好几天。明明自己是个小大夫,却偏生不会照顾自己,这也倒罢了,最让人无语的便是,病了的话还死活不肯吃药,让人在一旁干着急。逼又逼不得,哄又哄不住。

    “小黄鸡!嘻嘻嘻嘻……”

    “……”重千凰皱皱眉,恨不能一巴掌把凑在自己眼前的这张怎么看怎么让人讨厌的脸给拍飞,“小傻子,我叫重千凰。傻就算了,怎么连人的名字也记不住。”

    “哼!小黄鸡才是傻子呢!”莫如烟撅着嘴,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抬步往流云居走去,“我找景儿教训你。”

    “小傻子,我家少爷病了,可没那个力气教训我……”

    “景儿生病了?好不好吃?”

    “……”跟傻子说这些干什么呢,重千凰翻了个白眼,又想起萧景卿对莫如烟的溺宠,斟酌着开口,“要是少爷喝了桌上那一碗药,说不定就好吃了……”

    “哦……嘻嘻……”身后传来“哐”的一声,门被从里紧紧锁上了。重千凰干笑了几声,抬步走远了。

    纵然是条狗,都知道别人对他的好事真是假,莫如烟即便傻了,也必是感受得到萧景卿是真的在对她好的吧,料想她不会对萧景卿做出些什么出阁的事来。自己手头上也还有好多事没有完成呢,重千凰稍一犹豫,便去忙活去了。

    至于萧景卿房里,自是别有一番热闹。

    “凰儿,你让我再睡会,一会再喝药呐。”

    听到脚步声,发烧烧到脑子混混沌沌的萧景卿以为是重千凰,哼哼唧唧地出声。

    “我要一起睡。”

    “那可使不得呐。”

    “如何便使不得?”

    “这……哎哎,烟儿……怎么是你?”

    “不是烟儿还能是谁?景儿难道还想跟其他什么人一起睡不成?”莫如烟将整个身子压在萧景卿的被褥上,就那么近距离地瞧着萧景卿由于羞窘而涨红的脸嘻嘻傻笑。

    “怎么会……”生了病的人原就没什么气力,现下被压着更是稍稍动弹一下都做不到,萧景卿眨眨眼睛,有些难堪地把脸转向了一边。

    “景儿的意思是只想和烟儿一起睡喽!嘻嘻……”莫如烟一双凤眼闪闪发光,仿若捡到金子的穷汉子,里面光芒闪动,兴奋感十足。

    萧景卿:“……”

    虽然答案是肯定的,但由一个男子说出口到底有些为难,更何况,萧景卿的面子本就薄得紧,这么些露骨的话,如何说的出口。

    只别别扭扭的耷拉着头,不置一语。

    莫如烟自是懂得萧景卿的意思,但仍作势去脱衣服。

    萧景卿被莫如烟突然的动作下了一跳,正要挣扎呢,却见那人只盯着一个地方不动。萧景卿稍稍放下心来,也跟着转开眼顺着莫如烟的视线一路瞧过去。不看不打紧,这一看差点没把萧景卿吓个半死,连脸部肌肉也微微抽搐起来。

    “景儿……嘻嘻……小黄鸡说景儿吃了药就会很好吃啦,嘻嘻。”

    莫如烟好久才移开视线,看向床上脸色惨白的萧景卿,分明是一股子兴味盎然的神色,萧景卿偏生觉得那女子在幸灾乐祸?

    “一会哥哥会自己喝的。”萧景卿赶紧往被子里藏严实点,纠结着说道,“凰儿不是小黄鸡……另,凰儿的话烟儿不要信。”

    “才不呢!”只见莫如烟大喇喇地翻身下了床,坐到萧景卿的床沿上,顺手摸摸萧景卿烧得热热乎乎的脸,嬉笑道,“小黄鸡才不会说谎呢。”

    而后,也不管萧景卿作何反应,便一口吞了小半碗药,在萧景卿惊诧莫名的眼神中俯下身去紧紧贴着萧景卿的唇,任凭萧景卿如何挣扎也决计不松开。直到萧景卿因了呼吸不顺畅微张开嘴,莫如烟才一鼓作气地将嘴里的药一滴不剩的全渡到萧景卿嘴里,而后反复碾磨,直到萧景卿精致的喉结上下滑动,带着细微的咳嗽“咕咚咕咚”地将嘴里的药全数吞下去,才意犹未尽地将舌头从他温软的口腔里退出来,撑起身子微微喘着粗气。

    这是第一次莫如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萧景卿的执拗。

    便是第一次亲吻,萧景卿用尽力气反抗,也远没有现下反抗得这么激烈。仿若渡到他嘴里的东西是什么惊天毒药一般,入口即死。药……当真那么难喝么?瞧着那人趴在床上咳得越发苍白的可怜状,莫如烟一挑眉,拿起药碗轻啜了一口。

    唔,苦是不错的,自古便是良药苦口,但无论如何也没难喝到让人连性命都顾不上的地步吧?更何况,这人还会那么点儿小医术,偶尔给下人们看看病。

    内心里将萧景卿暗骂了好几遍,面上却嬉笑着将咳得撕心裂肺地男子扶起来靠着,轻轻拍着他的背,替人一下一下的顺气:“景儿怎么了?是不是还想要烟儿给你喂那个?”

    一边在怀中人耳边慢条斯理地说着话,一边用手指着方才被扔到桌上一滴未洒的药,笑得一双凤眸微微眯起,越发显得狡猾起来。

    萧景卿又咳嗽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脱力般地靠在莫如烟的身上,任由那只原本规规矩矩地在给他顺气的手缓缓往上移,有一下没一下地抓挠着他的头发,脸上有几分痛苦几分无奈:“烟儿……咳咳……哥哥不病死,也总有一天会被你折腾死。”

    “烟儿才没有折腾景儿呢!”原本还正常不过的女子“唰”的站起来,一双凤眼里水光闪闪,颇有些激动,“小黄鸡说景儿吃了药就好吃了,可景儿不乖,烟儿只好帮忙嘛,哼哼……”

    “是……”萧景卿有些头疼地抚额,眉头纠结又松开,如此反复数次,终是轻声道,“哥哥……哥哥的身体自己清楚,便是不喝药……不消几天,也能好的……嗯,也会……会很好吃。”

    “景儿还是不想吃药的嘛!”莫如烟双眼圆睁,愤恨地瞪着云淡风清的萧景卿,待见得萧景卿水润润的粉色樱唇,眼神又变得柔软起来,几分顽皮地说道,“景儿不喝药,烟儿也还是要吃吃景儿的。”

    萧景卿吓得不轻,漆黑如墨的瞳仁缩了几圈,原是一丝气力也无,这会儿却突地爆发了,三下两下便钻进被子里,将四周都紧紧压着,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如一只蚕茧一般。

    莫如烟隔着被子戳了戳了萧景卿,只见那人哼哼唧唧了几声,将周身裹得更紧。严丝合缝,当真是能耐。

    人不都说知难勇进么?外面正玩得欢的人哪会歇手,被子里的人越是躲避,莫如烟便戳的越密越重,直到那人万念俱灰,丧气地将头从被子的一角伸出来,露出一副慷概赴死的表情,莫如烟才堪堪罢手。

    “烟儿……哥哥快死了……”萧景卿哭丧着脸,哀哀地道。

    “死了是不能动的意思吗?”所谓的明知故问指的就是莫如烟这样子的人。

    “是呐。”

    “那正好,烟儿可以一直戳着玩了,嘻嘻……”

    “……”

    萧景卿索性将两只手也伸出被子,一手抚着额,一手去摸枕头下的布巾来擦汗,眼睛直直望着床顶,决定彻底无视掉那个有些惹人厌的妻主了。

    “景儿什么时候起来做饭,烟儿饿了,呜呜。”

    萧景卿清咳了一声,笑道:“烟儿,哥哥死了便不能给你做饭了……你可还要哥哥死呐?”

    “自是不让的。”莫如烟嬉笑着开口,眼里却满是认真地神色,“景儿说过要给烟儿做一辈子饭的,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而且,景儿做的饭可好吃了。”

    于是,景儿可好吃了,原来竟是这个意思?

    萧景卿的目光闪了闪,颇有些不好意思。作为一个男子,成日里想这些有的没有,当真是有些堕落了啊。

    给自己下完定义的某人,捂着嘴清咳了几声后,便眯着眼睛去摸衣服,准备下床给莫如烟准备吃的,没曾想却被一个温热的身体紧紧压住,和差点被吃了的那日如出一辙。想通了的人却没了当初那份惊慌失措,只是重又睡下去,将身子向里挪了挪,让出个空位来给莫如烟躺着。

    “烟儿可是困了?”

    虽是如此,但到底尴尬,萧景卿扭了半天眉,这才说出句话来。

    “是哦,好久没睡过了。”

    话未完,一双手就已经从萧景卿的腰侧穿过,将人强行带入了怀里。

    “可是去哪玩了?”

    “嘿嘿,这几天陪且儿玩了呢,他好讨厌诺,怎么弄都不生病。”

    萧景卿眼皮跳了跳:“怎么说?”

    “且儿抱着不暖和,不舒服,烟儿不喜欢。”

    如此说来,得些个热症、发烧之类的竟还有个暖身的功能,萧景卿笑笑,任由莫如烟将自己翻了个边,斜躺着睡在她怀里。若是这身子可以给她温暖,多生生病原也不是什么要不得的事。

    可若是生了病,就没法子下床给莫如烟做饭了呐,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自古便是这个道理吧。

    这样相拥着,上下眼皮不一会儿就开始打架,萧景卿从莫如烟出现即强自撑着的精神终于熬不下去,稍一放松,便跟着身体一起罢起工来。

    “景儿下次喝药还要烟儿帮忙吗?”

    “嗯……”

    “景儿说真的?”

    “唔……”

    清浅的呼吸扑在脖颈上,痒痒酥酥的,好不舒服,莫如烟低下头看着怀里的男子,伸出一只手挑开他额前散落的长发,胸腔微微振动。

    是了,从今往后这个男子都是自己的了,多么让人骄傲的一个认知。便是不能一生富贵前程锦绣,只要佳人陪伴剪烛西窗,也算是莫大的姻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