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打斗

章节字数:2937  更新时间:14-07-08 19: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萧府上下从来都是一视同仁,因此,即使萧景卿不受重视,吃的喝的,也跟他人差不到哪里去。

    且这里安静得很,萧景卿回来,所有人都当他没回来一样。

    莫如烟乐得和萧景卿待在这么一个无人问津的地儿,好好的过他们的二人世界。

    前些天,萧景卿生了病,莫如烟没敢折腾他,稍稍无聊了几天,这些天,萧景卿明明身体已经好了,既不发热,也不生寒,竟也整日里困倦得不行,待在床上闭着眼睡觉,任人怎么捣鼓,愣是不动一下。

    莫如烟可算是体会到了无聊的滋味。

    幸了,每晚她还有别的事情可做,虽没有欺负萧景卿有趣,到底也稍稍弥补了点她极贫乏的娱乐生活。

    可今晚……也许会是个例外。

    莫如烟自认武功虽不算天下第一,但终究是不错的。

    每晚去烟水楼,她走的皆是不同的路,但昨晚上她竟听刑无名说,从她回去的那一天开始,便有人循着她走过的路,硬闯烟水楼。

    一次两次,她可以当作是意外,三次四次,甚至是一次又一次,莫如烟可再不能微微一笑,当作什么事情也无了。

    有人跟踪她,且一次又一次,她在前边走着,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人的武功高强与否,可想而知。

    莫如烟一手按在腰间长剑上,嘴角往上勾起一个冷冷的弧度,胆敢擅闯烟水楼,又跟踪烟水楼楼主的,她倒要看看是何方人物。

    敢这么做,自然要有胆子承受她的怒火。

    这一路都很偏僻,四周高大的树木丛生,笔直笔直的树木直贯天空,天上一轮圆月高悬,但那光穿透不过来,只丝丝缕缕的显现着,别有一番幽深恐怖的味道。

    莫如烟慢慢往前踱了几步,她步子跨得极大,故意加重的脚步在铺满落叶的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下一步却又跨得极小,一丝声音也无。

    如此反复,果然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枯枝断叶的声音。

    莫如烟身子突地一转,手中长剑顺势而出,以雷霆之力往那人的藏身之处刺去。

    那人的呼吸乱了一瞬,随手摸出个东西来,堪堪将长剑挡住。

    “叮”的一声,莫如烟手里长剑一歪,身体同时往前傾,剑尖擦着那人的手臂而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莫如烟鼻头一动,竟感觉有种熟悉的味道。

    怎么说……那味道许是闻得久了,融进了血肉里,她竟是一时回想不起来。

    但此刻绝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将眼前人打败才最是正经。

    莫如烟一刻不停,身法如鬼如魅,如风如电,倏地欺身到那人身后,一剑直刺背心。

    那人似是愣了一愣,而后急急转身,手中不知何时拿出来的玉萧与莫如烟的剑尖相撞,两人僵持着,竟是谁也未能移动分毫。

    心知那人是个劲敌,莫如烟丝毫也不敢放松,她倏地往手中长剑里灌注七分内里,左手同时击向那人左肩。

    那人却是不闪不避,手里玉箫朝前一送,左手往前一挥,意欲和她互拚硬功。

    莫如烟不待此招打老,左手已拍到那人肩头。那人闪身躲避,飞腿踢她小腹。

    莫如烟手里长剑一收,跟着斜身倒退,她双脚狠踏远处一棵合抱的大树,借力飞身向前,连挑四个剑花,剑势如虹,剑剑直指那人周身要穴。

    那人身形亦是快如闪电,一招“马踏飞燕”飞身后退,眨眼间,竟与莫如烟相差数十步。

    见莫如烟招招狠辣,那人心知马虎不得,立刻化被动为主动,手中玉箫随意一挥,几道弯刀似的影子从四面八方向莫如烟挺进。

    虽莫如烟几个起落间就将虚影打散,但那人手法之快,着实让人心惊。

    莫如烟片刻不停,一招“水月镜花”往前一送,所过之处,激起阵阵落叶。

    那人亦是心生警惕,但他偏偏不再动作,看来是不想应战,竟虚晃一招,转身便走。

    那人脸上黑纱遮掩,宽大的长衫将身子完全包裹,却分明是个男子。

    这十几招过去,那人开始时应得狼狈,后来却进退有度,身形优美非常。

    先不说那人擅闯烟水楼究竟有何目的,单单是这样的身手和心态便足够让她起意,想要见一见那黑纱遮掩下的庐山真面目。

    莫如烟机灵无比,右手一挥,剑势挟劲风,向那人身前刺去,堪堪挡住那人的去路,她眼里带笑:“这位少爷身形可是优美的很……不知可否将芳名告知在下……好让在下……”

    但莫如烟话还没说完,方才急着要走的人,此刻竟像是吃坏了什么东西,眼中神色倏地一变!

    他身形一闪,后退数步,而后手中玉箫抛至空中,人也跟着飞身而起,将玉箫紧握在手,居高临下直刺莫如烟而来!

    那身形灵动无比,那气势汹涌非常。

    莫如烟眉头一挑,以为这男子是觉得自己受了调戏,因而恼羞成怒,这才竭力而战。

    是了,方才他们虽然那般战了好久,但那男子好似有所顾忌,一直未有尽全力,知他没有相害之心,莫如烟也乐得和他玩玩,但现在……虽那人什么都没说,莫如烟身为女人的第六感却是不差的,那人此刻正气恼得厉害呢。

    莫如烟摸了摸左半边脸上金黄的面具,一边嘴角斜斜勾起,就像他们家景儿一样,人都要被弄得恼怒了,无甚么理性了,才好玩的不是么。

    可对这个人,她可没多大耐心和他玩儿。

    莫如烟脸上厉色一闪,手下动作一刻不停,嘴里也连珠带炮似地冒出些侮言碎语来。

    “哟,原来是本座说错了,本座理应称呼你为公子来的吧。”

    那人手上动作一慢,手臂上立刻鲜血直流。

    “啧,这腰细如水蛇,想必抱起来定是极舒服的……若还是少爷……本座也是可以帮一帮你,顺道将你收入账中的……”

    那男子呼吸一滞,手上动作越发没有章法,身上伤口也越发多起来。

    莫如烟从不自诩君子,因此这样做时,竟是一脸坦然。

    她自个对自己说过的话不在意,那个此刻正跟她斗得不可开交,快要精疲力竭的男子,却是重重哼了一声。

    下一刻,手里玉箫送至嘴边,小巧玲珑的下巴和形状优美的嘴唇露了出来,莫如烟心里一抽,隐隐有种古怪的感觉,但还未等她瞧个仔细,想个明白,空灵的萧声便突地在耳边炸响。

    莫如烟甚至还在想,这男子打不过便想用这种方法引诱么,当真是有些可笑呢。

    但下一秒她便笑不出来了。

    脑子阵阵发疼,里面胀痛得厉害,好似被强硬地塞满了什么东西。

    莫如烟甩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但大脑已然不受控制,在那种空空荡荡,寂寂灭灭的萧声下,整个人也有些恍惚起来。

    莫如烟心里立刻升起一股子强烈的恨意。

    这种感觉太过熟悉,便是再给她三生三世,她都没法子将其遗忘。

    不知是萧声的作用,还是莫如烟心里的恨意太过浓烈,此时,她心里竟然一瞬间什么感觉也没有,只一心想着杀了眼前这个人,然后回家抱着萧景卿好好睡一觉。

    莫如烟眼睛渐渐变红,手里长剑倏地便朝着眼前之人刺出。

    那人急急后退,一连退了好几步远,待得安全时,正欲抬手再吹玉箫,莫如烟血红的眼睛却在他脑中一闪,他心中一惊,立时想起些什么来,只急急将玉箫撤下。

    再吹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他是再清楚不过的,即便再怎么生气,要他伤害莫如烟,他却是万万办不到。

    但是……他错愕的低下头去,看向直直没入胸口的长剑。

    那剑通体银色,在黑夜中亦泛着幽冷的光,此刻从他身体里穿过的部分冰冷无比,在外的部分却被鲜红的血染成了温暖的红色。

    正如莫如烟整日里穿的一身红袍。

    莫如烟还待出手,那人却比她更快,他右手顺势捏着剑,一把将剑拔出,嘴里“噗噗”吐出几口血来。

    看着那人满身是血的靠在树上,莫如烟心里不知为何突生一种奇怪的感觉,竟觉得心脏某一处隐隐作痛。

    那感觉就像是差点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有一种空荡荡的疼痛。

    明明已经赢了,只要她再有一个动作,那人便必死无疑,莫如烟却愣愣地拄在那,手脚发软,再也挪不动一步。

    直至那人突地转身离去,莫如烟才微微回过神来,看着手里的长剑发呆。

    那一瞬的感觉……就像死过一般。

    而现在,她却又在皱着眉头后悔,怎么对待对烟水楼可能的敌人,竟也未能下了杀手。

    斩草不除根,不知有机会了,那些个草还敢不敢再生呢?

    莫如烟擦了擦手里的剑,再次踏步往烟水楼走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