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念去去  卷四 27、温泉之旅2

章节字数:5129  更新时间:19-07-03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排这些谱,进藤排的热血沸腾,他甚至偶尔觉得自己在发抖。

    每当看到那些令人拍案叫绝的妙手时,他都会想,如果是我,会怎么处理这一步?

    如果是我,在这样的劣势下,能够扭转乾坤,反败为胜吗?

    如果是我,在面对棋坛前辈的气势磅礴,步步紧逼时,能够像塔矢一样冷静如初,坚守本心吗?

    如果是我……如果,是现在的我——能够在与塔矢的对弈中,下出精彩绝伦的神之一手吗?

    当有一天,他能够对这个问题信心十足地回答“是”的时候,也许他就再不用怕面对塔矢失望而不可置信的眼神,也许他就能聚集起足够多的勇气,重新站在塔矢面前,理所当然地说,“我们可是要下一辈子的棋啊”。

    他必须要每时每刻都全力以赴,才能够让这一天,不显得那么的遥遥无期。

    约定好出发的那天早上,进藤开车去塔矢住的酒店。离约定时间早了十五分钟,他便在大堂里找了个能看到电梯的地方,准备坐一会儿。谁知刚拿出手机,就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棋院的一个工作人员,叫万峰,曾经给他做过采访。

    进藤有些诧异,“万先生,你有朋友住这儿吗?”

    万峰扬了扬手上的信封,“不,我来给塔矢老师送点东西。”

    他将信封放在前台,又和进藤随口聊了两句最近的天气。见进藤虽然在跟自己说话,眼角的余光一直放在电梯口前,突然间福至心灵,“进藤老师今天是来找塔矢老师吗?”

    进藤摸了摸鼻子,笑道,“是啊,约好一起出去玩。”

    “怪不得啊。”万峰啧啧称奇,顶着进藤茫然的眼神,悠悠道“怪不得塔矢老师要把计划分三天进行的采访和拍摄都压缩到昨天一天完成,原来是有约在身啊。”

    进藤楞了一下,赶紧追问,这才知道本来中日双方棋院安排好了分三天进行工作,塔矢昨天突然说要赶进度。他言辞有理语言诚恳,一再表示自己会无条件配合,加上大部分人还是想早点工作完好休假,算是双赢局面,这才没出什么乱子地赶在一天里完成了所有工作。

    让塔矢临时决定加班工作的理由,不可能有第二个。

    “……辛苦你们了。”

    “我们还好,早做晚做不都一样吗。辛苦的是塔矢老师,听说昨晚十一点过还在做专访呢。”万峰写好字条跟信封夹在一起,摆了摆手,“我先走了。进藤老师新年快乐。”

    万峰离开后,进藤回到沙发边,呆呆地坐下。一时之间,颇觉心情复杂,愧疚难当。

    虽然怀抱着一点点不可告人的隐秘小心思,但提出温泉旅行的本意,还是见到塔矢经历了头衔赛,疲惫不堪,希望能借此机会让他好好休息,放松一下。

    没有想到,却让塔矢更累了。

    就像一直以来,虽然努力不想给塔矢添麻烦,但事实上,他是不是……其实总是一次次地让塔矢为难呢。

    比如他一厢情愿地视塔矢为劲敌,比如他一时冲动下的告白,比如他蛮不讲理地想将塔矢拉进自己的世界。

    也许没有自己的存在,塔矢的人生能够轻松顺畅得多也说不定。

    “进藤?”

    听到熟悉的声音,进藤这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就看到正从电梯出来的塔矢。不是工作,塔矢也就不像大多数时候一样一身笔挺的西服,而是穿了一件休闲款衬衫,毛衣背心,下半身是牛仔裤,然后套了一件灰色的羊毛大衣。

    进藤一时看呆了,直到塔矢走到他面前,诧异地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这才反应过来。他不动声色地在塔矢脸上逡巡,没有发现黑眼圈之类的熬夜痕迹,懊恼稍减,压下所有不为人知的心绪翻涌,强作镇定道,“真难得,西服狂也有回归日常的一天。”

    塔矢淡定笑了笑,没有理会进藤的调侃,“等很久了吗?”

    “没有,我刚到。吃早餐了吗?”

    “还没有。”

    “我也没有。”进藤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我们吃了早餐再出发吧。”

    他们选择了酒店附近的一家小笼包。

    美食显而易见地振奋了两人的精神。尽管如此,一上车,进藤就假装不经意地说,“大概两个小时到,你可以先睡一会儿。”

    “不用。”塔矢拉好安全带,“难得有在中国旅行的经历。”

    塔矢来中国的次数绝对不算少,但几乎都有公务在身,来去匆匆,除了工作和吃饭,出酒店都没几次。

    “虽然最近常来北京,但基本上都是在那几个地方,还没机会好好逛逛。”

    最近常来北京啊……

    进藤莫名有点心虚。虽然周边的人都理所当然地默认,他自己也暗自觉得塔矢频频来北京是因为自己,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产生的错觉,又或者并不是他最为希望的那个原因。

    “这几天放假,正好借这个机会,我带你去周边玩玩?”

    这并不是一句随意的客套,而是披着闲聊外衣的,谨慎的试探。

    塔矢道,“好啊。”

    他说,好啊。

    虽然塔矢这个人一向在除了围棋之外的事上神经粗大,懒得分出心思去关注在他看来“无关紧要”的东西,但再怎么没有常识,也该知道这种情况下毫不迟疑地答应邀约意味着什么。

    进藤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

    接下来的路程,他们聊了一些棋院同事的近况和最新公开的棋谱。进藤嘴上在正常应答,其实全靠本能,到目的地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直到停好车,他才深吸一口气,回过神来。

    ——冷静一点,进藤光。

    棋院非常大方,作为发给员工的福利,进藤原本以为是间民宿,但居然是一家颇不错的酒店。而且据说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二战期间。店家传了无数代,也是恋旧,多次装修,每年光是维修费都是一笔不菲的支出,但仍然舍不得搬迁。

    他们的房间在六楼,正常的双人间,还有一个阳台,对着不远的青山。

    来的路上已经在某个休息站简单吃过东西,两人放下行李,决定出去逛逛小镇。谁知刚走到酒店花园,便无意间看到贴在路灯上的围棋大赛的宣传画。

    既然会跟棋院有合作,说明这家店的老板是个围棋迷,会在店里举办围棋赛这种事,似乎也很理所当然了。

    “可以选择单人赛和团体赛诶,”进藤兴致勃勃地念着宣传画上的比赛规则,“好怀念。”

    塔矢张了张口,没把某些呼之欲出的吐槽说出口,而是道,“要去看看吗?”

    比赛在会议厅举行,划分了个人战,团体战,以及观战区,布置得还像模像样的。门口坐着的负责登记的小姑娘见二人进来,笑着招呼道,“两位来参赛的吗?”

    进藤认真地犹豫了一下,被站在后面的塔矢毫不留情地戳了一下后背,只好放弃了在这种比赛上刷存在感的念头,摆摆手,“我们看看就好了。”

    走进会场,塔矢没打算放过他,低声道,“你刚刚真的想参加吧?”

    进藤只能呵呵傻笑,“怎么可能。”

    他做好了被塔矢嘲讽的准备:毕竟职业棋手参加这种比赛完全就是犯规,而塔矢可是从小道德感极强,连少儿围棋大赛都不会参加的人。

    但出乎进藤预料的,那个人没有嘲笑,而是认认真真,一本正经地说,“手痒的话,就快点回来。”

    进藤愣住了。

    一年半前,在机场分离的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怀揣着最后一丝隐秘的渴求,小心翼翼地问匆匆赶来送机的青年,“你希望我回来吗?”

    一年半前的塔矢选择了沉默。

    一年半后的现在,他是不是可以认为,终于等到了这个回应?

    说完这句话,塔矢就已然快走几步,自顾自地去观战区了。进藤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一时之间,几乎能听到自己心如擂鼓的声音。

    走投无路地逃出来的时候,他哪里能想到会有今天?

    进藤心里想着别的事,看得漫不经心。直到塔矢手肘轻碰他一下,“看这个。”

    塔矢所指的,是一场2VS2的四人联赛,两个人一组,四人轮流落子。能看得出来,四个人的水平都差不多,但是有一方默契十足,似乎彼此都很能明白对方的意图,落子连贯,毫不迟疑;相较之下,另一方就完全没什么“合作”可言,好几次一个人落子之后,另一个人都投去不可置信的一瞥,或是大口深呼吸。

    虽然棋步思路都很基础,进藤和塔矢看两人的表情看得津津有味。

    “如果我们是一组,这会儿可能已经掀了棋盘打起来了吧。”

    塔矢低笑一声,“那倒未必。”

    进藤挑眉道,“哦?看来某人忘记上次复盘时,自己都说过些什么了?”

    塔矢只是笑,却没有再说什么。进藤只当他嘴硬,没再追问。

    看完这一局,进藤有些按耐不住地看向塔矢,却诧异地发现,塔矢也正目光炯炯地看向他。

    相视的刹那,两人心领神会。

    “回去来一局?”

    “好。”

    原定的闲逛计划被毫不犹豫地抛到脑后,两个人当机立断,出了会议室就直奔前台。这家酒店也不负所望——会举办围棋赛,又怎么会不准备好外借棋具呢?顺利借到棋盘棋子后,两个人回到房间,房门一关,杀了个昏天黑地。

    一局结束,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之后了。

    “我输了。”塔矢伸了个懒腰,一脸餍足,“82手,为什么不用飞,而是跳?”

    “在那种情况下,飞虽然可以呼应下方,但是对于注定成为最终争夺地的右方而言就起不到任何效果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选择右边作为决胜场?右上方于我而言更有优势,不是吗?”

    “只是看起来有优势而已,82手一下,你就不可能选择留有隐患之处。”

    塔矢没有再问,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进藤。进藤不由反省了一下,“额,我说错什么了吗?”

    塔矢呼出一口气,移开了视线,“没有,完全正确。”

    进藤小小地开心了一下,但转念一想,虽说不是盲棋,但两个人肯定都没有尽全力。靠直觉比较多的比赛,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如果在正式比赛中,他也能像现在这样,看透塔矢每一个念头就好了。

    “咕噜噜……”

    肚子的异响唤醒了沉迷于复盘的两人,他们这才注意到天色已经全然暗了下来,精神一松懈,顿时觉得饿得不行。好在温泉会开放到半夜,他们匆匆去餐厅吃了点东西,又绕着庭院走了几圈消食,总算回房间换了衣服去此行的重头戏。

    温泉汤池很大,他们到的已经有些晚,很多带了老人小孩的家庭正陆陆续续地回房间。两人寻了个僻静的地方下水,享受着毛孔舒张的那份舒爽,不约而同地长呼一口气,对视一眼,又同时笑了起来。

    “说起来,好长时间没有泡过温泉了。”

    “我也是。”塔矢微微仰头,放松身体靠在池边,平时一贯严肃的表情也被热气蒸腾出几分肆意,“上一次,还是小学的时候吧。”

    “这么早之前?”进藤哭笑不得,他口中的好长时间也不过来中国这一年,“不愧是围棋机器。小学的时候一定也是被父母硬拖去的吧?”

    “倒也不是,那段时间比较迷茫,父母有意带我出去散心。”

    “你还迷茫过?”进藤有点惊讶,“不是从小就决定好要做职业棋士吗?”

    “是啊。但是毕竟是要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按照父亲给我的规划,我应该在十二岁那年参加职业考试,但是我放弃了,那个时候所做的心理准备远远不够。”

    温泉里太舒服,让塔矢难得地有了几分倾述的欲望。

    “那时候师兄们都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报名考试。父亲尊重我的选择,但也不是没有问过我原因。”

    “可是那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塔矢回忆了一下那段时光,已经不太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报名表的签字处犹豫,只隐隐记得那种茫然又无措的失落感。

    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在工作选择时尚且迷茫,更不用说一个刚步入青春叛逆期的十二岁少年。

    卢原曾经开玩笑说,“小亮是觉得太寂寞了吧。”

    也许,一语成谶。

    “这么说,我在棋会所遇到你的时候,你正处于‘翘掉了职业比赛’的状态啰?”

    塔矢失笑,“是啊。”

    进藤回忆了一下,有点难以想象。从最初的相识开始,塔矢似乎就一直是坚定的,不懈的,勇往直前,似乎不知懈怠为何物。其努力程度大概可以让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羞愧至死。

    “后来呢?”

    “后来啊……”塔矢微微眯起眼睛,“后来,你都知道。”

    进藤一瞬间就明白了。

    后来,塔矢遇到了自己,一个明明看上去什么都不懂,却有着强到不可思议棋力的同龄人。

    一开始,他们都只看到了对方浮于表面的东西,不甚了解,彼此不惯。

    但命运似乎从他踏入那家棋会所开始,就注定了一生纠缠。

    此后的十年,他们相识,相知,终于可以互相理解,在追求神之一手的道路上携手前行。

    何其有幸。

    进藤情不自禁又不动声色地向塔矢靠过去,胳膊碰到了塔矢的小臂,两人都战栗了一下。因为都在努力克制,反倒没能察觉到对方的异样。

    “对不起。”

    塔矢不明所以,“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我害你加班了吧。”

    塔矢有点诧异地睁开眼看着进藤。他很快反应过来对方在纠结什么,虽然不知道进藤从何得知自己加快了工作进度,但是——

    “那不算什么。反正都是早晚要完成的工作。”

    进藤还是颇感愧疚,“话是这么说,但是你本来可以更轻松一点的。”

    闻言,塔矢轻轻笑了,蒸腾的水汽在他纤长浓密的睫毛挂上细小的水珠,他突然眨了下眼望向进藤,水珠沿着他的脸颊滑落,宛如泪珠。他的头发有一点长了,两人又实在挨得近,这样一动,发尾轻轻拂过进藤的肩膀。

    “现在这样,更好。”

    进藤觉得那发丝不是扫在他肩膀,分明是扫过他的神经末梢,不然这股让全身都战栗起来的搔痒从何而来?他有一点颤抖,可能是露出的身体上有水,而周围温度又太低的关系。侧过头,进藤发现塔矢也正在看着自己,不再是以往严肃认真的样子,在蒸汽浮动下居然显出一点温柔的神色。

    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更好?出来旅行更好?泡温泉更好?还是……跟我在一起,更好?

    进藤张了张嘴,某句话几乎已经翻涌着到了嘴边。他想倾述,想追问,但是曾经有过的那个模糊的念头却突兀地浮现——

    一份没有变质的友谊,也许才是塔矢想要的人生。

    最终,他还是将所有的欲望再一次压了回去。

    “很晚了。”进藤猛地站起来,巨大的温度差让他感到一阵抑制不住的眩晕。他遮住眼睛,想掩饰自己的情绪,也不敢去看塔矢的表情。

    “我们回去吧。”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