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案 混淆的死亡信息之线索

章节字数:2647  更新时间:15-11-08 21: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短暂的告别后,UPA警探和警察便各奔东西了。

    巫马宙骑着孙欢颜,而宋光扬单独坐着摩的跟随在后面。

    回到UPA,孙欢颜得到赵影豪和王致新的安慰,随后却被黎欣一顿批评:“身为警务人员,必须有超人的意志,不能总是怕恶心,就是有人在你面前被杀死,也要保持冷静,知道吗?”

    孙欢颜愧疚地点点头,默不作声地接受批评。

    “你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黎欣转换口气,温柔地对孙欢颜说道,“马上回去看一些解剖尸体的视频,用来克服心理的恐惧,不然以后遇到类似的案件,你就无能为力了。”

    孙欢颜听到这个命令,觉得自己十分懦弱,惭愧无力地看向队长。只见队长微微一笑,眼中充满无限的关爱,她顿时明白了,笑着点点头,说道:“是,队长,我下次一定会冷静,不再害怕了,那我先回家咯。”

    宋光扬看到这一幕,自然明白黎欣是故意让孙欢颜回去休息,但又不好明着说,便用另一种适合的方式关爱着部下。

    “这个队长太冷了,却冷得让人温心。”这句话就是宋光扬早期对黎欣给予的评价。

    巫马宙看着孙欢颜离开,随即向宋光扬眨眨眼,正当后者疑惑时,他突然说道:“不行,我不能忍了,队长,我要去破案!”

    黎欣并没有被突然的话语吓到,反而淡然地看着巫马宙。

    “小宙,你疯了?敢向队长乱吼乱叫,不想混了。”赵影豪首先开口了,反正他也没事干,倒不如和队友扯淡。

    “队长,你想想,这个杀人案是我们UPA发现的,不能让警察破案抢风头吧。我们自己也能侦破,气势不能输。”巫马宙又再次向黎欣解释道。

    “首先,破案不是为了出风头,而是还给被害人一个清白。”黎欣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支撑在桌子上,严厉地回答,“所以,你想怎么做?”

    “我和宋光扬一定能破掉这桩杀人案,让我们跟进,可以吗?”

    黎欣浅浅地笑了:“可以,去吧,没破案之前不准回到UPA,可以吗?”

    “这……”巫马宙听后,这是一个赌吗?破不了案,就相当于辞职了。

    “可以!”就在巫马宙犹豫不决时,一个声音凭空响起。

    宋光扬坚定地答复黎欣,然后戴上UPA专属帽子,露出一对血色眼瞳自信地回答:“走吧,谜底一定会浮出水面。”

    “队长,我开走摩托车了。”巫马宙就是等着宋光扬,只要有他在,什么案子都能侦破。

    “队长,他们的关系这么好,你说……”赵影豪纳闷地问黎欣,“你说他们会不会搞基呀?”

    “滚……”

    黑白相间的警车像迅雷一样,驰骋在宽广的马路,虽然没有警笛的鸣声,但所有车辆都自觉地让出一条道,让这个“猛兽”自由穿梭。

    “光扬,对于这个案件你有什么看法?”巫马宙边开车边询问宋光扬。

    “看法没有,但有三个疑点。”宋光扬深沉地回答。

    “说说说说,哪三个疑点?告诉我。”真不愧是警探,看案件好透彻。

    “第一,尸体身上没有指纹,又没有挣扎过的痕迹,可他是被凶手捅了腹部,应该是当面捅死的,说明凶手可能是他认识的人,或许也能说明他是自愿被杀害的,这样的人会是他们团员吗?”

    “第二,从死者口袋里拿出的手机来看,那手机绝不是被捅后才放回口袋,所以他留下的死亡信息一定是见凶手前写好的,说明他抱着必死的决心见凶手,死者为什么这么做?”

    “第三,就是案发现场留下的黑色印记!”

    巫马宙点点头,兴奋地说:“解开这三个疑点就可以破案了?”

    “也许吧。”

    “对了,现在去哪里找刑警大队长?”敢情从刚刚到现在,巫马宙是胡乱转圈呀?

    “刚刚我打过电话给符化验员了,他们在大东海的福临酒店。”宋光扬再次说着。

    “明白了,你早就决定跟进这件案子,所以才要纤璃姐姐的电话。”巫马宙越来越觉得宋光扬就像寻找罪案的猛兽,只要血瞳盯着罪案,便会将它侦破。

    宋光扬并不回答巫马宙,也许他在心里也默认自己就是“罪案凶兽”。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福临酒店,酒店门口有一个人正等着他们。

    符纤璃一接到宋光扬的电话,立即兴奋地跑到酒店门口,期待着他的到来。

    “宋光扬,你来了。”符纤璃眼中似乎只有宋光扬。

    “纤璃姐姐,案子怎么样了?”巫马宙打破了和谐的一幕,率先开口询问。

    “你们跟我来。”符纤璃瞬间恢复冷冰冰的态度,“已经查过所有梦想马戏团的成员了,只有三个没有不在场证明,任大队长正在拷问他们。”

    拷问?这个词能随便用吗?巫马宙顿时感受到符纤璃心中满满的腹黑了。

    “你说凶手是我也可以,但也要有直接证据吧。”一名男子对任长俊无奈地说道。

    “案发现场的黑色圆印是你的高跷印记吧?”任长俊大声询问。

    男子点点头,默认这个事。

    “你的高跷出现在案发现场,说明你想利用它增加你的身高,以混淆他人的视觉。但你没想到会留下印记。”任长俊继续借题发挥。

    “尼玛,那你的意思是凶手把你的警枪扔在现场,被害人就是你杀的的吗?”男子怒不可揭地反驳着。

    任长俊惊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咳咳咳咳……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最有嫌疑。”

    “原来如此!”宋光扬轻声的自言自语。

    踩高跷是是中国特有的一种传统民族活动,是汉族民间盛行的群众性技艺表演,多在节日里由表演者脚绑着长木跷演出。表演种类繁多,节目引人入胜,深受大家的喜爱。

    “将三个嫌疑人的信息告诉我。”宋光扬将一只手搭在符纤璃的肩膀上,示意后者提供信息。

    “是……”符纤璃被突来的动作弄得羞涩低头,“那个……和任队长说话的是踩高跷的何星,25岁,广东人,是梦想马戏团的高跷表演者,深受大家都欢迎。”

    宋光扬看到在不远处的一男一女正看着何星,眼神中充满了不安和伤心。

    “那边的男子叫林刚,是马戏团的副团长,32岁,山东人。他是马戏团的驯养员,在戏团驯养动物。”

    “旁边的女子叫李新雨,30岁,广西人,是一位走钢丝的表演者,也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演员。”

    “哦,那就是说踩高跷的何星就是凶手吗?”巫马宙听完后,说出自己的观点。

    “不一定,这个案子的关键在于解答死者的Dyingmessage(死亡信息)。”宋光扬摇着头解释着。

    说完,他就越过符纤璃,一步一步地走向何星,问道:“死者许明乐的死亡信息是什么意思?”

    “什么死亡信息?我不知道。”何星一脸疑惑地看着宋光扬。

    宋光扬将目光移向任长俊,后者无奈地回答:“许明乐死前在他的手机里留了一段短信:‘请猴上马,就你而言,花样走钢丝,鹦鹉学舌’,我们警方怀疑是死亡信息,你们有没有线索?”

    何星仔细听着,另外两个嫌疑人也凑到他的旁边。

    “我想想!”何星思考着死亡信息,“‘请猴上马’是副团长林刚的马戏节目,‘就你而言’是魔术师陈桦樱的魔术表演,‘花样走钢丝’是李新雨的钢丝表演,至于最后的‘鹦鹉学舌’则是死去的团长负责表演。”

    “也就是说,死亡信息的内容只是你们演出的节目?”巫马宙吃惊的问道。

    三个嫌疑人不约而同点点头,默认这个说法。

    “那个……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能不能回去,有好多事要弄呢!”副团长林刚突然请求任长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