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风吹过。

热门小说

卷一:回忆之所以美丽,是因为谁也回不去。  十二、够爱

章节字数:3037  更新时间:14-06-02 1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出了会议室的秦言像只暴怒的狮子,一路横冲直撞,中途碰上公司的高管也没给好脸色。一鼓作气地进了偌大的私人办公室,拿起抽屉里的私人电话拨通了。

    “喂——”接起的是一个柔柔弱弱的男声。男人还没来得及接话,秦言就发话了:“到我办公室来。”

    “可我……现在……在……”男人小声地嗫嚅着,“片场……”

    “现在!立刻!马上!”秦言不管不顾,依旧冷语相逼,“别忘了是谁把你给捧红的!”说完就“咔”地一声挂了电话。

    “唉……我……”男人叹了叹气,却还是找来了助理,下一刻就开始装晕倒,唉……这样的把戏用了这么多遍,导演应该都腻了吧。

    办公室里的秦言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眼里充满了阴郁。

    夏小禾,风执!呵——好一个别后重逢啊!嘴角上扬起一个蚀骨的冷笑。让人不寒而栗。

    那是一个深秋的午后,一个并不那么美好的午后,可他依然记忆犹新。

    白皙修长的双手环胸抱着书,夏小禾独自一人走在长长的小道上。深秋的天有些冷了,特别是一场雨下过之后,之前的闷热都一扫而光。她出来时穿的少了点,薄薄的针织衫似乎有些透风,一阵风吹来,冷得有些哆嗦,不由地将怀中的书圈得更紧了。

    “来,披着吧。”她抬起眸子,秦言已经将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怎么不穿多一点?”她瞥了一眼身上的外套,总觉得不太好,便打算扯下。

    “你披着吧,算我求你,好不?”他的语气放得很软,甚至有些哀求,让她似乎有些惊讶,如此哀求,却又让她有些不忍拒绝,停在肩上的手顿了顿,将外套往上提了提,才放下了手。

    秦言见她如此,便放下了心,乖乖地站立在她身旁,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

    “怎么了?”夏小禾见气氛有些怪异,便开口打破了沉默。

    “呃……其实,我是想问,你为什么……”他说的有些支支吾吾,紧握住的手心也冒出了许多细小的汗珠。

    “为什么不回你短信吗?”她一语中的,好像不太喜欢拐弯抹角。

    “啊?嗯。”他没想到她会那么直白,一时有些晃神。

    “秦大会长,你说那不是应该怪你自己吗?你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看上去挺大智如愚的。”她有些气恼。

    也对,他秦言,堂堂的开大学生会主席,有名的全优生,会不懂高中就烂熟于心的英语语法题?竟然还傻傻地一条条短信地狂轰她,先前几条她还是回的,可是到了后来……她大概也察觉到了吧,就再也没回。

    “那个,小禾,你是说……那个,我,其实,我,我,我”秦言被看穿了,有些无措,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他一向腼腆,对待爱情也一向如此,如今这样被点破,倒是鼓起了勇气,“夏小禾同学,我是真的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

    “我……”

    听到她开口,秦言的头埋得更低了,生怕听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后来呢!呵呵——风执,不要觊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是吧?!那么你自己呢?!

    夏小禾百无聊赖地站在大厅里用手画着圈圈,眼神里充满了怨念:“死风执,居然还不给我滚下来!”冷不丁地被一个瘦小的身影给撞倒了,抬眸一看,来人戴着一副黑色的大墨镜,让人看不太真切他的脸。似乎是赶时间,他扶也没扶她,就自顾自地往前走了。

    夏小禾抱怨着起身,一个踉跄就又要向后倒去。幸好被来人接住了身子,风执眼角含笑地看她:“还不快说谢谢!”夏小禾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人,真是的!

    自顾自地走在前面,夏小禾一点都不想理会这个无赖。心情一好就又开始逗她了。

    “喂喂——夏大小姐,这边,车库在这边!”风执站在门口大喊,丝毫不注意形象,引得门口的保安频频侧目。呃……还是跟他走吧……

    坐在风执骚包的黑色兰博基尼上,今天意外地发现他没有自己开车。而这个司机,好眼熟……

    “怎么了?坐不住?”将头从资料堆里抽出,风执侧目看她。

    她眸中闪过一丝慌乱,故作轻松地问:“是小黄吗?”话是对着前面驾驶座上的人说的,眼睛却是看着面前波澜不惊的男人。

    风执没有回话,倒是小黄一脸兴奋地接过了话茬:“夏小姐——哦——不不,小禾,你居然还记得我!我就说……上次在街道口……”

    “咳咳——咳咳——”风执一声剧烈的咳嗽打断了小黄接下来可能暴露的话语。果然,夏小禾这妮子还是很担心地来拍拍自己的背,而忽视了刚刚小黄的答话。

    Eddy是在这个时候拦住了车子,狂拍车门的。看着风执一脸阴郁的表情,小黄额头上直冒虚汗,他不是故意开过了的。谁让刚刚自己太心奋来着。

    当Eddy一屁股坐在夏小禾刚坐过的位置上,一下子就把她给挤了下去的时候,她也不恼,规规矩矩地坐在了他旁边。而又当她清楚地听见他嘴里清楚地蹦出的“fuck!”时,夏小禾第一次出乎意料地没有阻拦,因为她自己也很想说这句话。

    风执依旧将头埋在资料堆里,不过倒是在偷笑,笑完了出口就是一串流利的英文:“野狼赛我们可以反将一军!”他见Eddy一脸兴奋地望着自己,就接着道:“你的公司承认这次的事件是他们的失误,所以我争取到了负责野狼赛的权利!你——就放手去做吧!秦总经理的那个小明星才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说完低头看了看手表,然后吩咐小黄:“去‘夏の府邸’吧!”

    一路上Eddy表现出来的兴奋很明显,呃……让夏小禾很无语的是,那家伙的英文什么时候那么好了。算了,不问了,问了他肯定也会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临进门的时候,夏小禾已经很饿了,丝毫没注意自己原来穿着五公分的高跟鞋居然也可以走得那么快。看来还是要多训练啊!刚拉开一边的玻璃门就发现有人跟上了自己将脑袋凑在了自己耳边:“谢谢!你今天的表现很棒!”温柔低沉的男声在耳边萦绕不绝,一直到裕子喊她的时候自己才反应过来。“小禾——”裕子兴奋地大叫,因为她身后的老板——柏杨,已经等了她好久了,一直在担心着,现在好了,终于回来了。

    看着眼前一脸满足地缠着柏杨“师祖”长“师祖”短的Eddy,夏小禾忽然有一板砖拍死他的冲动。柏杨对于Eddy没有多问,反正是她的朋友,又是交情匪浅,他自是会好好款待,反正他在人前总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这也没什么难的。倒是看到风执凑在她耳边的样子时,夏小禾明显察觉到了他的一丝不悦,是自己多心了吗?

    刚抿了一口裕子给泡的咖啡,夏小禾就接到了一通莫名来电。

    “喂——”她语气客套而生疏,对于陌生的来电自己总是格外谨慎。

    “请问是夏小姐吗?”电话那头的女声彬彬有礼,却也是客套至极。

    夏小禾觉得有些不对,她才回国多久,这人怎么会有自己的号码,小声轻应:“嗯。”

    对方似乎察觉了她的冷漠,愣了一会儿才有些气恼地道:“夏小姐不必有疑心,我也没打算遮掩,我是小执的未婚妻。”

    “哦——”她刻意拉长了声音配合了一下,后面却还是兴致缺缺,“那——请问有何贵干?”她真的很讨厌,自己最恨这种虚伪的应酬了。何况,这还牵扯到风执。那个自己现在有些在乎的男人。

    “……”

    对方听她那么直接,一时有些无言。夏小禾也懒得磨叽,直入主题:“我们现在是朋友。”

    “呵呵——那就好,只是,”秦欢笑得欢畅,却带着那么一丝不怀好意,“夏小姐,容我问一句,分开了四年却还能够做回朋友的情人是不是因为当初爱得不够深呢?”

    “这……”夏小禾愣了愣,一时语塞,自己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对方也没给机会让她回复,就以一句“打扰了”草草挂了电话。

    夏小禾盯着电话久久不能回过神来。风执,难道我们一直都不够爱么?

    这一晚,夏小禾一夜无眠。不只是她,风执也一直在办公室里工作到深夜。而离他三个办公间的一间漆黑的办公室里却传来一阵阵低低的呻吟。瘦弱的男子,或许应该说男孩,在一脸阴郁的男人身下辗转承欢,一脸淫靡的样子,很是迷乱。完全不似在人前的光鲜亮丽,男人的嘴里不停地说着污言秽语,一个劲儿地贬低着男孩:“我让你没用,没用!一个洋小子也比不过!你生来就只能是让人骑的!”男孩眼神涣散,完全看不出底下汹涌的情绪。

    夜,还很长,纠缠,也还没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