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风吹过。

热门小说

卷一:回忆之所以美丽,是因为谁也回不去。  十三、挣扎

章节字数:5223  更新时间:14-06-21 21: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小禾一整晚都睡得不安稳,直到喝了柏杨冲的一杯热牛奶才有所缓和。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柏杨正坐在吧台前调酒,见她出来就跟变魔术似的拿出刚冲好的热气腾腾的牛奶,温柔地冲她笑。静静地坐在吧台前看他调酒,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他只要一心情不好或是有什么想不通的事儿就会一个人在吧台前研究酒,六年了,他的这个习惯一直没改。柏杨什么也没问,就只是让她喝完早点去休息。而自己还在鼓捣他的瓶瓶罐罐。

    她也没说什么,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困了,就趴到床上睡了。第二天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的,真心难得起早床,唉……自己还真是自找苦吃。Eddy来接她的时候,她就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没形象地打着哈欠,Eddy就眼疾手快地从柏杨端的盘子里拿了块吐司塞她嘴里。夏小禾没好气地瞪着他,而他则溜到柏杨身后又开始献殷勤了。

    悠闲地喝着Eddy亲手打的豆浆,夏小禾一脸满足。钦佩地看着优雅地吃着早餐的柏杨,忍不住发出感叹:“小白杨,你真是太厉害了!以前我和他住一块的时候,他就从没操心过他自己的口粮,每天就知道使唤我!”

    柏杨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诧,夏小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失言,貌似,自己没告诉过他,她和Eddy在柏林时住在一块的。谁知柏杨还没来得及反应,另一张黑脸就压了下来。夏小禾明显感觉到了周围诡异的低气压,一抬头,就对上风执那张锅盖脸。

    他冷冷地冲她道:“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就别磨磨蹭蹭的了!”夏小禾有些气不过想顶嘴,可没想到还没开口,就被柏杨给拦下了,他的面色不像往常一向柔和,反倒添了几分微怒,不过说出口的话确实如往常一样轻柔,软软的,柔柔的,似羽毛一般挠过心尖:“风先生这样对待员工可不太好了,小禾的胃一向都不太好,您得让她吃饱了才有力气为您干活呢。”果然,这样才是柏杨,一如既往的温润如水,让人心安,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

    这句话不软不硬,可却是让风执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应对,气氛陷入一丝尴尬。幸好切完水果的Eddy塞了块芒果到风执嘴里,尴尬的氛围才被打破。可是还没过两秒,就又不好了。呃……原因是风大总裁很没形象地把Eddy刚给他喂的芒果给吐了出来!一把拉开一脸震惊的Eddy,夏小禾一边拿着毛巾给他插嘴一边忍住笑意向另外俩人解释:“他对芒果过敏,一吃完就满嘴红疹子,跟根大香肠似的。”她看Eddy好像不太懂,刚想拿手比划比划,就被风执给钳住了手。

    他一脸坏笑地看她,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许说出来。呃……好吧……她只好闭嘴。“快去吃早餐,别管我。我去外面等你们。”说完就冲柏杨礼貌地点头示意推开玻璃门径自走向了他骚包的黑色兰博基尼。

    Eddy无奈地摊开手表示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夏小禾以牙还牙地把一块烤糊的面包塞进他嘴里。呃……好了,这下,他也不用管那么多了……

    饭桌上的柏杨本来就很少说话,今天被这么一闹,更是吃完就下了饭桌。Eddy鬼鬼祟祟地问夏小禾说师祖是不是嫌他太吵了。夏小禾鄙视地用德语告诉他,他太差劲了,柏杨根本不屑于理他。Eddy不得不承认,他的Summer自从回到了南城之后,吐槽功力就开始无限制地飙升。好吧,苦命的总是他!

    Eddy上车的时候就学乖了,不管夏小禾怎么威胁他就是不坐副驾驶。她坐上副驾驶的时候总觉得风执不怀好意地盯着她。好吧,她确实没想多,他靠过来了,而且越来越近……

    “安全带——”他没好气地开口,“知道我的车技好,但是交通规则还是得遵守的。”不理会他自大的吹嘘,夏小禾使劲地系上安全带之后就没理过他。倒是后面的Eddy一直在后面追究芒果的事情,看着他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夏小禾就觉得真好看啊真好看!

    那是她刚搬过去和他一起住的第一天,为了好好地庆祝一下,那天夏小禾同学很体贴地弄了一大盘的芒果拼盘,因为她最爱的水果就是芒果。结果那天风执有任务回来的很迟,晚上没开灯只看见她留的纸条说是亲手弄的,他就吃了。结果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风执就顶着一张香肠嘴了。早上起来上厕所的夏小禾迷糊地揉着惺忪的双眼,一看见这张香肠嘴就开始傻笑:“呵呵——风少——哈哈~好可爱——”呃……好吧,大清早地他俩就往医院跑……看见医院小护士那暧昧的眼神,她都受不了了,这不是她咬得好吗?后来才知道他芒果过敏……

    看他每天去完部队然后回到公寓的时候都摆着一张包公脸,据说,好像,上头的领导让他注意一下自己的私生活。唉……这真是有理说不清了,更可怕的是他还得每天对着一群调皮的新兵。这样一副滑稽相,他们都在底下偷笑,一点都不怕他了……好吧,他的威严,都被她这个小妮子给毁了……

    想着想着,夏小禾就“扑哧”地笑出了声。一直专心开车的风执抬眼看她,眼睛里满是警告意味。她扯着的嘴角就这样活生生地被逼得收回,不由得有些纳闷,自己干嘛那么听话。

    夏小禾百无聊赖地看着后视镜,Eddy正在低头聚精会神地玩着手机上的飙车游戏,一脸的惬意,她鄙视地翻了个白眼,就又收回目光来打量风执。这个男人,果然还是正经的时候最有魅力。正当她赤裸裸的目光落在风执利落地打着方向盘的白皙修长的双手上时,就看见那只手迅速而准确地掏出前面抽屉的不断震动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他无奈地皱了皱眉,低沉醇厚的男声响起:“喂,爷爷……”电话刚刚接起,对方好像说了句什么,他沉默了几分钟才回话,“这事我们当面商量,我马上就回。”说完便示意夏小禾帮他按下挂断键,她无奈地耸耸肩,只好照做。电话刚挂断,风执就没好气地一把扯下耳机,这样子要多粗鲁就有多粗鲁。

    夏小禾猜他估计是对刚才的电话有些不爽,刚想问问,可是想了想又打住了。自己貌似没有什么身份和立场来管那么多,不是吗?嘴角爬过一丝苦笑,她的视线又扫过窗外,眼光掠过后视镜里的Eddy时,他依旧一脸的惬意,夏小禾忽然有些气闷,她究竟是为了谁才会坐在这车上的,这小子,也太没良心了。

    风执的手依旧不紧不慢地打着方向盘,眼神却是有些涣散,他没有看她,或许是不敢看,他听似无意地开口问她:“夏夏——你跟我说实话,我走后,你到底有没有怨过我?”

    她明知道风执没有看她,可她却还是望着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阿风,其实……”她的话欲言又止却还是没有看他,其实她只要转过头,就会发现风执看似不紧不慢地打着方向盘的手实则有些颤抖。

    “here——here——stop!”Eddy不合时宜地大叫,风执被吊着的心也被他这一下吓得不轻,刚想发作,就发现,原来是到了目的地,好吧,是他问的不太合时宜。

    把他们俩送了进去,风执自己却是离开了,他还有事要去处理,并且很急。

    夏小禾本来是做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才承担起了Eddy的经纪人工作的,虽说这个工作她不是没做过,而且在Eddy还没打算进一步发展也没和经纪公司签约时,这个职务一直都是她一边读书一边兼任的,并且也做的很好。不过,那都是没出事之前,自从那次车祸之后,也就是她的手受伤之后,Eddy的计划就变了。

    他说他有了更大的抱负,也不想再让她操劳,所以,他选择了和公司签约。不过,这半年来的收效却并不好,虽然他的人气很高,粉丝也多。可是却只有她和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的曲子,根本和那些歌手唱的口水歌没有什么区别。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这和他最初的梦想大相径庭,现在的他,几乎就是靠脸吃饭。她回国的前几个月就当面质疑过他,他也只是痞笑着回她说她想太多了。后来的几个月,她的签证也要到期了,也忙着回国的事儿,匆匆在电话里道了别,她就快马加鞭地飞回来了。

    可是现在的事实证明,她确实没有想太多。昨天Su给她的资料显示,会议的大多数股东都是听了秦言所给他们的Eddy的近期作品才纷纷投了否定票的,所以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他们觉得Eddy没有实力,不够资格成为他们重金打造的对象。幸好,之前带Eddy的时候,有和他私下弄过一些作品,那些作品都带着Eddy最初最纯粹的梦想,吸引着她和他一起奋进,所以她一直存在手机里。以现在的形势看,她赌对了!她为Eddy和风执赢得了一个机会!

    还有就是Eddy昨天的被陷害也很可疑,她一直觉得他的那个经纪公司有些蹊跷和不靠谱,怎么可以那么窝囊,那么不负责。旗下的艺人遇到了这种事儿也还无动于衷,还是说,秦言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她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想太多,但是,至少她现在还是有些安心的,因为她现在可以重新打造Eddy让他无所顾忌地去追寻自己最初的梦想,并且无论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她只要相信他就好,因为他们是亲人,是她除了柏杨以外唯一视为亲人的人。

    柏杨做事沉稳,和风执一样大她两岁,而Eddy不一样,他做事率真且直爽,但是容易得罪人,自从那日遇上他时对上他令人心疼的眸子,她,就认定了这个弟弟。所以,她愿意相信他,就如她相信柏杨一般。

    至于风执,他,听Su说应该是看上了Eddy的赛车手背景,这个一直是夏小禾最反对他做的事情,而风执好像特别热衷于赛车,这次的野狼赛……唉,虽说自己以前也爱这种极速运动,可自从上次车祸之后,好像对这项运动有些隐隐退却,总觉得就算是再好的赛车手也会有栽倒在那条崎岖蜿蜒的毒蛇似的赛道上。

    这样的想法,总让她有些不寒而栗。她其实心里一直存着小心思,她不希望Eddy淌这趟混水,他这个小她俩岁的男孩,她想守护。

    可是现在这个站在她和Eddy面前的另一个男孩又是怎么回事?风执到底搞什么鬼,不是说她只要带Eddy就好么?她没听错的话,眼前的满脸胡腮一脸艺术气息的导演是在告诉这个小鬼头叫高纬?这不是秦言手底下的艺人吗?

    Eddy倒是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只知道现在面前清秀瘦弱的男孩是自己的搭档,也就充分发挥了他自来熟的阳光性格想要和他熟络起来,哪知他璀璨眸子下的却是一片清冷与疏离,礼貌性的问候,点到即止。

    这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冷遇,让Eddy有些错愕,讪讪地收回自己刚刚伸出去的手,就退回到了夏小禾身旁。她看Eddy这样子,只是在下面低低笑着不说话。他只是给人的错觉很需要保护,其实只需仔细打量就可以看出他眸子下的倔强与坚韧。

    夏小禾忍不住轻“啧”一声,这样的男孩照理说只要有一定的天赋要出名应该是不难,只不过,确实,要想要一直红下去可是不容易。看来风执确实又给她扔了一个烂摊子给她。

    她对导演道了声抱歉,说是需要打个电话验证一下,轻拍了下Eddy的肩膀就小跑到过道拨了风执的号码。

    此时的风执却还在和老爷子僵持不下。

    “小风,你是知道的,小言他……最近他带的那个小明星……唉……”老爷子来见和风执来硬的不行,便开始把语气放软。

    “爷爷,这是他的事,凭什么让我来收拾烂摊子!”风执据理力争,宁死不从。

    “你……你这是说得什么甚么混账话!小言他本意也是为了公司好,再说你现在新找的能力不是很能么?多带一个艺人又有什么?”老爷子嘴上还是不饶人,毫不退让。

    “爷爷,你不知道夏夏她的手……反正是不宜多操劳!”他的隐忍快要到了极限。

    “夏夏?是那个小助理么?你们是旧识?小言好像提过她蛮标致的,小风,你不会……”老爷子有些话想说,却是欲言又止。

    风执有些恼了,她本不愿把她给牵扯进来,现在可好,她想瞥清关系也难了。“与她无关。”他冷冷地开口。

    “真的?你知道分寸就好,毕竟欢欢是个好孩子,我们风家本就已经欠他们秦家很多了。言书他也……小风,我不希望他们两姐弟再受到伤害,他们想要什么都尽力满足吧,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老爷子说得有些急了,开始不住地咳嗽。风执立马上前来搀扶,老爷子一把紧紧握住他伸出的手,那意味再明显不过。勉强地点了点头,风执扶着他坐下,心中却是感概万千。爷爷,什么都能满足么?如果他们要把我们逼入绝境呢?

    风执从老爷子房里出来的时候正巧接到了夏小禾打来的第三个电话。一接起,她就气冲冲地:“风执!你要是再不接电话,老娘我就不干了!”

    “中气十足,看来情况还不错。”他一接到她的电话就拐进了楼梯间的一个隔间,因为他刚刚扫射到了准备出门的秦欢。他实在是不愿与她碰面,那样的绕圈子,他好累。而一听到夏小禾中气十足的声音,他的心情就不由自主地好了起来,此时竟在角落低低地笑了起来。

    夏小禾被他莫名其妙的反应弄得有些恼了,就越加肆无忌惮起来:“你总得给我说说,高纬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还真拿我当垃圾篓了!”

    “夏夏——我只能说,你相信我的,是不?”他有些累,听到她充满生气的声音,他忍不住想要更多,想要她坚定而清澈地告诉他,她相信他,一直相信。这几年的忘我工作本来已经让他忘记了什么是累,可是,她的接近却让他越来越像个正常人,呵呵,这样真的好么?这样的感觉,却让他甘之如饴。

    夏小禾听到这话,她有些无奈,这人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一直要纠结这些问题?她刚想吼他一句顶回去,却听他软软弱弱地低语了一句:“一个人在国外,一定很辛苦……”他的声音很小,小的她已经分不清这话究竟是对她说的,还是他的喃喃自语。

    她还想要说些什么,电话那头却传来了浅浅的均匀的呼吸声,她愣了愣,看了电话许久才狠心按下了挂断键。这几年,他其实过得并不好,对不对。夏小禾,承认吧,你心疼了。在过道里站了会儿,她才捋了捋衣服,转身走向了Eddy和高纬站着的位置。

    不会再挣扎了,我们顺其自然就好,风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