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风吹过。

热门小说

卷一:回忆之所以美丽,是因为谁也回不去。  十四、暗涌

章节字数:4989  更新时间:14-06-24 21: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夏小禾再次打量高纬的时候,她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特别是对上他那双倔强而坚韧的眸子的时候,她在脑中就会闪过当时初见柏杨时他眸中的神色,也是这般倔强与不服输。

    只不过,六年了,当初那个倔强的男孩眼中的神色早就被岁月磨合成了温润如水。其实,柏杨这点还真是变了的,他的性格还是一样的温润,只是那眸子中却不知不觉中少了那抹神采。这一点,夏小禾还是很惋惜的。不知道,是不是六年前的那件事造成了他的改变。

    那时候,他的“三不五时”小咖啡屋还是有很多狐朋狗友来光顾的,起初来白吃白喝就算了。可是后来天天来,次次都这样。为他帮忙的夏小禾坐不住了,忍不住数落了其中的小混混一句,那人就开始说混帐话、动手动脚。她气不过,就用风执教的军体拳把他撂倒了。她明明打不过,可就是不愿服输。

    最后还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那就是一个星期没出寝室门。虽然到最后也不是她把那堆混混给制服的,只记得后来她昏倒之后,就有好几个穿黑西装戴黑墨镜的壮汉一窝蜂地涌进来了。

    后来当夏小禾龇牙咧嘴地忍着柏杨给自己揉药酒的手时曾经不经意地问过他:“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瘦高个,难不成一下子如有神助,把他们都给打趴下了!”一边说着还一边做着夸张的表情。

    柏杨的神色又些尴尬,顿了顿,才缓缓道:“我去搬救兵了。”说完又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夏小禾也没放在心上,只要事情解决了就行,她就没问了。不过柏杨倒是使劲捏了捏自己的手,一本正经地问她:“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还那么拼命?”夏小禾坏笑着捏他的脸,却是又不小心碰到了受伤的地方,龇牙咧嘴地回着他:“你那么瘦瘦弱弱的,我当然要好好保护你哈!”说完还冲他亮了亮手中的小拳头,逗得柏杨捂着肚子直笑。夏小禾没好气地瞪他,却在下一秒被他死死扣进怀里。

    “疼……”她轻声抱怨。他却好似没有听到,将她越搂越紧,想要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这是柏杨从小到大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要保护他,何况对方还是个小身板的女孩儿!他永远忘不了那天,夏小禾伸手推开了他,替他挨了混乱之中本该落在他身上的拳头之后倒地时的痛苦表情。也永远忘不了,那一刻自己心里泛起的所有与感动有关的情绪,当然,或许还有别的连他自己都看不清的情愫。可是从那天起,夏小禾对他柏杨而言,有了非同寻常的意义。而他此时心中更是激动无比,久久无法平复。这种受重视被保护的感觉,真的很好!他在心里郑重许诺:小禾,从现在开始起换我来守护你!

    后来的后来,夏小禾就经常看见柏杨日益忙碌的身影,心里还是有些纳闷的,不过硬是没问。可是却很心疼,总是这样早出晚归,终是不好的,要是身体搞垮了怎么办。只是,只要他不说,她也就不会问。这是他们之间早就形成的一种天然的默契,无需开口,就已了然。不过,她还是会在他每天出门的时候叮嘱几句,他总是会浅笑着柔声回应:“知道了,我会注意的。”然后在心里默念:小禾,为了你我会变得变强……

    夏小禾大抵是知道柏杨在做一些强身健体的训练,因为她也不是白痴,当然看得出他身体的变化。不得不说,现在的他,比起以前的虚弱模样是阳光了许多的,连眸子中的神采也有变化。所以说,现在正站在她眼前的,这个叫做“高纬”的男孩,确实是有些像六年前的柏杨的。这个发现,让夏小禾莫名地对眼前的这个男孩充满了一种亲切感。

    刚打算开口对他作一下自我介绍,一道浑厚的男声就插了进来:“小禾学妹不是本事很大吗?连两个男孩都驾驭不了吗?还是说,我们的风大总裁就已经让你吃不消了。”听得出他话里有话,可她并不想搭理他,扭过头,忽视了秦言这个不速之客,轻声对高纬道:“我是Summer——希望这几个月里我们可以相处愉快。”

    高纬闻言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心里却犯起了嘀咕:她好像不像秦言说得那般冷傲,而且没有丝毫的虚伪与做作,她是真心地接纳自己的。这样一想,心里难免一喜,那就是说,自己还是有机会翻身的是不是?可是当他欣喜的眼神对上秦言满是怒火的眸子时,他就又胆怯了。他,会放过自己么?唉……

    夏小禾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孩要看这个喜怒无常男人的脸色,为了不牵连他,还是硬着头皮冲他回了句:“秦学长说笑了,我和风总只是纯粹的朋友关系而已。而且我只是个小助理外加翻译,很多事当然是没有办法做主的。”

    秦言看着她诡异地笑,过了好久才开口道:“我还是喜欢你的冷傲,你这样客气我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过你居然会和他重新做回朋友,我真是不敢相信!”话还没说完,他又故意顿了顿,打量了下她的神情,竟是这般波澜不惊,他顿时觉得无味,“呵呵——当初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真够大的!你们居然还可以安全脱身,而且,你在拒绝了我那么多次后,居然还是和他分开了!不是说让我不要觊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吗?那你们呢?这又是怎么回事,真想知道当初是谁提的分手!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践踏别人的心意?既然无坚不摧那为什么不好好地在一起?”

    看着这样歇斯底里的秦言,夏小禾发现情况有些不受控制了。看见高纬扯着他的手,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压抑了很久,但是却直到今天才宣泄出来。下一秒又忽然觉得他有些可怜,一直活在别人的阴影中。但是,她和风执的事,好像还轮不到他这个局外人来管吧。

    “还请学长自重,这是我和风总的事儿,或许还轮不到您一个外人来品头论足。又或者说,为了公私分明其实我应该唤您一声‘秦经理’?”夏小禾把话说得不卑不亢,却是从骨子里透出了疏离。

    “哼——”秦言轻哼一声,又接着缓缓道,“你们怎么样我不管,只要别伤害我姐姐就就行!你得记住,他们俩已经订婚了!”

    夏小禾紧了紧身旁一脸迷茫的Eddy的手,浅笑嫣然:“秦经理多虑了,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还请令姐不要再打电话骚扰我了,我很抱歉,我的精力也有限。”

    秦言有些气闷,现在的她似乎都不会生气了,怎么刺激她,她还是这样一副淡定的模样,不爽,他真的很不爽!“知道就好!”他最后甩下这样一句气闷的话就走了。

    高纬看着男人走的方向一脸惆怅,他的心情又不好了。唉……回去不知道又会怎样折磨自己呢!还没反应过来,高他半个头的Eddy就一把缠住了他的脖子,他笑得很好看,白皙的牙齿吐出清晰流利的英文:“Guy!Let’sgo——”愣愣地看着他,又看了看一旁笑得放肆的女孩,她像是一个小天使,就在一旁看着Eddy耍宝,眼里却只有宠溺和纵容。架着自己的这个家伙是真的很幸福呢!能遇到这样的助理经纪人!想到这里,高纬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心,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吧,哪怕代价是要下地狱!

    夏小禾看了看秦言的背影,重重地甩甩头。管他未婚妻什么的,既然答应了他,就好好干吧!下一刻就和俩个男孩还有一脸艺术气息的导演走进了演播间。

    风执是为了避免和秦欢当面撞见而拐进了隔间,可却是真真的睡了个好觉。不知是不是有她的声音陪伴,自己整个人都进入到了一种放松的状态。诶……一遇到这个小妮子他就变得有些反常,真不知道这样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是好还是坏!算了,现在他也不想想那么多了,一切顺其自然了。从角落里站起身,捋了捋身上的西装,径自走出,离开了风宅。

    秦欢的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奔了一路之后,安稳地停在了“南城陆军总医院”的门口。急匆匆地在门前的花店门口买了束百合,她才站定在重症病房的门口。在病房前站了许久,直到护士小姐来给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人擦拭身体的时候,她才拿着百合走了进去。

    “言书……”将刚买的百合插进花瓶,秦欢看着护士小姐仔仔细细地为他擦着身子,心里顿时觉得有些堵,竟无意识地呢喃出这个已经四年没有唤过的名字。

    这个曾经在商场上威风凛凛、叱咤风云并且有着严重洁癖的男人,现在竟然这样可耻地被一个小护士就这样赤裸裸地看光了身体。她一时有些接受不了,想要接过小护士手上的毛巾,却被一道冷但却有力的声音拦了下来:“小姐,你没有经过专业培训,这样会弄伤病人的。”他说的在理,只是自己……秦欢顺着声音望过去,是一个看上去气场很温和的男人,不过声音却是很……总之和外形似乎有些差距。“谢谢先生提醒。”这人她不认识,但却是不太想让人知道自己来过,匆匆打过照面就急着离开了。

    伊泽看着匆匆离开的秦欢有些纳闷,自己是洪水猛兽吗?一见到自己就跑开,这样子可不像那个喜怒无常的秦总经理的姐姐。

    他见护士还在敬业地擦拭着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人的身子,不知怎么地就无意间问了一句:“护士小姐,他在床上躺了多久了?”护士小姐依旧认真地擦拭着这具身体,不过却是认真打量起了他,声音很小,似是惋惜:“都躺了四年了,可惜了,这么俊朗的一个人……”

    四年?!风盛集团不是两年前才换的总裁,不说是上任总裁厌倦了商场,去游学了吗?那现在躺在这里的风言书又是怎么回事儿?四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呵呵——是不是该有个人来告诉他才对!不过,这个秘密似乎保守不了多久了吧。

    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来了电话,他一边按下接听键一边朝停车场走去。耳边响起的是妻子柔柔弱弱的声音,她的身体自从怀了宝宝之后就越来越沉了,近来吃的也不多,全然没了之前生龙活虎的样子,他看着心疼。本来他就是来替妻子拿孕检报告的,不过却误打误撞让他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上任风总。这样啊,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阿泽,我今天想吃点葡萄。”听着老婆好不容易想吃点东西,做老公的当然要满足了。“好!花花,我等会儿就回来!”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挂了电话就发动了车子。

    伊泽一回家还没来得及换鞋就急着把刚买回来的葡萄放进了凉水里。然后大声叫着老婆的名字:“花花,出来吃葡萄了!”喊了几声见她没反映,就换了鞋将葡萄洗了洗,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摆在了水果盘里,一个个紫的发亮地葡萄就这样躺在晶莹剔透的玻璃缸里,看上去可口至极。

    轻手轻脚地推开卧室的门,苗花花正在煲着电话粥,胖嘟嘟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绞着电话线。伊泽一看她那一脸花痴样就知道,一定是她家的小禾苗。他从后面环住她圆滚滚的肚子,见她愣了愣,他窝在她颈窝吃吃地笑。她没好气地用胳膊肘捅他,他佯装吃痛,哇哇大叫着倒在了床上。见他这般样子,苗花花才慌忙和夏小禾说着再见挂了电话。夏小禾在电话另一头哭笑不得。

    看着挺着圆滚滚肚子的老婆心急的摸样,伊泽一把从床上坐起身抱住她。弄得苗花花措手不及,娇羞的小脸上泛起微红。

    “老婆~~”他抱着她倒在床上轻声呢喃。

    苗花花看着他在自己身上作怪的不安分的手,脸上红晕更深了。没好气地冲他嚷嚷:“起来!我还要吃葡萄呢!”

    “可是……我现在想吃……你。”伊泽作怪地在她红通通的耳后根哈着气,说出口的话确实暧昧至极。

    苗花花刚想教育教育他,让他自行解决,“阿泽,你……唔……”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他突如其来的吻给吞没了。

    一场欢爱下来,伊泽也是小心再小心,生怕伤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这可是他们家的小宝贝,至于大宝贝,他已经抱在怀里了。

    睡在他旁边的苗花花此时脸上泛着微红,看上去像可口的红苹果。挠的他心痒痒的,忍不住上去轻啄一口。“啪”地一声轻响,苗花花胖嘟嘟的手掌心就这样将他的一张脸夹住了。眼睛还没睁开,嘴里却是振振有词:“呵呵——采花贼被窝抓住了吧!”

    看着她的娇俏摸样,伊泽痴痴地笑,顺势将她掳进怀里。尖尖的下巴狠狠地抵着她乌黑的发顶磨蹭,似是甜蜜的惩罚。

    苗花花就这样任他搂在怀里,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一瞬间有些觉得不真实。抬起头,乌黑发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傻傻地问:“阿泽,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对不对?”伊泽没有说话,而是将她搂得更紧了。而她却继续喃喃自语:“要是小禾苗和教官也和我们一样幸福就好了……唉……”听到这话,伊泽眸子里闪过一丝愧疚。过了好久,才对上苗花花黑亮的眸子:“当初要不是我……他们也不会……”

    怀中的苗花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食指抵在他性感的嘴唇上,疼惜地看着他:“不是你的错,你也是为了保护我……要欠也是我们一起欠的……”

    “花花……”伊泽犹豫着开口。

    “呃?”她眯着眼疑惑地轻哼。

    “你知不知道四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教官……呃……我是说风总才会离开?”伊泽小心翼翼地在妻子口中试探着。

    苗花花翻了个身,略微思索了会儿,她才迷迷糊糊地缓缓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那天小禾苗接了电话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后来过了几天才回来。然后,我就再也没有在他口中听到过教官的消息,直到毕业。诶……他们俩……”

    伊泽没有再说话,而是搂着她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半夜了,不安分的手机一直在枕头底下震动。无奈,为了不惊扰身旁的她,他只好轻轻地翻身下床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秦言恶魔般的声音似乎来自地狱:“阿泽,是时候回到我身边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