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风吹过。

热门小说

卷二:喜欢而已,何必夸张成爱。  三十四、如此

章节字数:3730  更新时间:14-07-21 23: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病房里的情形现在是这样的,夏小禾昏迷不醒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在素白被单的映衬下,小脸显得越发的苍白。而柏杨则是心急如焚的守在跟前,坐在床边,死死地盯着那只缠满绷带的右手,手掌又紧紧握着那只白皙纤细的左手。

    突然,柏杨无神的瞳孔中绽放出一抹神彩。

    “呃……”夏小禾拍拍自己的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口里还在含糊不清地呢喃。

    “小禾,小禾!”柏杨立马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你醒了?”然后扶着她起身,细心地在背后为她垫了一个枕头。

    “渴……”她在嘴里嘟囔着,柏杨马上就开始张罗着拿杯子倒水。

    “诶……诶……你慢点喝!”男人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生怕她给呛着了。“我……我没事儿……对了,高纬,他,他怎么样了?”夏小禾一喝完水就开始急急忙忙地打听。

    柏杨温柔地接过她手上的杯子,又将她受伤的右手轻轻地放进被褥里,冲她笑笑:“高纬很好,已经过了危险期,幸亏秦言发现的及时,将他肚子里一半的安眠药都给催吐了出来。要不然,真的没命了。”

    “幸好,这家伙,怎么在病房里还不老实啊!”夏小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确实是松了一口气。“等等,该不是秦言又刺激他了吧!你昨天一到那儿就要揍秦言,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平时不是这样容易冲动的啊!”她很纳闷,不对,是非常纳闷才对。这柏杨平常都是不温不火的性子,今天这是怎么了,吃了枪药了!

    “小禾……”柏杨的口气有些严肃,一时弄得夏小禾有些无措。“那个……小白杨,你突然这样我真的觉得好不习惯。要是不方便的话,就不用说了。呃……”女孩忽然间觉得,今天的柏杨实在是很反常。

    柏杨冲她笑笑,拉起了她的右手,紧紧地握住,然后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开口:“小禾,其实虽然来这么多年我有些事儿一直都没有对你坦白,当然,我也很少要求你一定要告诉我你自己的隐私。这是我们之间长久以来建立的默契。所以,只要对方不开口,我们一定不会强求。”男人说完这番话之后顿了一顿。

    “其实,小白杨……”女孩想急着开口,男人接过刚刚的话继续说着,“可是,小禾,我今天想告诉你。”冲她温暖地笑着,然后继续缓缓道:“我是孤儿,这是你一早就知道的。可是,我其实是有个弟弟的,我们被送进孤儿院的时候,他才出生没多久,所以很快就被收养了。后来,就是后来等我有了自己的势力之后,我才查到,收养他的女人,叫高素素……”说到这儿,柏杨想,她应该是知道自己的意思了的。

    “等等!高……高素素!你是说,高纬是你弟弟?”夏小禾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顾自地说着,“难怪我一直觉得你俩长得有些像呢!”

    “呵呵——”柏杨捏着她的手又紧了紧,“你这还真是非正常人的反应呢!不过,后来高素素去世之后,他便又被送进了孤儿院,之后,就跟了秦言。”

    夏小禾瞪大着眼睛,就这样一眨不眨,“原来是这样啊!我还在想,怎么可能那么巧,你俩都是熊猫血呢?还有,难怪那么激动!原来是哥哥维护弟弟呢?红了眼,连我都不顾了呢!”女孩故意地拿话噎他,想让他不要那么愧疚了,从刚才就一直没放开过自己的手,其实,她根本不怪他的。

    柏杨羞涩地笑笑不说话。

    “咚”的一声,门被踹开了。

    两人纷纷将视线移向门外。

    不用说,正是之前刚刚和柏杨换完班的风执。

    “风执——你找死啊!”夏小禾一看见他就开始不自觉地炸毛,然后下意识地挣脱了柏杨的手。柏杨不可擦觉地笑笑,没再多说。算了吧,有些事情,尤其是感情,根本强求不来。

    “小点声——嘘——这里是医院!”风执冲她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旁边的柏杨,懒洋洋地回道。

    夏小禾一看,原来他抱着那么多东西,大包小包的。两只手都不够用,就差没用脚提了,难怪他刚才用脚踹门!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看你……”夏小禾还没发作完,风执就把东西都给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慢慢吞吞地走到她床边,绕过柏杨,背对着她,扭扭捏捏地拿出一大包东西。

    “喏——给你的。”他的声音很小,小到夏小禾根本听不太清。一旁的柏杨也在纳闷,这是干什么呢,疑神疑鬼的,就探出了头,看着他俩。

    “什么嘛……”夏小禾还没说完,便脸上一红,赶紧抢过他手上的东西,埋进被子里。“这……怎么会……我明明没有……”一边说一边将手往被子里摸,当感觉到床单上传来的湿湿黏黏的感觉时,她的脸彻底垮下来了。一旁的柏杨也尴尬地别过头。

    见她这表情,风执赶忙解释:“你昨天晚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你睡觉极不安分,我给你捡被你踢掉的被子时,发现你床上……”

    “呃……”风执越解释,夏小禾越尴尬,瞬间满头黑线。空气一瞬间就这样被凝固了。过了一会儿,终于是在这里尴尬到不行了的柏杨先开了口:“我去看看高纬。你们,咳咳……呃……我走了……”然后,就只剩下夏小禾和风执一起独处了。于是,空气又回归到一片死寂。

    终于在柏杨走了很久很久之后,又有人来打破这片沉默了。

    “小禾苗——”苗花花一进门就开始大声嚷嚷。忽然间又觉得气氛不太对,貌似嗅到了“奸情”的味道。看见夏小禾红着个脸,教官又傻傻愣愣地站在一边,她忍不住偷乐:“小禾苗,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

    被苗花花这么一问,夏小禾这才裹着被子从床上跳下,不顾苗花花打量的目光,冲进了病房里间的厕所。

    “啊——你……你们……”苗花花张大嘴巴看着床单上那鲜艳的一抹红,一会儿拿手指着床一会儿又拿手指向风执,弄得他一愣一愣的。

    “别‘啊’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喏——”正当苗花花要开始yy的时候,夏小禾出来了,她将被子往床上一扔,顺手将刚刚风执给她的那个大塑料袋提到苗芳跟前,晃了晃,“这才是真相,笨蛋——”

    “那真相就是‘姨妈巾’啊!唉……”夏小禾看见此时哭丧着脸的苗花花,真想拿鞋底抽她两下啊!这丫头在沮丧个什么劲啊?

    而此时,我们的苗花花同学在心里闷闷地想:“唉!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独处机会啊!傻丫头都不知道把握!”估计夏小禾同学听到之后,又得翻白眼了。

    看着眼前晃动的“姨妈巾”,苗花花好像又发现了新大陆,“小禾苗,你买那么多干嘛?还这么多型号,这么多种类?这够你用半年了呢!”

    夏小禾愣愣地不说话,嘴角带笑地看着风执。

    风执被她俩看得不好意思了,轻咳了声想缓解尴尬。却发现,完全起不到效果,这两个小妮子根本就不上道,虽然说有一个还挺着个大肚子。就转过身,拿起了椅子上的外套,掸了掸灰尘,套在了灰格衬衣外面。微微侧过头对夏小禾道:“我出去给你买了点生活用品,还有些吃的,都放在桌子上了。”看见她眸子里的笑意更深了,他顿了顿,接着有些窘迫的轻声道:“不晓得你用哪种,就一股脑地都装了……呃……既然花花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好好聊聊吧……”话还没说完,人就一溜烟地跑出去了。

    “呵呵——”夏小禾低声轻笑。

    “笑啥子?快,老实交待!”苗花花见她笑得欢,便拿手肘戳她。

    “交待啥啊?这,是他买的啊!”夏小禾将那一大袋“姨妈巾”扔在了床上。

    “别装蒜,我是说,教官是不是还很喜欢你?”苗花花不怀好意地挠着她的胳肢窝。“我貌似嗅到了JQ的味道!哈哈——”然后又开始没形象地叉腰大笑,丝毫不在乎自己是个孕妇。

    “别……别……”夏小禾不得不举手求饶,她可是最怕痒了,何况现在她还怕自己反抗的时候一不小心伤了这个大宝贝呢。“我们什么都没有!要有什么才怪!”

    “唉……可惜啊……我说,其实咱们教官一直都对你很不错的。”苗花花终于放开了她,摸着下巴做着惋惜状。在夏小禾瞪了她一眼之后,就转到桌边去挑风亦尘买的零食。“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

    “我们……他就要结婚了。应该过不了多久。”不知为什么,一想到他,夏小禾的心还是有点不受控制。可是现实又明明白白得告诉着她,那个男人,马上就要成为他人夫了。自己不该胡思乱想。可是,他友偏偏一直在自己跟前晃荡,扰乱了她的心思。

    “什么?教官也要结婚了?”苗花花边吃着零食边瞪大了眼睛地看着夏小禾。

    “怎么了?”夏小禾漫不经心地回着,心里却犯着疑惑。“什么叫作‘也’,还有谁要结婚?”

    “过段时间,好像李翔和于水灵就要从美国回来了。说是回来补办婚礼。证儿都领了。”苗花花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脸色,连手里的薯片也忘记嚼了。“我们家阿泽说的,他应该过会儿就来看你的。现在有点事儿,走不开。你可以问问他,他和李翔以前是同学,一直都有联系。”

    “哦,那很好啊。”夏小禾的语气似乎毫不在乎。其实,就算有些在乎,那也是对于朋友的一种在乎了吧。毕竟,已经六年了。而她的心,也早就被另一个人给占据了。虽然,他俩没能在一起。

    看见她这坦然的样子,苗花花也就继续往嘴里塞着薯片,一边嚼一边嘀咕着:“也是该结婚了,自从出了那件事儿他们出国后,算算他俩在一起已经有六年了。比我和阿泽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何况,听说,他们还是青梅竹马。”

    夏小禾只是走到窗户边,静静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六年前

    “请问,你是夏小禾小姐吗?”一个穿粉白色护士服的小姑娘走到夏小禾跟前轻声询问着。

    “嗯,我是,这是?”看着这个小姑娘将一个信封交到自己手上,夏小禾难免有些疑问。

    “是一位姓李的先生让我转交的,他,今天上午来过。”小护士的声音很轻柔,夏小禾礼貌地点头接过。

    打开信封,抽出略微泛黄的信纸,上面是依旧隽秀清晰的小楷。只有一段话:蓝蓝,我走了。谢谢你的不怨,不怪。你说的对,我们终是错过了。但是,至少我们曾经拥有过。愿你幸福。勿念,阿翔。

    看着纸上的字由清晰变模糊,又由模糊变清晰。夏小禾终是笑了,嘴角上扬一个大大的弧度,很是灿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