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风吹过。

热门小说

卷二:喜欢而已,何必夸张成爱。  三十五、执念

章节字数:5369  更新时间:14-07-22 20: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禾苗~”吃饱喝足之后,苗花花毫无形象地躺在了夏小禾的病床上,“嗯——真是太舒服了!”

    “呵呵——”夏小禾看她这样满足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你啊你,小懒猫!”

    伊泽是这个时候进来的,“小禾,花花——”一道明亮的男声插了进来。转身把水果放在了桌上朝夏小禾点点头,然后看着苗花花在床上闹腾就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眯着眼睛看着她笑。

    “她没闹腾你吧?”过了会儿,男人把身体朝向一旁的夏小禾,打趣地问着。

    没想到夏小禾还没回答,苗花花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勾住了他的脖子:“说我什么坏话呢?”伊泽被她吓得连连摆手:“小姑奶奶,你慢点,我可什么都没说!”

    一旁的夏小禾就这样笑出了声,他俩可真幸福。

    “切——你就爱瞎紧张!”苗花花无比鄙视地望着他。“得得……算我小题大作好吧。可是,今天的产检你可不能再逃了啊,医院都来了。再说你的预产期也快到了,可得小心点。”见伊泽又开始唠叨了,苗花花又开始无力地翻白眼。最后,还是在夏小禾和伊泽的双重夹击下离开,乖乖地去了妇产科。

    路过拐角的第二间病房的时候,伊泽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秦言,可是一抬头,又不见了他的影子。还以为是自己花了眼。就带着妻子进了妇产科。其实伊泽当然没看错,只是秦言刚刚转过身去给高纬倒水而已。轻轻地把水喂到他嘴边,床上的少年依旧是眼神空洞,毫无神彩。坐在床边的柏杨抬眼和秦言的视线对上,空气里一片死寂。医生说,这次命救回来算是庆幸了。服用的安眠药过量导致他的神经系统受损,加上自身所受刺激太大,所以心智迷失,恢复到孩童时期。

    “秦经理,您能告诉我,他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吗?”柏杨的眼神狠戾,打过他之后,男人就和他摊了牌,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柏杨觉得自己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

    听他这么问,秦言的神色有变,迟疑了一下便又恢复了气势:“我……是他的监护人,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你不用担心!”

    “你还是没有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柏杨的脸色是非一般的阴郁,“再说了,我弟弟我自己会照顾!”

    “呵——你说高素素不是她生母?”秦言嗤笑,“据我所知,那可是他唯一的亲人!更何况,那个女人还曾经是我父亲的情妇!那个害我们家庭不和的罪魁祸首!”他的眼睛猩红,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秦经理,您别告诉我您是为了这个理由所以才折磨小纬?”柏杨的怒气很重,就差没从凳子上跳下来了,“我想有些事情您还是调查清楚比较好!不要冤枉了无辜的人!别告诉我,你手下的人都是吃白饭的!”

    秦言的脾气暴躁,听他这样说,便一下子上前抓住了他的衣领。“你……”

    “你们快分开!”秦言是听到夏小禾的声音才放开柏杨的,柏杨刚想反击,可是被她给制止了,“你们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们丢人,阿纬本来就需要休息,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夏小禾一只手拉着柏杨,而另一只缠着绷带的手又不小心碰到了椅子背,不由地吃痛。“算了,你们聊,我去看看爷爷。”秦言还是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他必须承认夏小禾说得在理,要是再吵吵闹闹把爷爷给招来了,那才算真完了。

    “你看看你,都不注意自己的手!”柏杨心疼地拉过她,让夏小禾坐在自己旁边。

    她没坐,只是静静地看着床上的少年,缓缓道:“小白杨,你就不要抓着秦言不放了。其实,阿纬他……他是喜欢秦言的。喜欢到可以为了他,丢了命!”女孩想了想,还是咬牙说出了事实。而柏杨,则是一愣,而后久久无言。

    算了,让他安静会儿吧。这样想着,夏小禾退出了病房。

    晚上在床上收拾着柏杨给自己带来的东西,无意中在一个很久没有穿过的薄外套口袋里发现了一个蓝色的MP3,然后,夏小禾就笑了,赶忙从包包中翻出耳机,插了上去,套在了耳朵上,然后按下了播放键。

    很简单,这个MP3里只有一首歌,是风执亲自录进去的情非得已。女孩似乎还记得男人在演唱这首歌时,脸上微微泛起的红晕。

    六年前,南开大学大一新生军训成果阅兵仪式。

    出院后的夏小禾在魔鬼教官风执的带领下,一度苦学,现在,她终于会打军体拳了,并且还打得很好。

    只是,总是觉得这套拳怪怪的,甚至有点像她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太极。

    好不容易在风执面前炫耀了一番,还跃跃欲试。没想到他却说,这次上台表演的不是她们连,害得她还苦练了那么久。夏小禾恨恨地白了他一眼,又转身帮着苗花花挂着横幅。风执见她这样,也不恼,只是看着她笑而不语。

    和苗花花她们打打闹闹了半天,阅兵式也终于要开始了。听着令人心潮澎湃的音乐声,夏小禾难免想着,他,一直听着这样的音乐,做着令他自己骄傲的事呢!嘴角不觉微微上扬。被刚刚检查军容的风执看在了眼里,“傻乐什么?”他挑眉看她。他猛地开口,她吓了一跳,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刚想白他一眼。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他开口道:“那个~~”

    “嗯?”风执把头贴近。

    她费劲地把他的脑袋挪开,“上次,对不起……”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呃……”风执看着她坏笑,“我以为你不会再提了。”

    “你……”她气得用手指着他。

    “没关系。”他在她耳边轻声呢喃,将她的手握进自己的掌心。夏小禾又羞又恼,想使劲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可奈何他的力气太大,怎么也抽不出来,只好红着脸低下了头。幸好后面传来脚步声,快到她们连上场了,他才放开了她的手。

    他理了理自己的军装,抬起头看着她笑,见她不理,走过她身旁时对她轻声道:“别紧张。”说完便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去。

    作为标兵的夏小禾,听了他温柔的安抚,好像变得更沉静而有力量了。听着耳边响起的激昂的音乐,伴着他在队伍旁铿锵有力的指令:“一,一二一”“一,一二一”她的每一步都踏得准确而有力,嘴角荡开灿烂的笑容,自信地迈开步子,用眼睛余光瞅了瞅他,见他正认真地指挥着,忽然觉得这样的他,好有魅力,于是他们更加默契地配合着……

    最后,她们连还是没有获奖,但也没被批评,夏小禾觉得这样也不错。可是她们连的伙伴们就不开心了。看着风执应付她们焦头烂额的样子,她就有些好笑,看着他平时那么冷酷的一个人,现在露出这副表情也真是难得。其实她没注意到,现在的他,跟刚开始军训那会儿相比,真的是变了太多了。

    夏小禾刚从人群中挤出来,“叮——”,手机响了。一打开,是短信,他的:表现不错,晚上有奖励。她回头看见在人群中被缠着的他,还在傻呵呵地冲自己招手,“扑哧”一声,用手捂着嘴笑了出来。冲他潇洒地摆了摆手,留下一个销魂的背影,走了。

    晚上是篝火晚会,本是可以换下军装穿便装的,夏小禾从柜子里拿出了清凉吊带装,也硬是鬼使神差地把它塞进了柜子里。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还是洗了把脸,穿着军装出了门。

    吃完饭,天已经黑了。看见操场上已经坐满了人,自己也在连队中找了个位置盘腿坐下,这也是军训养成的好习惯啊,不用板凳,随时随地都可以盘腿坐下。

    黑魆魆的一片,只有一堆堆熊熊燃烧着的篝火,映得人脸通红。虽是看不太真切,可却将大家身上的军装都看得分明。看来大家都一样呢,最后一次穿了,难免有些舍不得。

    正在走神,夏小禾就听大家都唱起了《军中绿花》,正在纳闷。一看,是他来了,还是一身军装,依旧挺拔潇洒。不过却换了一身,她明明记得那套颜色浅一点,看来还挺爱干净的,她在心中想着。还记得他教她们第一次唱这首歌的模样,冷酷的脸上泛起一丝绯红,醇厚好听的男声,咬字清楚,句句情深:“寒风飘飘落叶,军队是一朵绿花~~”把那时对军歌不屑一顾的她也给听入迷了,如今再唱起,心中自又是另一番感受。看见他从容淡定地坐下,还冲她眨了下眼,她没好气地还他一个白眼。

    晚会的气氛很欢快,大家都很积极踊跃地表演节目,她看得也是赏心悦目,无关节目好坏,只是,别叫她表演就行。正这样想着,突然就听大家叫到:“夏小禾,来一个!”“夏小禾,来一个!”她一脸苦涩地看着传到自己手中的帽子,唉,怎么那么背,一时没注意怎么就传到自己手上来了。再看看此时看好戏的风执尘,他真怀疑他是故意的,要不就是后面长了眼睛,要不然怎么刚传到她这儿,他就喊“停!”了呢?她连把帽子扔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令人郁闷的是,此时苗花花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大声冲她喊道:“咦?小禾苗,你怎么在那儿?我找了你半天!”然后又看了看她手上的帽子,兴奋地说着:“快,来一曲!来一曲!”此时大家更兴奋了,都嚷嚷着让她来一曲。

    此时的她是无措的,狠狠地瞪了苗花花一眼,就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熟悉的歌曲,不知怎么地,一曲《十年》溢出了嘴边,她的声音很温柔,透着一丝与陈奕迅不同的细腻,大家也听得入迷,只是风执却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死死盯着她的眸子,仿佛要将她给看透。“十年之后……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听她这样唱着,他又想到她忘不掉的那个小白脸了,心中难免有些不淡定。

    一曲完后,获得了不少的掌声,夏小禾心中难免有些窃喜,只是看见风执那张黑脸,她还是有些纳闷:他这是又抽了吗?

    后来的节目,她也就心致阑珊地看着,心中难免还是有些纠结于风执刚才的态度。

    “教官,来一个!”“教官,来一个!”晚会到了尾声,大家难免起哄,都嚷嚷着让风执表演。他也不好推脱,站起身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大方地开口。只是唱得竟然是——《情非得已》?!

    听着他好听的嗓音唱出令人心动的歌词:“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脸上的表情也那么深情,夏小禾莫名地有些气恼。听到教官唱情歌,大家都沸腾了,一个劲地尖叫。对上他深情的眼睛,她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绯红,不知是气氛太热烈还是因为他深情的眸子,总有种感觉,好像他一直盯着她……脸烧得不行,她终于在她自己的脸烤熟之前,溜了出来。

    回头看,他已经唱完了,而大家都围着他转,好像是在八卦,她竖起耳朵一听,是在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听到这,她也驻足不动了。

    “我,这个……”风执看了看前方驻足的身影,想了想,饶有兴味地开口。大家见他支支吾吾,以为他是名草有主了,“教官~~原来有女朋友了!”“是啊,是啊,害我们白开心一场!”“对啊!对啊!教官刚才那么深情,我们还以为,你对我们……”见她们叽叽喳喳,风亦尘也不解释,抬起头看刚才那么身影,却是已经看不到影子了。

    回到寝室的夏小禾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快,有女朋友了还让人误会,真是的!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在气些什么!恨恨地拿起抱枕往墙上摔了过去!

    刚开门进来的苗花花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她心疼得一把捡起自己的抱枕,死死地搂在怀里,生怕再被夏小禾那个暴君给虐待!

    夏小禾看着她那么宝贝的模样,不免调笑,“你家那位,送的?”她刚才注意到了,是个新的,和苗花花原来的不一样。

    “哼——”苗花花没好气地瞪她,也不回答,而是向她问道,“教官明天一大早就走了,你去不去送送?”她现在听到风执的名字就来气,听苗花花提起,她还在气头上,“不去!”

    说完就拿起浴巾摔门进了厕所,看得苗花花一愣一愣的,嘴里不住地嘀咕:“不去就不去呗,发的哪门子邪火啊?!”

    洗完澡的夏小禾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盯着手机看了老半天,见没动静,便放下了。刚放下了,就听见“叮”地一声,来了短信。

    拿过手机,打开,是风执:睡了?

    “嗯”她回。

    “睡了还回?!”

    “梦游”

    “……”

    “小禾苗~~你……有情况!”苗花花听她手机老响,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手里还捂着电话,看样子是在和男友煲电话粥。

    “睡,你!”她给苗花花下着命令,免得她把寝室的另几头狼给招起来。

    “你……流氓!”苗花花说完又钻进被窝,和男友控诉她的恶行!惹得夏小禾直拍床板,“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真是的,她还要诉苦呢,她刚刚说的话很纯洁的好不,是她自己想歪了。

    “叮”地一声,短信又来了。

    “还在梦游?!”

    “有话快说!”

    “今天的歌……”

    “给女朋友的?秀恩爱?!”

    “不是……没……”

    “管你的!睡了!”

    之后电话再也没响了,因为某人把它给关机了……

    最后的结果是,一觉睡到大天亮。苗花花拼死命地把她给从床上拉了起来,看她一边穿衣服,一边给她灌输着“教官对她多好多好”的思想,最后将她给拉了出来。

    她们到的时候,风执已经上车了,还是一身绿色的军装,就如他来时的那样。好多学生都围在车旁,特别是风执尘的车窗外,最为显眼,因为全都是她们英语系的妹子。苗花花使劲拉着她上前,她还是动也不动,他不是有那么多人送吗?又不缺她一个!

    见苗花花上前了,她才懒得去,自己一人先走了。苗花花见状也没法拦,就随她去了。

    走到风执的车前,她礼貌地跟他道着别,说完后又不忍心让他误会夏小禾,毕竟平时他待她那么好,就接着开口道:“小禾苗她刚才来了的,只是有事先走了……”

    “我看到了。”话还没说完,就被风执给打断了,“我知道,她是舍不得我。”

    “这……”苗花花瞬间被雷到了,这个教官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却没看到,风执嘴角闪过一丝狡黠……

    回到寝室的夏小禾,还是把手机给开了机。

    一打开,是条短信,还是他的:252638945

    看得她一脸的莫名其妙,这人玩什么?咒语?一看,还是昨天发的。想想他现在应该已经出发了,就给他回了:下的什么咒?!

    坐在车上的风执看见这个回复,忍不住笑出了声。惹得他身旁的勤务兵,一阵发怵,直想:平时那么冷酷的少校怎么了?这是被送下来改造傻了吗?

    “QQ帐号”风执回。

    看见这一回复,我们的夏小禾同志不淡定了,搞了半天是这样,还以为他搞什么阴谋论呢!要不要那么简洁?!可是还有更气人的,她正在暴走中,他又回了条:短信费钱。

    这下,她算是彻底无语了。

    ……

    手中的MP3就这样一直循环播放着,听着听着,夏小禾的口中无意识地开始呢喃着“教官”,一遍又一遍。门外提着宵夜的风执的手顿了顿,心里难免一惊,以为是自己幻听。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过了会儿,才选择推门而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