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

章节字数:2442  更新时间:14-02-01 17: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金钱巷与皇宫后墙仅有一街之隔,他却是京城内最有名的勾栏林立之地。妓院,教坊,一家挨着一家,镇安坊就是其中一家。坊主李妈妈,年轻时也是个红歌姬。二十年前她开设了这个教坊,营业苦心,耐心教导,如今镇安坊已经成为京城中小有名气的青楼。

    后院厨房内,袁媛把堆满一案的碗盘洗净、擦干。提起水桶正要走,一眼见到缩在角落里的莲月还在抽泣着。袁媛撩起长发朝脑后送去,仰起头来抖动了几下,一脸无奈,只得蹲下,握住莲月的手。

    “泪腺发达,在医学上也是一种病,我说你就消停会吧。”

    莲月是个胆小、怯弱的姑娘,和袁媛一样初来教坊,在后院做小婢。初来之时,莲月因为心中害怕一直抽泣,也不敢与人亲近,刚来的姑娘大都是这样的。而这一群少女中显得格外扎眼的那要属莲月了,她基本不与人交流,不哭不闹,安之若素,沉默使的深邃的眼睛更加黝黑。但因为她并没什么过人之处,所以很快就被人抛之脑后了。

    而袁媛也被这个可爱,善良的小姑娘给逗乐了,刚开始那个小姑娘接近她只是因为好奇,后来,小姑娘对她又变为了崇拜,现在,这个小妹子天天粘着她的表现叫依赖。

    上午,莲月把碧心小姐的衣服不小心撕破,被管事的张嬷嬷打了一顿。她非常敬佩袁媛,因为在她印象中,袁媛从来没有因为犯错而挨打,就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稳重,虽然有时候好像说话稀奇古怪的。

    “听话,别哭!把这个茶点端到碧心姑娘的屋里去,要不,张嬷嬷又要打人了。”莲月忙起身,袁媛陪她来环奇院。

    —————————————————

    碧心房前,一群丫鬟走进忙出着布置厢房。碧心姑娘扭动着水蛇腰,嗔怪的向李妈妈撒着娇。

    “周大人也真是的,他早不来晚不来,今怎么有空来了。听听,妈妈,我今儿嗓子可不大好使。”

    李妈妈知道碧心又是在这叉烧包卖乖呢,她做出心疼的样子道:“哎呦,我的儿,那可不妙,来,唱一曲给娘听听。”碧心推脱了一会,亮亮的唱了几句。

    “行了嘞,我的心。”妈妈说罢,乐颠颠进了厢房。

    袁媛默默的收回目光,将刚才的一切尽收眼底,心里冷笑到,总是爱卖弄自己的人,一方面是对自己的肯定,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及其幼稚的表现……她走出大门,来到井台边。

    她到现在也不敢完全相信。她穿越了,是的,一切都如梦似真,要不是当初望着小河里反射出来的倒影,像她这样在科技与文明高度发展的社会打拼怎样都不会相信这种不科学的事情。

    她不在多想了,心理学中想了太多当做是一切心理疾病的初发期了。教婢的小日子过得也还算悠闲,三年后才开始学艺,三年的时间也够了,况且这具十三岁的身体她还要尽快熟悉了。

    ————————————————

    从巷子外传来鼓乐喧闹声,把袁媛从思考中拉回来,她提起桶,有些玩味地到巷口朝远处看。

    在皇宫东修门口聚集了无数老百姓,这时一排高大头大马的禁卫军拐出宫门,紧随其后的是文武重臣的坐骑。接着在阳光下,金硕硕的华盖倏尔一闪,皇帝的銮驾出现了。这当儿等在城门外的百姓立即欢呼起来,口呼万岁。袁媛的周围满了人,百姓从街旁院里出来,物理涌出来,纷纷跪拜。袁媛生只跪父母,对于什么真龙天子,不过是未进化完全的古人罢了。但是作为一个能屈能伸的谄媚人物,袁媛还是一边咒骂万恶的封建主义,一边下跪。

    这时,一队步行军一沿街站好,把周围的百姓挡在身后,浩浩荡荡的马队愈来愈近了。袁媛攒动着人头,在马匹,副旗,长矛里想要看看皇帝容颜。华盖罩顶,武士簇拥,让她根本无法看清,但她在文武众臣队伍中看见了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令她猛地一惊,条件反射似的站了起来,代她醒悟过来时,豆大的汗珠哗哗地流啊,这种做法无疑是藐视皇权,是死罪她只是个小人……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的人,倍加珍惜生命,她感到众人的目光全都投射到了她脸上。同时在众大臣中辰曦也发现了那个有趣的小人

    就在这时一个小童的彩球滚到街上,接着,他从禁卫军的胯下跑了过去,跌跌撞撞的向街心跑去。马车依然向前,袁媛灵机一动,她冲出禁卫军的阻挡,抱住小孩子的那刹那,前排向导的马匹嘶叫起来,几个禁卫军长矛向她抵近。袁媛抱着小童,假装惊慌的看着四周虎视眈眈的兵马。

    人们屏住呼吸不动,谁都知道。当街扰乱圣驾,那是要杀头之罪。

    一个身穿将领军服的伟岸男子亲自策马向前,身后一大群禁卫军紧随其后。

    “大胆刁民,竟然阻挡圣驾,拖下去。”几个禁卫军上前欲拖拽袁媛。

    “慢着”袁媛她在赌,她在赌现如今的这个帝王到底有几分仁爱之心,袁媛双手扣底,俯下身来跪拜

    “草民无意惊动圣驾,罪该万死,可是今日之事事发突然,这个幼儿,因年少无知而上前拾球,只是这初生牛犊不怕死,竟然档在皇上御驾前,那不是存心自寻死路吗?草民虽只读过几年书,但也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陛下爱民如子,定不忍这个孩子惨死马蹄之下”说完磕了个响头。

    那个年轻伟岸的将领像是没有听到她抑扬顿挫的解释,他抽剑在手,分开众人向媛媛走进——

    不是吧,袁媛不敢抬头只是看见那花白的宝剑向她靠近,她视死如归的闭上了眼。

    “慢着”听到这声,袁媛才在心里默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她赌赢了,当今圣上年迈以高,大兴中庸之道,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儒家文学,自然是以一颗仁义之心对待百姓,况且在众人面前,他自然是要做一个仁君的。

    袁媛抬头,却没没望向天子,一副刚刚被吓到的胆怯样。

    东方明看着这个年岁不大的女孩,心里赞赏他的冷静,普天之下莫非王臣?好真好

    “哈哈哈,无妨无妨,起驾吧”袁媛半天挤出几滴“感激”的眼泪。

    抬起头她看到皇帝虽已年过半百,但五官精致,看的出年少时是个英俊异常的美男子。

    她还看到了那个刚才一直想要将她依法处置的将领,刚刚隐约间感觉他很有一种伟岸的感觉,仔细观摩果然不错,少年将领,年纪轻轻,很有作为,声音洪亮底气充足,古铜色的肌肤壮硕的身姿证明常年锻炼,脸也是黄金比例,像刀割钻石般精细打磨的脸坚毅而有男人味,美男啊~只是眼神间传出的戾气证明他久经沙场,并且杀人无数,可惜了,望着逐渐走远的人马,人群也慢慢退散,就在这时,一个充满戏谑的声音传到袁媛耳边,

    “瞧你那花痴样,喂,你刚刚忙着起身是不是跟小爷打招呼来着,袁媛转身看到一张倾国倾城的祸水脸,……果然是那个妖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