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第一章 今夕何夕

章节字数:2894  更新时间:10-06-19 13: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鲜血与哀嚎,那不为所动的残酷粉碎了唯一想要守护的美好,那样的画面太残忍。痛苦地呼喊着“住手”,身体却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爱的她在面前被人……那是怎样的语言也不能言述的悔恨。

    力量,我想得到力量!若是我拥有力量的话,就不会这样……

    我想保护你,倾尽我的所有,我也愿意!

    “想要获得力量吗?把你的身体借给我,作为交换,你可以随意使用我的力量。如何?你敢接受吗?”

    那是谁的声音,呢喃着说出自己此刻最想达成的愿望,充满了魅惑与蛊动。然而他却没有丝毫迟疑,爽快地点头。

    “怎样都可以,即便是要付出生命为代价我也同意,只要你真的能给与我力量,让我保护好她。”

    “呵呵呵,那是自然。”听得出这声音中满是轻快愉悦。“我所希望的也是她的平安。”

    “是吗……太好了……请快一点救她。”

    “不急。”

    “你想反悔?”

    “那倒不是,只是你还有些话不敢说对吗?我可是要借你的身体去救她,那样做的话,这世上可就再没有你这个人了,这个时候你都不敢说出口,你才应该感到后悔吧?”

    “为什么……你会知道?”

    那份藏在心底最深处、不敢对任何人坦白的感情,为什么会有人知道?

    “我知道啊,因为你也可算是我的一部分吧,呵呵……”

    这样的对白让人心生出几分恐惧,但是又奇异地不会产生追问的念头,似乎对方所说的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一样。

    没有时间继续犹豫,在生命即将散去的瞬间,他终于有了承认自身情感的勇气。

    “我要保护她,因为我爱她。我想和她在一起,再不用去在意谁的眼光,一生一世,永远相伴。”

    “对,就是这样。不过我比你贪心,我要的是与她相伴的永生永世。”得意地笑过,那摄人的威势顿收,转换成了绝对的认真。“为了我们共同的期望,我赐予你力量,作为代价我将接收你的生命。”

    力量,从身体中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我用这力量救下了你,为什么却不能照我所想与你相伴?

    为什么要逃避?

    为什么要拒绝?

    “为什么你要将我封印!”

    大声叫出这句莫名的话语,江鸩影猛然一愣。

    怎么忘记了,我们早就已经离开了那里……

    推开窗户看向窗扉紧闭的摘星楼,阴霾的面容在瞧见那印在薄薄窗户纸上挚爱的身影时不自觉地闪现一丝温柔。

    北泽,独立于大陆之外的小小岛国,盛产织品与香料,以强盛的海上军事力量而傲立于世。因其国民皆爱好和平,不曾有意与凤翔国或鬼谷争夺天下一统之位,是个适合隐居了却此生的地方,也适合让我们继续藏身于尘埃之下,不做他想。

    只是人总是很贪心,总学不会知足,我努力地去追,结果直到今时今地,月离你还是不愿意接受我呢……

    自嘲一笑,江鸩影披上黑色长衣,走出居所。

    今日是月中,凤鸾园所有隐藏在暗处的重要人员都会在此时集结,向园中之主,亦即是向身为摘星楼主的月离,报告这一月以来各部的进展状况,并由此获取下一步行动的指示。

    难得能在园中留宿一夜,管它是因为什么,江鸩影就是感到欢喜。

    能离你更近一点,这就很好。

    早餐仍是大家一起共用,长长餐桌的对面坐着一位美丽温婉的女子,这人便是月离。此时她正侧首与侍女长初荷低声交谈着什么,面色随着谈话内容而改变,显得越发的玲珑剔透。

    “楼主,可否让我们也听听你们在乐些什么?”说话的是新月,受封有却寒阁主之称的活泼少女,她为人素来爽利好动,自是不甘被人排除在外。“人家也想和你们一起说说笑笑的。”

    “倒也不是什么很值得人发笑的事。”发现自己无意冷落了其余众人,月离歉然一笑,“初荷只是在跟我说园中的紫椰花树开花了。”

    “啊,真的吗?楼主您最喜欢紫椰花了,等会儿我摘点放您房里去。”

    新月跟在月离身边很久了,对她的各种喜好自然很是清楚,已经不自觉地开始在脑中为月离设计着放花的位置了。

    “好啊,那可要谢谢你了,新月。”淡淡微笑,月离扭头看向坐在一边不言不语的下弦。“也要谢谢你,下弦,你把千木堂经营得很好,我很高兴。”

    “只是略尽薄力而已,楼主您太客气了。”

    恭谨地作答,下弦望向月离的眼中却有着无法隐藏的深情。

    江鸩影自然明白那是代表着什么,与自己一样,下弦也深爱着月离。或许下弦的优势还要更大一点,因为阻碍着他与月离的不过是身份差距,而月离与自己却是……

    在一瞬的失神之中,江鸩影没有听到月离的问话,等到上玄提醒,他才回过神来。

    “抱歉,我……”

    “啊,没关系,毕竟鸩影你所负责的凌云亭事务是最多的。”月离很体谅地这么说道。

    下弦不满于月离的偏袒,话中带刺地朝江鸩影冷笑道:“如果太吃力了,最好还是趁早说,我会考虑帮你一把。”

    “谢了,我凌云亭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插手。”江鸩影不甘示弱地回道。

    眼见江鸩影与下弦又要开始动手,月离微感头疼地苦笑。

    上玄对自己师弟的小心眼也有点无奈,只能装作不见。

    初荷束手站在旁边,偷眼瞧向下弦,一双明眸波光闪动。

    对于众人各不相同的反应视而不见,新月端过一碗细米粥,一手捏着白胖馒头,摆好了姿势准备看场好戏。

    瞥见新月的这番举动,月离颇觉好笑。

    “鸩影快别闹了,吃过饭你该跟我说说凌云亭的事了,快坐下吧。”

    江鸩影腰间的剑已拔出了一半,下弦袖中的药粉也已拿在了手中,此刻听月离这么一说,全都悻悻地坐下,不愿拂了她的意思。

    餐后,新月忙着去为楼主采摘紫椰花装饰房间,初荷忙着去安排园中侍卫等人的工作也退下了,而下弦告退返回千木堂,上玄则退回水榭轩去处理各大商号的事了,只剩下江鸩影跟在月离身后朝着凤鸾园中的最高建筑摘星楼走去。

    进入内室,月离在尊位落座后,江鸩影选了个与之相对的位置坐下,如同往常般先问了一句。

    “我……还是只能称你为楼主吗?”

    微不可见地轻蹙眉头,月离淡然道:“是。”

    “这样啊……”

    有些失望,却已习惯。

    你我之间除了冷漠的公式化的交谈,其他的再不能给,所有痴心妄想的温柔全是我的梦。

    收敛了失落的情绪,江鸩影强打起精神,低头向月离汇报着凌云亭的近况。

    因为低着头,江鸩影没有看见,月离握紧的双手,指节泛白。

    我不敢给你任何的期待,因为没有人会允许我们的相守,所以请原谅我一再的拒绝你。且让我们恪守着彼此的身份,不要牵手,不要承诺,就这么静静地对望,永不接近。

    这是最安全的距离,却不是你我想要的距离……

    悲伤地注视着江鸩影俊朗的面容,月离心下凄然。

    鸩影,我们为什么会是姐弟?

    为什么我们明明注定不能在一起,却还如此强烈地彼此吸引?

    这是上天对我们的责难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