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第二章 上元夜月

章节字数:4114  更新时间:10-06-19 1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是一轮美丽的圆月,月华似水的温柔以超越万千凡尘的眼睛观望下界。

    天空明晰无云,朗月照耀下的拥挤俗世中人们熙熙攘攘地生活着。

    今晚是上元夜,是一年一度的节日,是唯一一次可以撇开平日的束缚邀请自己的心上人同游的日子,所以这一天街上人头攒动,车水马龙,极尽欢乐之本性,共享佳节。

    赏灯、猜谜、对对子……

    举凡可以想到的游戏在今日都能见到,人人都可享玩。

    街上人来人往欢声四溢,似乎人人都有其忙碌之事,然而当他们路过这条街时,都会注意到那伫立于街口的红发少年。

    血色红发,冰蓝双瞳,面色阴骛,使得全身皆笼罩在一层冰霜之下,饶是如此,他那稀世容颜仍是令人忍不住停步几分。

    少年直身傲立,不去管路人好奇的眼光轻轻抬头。

    月色醉人,无语相邀心自醉。

    如斯月色也不能麻醉的心情,是长达多年的等待,然而也只是等待,没有结果。

    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众人皆乐我独愁,佳人……至否?

    “……山盟海誓应无意,一日红尘笑忘君……”

    绕梁之音摄魄勾魂,无怪乎这满街人流生生顿足,只为细听这难得的人间佳乐。

    远远便可听清这数声歌乐,这般熟悉的词曲、这般铭心刻骨的声音,除了她,还作它想吗?

    “这是凤鸾园的摘星楼主在唱歌吗?”

    “怎么连今天还有要人来吗?”

    “居然会惊动楼主,不知来的是哪位大人物?”

    北泽凤鸾园——天下奇人异士集居之处,下有水榭轩、却寒阁,上有总管全园事物的摘星楼。主营丝织与海运,常常救济澄海等地贫民,深受世人敬佩。其名下的青楼颇多,却也独它一家只卖艺不卖身,而无旁人干涉。个中缘由不为人知,可民间皆传其暗中为北泽王家所护,是以无人胆敢正面与之敌对。

    能成为这雄霸北泽一方的鸾凤园之主的人自是惊才绝艳无人可敌,备受各方才俊的景仰,每日都有无数慕名前来的人希望能一睹风采。

    饶是如此佳人仍需于此夜为他人奏曲,这来者身份着实令人好奇。

    不理会议论纷纷的人群,少年转身准备离开。

    上元之夜何人不思家而回,昨日早已确定此夜无事,所以才敢邀请她同往观灯,结果又是一次失望。

    思及今早与她的一席交谈,心兀地寒透。

    今早,楼宇中紫椰花开,少年低头看见那俏丽人儿笑逐繁花的身影,冰蓝眼眸闪现难得的一许柔情。

    只是守望不开口,原来还是可以知足。

    不过那深埋于心的点点私念却不容少年就此止步,于是他张开薄唇,颤颤地不愿让人听见一般,急急脱口,问道:“月离,今晚和我一起去赏灯,可好?”

    楼下那少女蓦地止住了灵敏的步伐,诧异地抬头上望。

    “鸩影,你怎可直呼我的名字……你,你可知道这上元夜是……”

    “我知道,所以才叫你一起去。一年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就让我们放纵一回,好吗?”淡然一笑,江鸩影急急闪身走开,不敢等少女反应过来再做拒绝。“既然你只有这个要问,那我可就当你是答应我了。今晚月出澄海之时,我在街口等你。”

    记得当时她有在身后呼喊什么,原来说的还是拒绝吗?不然怎会在今夜独弹这曲,是在嗤笑我的痴心妄想吗?

    趁着众人全为此音所惑,江鸩影慢慢走开。

    人群却在这时骚动起来,原本还停留在那一声声天乐中的人们竟齐齐发出一声呼喊。

    “好美的姑娘啊!”

    这一声呼喊让江鸩影好奇地转过身来,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慢慢走来。

    那是月离,带着几分羞怯与不安,缓缓地,朝自己走来。

    我是在做梦吧,我居然看到你向我走来,带着恬然的微笑,朝我走来。

    “你……来了?”

    这颤抖的不是我的声音,而是我的心,我因为你的接近而欢喜,你知道吗?

    月离用特殊的药水涂过头发,盖住了她独特的冰蓝发色,不甚自在地拽着衣袖。

    “嗯……你说要我来的,怎么现在要走了?”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那首歌不是你在唱吗?”

    江鸩影恢复了平静,想起先前听到的歌声不觉感到疑惑。

    “那个啊,我让善音学着我的嗓音唱歌,这样大家就不会发现我跑出来了。”

    最重要的是,不要被下弦知道自己为了与江鸩影共度上元夜而出逃,不然依他那性子不知会闹出怎样的事来。

    江鸩影也明白月离的担心。凤鸾园是月离的心血结晶,园中众人更是可与亲人相比的人,她不希望谁受伤,他自然也不愿违逆她的心意。

    “月离……”

    低低地唤着她的名字,江鸩影伸手,试探着去拉她的手。在得到她些许回应的现在,他心中其实还是很担心她会拒绝自己的亲近,月离的防备有多深他是知道的。

    没想到月离主动握住他的手,对着仍旧懵懂的江鸩影微笑。

    “如你所说,一年也只放纵一次。鸩影,我们……”

    “我明白。”

    握紧她的手,江鸩影能够了解她未尽的话语。

    我们只有这么短暂的相处,这是命定的,无法改变。

    ————————————————————————————————————

    两人一起手拉着手玩转这整条街,猜过灯谜,吃过汤圆,看过杂耍,听过唱曲……

    几番欢喜,一许忧愁。

    后半夜,听说澄海边有场盛大的烟花祭典,人群争着往那里赶。

    月离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江鸩影护着她在人群中穿梭,竭力闪避着拥挤的人潮。

    被江鸩影护在胸前,月离放任自己贪婪地享受这甜蜜的瞬间。

    如果可以让这一刻永恒,那该多好。

    人实在是太多了,月离与江鸩影最终还是被冲散了。江鸩影急得四处寻找着那翩跹的身影,却只得几个相似的背影,举目四望,人影幢幢,看不到那最思念的人儿究竟是在何方。

    在江鸩影发愁的时候,月离看着犹带着他体温的指尖,略微发愣。

    就连上天都不允许我们多任性一点吗?只是多这么一点点的时间就好,为什么却得不到谅解?

    苦笑着抬头,不期然地望进一双暗黑瞳眸,月离心中一惊,后退半步。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似是瞧出月离的防备,那人淡然一笑。

    “抱歉,姑娘你与我的一位故人有几分相似,我不由得看呆了,惊扰了你,是我失礼。”

    他虽是态度谦和地在说着歉意,却有股凌厉的寒气从身上散发出来,让月离更是心惊。

    危险,他很危险!

    脑中不断响起警告的词句,月离心底泛着寒意,但从中却捕捉到一些熟悉的感觉。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从前,这个人曾给过自己的伤害,而如今……

    看了看对方神色,月离判断,他已忘记了自己。该算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吧,只是苦了那些被他忘记了的人,还在痴痴等待。

    “姑娘,你是否认识我?”看出月离的恍然,那人低声问道。

    月离摇头。“不,我与公子只是初次相遇,此前不曾相识。”

    “是吗?可你的表情不像。”明白月离是在回避自己的问题,那人不悦地向前走近。“希望姑娘你能老实地回答我的问题,我这人并没有怜香惜玉的风度。”

    看着对方伸手朝自己抓来,月离惶恐地后退,然而她的身后是一堵结实的墙壁,没有地方可以躲避。无奈地闭上眼睛,月离正急速思考着敷衍的借口,却听一人沉声喝道:“你若再上前一步,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月离诧异地睁开眼,江鸩影横剑在前,挡住了那人无礼的靠近。

    “护花使者吗?来得还真是时候。”对方冷笑一声,不多做纠缠,爽快地罢手。“相逢必是有缘,我也不必急于一时。姑娘,我们后会有期了。”语毕,洒脱地离去。

    “你没事吧,月离?”

    待到那人走远,江鸩影急忙回神确定月离的安全。

    摇了摇头,月离安抚道:“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江鸩影仍是不放心,仔细地端详了她半天,终于确定她毫发无损,这才放宽了心,忍不住将她拥在怀里。

    “我很担心你……”

    “我知道……”

    透过他的肩膀,她看见烟花坠落,看见月光微微黯淡下去,一滴泪滑过她的面颊,落在他火红的衣衫上,晕染出一朵忧伤花蕊。

    “鸩影,我有事想拜托你。”

    ————————————————————————————————

    晨光起,一日风光好。

    凤鸾园中,水榭轩。

    上玄放下手中书卷,抬头看向坐在窗边的月离,疑惑地问道:“楼主,您是在担心江江鸩影吗?南荒的确是个很危险的地方,但是他自有解决的办法,你就放宽了心吧。”

    月离把玩着新月摘来的紫椰花,轻轻抚摸着那柔嫩的花瓣,久久无言。

    暗叹口气,上玄自知多嘴,于是重又捧起卷宗,细看近日来的商号变动,不想却听月离忽然出声。

    “上玄,若有一日,我不在了,你可愿代我掌管这凤鸾园?”

    “楼主您这是在说什么?”莫名地心惊,上玄猜不透月离说这话的用意。“你要离开我们吗?”

    “只是一个假设而已,不用紧张,你且回答我,你愿意吗?”

    月离坚持要得到一个答复,上玄也只能点头。

    “我会,但是这凤鸾园只会有你一个主人。”

    “我明白了,谢谢。”

    说完这些,月离复又低头赏花去了。

    看不出什么情况,上玄也就继续检阅起各商号送来的资料,只在心底埋下更多的疑问。

    楼主究竟派给江江鸩影什么任务,会让她这么担心,这么反常?

    不去管上玄的疑惑,月离默默地为江鸩影祈祷。

    你要平安回来,揭开这乱世的序幕。我将陪着你走到最后,只希望你能永远记得我,这样我们才能避开那既定的命运,然后完成我们渺小的心愿。

    鸩影,你不要恨我,不要想起,就这样平安地回到我身边来。

    求求你,快回来……

    千里之外,似有所感,江鸩影回头看向来时路,朝着有月离所在的方向低语。

    “等着我,月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