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第四章 破军摇光

章节字数:4220  更新时间:10-06-14 01: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睁开双眼的瞬间听见一声轻软欢呼,清泠如山泉细流。环顾四周,一方石室环堵萧然。偏头望向刚才发出声响的女子,刚想开口问询,她却已经急急跑出石室。四肢酸软,阻拦不及,只能愣愣地任那脚步声渐渐跑远。默默回想,却觉头痛欲裂。

    “你晕倒之前和星君对峙,损耗了过多的精神力,身体还没有痊愈,暂时不要多想。”

    女子端着满满一碗油黑药汁,慢慢步进屋来,见他以右手紧按额头,忙将药碗搁在床边小几上柔声安抚。

    避开女子的抚触,他沉声低问。“你是……”

    “俞瑶,随侍在星君身侧的人。”毫不介意他的细细审视,俞瑶侧身拿过瓷碗,“这是用蓝月果实熬制而成的,可以缓解你的头痛。”

    蓝月果实,传说中由被神所厌弃的蓝月一族的怨恨凝结而成,为世间少有的破除神力的物品。蓝月果初始宛如樱桃般大小,蔚蓝如苍穹;成熟时形状各异,多呈镰月状,偶有团团如圆月者,色皆暗蓝,熬制可入药,能解巫蛊之毒。

    道过谢,引颈喝下。药汁虽苦却非常有效,混沌不堪的头脑霎时清醒过来,猛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挣扎着就要起身。

    俞瑶急急按住他的肩膀:“你还不可以起来的!蓝月果实只能消除你与星君对峙所产生的疲惫感,但是你进入迷雾之森前已深受瘴气侵蚀,要好好休息,假以时日才可复原。”

    “瘴气?”

    低低吟喃,想起踏上南荒后所见的漫天污浊,恍然大悟。

    南荒,顾名思义,即位处辰陆之南的荒原。千年之前有过其他三州无与伦比的繁华,却因其原住民蓝月族于偶然之际触怒清玉九天中最至高无上的神祇——主天女神,而招致了灭顶之灾。不仅全族被屠,就连其发源之地也被焚毁,更受女神诅咒约束,才有了今日的南荒。

    出发时,不是没有料想到这被神人共弃的蛮荒之地会有此浊气,只是不曾猜到一路走来会耗时三个月,先前准备好的用于护身除秽的青华香也在数天前消耗殆尽,因此才有了此时的疲软无力。当日闯入迷雾之森,使出足以震慑群魔的剑法已是竭尽全力,如今想要妄动方寸也是不可。

    想通这点,他彻底放下心来,瞥向俞瑶压住自己肩膀的柔细双手,不着痕迹地推开,轻问:“星君现在何处?可否让我见她一面?”

    “三日前才见过,我又不是什么大美女,这么急着见我干嘛?”

    调侃的声音由远处发出,急速靠近,带得风声阵阵,吹动门上竹帘。只眨眼的片刻,石屋中便多出了一个俏丽女子,白发如雪,眉如轻烟,凤目斜挑,红唇微翘。

    诧异地看向这妙龄女子,不敢相信这便是之前所见过的佝偻老妪,二者差别太大,一时让人难以接受。

    愣神之间,俞瑶毕恭毕敬地向摇光行过屈礼后,已知趣地退出去,不去打扰二人的对谈。她退出房间时竹帘晃动的声音惊醒了他,他忙努力坐正身子,镇定地看着摇光。

    见面前的小子神色很快恢复常态,摇光无趣地歪了下头。

    “名字?”

    “鸩影,江鸩影。”

    意识到摇光是在询问自己的姓名,猜测此时或许可以达成目的,鸩影心中一喜。

    “江、鸩、影……”一字一顿地重复数次,摇光仔细打量着少年。虽是代人守护此世千年之久,但摇光确信她绝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奈何这张面孔又是如此熟悉,不禁怀疑地喝问,“我问的是你的真名!”

    “我的确是叫江鸩影,不敢欺骗星君。”不解于摇光突如其来的暴躁,鸩影恭敬地回道。

    少年举止恭敬,目光纯正,不像是在说谎,然而既是月离身边的人,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毫无印象?

    摇光不死心地继续追问:“你的名字是谁给的?”

    “给?”

    江鸩影困惑地看向摇光,总觉得这个词语似乎有所深意。

    他哪里知道,神祇若有意隐藏己身,最常用的方法便是赐名于凡人作为其神识的暂居之处。只是也难怪江鸩影不知摇光所问何事,实在是因为随着月族巫女毁去两界栈道,神人分隔多时,赐名之事已渐渐消失于历史尘埃中,就连曾经记载有此等事迹的古籍,也在多次的朝代更迭中尽数遗失。

    见江鸩影一副呆愣傻样,摇光极怒地提声斥问。“谁为你取的名?你是谁的寄宿者?”

    “名字自是父母取的,至于星君所言的寄宿者……请恕鸩影无知,我确实不明白。”

    诚恳的语调暂时熄灭摇光心中烦躁,心绪才终于回到正事上来。

    “月离让你来做什么?”

    提到此行的最终目的,江鸩影肃色以对。

    “楼主希望星君尽快返回火州,镇守绝义山脉。”

    “南荒与凤翔两地的交界处……绝义山脉吗?”

    喃喃沉思,飞快转动思绪,摇光弄不清月离使出这招的用意。

    放弃现在看护的迷雾之森前往绝义山脉并非不可,只是这样做似乎与从前制定好的计划相左,月离你究竟想干什么?

    考虑了很久也没想出个为什么,摇光看向静候答复的江鸩影。

    “然后呢?不会只有这个吧?她派你翻山越岭而来,不该仅仅是为了传递这么一条消息吧?你也不必太过慎重,告诉我,她的原话是什么?”

    迟疑片刻,江鸩影低头答道:“……双生已亡,尘煋重返,龙璃将回。退守绝义山脉,放妖魅入鬼谷,阻止二者相见,否则,其咒将成,此生永无……”

    他没有把话说完,因为摇光已经惨白了双颊,不自觉放出凛冽煞气。虽不清楚楼主此言所为何事,但见摇光此等模样,江鸩影识趣地收声不言。

    阵阵无形暗流涌动于此间石室,诸般无言,万籁俱静。

    “这算是在威胁我吗?”

    阴沉的话语仿佛夹带寒冬雨雪,冷冷袭来。

    江鸩影还未来得及替月离辩解,摇光一改方才失落之感怒气冲冲地咆哮道:“这么久不见不给我带点好消息回来,还派个长得……”狠狠瞪视江鸩影一眼,摇光继续发火,“长得太惹人嫌的小子来传话!但是这些都可以算了,最不可原谅的是——她居然敢威胁我!”

    听见星君的怒嚎,守在屋外的俞瑶飞快地进来,悄声劝慰。江鸩影却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摇光像头喷火的暴龙破坏掉室内本就不多的物什。

    这真的是楼主所说的最强天神吗?

    瞥见江鸩影一副幻想破灭的样子,俞瑶无奈地苦笑着解释道:“星君平日不是这个样子的,今天恰好是月圆之夜,星君恢复这种少女的模样就连性情也随之……嗯,暴躁起来。”

    “你是说……除了圆月夜以外,星君都是那副垂垂老矣的模样吗?”

    似乎能够明白楼主千叮咛万嘱咐自己必须在月圆时把话带到的理由了,如果摇光一直是老年的样貌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轻易地明了她的想法吧。

    俞瑶点头应是,转身安抚气急的摇光。

    好不容易,江鸩影捉住摇光熄火的片刻,开口道:“星君怕是误会楼主了,楼主她并不是……”

    “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我想的这样想的。”

    “我自然知道,她是……我的姐姐,我又怎么可能不了解她。”

    “姐弟?!你们?!”讶异回头正视冷静说出此番话语的江鸩影,摇光怔愣几分,了然地笑出声来,“呵呵,我明白了!我还道她终于放弃了,结果她是在打这个主意啊。难怪之前我看不出你是谁,原来是你!很好很好……”

    莫名其妙的言语,因为与自己和姐姐有关,江鸩影不免好奇地追问:“请星君明示!”

    “不可说,不可说……说了可就不有趣了。”坏心一笑,摇光转头命令俞瑶道,“收拾行李,你,跟着他离开。”

    纤指直对江鸩影,神情傲然,言辞冷冽。

    “是。”平静地领了旨意,俞瑶下去打理行囊。

    “星君,你这是?”被摇光这突然的安排弄糊涂了,江鸩影疑惑地提问道。

    “怎么?你还嫌弃我们俞瑶不成?不说这个了,跟我说说月离最近怎样吧?”

    室内唯一一张竹椅已被摇光毁坏,她踢踢满地狼藉碎屑,不以为意地挥挥手,淡淡光芒自指尖激射而出,只见那纷乱碎屑慢慢汇集为一,重新组合成一把崭新的椅子。虽然不是非常美观,但也能当个歇脚的坐具。

    “修复物品向来不是我的长项,不过我记得月离很擅长复原术吧?”

    “姐姐并不会此术。”既已将话说开,也不勉强自己敬称月离为楼主,鸩影恭敬地说着,“星君你记错了。”

    “记错?那是不可能的事。”

    也不在此问题上与之多做纠缠,江鸩影直接提出心底的疑问:“星君你怎么会认识家姐?”

    “我怎么认识你的就怎么认识的她。”

    简单明了的回答却跟没有回答一样,探查不出什么更多的信息。

    俞瑶很快打包好行李,站在门口轻声致意。

    摇光留下一句“下月初我便赶往绝义山脉,你给我好好照顾俞瑶”的交代,之后便径直走了出去,没再多说一句。

    既然主人已下了逐客令,江鸩影更加没有理由在此多做停留,当下便决定离开。只是虽说摇光是让他好好照顾俞瑶,可眼下他身上毒伤未愈,还得靠俞瑶在旁小心搀扶着前行,说不清是谁在照顾谁。

    万里蛮荒之地,来时花费三月之久,返回时归心似箭,江鸩影恨不能插翅飞回北泽。

    姐姐,我回来了。

    ——————————————————————————

    “这样就可以了吧?”收回注视着鸩影与俞瑶离去方向的视线,摇光侧首看向身旁的暗影。“我倒觉得该你自己去她那里的,俞瑶太年轻气盛了,可能会帮倒忙。”

    “不,让俞瑶去就好,若论解咒能力的话,她要比我好许多。”一个沙哑的声音回答道。

    摇光无奈地摊手。

    “那就随你便吧,反正我又不急着去见她,倒是有些人啊,想人家都想了几百年啦,居然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地等下去,真是让人佩服啊。”

    不置可否地轻笑一声,疾风吹过,黑影消散,只余下些许话语飘荡在风中。

    “你若是真有那个时间为我烦忧的话,还不如快点做好准备,她不是叫你撤到绝义山脉去吗?你还不动身?”

    “唉,有你在旁边帮忙,哪还轮得到我-操心?”

    感叹着自己的英雄无用武之地,摇光终是忍不住抬头,望向头上那轮光照万里的悯生之月。

    你若能狠心做到绝情断义的话,又怎会受这凡世所缚,羁留千年?如今你是真的下定了决心,想要脱离而去了吗?

    想起鸩影那张熟悉到憎恶的面容,摇光轻叹。

    希望这次他能不再负你,不叫你伤心泪流地绝望离去。

    只是事情能照我们预料的那样顺利进行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