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08 晨起风波

章节字数:2963  更新时间:10-05-02 14: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晨,雾薄。

    新月站在鸩影屋外轻声唤道:“楼主,你该起了,楼主……”

    连叫数声也不见里间有何动静,料想近来楼主日夜守在江鸩影身边,怕是操劳过度了些。如若不是有要事急需楼主亲自处理,新月也不愿来打扰楼主休息,暗叹一声,她无奈地推开了屋门。

    男子居室不同于女子,进门处不设屏风遮挡,因此新月只抬头瞥了一眼便可看清屋内所有陈设,瞅见床上相依而卧的人影,不禁惊讶地睁大眼睛,绯红色彩瞬间爬满面颊。

    日光自门外照进屋来,端端射向鸩影紧闭的眼睑,他微感不适地连连眨动睫毛,不悦地从睡梦中醒来,余光扫到愣在门口的新月眉峰耸蹙,神情不耐。

    见江鸩影一脸不耐烦的瞪着自己,新月自知扰人清梦,低声道句歉,尴尬地闪到门外。

    赶走烦人的家伙,鸩影满意地准备缩回被铺、继续他被打断的好眠,头一点,欣然看向偎在自己身旁的月离,昨日令人心醉的承诺猛然重返心房。目光晶亮,嘴角柔和,表情不觉缓和下来。

    你答应我了,月离。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

    屋内,鸩影轻拥着月离,惬意地享受着清早的温馨;屋外,新月红着脸,努力消化方才瞥见的惊人一幕。

    刚才躺在江鸩影旁边的是楼主?她居然还和他抱在一起!虽说他们衣衫整齐地穿在身上,可那姿势太……太惹人遐想了!

    一想起楼主与江鸩影恬然相拥的睡姿,新月面上更加灼烫,羞得低叫起来。

    “新月,你在玩什么啊?”上玄打着呵欠,看着新月羞红了脸在原地打转,心底略感好笑。

    听得上玄语带笑意的询问,新月微恼地反目朝他瞪去,脸上的愠色却在触到和上玄一块儿步入小院的下弦时全数褪去。下弦未曾察觉到新月看到他的不自然,只蹙眉低喝出心中的不满。“一大清早的,你不去摘星楼服侍楼主,跑这儿来做什么?”

    新月支支吾吾,说不清话来。

    下弦对楼主的爱恋是有目共睹的,只有对着楼主时,冷面神医才会毫不吝啬地展露他温柔的一面,旁人若是想要下弦对自己好上一点,就算是跪地哭求也是无用,如此明显的态度差异只要不是笨到没救的人,又有谁会不知他的心意。可惜碍于二人上下属的关系和楼主壁垒分明的刻意,下弦不得不克制自己,不敢僭越一步。好在楼主对情爱一事并不上心,虽名驰北泽引得无数俊杰青睐,三不五时就有求亲者来访,可楼主从没对其中任何一人动过心,也因此下弦才能耐住性子苦苦守候。

    但今日,楼主却与江鸩影共枕一床同眠一晚,这份亲昵早已超越普通姐弟的情感,若下弦见到这幅景象不知会受到多大的打击。新月冥思苦想也无应对的好法子,只得频频向上玄使眼色。

    忆及前不久给楼主的劝解,上玄立马会意,正要说些什么,下弦却已沉声问道:“难不成……楼主她是在这里面?”

    即使语音颤抖,仍竭力维持着风轻云淡的态度来加以掩饰,他这番苦心反令人愈加难受。

    新月立在门前,点头不是,摇头不妥,尴尬万分。

    新月面上的窘迫使上玄倍感心疼,说出口的话禁不住带有几分讽刺。“这整个凤鸾园都属于楼主,她想去哪儿便去哪儿,我们这些做属下的管得着吗?”

    下弦倏然僵立,心口发疼。

    谁管得了!她爱谁,她选择谁,是我可以干预的吗?我除了这样默默地站在远处看着她、守着她,我又能做什么?明知道她心里的那个人从不是自己,我仍旧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她,如今又作何痛苦难堪?

    咬紧牙关,绷紧身体,下弦极力稳住内心翻涌不息的情绪,绕过面带愧色的新月,推门。“江鸩影!你该换药了!”

    方才被新月吵醒后本就不易入眠,又感觉到上玄与下弦的进入,鸩影只得放弃睡眠,着好衣衫,回身替月离细细地拢好锦被,尽管他的动作轻柔万分,却也惊得月离嘟哝着醒来。

    下弦推门而入,第一眼所见便是此幅温馨画面:女子呢喃,男子轻言,红色与冰蓝,艳丽的和谐。

    在下弦怔愣的片刻,月离完全清醒过来,看到门口立着三人各不相同的表情,心中微窘。

    一人戏谑,一人局促,还有一人失魂落魄,无论哪种表情都确切地表述了他们对自己会出现在鸩影床上的看法。并非是自己想要的不计其他的全然接受,但月离面上却表现得还算镇定,很是冷静地笑问道:“怎么都过来了?有什么事吗?你们不至于都是特意跑来这儿发呆的吧?”

    听得楼主调侃自己,上玄忙着澄清,道:“下弦是来给鸩影上药的,新月是来叫楼主您起床的,至于我……我是被新月吵醒跑来凑热闹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点着人头,眼光最后一转落在坐在榻上的两人身上。要看的究竟是什么热闹,自是心知肚明无需直言了。

    “哦,那下弦我们出去弄,新月,你进来帮月离梳洗吧。”不想让月离为难,鸩影点点头,拉了下弦便走,顺带地也把呆愣的上玄一同拽出去。

    门已关好,新月还没回过神来。

    月离?江鸩影居然敢直呼楼主的名字,而且楼主竟没恼!这表示……

    “新月?”月离坐起身半天都不见新月过来,微感疑惑地启唇,“怎么了?”

    “哎?啊,没事、没事。”不待楼主催促第二遍,新月小跑着来到她身边,取出精心收拾好的妆盒,开始认真地为她描眉点绛唇。

    月离抬眼扫了下搁在床上的妆盒,淡淡地问:“今天来的客人莫不是……”

    绾髻的手一顿,新月近乎咬牙切齿地从齿缝间迸出一句。“是她!”

    正因为来的是那个挑剔成性、极度傲慢同时也高贵无比的人,自己才不放心让其他人来为楼主梳妆,再加上她近来对鸾凤园的打压,说什么也不能让她挑出一丝瑕疵。一想起那人冰冷刺骨的视线,新月更觉气恼,动作幅度一大,扯得月离轻声呼痛。

    新月满脸内疚地连声道歉,月离不甚在意地笑笑。“不妨事的,你继续吧。”

    得楼主这句安慰,新月心神一凛,低声应诺,放柔了动作,继续努力着。

    院内,三人坐在石凳上半晌无语。

    先前听鸩影直呼楼主名讳却不见楼主面露愠色,下弦已知其决定,虽心痛难忍也只能生生克制。上玄素来协助楼主经营生意,见惯了世生百态,很轻易地便看出下弦强力抑制的背后那刻骨的伤悲,却也不开口提醒他,他给鸩影包扎的绷带勒得太紧,一任闲散地坐在中间左右打量面色各异的二人。鸩影知下弦不过是一时错手实非有意,亦知他如此失魂落魄的缘由,所以尽管疼得额角渗出了冷汗也咬牙撑着,不呼声疼。

    看场面冷清,上玄颇感无趣,正要说些话来改换气氛,院门外突地闪进几个人来,各捧一红木漆盒面容冷素,进得里来对着三人屈膝行过礼后,又急急步入屋内。当先一人正是侍女长初荷,平日她虽也是冷颜少语但不似今天这般反常。

    上玄蹙起眉头,暗思道:来客是谁?居然能让她紧张若此?难道……

    隐隐一阵衣物窸窣声后,门户洞开,月离笑意盈盈款款走了出来。飞仙髻,拂云眉,胭脂唇品贴花黄;明月珰,青玉佩,银丝锦履无缘裙。美眸含情,摇曳生姿,婉转风-流,灼灼逼人。

    见楼主如此盛装便知所料无误,上玄心中顿生一股愤懑之情,踏前一步抱拳致礼道:“楼主!”双眼晶亮,暗含请求随行的意思。

    月离微抬手臂止了上玄的请行。“鸩影远游归来恐对园中事务有所不清,烦劳你为他详解。”

    眼波流转,落到脸色焦急苍白的下弦身上,心里隐约升起阵阵愧疚。

    抱歉,注定是要辜负你的情意了。

    当下她也不多言,即率一干丽影步出院落,朝着会客之所而去。

    从前那人来时,月离也定是要费心妆扮一番的,却从未有过今日这样的郑重,再加上与月离亲近的人们毫不掩饰对来者的防备恼恨,鸩影不禁为她担心起来。

    自己爱上的就是这么坚强独立的一个人,即使困难万重也绝不示弱的一个人,只是不管是在以前或是现在,自己都不愿乖乖地躲在她勉力撑起的一方净土后。我要和你一起去面对那些艰难险阻,与你一同战斗。

    眼中精光闪烁,鸩影决心已下,遂抬眼认真地看向上玄,沉声问道:“我不在的这三个多月里究竟出了什么事?隐后对我们凤鸾园使了什么手段?”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