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13 莫名邀约

章节字数:2804  更新时间:10-05-12 09: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月离将心交付给鸩影后,鸩影便在凤鸾园中住下了,这样不只是在既望日,就连平日也可随意逗留在园内。而月离也再不刻意掩饰对他的情意,言谈举止间更多了几分属于少女的明朗色泽,让几个亲近之人看了很是心喜。

    楼主的改变新月是看得最清楚的,也是最为此高兴的人,近来拉着上玄说话时提起的全是这事。

    “楼主变好多呢,今天看她跟鸩影说笑,差点没把我吓到。以前的她可从不这样的,不过也好啦,她总算是像个正常人了。”

    “你是想说楼主以前不正常吗?”上玄揶揄道。

    新月不满地推推他,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我哪是这个意思,你乱说!”

    笑着闪开一步,上玄继续打趣道:“可是照你那种说法来看,的确该是这个意思啊。”

    “哼!不理你了,你尽在胡说八道,误解人家的意思,讨厌!”新月头一扭,气冲冲地就要走开。

    “哦哟,大小姐你生气了?”上玄小心地看了看新月的表情,抱拳告饶道,“我错、我错,姑奶奶你快别生气了,气多了可是要长皱纹的。”

    “去,谁成你的姑奶奶了……”被上玄谄媚的作态给逗笑,新月也不再绷着脸,嬉笑地继续唠叨起楼主巨大的变化。

    上玄一边倾听着新月的述说,一边为自己那可怜的师弟而叹息。

    倾心相付无所得,此般苦楚无人懂,世间最难解,莫过情字诀。昔时遥望能自欺,因其无所属,尚可抱奢望,今见其两相依,汝意将若何?

    正自感慨着,却见一名凌云士飞速地掠至身前,半跪在地,恭谨地说道:“公子修求见。”

    上玄与新月相视一眼,俱是不知这凤翔国太子的用意为何,一时愣住了。

    “好,我知道了,你快去迎接公子吧。”月离不知何时站到新月身后,柔柔出声道。

    “遵命。”匆匆告退,凌云士闪身下去准备。

    平静地望着那人离去的身影,月离沉思起来。

    距离上次的不欢而散也不过才几日,你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吗?是要对我们动手了吗?

    上玄担心的也是这个,细细观察了一会儿月离的神色,见她也是一副不得其解的样子,不禁忧虑更甚。“楼主,需要我……或者鸩影陪您一起去吗?”

    “不用。”月离淡笑着拒绝了上玄的提议。“我想公子应该有话和我说吧,鸩影现在还在调养阶段,如果他知道了一定要赶过来的话,还麻烦上玄你帮我拦着他,我不想他太费心。”

    “那楼主您……”

    “放心,我能应付得了。”

    “那好吧,若是有事请随时吩咐,我就守在外面。”想了想,上玄也不便多参与进去,只能放下心全部交给月离处理。

    “谢谢。”展露出一个甜美笑容,月离转眼看向新月,道,“新月,拜托你等我和公子商量完之后,把俞瑶叫到摘星楼来,我有事想要请她帮忙。”

    “嗯,好。”听见楼主对自己的吩咐,新月很高兴地答应了。能够帮上她的忙,哪怕只是简单地带个话而已,她也觉得很开心,因为这样会使她感到被人需要,很充实。

    三言两语安排好了各人的工作,莲步轻移,月离朝着静守屋走去。

    你……究竟会做什么呢?

    ——————————————————————————

    “民女见过公子,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梓修进得屋内时便见月离对他躬身行礼,她的身姿说不出的自在风-流,但表情却是柔和而疏远。

    “月儿你多礼了,你我之间无需这么客气。”梓修上前想要扶起月离,却被她闪过,手在空中一顿,表情莫测地收回了手。

    似乎也觉着自己的反应过大,伤到了对方,月离心中满含歉意,嘴上却说着:“公子毕竟身份高贵,民女不敢冒犯,还请公子体谅。”

    缓缓地收紧双手,感受着指甲陷进肉中的些许疼痛,梓修的心清楚地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短短的几步,却仿佛隔着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无法接近。轻轻地合眼,梓修明白,那是六年的时间间隔,是年华烙出的痕迹,也是彼此心防的对立。

    原来得不到你,就只能与你这般客套虚伪地交谈,相互试探,谁都摸不到谁的真心。

    他忽然感到沮丧,那是在面对凤翔国内无数人谈论着自己不及二弟月王时,都未曾有过的失败感。为着眼前这绝丽的女子,那份挫败感是如此清晰地从心底涌出,逐渐蔓延到全身,像是被深水掩埋,再也见不到一丝光明。

    再睁开眼时,他的眸光闪烁,瞳影暗沉。

    “我来是想邀你一同品茶。”他再次开口,所有的情绪都已隐藏得很好了。声音平静而诚挚,向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淡漠地递出一张帖子,言行沉稳得让人恐惧。

    月离并未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什么来,但心中的不安却加剧了。狐疑地接过,轻声问道:“三日后在竹望亭品茶吗?那倒是个很雅致的地方,公子好眼光,只是园中有许多事务需要解决,民女怕是……”

    “你底下人手众多,应该不缺为你解忧的人吧,这点时间是挤得出来的。再说,不过陪我喝碗茶而已,月儿不愿意吗?”似是征求着月离的同意,然而那微扬的语调却透露出不容拒绝的意味。

    “公子多虑了,民女只是怕耽误了您的时间,误了你的大事呢。”

    这番意有所指的话语梓修怎么会听不出,但见月离神情灵动,便又生生忍下胸中怒意,低笑道:“能有月儿你相伴,再重要的事也不重要了。”

    “呵呵,公子太抬举民女了。”回笑一声,月离谦逊地如此说道,“再继续推却倒显得民女小气了……这便谢谢公子了。”

    “三日后,竹望亭,我等着你来。”说完这话,梓修再不停留,很快离开。

    月离捏着手中的请帖,默然不言,忽听屋外人声嘈杂,出得房门一看,不禁叹了口气。“鸩影,你还是来啦。”

    “抱歉楼主,我没拦下他……”因为自己的无力阻拦,上玄讪讪地对月离道着歉。

    “不怪你。”月离摇头,“鸩影要耍起横来,估计还没谁能拦得住呢。”

    鸩影早甩开上玄的纠缠,冲过来抱住了月离,此时听她这么直白地说着自己,不免有些气恼。“月离!”

    “呵呵……”舒心地笑了笑,月离并未理睬鸩影的抱怨,只对上玄说着话。“新月呢?”

    “她已把话带到,楼主您现在是要见她吗?”上玄恭谨地答道。

    “啊,不,就让她歇着,上玄你也去忙你的吧。”

    “是。”

    见上玄已经走远,月离侧首对鸩影说道:“我之前不是有提过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能力吗?等会儿一定要你看傻眼。”

    鸩影却不被月离的话所打动,只关心着刚才梓修与她的会面。“他来做什么?”

    “公子……他请我三日后去竹望亭品茗。”月离扬起手中帖子,微笑。“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想些什么,但也是个很不错的邀请呢,我已经好久没喝过茶了。”

    北泽的物产尽管丰富,但由于气候等缘故,茶叶的品质不及凤翔的好。

    “你真的要去?”

    “自然是要去,公子都已亲自来送请柬了,就算不看往日情意,这点薄面还是要给的。”

    注意到月离不再称呼梓修为“哥哥”,料想她心中虽是难过,但也舍下了那份黏糊温情,心下一宽,然而随手翻看了一下请帖,鸩影仍旧很担忧。

    “你不怕他派人包围竹望亭,直接把你掳回去?”

    “你哦,担心过度啦。想想嘛,公子既然是暗中潜入北泽的,怎么可能会带很多人来,不怕先把自己给暴露了啊?笨蛋!”

    “可是还是很危险……我要和你一起去。”

    对于鸩影的操心过度,月离真的没有办法,只能叹气。

    “好了,一起就一起吧,反正公子也没说不准带侍卫的。”

    “错,我不是侍卫。”鸩影纠正着月离的口误。“我是你的恋人。”

    “嗯,是啊,我们是恋人,走到哪里都要一起,所以快走啦。”月离笑着推推鸩影。

    “去哪儿?”

    “摘星楼啊,我还等着看你大吃一惊的模样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