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23 残忍请求

章节字数:2638  更新时间:10-05-12 10: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忽而风起,潺潺水声过后,俞瑶出现在月离面前。看着月离惨然无色的脸,她缓缓跪下,额、手贴地,道:“请原谅……”

    “你做了什么事需要我的原谅,是指你故意到千木堂去抓药、引起下弦注意、泄露我吐血的事,还是指你与下弦交易拆散我与鸩影?”月离瞧也不瞧讨好着飞来的夜鹰,对着俞瑶冷笑,“或者,你是在为告诉了鸩影那传说背后所隐藏的真相而内疚?”

    “……都有。”

    俞瑶哆嗦了一下,暴露在月离凌厉怒气中,她忍不住发抖,却仍是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匍匐的姿势,不敢动弹分毫。

    月离定定地看了她半晌,最后长叹一声,道:“我没有权利去怪你,你起来吧。”

    想她蓝月一族如此崇拜月亮,甚至还曾冒着为主天女神所不喜的危险保护了被逐出清玉九天的月神,因其诅咒之故而失去人形,未得道前皆呈妖兽之姿。月族亦为其支脉,因居于凤翔、远离南荒才逃过一劫。后有神凤受初代召唤驾临下界,为之痴狂,不再重返,使得主天女神震怒不已。然下界非其所掌,无可奈何之下,遂与蓝月遗民定契允诺,只要能让神凤回归上界,便解除诅咒。

    “你们一心想要解开咒缚,甚至不惜暗杀初代,现在你所做的这些与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那些久远的过去早随尘埃散去,月离以为从此便可解脱了,谁知命运还不肯放过她。

    “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你既然已经猜到了我们和神凤之间的关系,明知道鸩影会因此死去,你为什么还要告诉他关于火齐珠的事?这就是你爱一个人的方式吗?因为爱而不得,所以你要他去死?”

    俞瑶慢慢地抬起头,玉面上泪痕斑斓。

    “爱他便要不顾一切地留住他,所以我才会故意去引起下弦的注意,可是我没有你那么坚强,明知不可为仍要为之,我做不到!他是神凤,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神祇,他不需要我的挽留,我也留不住他!”

    我是那么那么的想要留住他的视线,可是不管我做多少、有多努力,他根本不会看我一眼。我与他不过是擦肩而过的路人,我对他一见倾心,他却对我视而不见,如此浅薄的情缘要怎样与你们之间生死缠绵的爱恨相争?更何况,神凤还毁了南荒,我要如何去爱一个蓝月族的仇人?

    “因为附在鸩影身上的是神凤吗?只要能让神凤现世,求其重返清玉九天,那么你们蓝月族所受的诅咒就可消除,你是因此才决定放弃的吧。”月离低笑,“原来你所谓的爱也不过如此而已。”

    任何的责备俞瑶都能承受,唯有心中这初次萌动的情意不容许遭人侮辱。

    “不过如此?你以为我爱他比你少吗?你可以为他死,难道我就不能?”俞瑶暴怒地站起,冲着月离怒吼道,“你可以忘记神凤对初代的伤害,但你真的能接受鸩影吗?不提你们之间还隔着血缘的鸿沟,就算你嘴上说不介意,但你的心里绝不是这么想的。既想靠近,又在犹豫,连带地让鸩影陪你一起痛苦,这就是你的爱?我的爱于他而言无足轻重,你的爱对他却是撕心折磨。你说!我们两个爱他的心谁比谁少,谁又比谁轻!”

    月离无言地望着俞瑶,犹记得她初入园内时的谨言慎行,竟不想今日她会狂躁成这样,不由得苦笑。

    怎么会忘记了,蓝月族对待感情是多么的认真。那句“愿得一心人,白首永不离”的执着,有多少女子将其视为一世难遇、永生不得的梦想,痴痴着迷,草草嫁人,匆匆一生,却唯有蓝月族人能做到痴情守望,渴求永恒。

    扶着门框,站起身来,月离随手拍去裙上尘土,无视俞瑶逼问目光,轻声说道:“即使他对你不加辞色,你也愿意爱着他,我代鸩影谢过你的深情。”说罢,躬身屈膝。

    俞瑶一愣,她满腔的辛酸苦楚、燎原怒火都因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而止息。黯然侧首,她虽然一直明白自己是比不过月离的,却没有哪一刻感受到像现在这般强烈的挫败感。面对情敌的叫嚣仍能淡然处之,虽是行礼却不亚于示威的举措更叫她深知自己的不敌。月离是那么的自信,能够坦然地代鸩影言谢,可她就不行。她没有那份泰然自若的信心,更没有那个资格,只因为鸩影心里装的永远不是她俞瑶。

    “为什么我不是你?就算今世是姐弟,就算有那么多的前世孽缘,可只要他心里有我,那也是好的啊……”

    俞瑶失神地捂嘴低语,反复问着月离同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不是你?”

    月离怜悯地看着俞瑶,想到因为自己、因为鸩影,这世上又将多出一个痴心怨女,不禁叹息。

    “我倒希望我是你。没了这血缘的阻隔,便是他心中无我,但能够光明正大地告诉所有人我爱的是他,那该多好。”

    感受着体内血液的沸腾,却仿佛有冰凌滑过,割伤了心肺。

    “俞瑶,你该明白的,爱他会痛,不爱更痛,为何不敢痛快地去爱一场?依循真心的行动,没有人会责怪你的。”

    俞瑶愕然地看向月离,不懂她为何说出这种话来,鼓励自己继续痴迷鸩影,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如果我说你不用再顾虑主天女神的诅咒,你心里会不会稍微轻松一点?”

    冷不防听到这么一句话,俞瑶狂喜得难以自禁,颤声道:“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有必要骗你吗?这些年来你也应该注意到了吧,蓝月族中有越来越多的人脱离了那副丑陋的妖兽姿态、恢复人形,这意味着什么你难道从没想过?”

    “不是因为星君的加护吗?”

    “摇光?她到南荒那么久了,却因为自身诅咒的缘故无法提升修为,甚至只能在月圆时分恢复少女模样,你认为她做得到这种地步吗?”

    看来俞瑶对摇光很是崇敬,也不枉摇光一番苦心呵护了,月离赞许地颔首,抬头望向空茫苍穹。

    “这个尘间界正在逐渐脱离掌控,主天女神已经无法再操纵辰陆了,她所下的咒术很快也会失去效用,你们不必再为了解除咒术而做出违背心意的事了。你尽可听凭自己的心声去追求你想要的,没有人能够约束你。”

    当月光自清玉九天离去,当众神不再踏足下界,这个世界就已经不再受神左右了。

    无月之夜,星君以那年老之态观星叹息,语调沧桑,满含萧然瑟意,这曾令随侍在侧的自己遍体生寒。没想到此时会从月离口中听到同样的慨叹,二者一位苍颜白发,一位玉面芙蓉,然而这口吻、神态居然别无二致,叫俞瑶心中生出一抹无端的恐惧来,不由得再次跪倒在地。这一次不是因为歉意,而是出于畏惧。

    闻得那跪拜之声,月离淡淡转头,直视俞瑶颤抖身影。

    “不管你会作出怎样的选择,只要不会后悔,那就没什么好遗憾的了。此刻,俞瑶,请你陪在鸩影身边,我很担心他的安全,想必你也是一样吧?”

    这是非常残忍的请求,俞瑶却不敢拒绝,恭敬地叩首,道:“小妖谨遵谕令。”

    言似雨落,碎裂一地,水雾忽起,倏然消散,空留余音,绕庭如泣。

    夜鹰进退两难地看了看月离,最终还是忍不住鸣叫起来。

    月离极为冷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既已选择帮着她,现在又何必来寻求我的同意?想去,就跟去吧。”

    委屈地低鸣数声,夜鹰终于恋恋不舍地飞走了。

    怔怔地看了很久,久到连月离自己都已忘记在看什么的时候,她才缓缓地转身,踱回囚室。

    门帘寥落,光线暗淡,眼前心间,红影徘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