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25 失望嘱托

章节字数:2891  更新时间:10-06-25 15: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离重回凤鸾园,最开心的人要属新月了,她整日里跑上跑下忙活个不停,娇嫩的脸笑开成一朵花。与新月不带杂质的欢喜相异,上玄的笑中更多了几抹黯然之色,思及师弟下弦如今可能的状况,他倍感忧心。

    匆匆翻阅过这几日的大小事务,月离随意寻了个借口,将新月支开,留下上玄私下商议。新月自知帮不上忙,乖乖退下。看她走远,月离方启齿,道:“上玄,我曾提议将凤鸾园交与你打理,如今初荷不在,鸩影已走,你可还有把握稳住事态,和北泽众人周旋到底?”

    这话来得突然,上玄猝不及防,心下一惊。

    “楼主,您这是什么意思?在这么紧张的关头,您是要抛下我们吗?”

    “说抛下,未免严重了,只是有些事情需要我亲自去处理罢了。”

    “有什么事交给我们去办就好,哪儿用得着惊动你?”

    “你们不行,这件事因我而起,自然得由我去了结。”月离摇摇头,“你只回答我,能,还是不能?”

    “能。”

    上玄思虑片刻,咬咬牙,抱拳为礼,接下月离的嘱托。

    得了上玄肯定的答复,月离轻舒口气,移步挪至书桌旁,提笔写下数份任命书。

    “凤鸾园由你和新月代为打理已是足够,凌云亭可能要你多费心一点,不过有楚云在,应该不是太难,至于千木堂……医馆人杂,虽然也是处打探消息的好地方,但医者仁心万不该被人如此利用,以后就不必再将它计入园中了,随它去吧。”

    上玄心中咯噔一沉,情知楼主言辞虽然平静温和,这雷厉风行的举动却是准备彻底冷藏师弟。

    千木堂不再计入凤鸾园,那么下弦呢?他也被一同驱逐了吗?

    思及此,上玄忙出言为师弟求情。

    “楼主,今日之事下弦并非有意为之,他对您……只是思慕过深,还请您多包涵。”

    “无心之举尚自如此,若他有心谋划,我是否会被他拘囚一生?”月离话中满是冷漠,再不复方才柔和。“上玄,我不想去追究谁的责任,也无意去处罚下弦,他的心思我一直明白,如今是我辜负他一片痴心,算我不是,但他因嫉成狂犯下的过错断不可就此饶恕。”

    月离所言确实在理,上玄却不愿放弃,执意为下弦求得些许回转的余地。

    “如今隐后对我凤鸾园依旧虎视眈眈、潜伏在侧,冒然舍去千木堂这一暗藏势力于我们不利。”

    “千木堂仅为园中提供医术支持,所获讯息尚不足凌云亭的十分之一,弃之,不可惜。”似乎不愿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月离忽然问起凌云亭的进展来。“还是没能打探到隐后与太子之间的交易内容吗?”

    “是,我已加派了人手,再过几日,想来会有消息寻获。”

    看出月离的倦意,上玄收声,不复再提。

    “还没有打探到啊……”月离屈指,轻叩桌面,目光在各类卷轴上游移,忽地顿住,轻笑道,“上玄,不要浪费精力了,把所有人都召回来吧,就算再增加多少人,他们也探听不到什么消息的。”

    “楼主何出此言?”

    被人怀疑自己的能力,上玄略微不悦。

    “上玄,我问你,你可曾质疑过凌云亭探查隐秘之事的能力?”

    “属下对凌云亭的本事深信不疑,从未有过这样的疑心。”

    “但纵是如此严密的探查行动也无法获取到他们交易的内容,我想这并不是说凌云亭实力不济,而是太子与隐后根本没有进行任何实质性的交易。”

    “楼主,您是说……所谓的交易并不存在?”对于这个结论,即便提出的人是他素来敬重的楼主,上玄也很难信服。“政治上的协议多半阴险晦涩,或许只是时候未到,一时半刻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

    “端倪,我已看到了。他们的目标,我想应该是我。”说完这话,月离倦极地合上眼,“若事情真如我所想,待我走后,隐后对我凤鸾园的打压也该停手了,之后斡旋协议的部分,还要劳你多费心了。”

    “如果他们是冲着您来的,那更该让大家一起来商量解决,楼主您何苦一人承下所有?”再顾不得维持完美礼节,上玄一步上前,语带疑虑。“您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我们吧……”

    月离睁开眼,脖颈微仰,如玉面容上满是疲惫神色。

    “我与鸩影之间的血缘关系,以及我俩……不为世人所容的感情,你们都是知道的。就连我们身为月族末裔的事,也是由我亲口告诉你们的,这样隐秘的事情我都能对你们坦诚,难道还不够信任你们吗?上玄,我确实有事瞒着你们,但那并不意味着我对你们不放心,只是不便言述罢了。你若想知道,我抽空写好交给你细看,如此可好?”

    上玄呼吸一窒,楼主这般晦涩的笑容是他所不愿见到的,忆及自己等人对她的隐瞒,更是对她如此坦诚的相待感到万分愧疚,想出言挽救几分微薄的脸面,言辞却也干涩起来。

    “属下妄言了,一切……但凭楼主决意。”

    “去看看下弦吧,你是他师兄,他对你也算敬重,帮我劝劝他,顺便把我的决定告诉给他,他若反对也无用,不去管他就是了。”

    淡淡的语气掩盖了失意,原本以为上玄会对自己说些什么的,结果以诚相待仍得欺瞒,月离失望地挥手,不想再面对自己认定的多年旧友。

    “是……”

    上玄几次张口欲言,终是无言,恭敬垂首,匆忙离去。

    侧耳倾听着门扉开合,定睛看着微尘浮动,月离抬手,一抓,一握,然而无论如何努力,掌中仍是空空。

    “不属于我的,不能强求……吗?”

    轻声说着酸涩的感慨,月离低头,静默无言。

    ——————————————————————————————————————

    说不清为什么,上玄总觉心中惶然难安。

    楼主下了死令,驱逐下弦,不许他再入凤鸾园。上玄接受楼主的指派,前往千木堂劝解下弦,想要趁机和他讨论一下楼主奇异的安排,临走之前,特意叫来新月,细细叮嘱了一番。

    “楼主现在心情不好,你尽量不要在她面前提起下弦和鸩影,顺着她心意,别让她生气,多陪她说说话。若有什么事,叫楚云赶到千木堂来,尽快通知我。”

    想了想,似乎没有别的需要特别叮嘱的事了,上玄转身就走。

    新月忽然伸手,拉住上玄衣袖。

    “上玄,鸩影他……他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没和楼主一起回来?”

    “听楚云报告说,楼主似乎是派给鸩影了什么任务,他赶着去完成那事了,所以才没能回来。”上玄宽慰道,“鸩影他没事,你不必担心,而楼主那边……她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楼主的确没有责怪我一人,她怨的是我们。”新月急急说道,“上玄,楼主她不再信任我们了,她连笑容都是冷的、倦的,连责备我们的心思都不再有了!上玄,我好怕,我不想失去楼主的信任啊!她最恨别人骗她,我不想被她厌恨的……上玄,我们把事情都告诉楼主,好不好?去告诉她吧,上玄!”

    “现在还不是时候。”上玄捧起新月流泪的脸,直视着她满含担忧的双眼,“隐后对她毕竟有恩,她知道我们的身份后会怎么做,我们根本无法预料,我不能拿你和下弦的性命去冒险。”

    “楼主她不是那种人,她不会……”

    “新月!”上玄低喝一声,止住新月急切的辩解,“听我的,什么都不要说,什么也别做。等时机成熟了,我自会向楼主请罪,现在我去找下弦商量对策,你留下陪伴楼主左右,别再多想了。”

    望着上玄坚毅面容,新月愣愣点头。上玄舒了口气,揉-揉她鬓发,匆匆离开。

    这一次,新月没再阻拦,只呆呆地看着他离去,心里明白,上玄也在不安。

    楼主那双恬静无争的眸中居然染上了沧桑的无奈,叫人好生难过,好生疑惑。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初荷反叛被逐,下弦僭越被禁,园中平静不复,实在令人心酸。心底隐隐有种预感,仿佛这一切都有人在暗中操控,这般计谋策划虽不知目的为何,单看这狠厉手段,已经足以震慑人心。

    新月正自惶惑猜测着,忽然得报有人前来拜访楼主,收了拜帖一看,那访客的名号让她倏然心惊,忙收敛了情绪,疾步小跑着赶去通知楼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