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26 摘星楼中

章节字数:2565  更新时间:10-05-05 19: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接过新月颤抖着手地上来的拜帖,抚着那笔触温润而力透纸背的字迹,感受到一股志在必得的霸气,月离默然良久,方才涩然启唇。

    “新月,领他进来吧。”

    “楼主……”新月有些迟疑,“凤翔太子与隐后之间的交易还未查明,他今日前来会不会是想就此要挟我们?就这样放他进来,恐怕不妥……”

    “太子不是那样的人。”月离无意对新月解释更多,笑着催促,“快去吧,让客人久等可不好。”

    “是……”自知此事阻止无用,新月屈身行礼后,恭敬退下。

    月离皱眉,回忆着新月前来禀报时略显忧伤的神色,思索片刻,却咬咬牙,没再多言,低头看向案上拜帖,一丝苦涩笑意滑过嘴角。

    连一日休息的时间都不肯给我,哥,凤翔国内出现什么你无法控制的局势了,还是说……你的耐心已经耗尽?

    梓修进入摘星楼时,月离正望着字迹虚张的手掌发呆,他并不急着出声提醒她自己的存在,沉默地伫立在一旁,望着她微光照耀下越发晶莹剔透的面颊,带着欣赏与骄傲,耐心等候她回眸一顾。

    竹望亭一别不过数日,其间发生的变故太多,早已令本就体虚的月离心神疲惫,没有精力再与自己虚与委蛇地客套相对。梓修自然知道她的倦怠从何而来,这种仿若众叛亲离的状况,便是世间男子也很难承受,更何况她一介弱质女流?

    心疼地伸手,想要抚慰那朱颜上如同瑕疵般存在的忧愁,月离却忽然抬头,目光冰冷地看着梓修,冻住他试图给予安慰的手。

    “红茶女子饮之无益,于气血虚浮者更是不可,因其易致人昏厥,不宜饮用。此事,太子可知?”

    听见她再次用那生疏客套的名位来称呼自己,梓修明白自己的把戏已被月离看透,收回了手,淡淡地回答:“我知道。”

    “果然是您……”意料之中的答复让月离惨然一笑。“初荷应该向您汇报过,什么东西对我的身体无益,可您仍旧选择了这种方式来打破我与他们之间努力维持的平衡关系,您的用心太险恶!”

    “用心险恶?我与你凤鸾园素有往来,恶意挑起你们的内斗,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这些人中没有谁是真心待你的,这样的用心也算恶毒?”梓修嘲讽地反击。“月儿,我承认我利用了你的病情,给你的身体造成了损伤,我很抱歉,可是,请你不要误会我对你的心意。”

    “您对我的心意?”月离冷笑。“您的部下常飞羽既能扮作迂腐才子进入千木堂,想必殿下在外间的人手也布置得不少,您若有心救我脱离囚困窘境,何以拖延至今?您若无心,又何苦这般煞费周折?请恕民女愚钝,难以揣测出殿下想法,还望赐教。”

    “你明明都知道的,何必来问我?”梓修长叹一声。“酒闹宴罢客当归……我所做的一切,只为与你同归。”

    “是,您的心意我明白的。”

    那一日,从常飞羽手中接过梓修送来的字条,综合过常飞羽耍赖般说出的话语,月离确定了梓修的心意,可是那样的发现让她更加痛苦。如果可以,她宁愿选择懵懂不知,也不愿接受如此残忍的事实。

    “只是为了带我走,只是为了断掉我的退路,让我从此之后再无逃离的可能,您居然能狠心破坏掉我和他们的温馨,这样的心意太自私。”

    “说我自私也好,怨我狠毒也罢,月儿,如今你只能和我回到凤翔。”

    “是啊,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在此逗留许久,也该和新月他们告别了。可是之后呢?回到凤翔后,我又能如何?为你出谋划策,助你谋得天下吗?”

    “不,你什么都不必做,只要留在我身边即可。”

    梓修的话语出自真心,国内的争端他自有办法去解决,完全不必利用月巫遗留下的影响力,只是那样的方式太过粗暴,难以预测和掌控的地方太多,他怕会有一时的疏忽,伤到他最不忍伤害的她,所以,他竭尽全力不择手段,只为将她留在身边,确认她安全无恙。

    月离却不清楚梓修的打算,只凭着自己的猜测说话,冷漠地微笑着。“原来我对您而言连棋子都算不上,只是一个供您欣赏的花瓶。”

    嘲讽的,绝情冷酷的话语,使得梓修惨白了面容,原本就很难外露的情绪如今更被这堪比寒霜的轻嘲冻结,只剩下唇边一抹冷笑,饱含着伤痛,无言述说着他的难过。

    “你是这么想的吗?我在你眼中就是这么不堪的人?”怒极反笑,梓修异样的情绪表达让月离提高了警惕,他却对她的戒备目光仿若不察,平静地说着无关的话语。“今日,你同意见我,应该是想清楚了吧。月儿,我的太子妃,你决定和我一起回到凤翔了,是吗?”

    “……是。”有些事并不是一味逃避就能躲得过的,月离太过了解,哪怕有多么的不愿意,她也必须回到那个记载有自己年少故事,同时也埋葬了自己欢欣期盼的地方。“我会随您一起回到凤翔,如您所愿伴您身侧,若你需要,我也能为您倾尽我全力助您得到国君之位,所以,能否请您答应我一事?”

    渴盼的眼神,是梓修无力拒绝的温柔。

    会是怎样的要求,让你不惜对自己深恨的我展露柔和的表情?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全都答应你。”梓修颔首,以示允可。

    “月族已灭,族中的秘籍卷轴却还存留于世,我想请您答应我,为我收集齐所有记载了月族术法的卷轴。”

    那些凝聚了数代人智慧结晶的物品,记录有这个世界上曾经最精通术法的人们对巫蛊、阵法的研究,那些东西里或许有能够帮助自己和鸩影的方法,月离不能放过这样的可能。

    梓修猜不透月离的心思,并不了解那些物品对她有何意义,但只要能得她展颜一笑,即便是多艰难的事情他都愿为她达成,更何况只是收集几本卷轴?

    “月族遗留下的卷轴大多在二弟手中,你既然想要,我自会去和他说,哪怕用逼的,我也会把卷轴送到你面前。”

    玩笑一语,换来月离缓缓摇头。

    “关于我返回凤翔一事,还请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是为何?”

    “因为……”

    因为我答应鸩影在北泽乖乖等他,却私下里跑回凤翔,未免有些太不守信。

    这样的理由,月离自然是对梓修说不出口,只能沉默垂首,良久无言。

    对于月离的难以回答,梓修也没有继续深究的意思,能够得到她允诺同归的首肯,他已是欣喜至极,又何苦去追问她这样做的缘由。

    只要你肯与我同归,那些理由我又何必去问?

    “月儿……”深情低唤,梓修伸出手,期待地等着月离如他所愿地将自己交与他守护。

    迟疑着抬手,指尖触到梓修温热掌心,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犹豫,他已握住她的手。牢牢的,再不肯放开一般,那么紧张小心。

    “我再不会放你离开了,月儿……”

    轻轻的呢喃,唤起记忆深处关于前世今生最为揪心的疼痛。

    月离低头,不去看梓修心满意足的微笑,不去想那些烙印在血液中的痛楚,任由梓修牵着自己的手,一同走出雅静的摘星楼。

    看见固守在楼下的新月焦急的面色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放松下来,这样纯澈的关心让月离胸口一暖,转瞬却又冷了下去。

    抱歉了,新月,你对我的关心,我不能再领受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