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27 惊闻别意

章节字数:2109  更新时间:10-05-08 18: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是不想再见到我了……”

    鸩影点下的穴道早过了时效,明明可以自由移动的,但是听过上玄带来的消息,下弦落寞地低语,像是一具失了灵魂的尸体,无力挪动分毫。

    打从接下掌管千木堂的任务那一天起,自己就有了被她漠视的心理准备,只是如今连每月一次为她请脉的机会都被剥夺去了,心,瞬间空洞。

    “下弦你也不必太难过,楼主她正在气头上,行事难免偏激了一些,等过了这阵子,她气消了,我和新月帮你说说情,也就没事了。”上玄不忍见师弟如此惆怅,忙出声劝慰。

    苦笑着摇头,下弦不是天真的新月,不会轻信上玄单薄的说辞。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她虽然早已习惯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但对自己人从来是推心置腹的坦诚,明知她有多信任我们,我们却还是辜负了她的真诚。我将她强留在这里,无视她的哭泣,如今她恼我、恨我,也是自然的事。”

    上玄心中一惊,下弦口中隐约的话语令他想起今日楼主奇怪的问话和新月莫名的担忧,忽然极度恐慌起来。

    “下弦,你的意思难道是指……楼主,她已知晓我们的身世?”

    下弦平静地望着上玄,微微颔首。“她知道,她早就知道了……”

    “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糟糕!新月还留在园中,早知如此我就该带她一起过来。”上玄心急如焚,转身就要往回赶,才迈出一步,就被下弦拦住。“你这是做什么?新月正身处险境,你还不给我让开!”

    “师兄。”下弦静静地开口,眸底沉淀着一潭死水。“你来之前,她应该交代给了你其他的任务,她的决意如何,你还不明白吗?”

    上玄顿住了脚步,敛去了方才的慌乱,惨白着一张脸,与下弦沉默相对。

    虽说关心则乱,但是楼主满腔信任却换来自己等人百般猜忌与隐瞒,这样的事实确然令人心酸,所以才会有之前的那番对话。

    “她将凤鸾托给了我,她这是……这是舍下了所有吗?”上玄有些明白楼主的决定,却难以接受被舍弃的安排。

    “她终究还是选择了离开……”

    虽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却依旧不能承受,脚下一个踉跄,下弦差点摔倒在地。上玄忙伸手扶住他,张了张口,不知如何劝解,更不懂该如何言语,怔愣失措。下弦反手搭在上玄臂弯,痴笑若狂。

    “师兄,你可知我心情如何?我拘她、囚她,园中众人皆道我痴心妄想以下犯上,谁人知道我心声?我不过想留她在身旁,却无人能明白,无人能谅解!她怨我们欺骗隐瞒,决绝的,不给人辩解的机会,就这么武断地认定我们的罪,可笑我仍是放不下……凤鸾、北泽,这些都比不上一个小小的江鸩影,除了他,她别无所恋!没想到我的苦心全然无用,最后,竟然是我强求了,我逼走了她……”

    “下弦,你冷静点!楼主只说有事需要解决,或许事情并非你我所想这般。我现在立刻回去,当面对她解释清楚,她并非冷酷无情之人,定能体谅我们的担忧。”上玄压制着心中不安,转身,掠空而去。

    “已经来不及了……”

    仿佛是要印证下弦的话一般,楚云风尘仆仆地赶到千木堂中,带来了新月求救的信笺。飞身而去的上玄恰好与赶来报信的楚云错过,下弦代替上玄收下了信笺,展开一看,娟秀字迹映入眼中,他痛苦地闭上双眼。

    楼主已随凤翔太子离开,不知去向。

    新月的传信只这短短一条,却足以让下弦心痛难当。他可以忍受不再去见她的思念,只求她平安静好地留在他能看到的地方,可如今她的出走却将这一点点的期盼都给打碎,让他情何以堪?

    喉中泛起熟悉而陌生的腥甜,下弦绷紧了下颌,将满腹的苦水吞下,收敛了情绪,冷沉着一双冰寒的眼,喝问着仍跪在地上的楚云。

    “楚云,你们……没阻止凤翔太子吗?”

    听到这样的喝问,楚云无言以对,他身上除了疾驰而来吹乱的头发,几乎完好无损,也难怪下弦会有此问,可事件的真相并非如此。

    “回禀堂主,我们试图阻拦凤翔太子带走楼主的举动,但是……”虽然低着头,看不到下弦的表情,楚云仍旧能感受到那沉沉的威压,他非得咬紧了牙,才能撑着把话说完。“楼主她自愿离开,不允许我们出手阻拦,身为凌云士,我们不能违抗她的意愿。”

    是的,凌云士无法违抗月离的心意,自己不就是输在这一点之上的吗,所以才会败得这么惨淡?

    下弦此刻多么希望凌云士能忘记他们的誓言,拦下月离,拦下她离去的脚步,可是那刻在骨头上的忠诚不是他一个希望就能改变的。

    “他们往哪里走的,你可还记得?”下弦放弃了追究楚云的责任,强行振作,询问起月离远去的踪迹。

    “看方向是往澄海去了,但那和凤翔的方位相左,恐怕是凤翔太子在故布疑阵,派往那个方向追查的人手并不很多。”楚云恭敬地作答。

    “澄海?”下弦皱眉,略一思索,醒悟过来。“楚云,那或许并非是故布疑阵,他们打算走水路离开,你速回园里叫上玄和新月过来,明白了吗?”

    “是。”楚云其实不太清楚下弦是如何得出结论的,但听得这个命令,却很快地回应,膝下一点,匆匆离去。

    下弦几乎是立刻开始了行动,新月送来的信笺被他随手抛到了风中,他心心念念关注的只有那个决意离开的身影,那个远在湛蓝海边的女子。

    在这么紧急的时刻,凤翔太子却选择了水路这个缓慢的行程,只能说明一件事,你的身体受不住太过剧烈的长途跋涉。

    月离的身体状况如何,下弦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她体质虚弱,火咒刚解,没经过一番细心调养,根本受不住那奔波之苦,强行离开,只会落下一身病根。

    我对你说过的啊,我告诉过你那样的身体不能远行,我求过你不要离开,为什么你还是要走?拼上一身健康也要远离,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