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谋略连年离北泽  28 夜色澄海

章节字数:2453  更新时间:10-05-09 19: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个唯一能回答下弦诸多疑问的人,此时正凝望着深邃大海,静默无言。

    从离开凤鸾园开始,踏上这船舷后,月离就一直沉默着。灵动的眼睛失了神,缺乏流转的光彩,只有那微微颦眉的举动让人知道她或许的情绪,再难看到更多的表情。

    离岸越来越遥远,夜色中的澄海之畔,有着灯火点点,映衬着天上星光,一片绚丽。

    蓦然离别,梓修能理解月离的伤感之情,却不喜被她如此忽视,面色沉沉,但又无可奈何。

    因为曾服侍过月离,初荷被调来做她的侍女,看见她失去神采的样子,心中也是万分酸楚。

    “楼主,日后您还是有机会回来的,请不必过多哀伤。”初荷温言相劝。

    腥涩的海风吹得发丝飞扬,沾染上潮湿的气息,月离侧首,看着初荷陪着小心的神情,微笑不语,转过头去,继续注视着那波涛翻涌的大海。

    梓修扬手,挥退了一脸忐忑的初荷,待她站到稍远的地方后,才缓缓走近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无尽忧伤的自己深爱的女子。

    “月儿,还在难过?”

    “……”

    “你后悔了?如果真是那样,我……”

    我可以什么?放开她吗?

    梓修苦笑着收回剩下的话语,想要劝解的举动却成了自伤的行为。

    月离望着幽远的地平线,那海天相接的黑暗中,似乎有她所等待的永恒,而她愿意用这执着守望的姿势一直一直等下去。

    “太子,您听过那句话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梓修以为月离不会再回答自己的问题时,她却用平静的语调轻声说着诛心的话。“今日,我为砧上鱼案上肉,此番情形,岂容我放肆?”

    “月儿!”梓修阴沉的面色至此黯淡无光,连苦笑的表情都难以维持,他冲动地上前,摁着月离肩膀,强迫她转身面对自己。“你在恨我。”

    月离的表情有些奇怪,像是梦游的人一般,神智与身体游离,仿佛有人给俏丽的容颜罩上一层薄纱,虽然柔静如初,却让人难以查探到她的心意如何。

    “月儿?”察觉到月离神情有异,梓修隐去了心头怒火,惶急地轻唤。

    沉静如水的容颜没有因为梓修切切的呼唤而改变分毫,依旧淡漠静雅,看得人心惊莫名。

    “殿下,断后的船队传来消息,有人正在后方追赶着我们。”常飞羽手中捏着一张飞鸽传书而来的字条,快步上前,急着向梓修汇报情况的他,看到眼前两人相拥的画面后,倏然一愣,不知是否应该退下。

    被常飞羽的声音所惊醒,梓修虽然担心着月离这奇异的神情,却更怕有人前来阻拦,从自己手中带走她,只好勉强自己松手。“初荷,送月儿回去休息,好生照料她,我过会儿再去看她。”

    “是。”初荷躬身应诺,移步上前,小心地搀扶着神情淡淡的月离,“楼……太子妃,请随我来。”在梓修凌厉的视线凝视下,初荷匆匆改口。

    月离转头,看向初荷,微皱着眉头。

    那样的表情,初荷很熟悉,那曾是每日清早自己去叫醒楼主时最常在她脸上出现的迷糊。

    “太子妃你……”你刚才难道是陷入某种梦魇了吗?

    初荷的疑问没能出口,月离眼中一片清明,翕动着嘴唇,以只有二人能听闻的音量,低语。

    “他来了,初荷。”

    没有明说是谁,初荷却瞬间领悟了月离的意思,忍不住回首望向来时路,一个浅白若飞鸟的身影正狂奔于途。

    下弦!

    非要捂住嘴,才能抑制住那想要呼唤他名字的冲动,初荷为这样的自己而心酸,更为那个疾驰着想要追回月离的人而难过。

    恢复了镇定的月离,没有回头,没有言语,脚步不曾停滞,朝着为她布置的房间走去。

    “太子妃,您……”

    初荷不敢相信月离竟能做到这样的绝情,忍不住伸手,想要停下她无情离去的步伐,她却轻轻挣开。

    “如果我此刻对他展露半分怜悯,太子会怎么做,他本人又会怎么想,初荷你都清楚吗?”

    心一颤,初荷没再阻拦,可看着月离推门进入房内,未曾回头的决绝让她心寒。但她没有资格,更不能去责备,只匆匆抹去眼角的泪,扭头看向那因为发现自己等人出现在船头的身影而加快脚步的那人。

    下弦看到了屹立在船头的那抹淡雅月色,欣喜若狂的心却在月离一步步走远的背影中冷却,沉到海底。

    回头,看我一眼,只一眼……我不求你更多的眷顾,只想得你一眼的回眸,为什么连这点小小心愿都不肯为我实现?

    “月离!”

    抛却了上下之分,舍去主仆相对的客套,下弦呼喊着月离的名字,像要将心剖开般,声嘶力竭,倾注万千情感。

    那情深若许的呼唤,让原本打算放箭喝退下弦的梓修收回了命令,只叫常飞羽下去,加速航行。

    又一个中了你的情蛊的人……

    梓修轻叹着,看着下弦施展轻功飞来的身影因为力竭而落入海中,可他仍不放弃,凫水挣扎。

    我也会像这个人一样,为你做出无数不合身份的事来吧?可是即便失态至此,你也不肯回视一眼,该怨你太过冷静清醒,还是该怪我们自己,太过痴心无助?

    慨叹之间,驾驭着千里神驹的上玄等人赶到澄海之畔,看见在海面上沉浮追逐的下弦,众人皆是一惊。

    “下弦!”

    新月呼喊着想要冲到海中搭救起几欲溺水的下弦,却被上玄挡下。

    “我去,你和楚云他们继续呼喊楼主,她一定在那艘船上。”

    “嗯。”新月点头,与楚云等人一边注视着上玄游过去搭救下弦,一边焦急地呼喊着月离,而那人影幢幢的船头只有陌生的凤翔国人,没有他们敬重的楼主。

    离下弦只剩半身的距离,却见他无力地沉入海中,上玄心中一惊,忙潜入水中打捞起面色苍白的下弦,对着他紧闭双眼的无奈,只能叹息。“早叫你去学游泳的,你就不听,真是……”

    此时并非责骂下弦的好时机,但除了调侃他几句,上玄找不出更适合的话语来打破这一刻的僵局。他泡在咸咸海水中,望着那远去的船只,宽广的甲板上,站立着拉弓警戒的凤翔人,却没有那一抹温柔的月色。

    即便你为她癫狂至此,不属于你的温情,再怎么努力,也强求不来……

    很想这样劝解,可滑过手掌的温热液体让上玄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他只能拖拽着下弦无力挣扎的身体,朝着岸边游去。

    下弦悄悄地睁开眼睛,望着海天一碧之间,看着船队慢慢飘远,心似寒霜天,没了温度。

    “月离……月离……”苦涩呼唤那绝不回头的狠心,有些感情还是抛不下去。

    船上房间内,月离倚窗,耳听着外边嘈杂,心下宁静幽远,抬头望向天上月,落寞低言。

    “原来命运如你所言,不可更改,我只想再试这最后一次,请再给我多一点的时间,离尘……”

    苍穹之中,星空深远,无人能知,她的呢喃。

    身后是飞逝的北泽繁华,眼前是将来的凤翔山陵,那片熟悉的故土,还有多少旧人相候,此时无人知,此后无人晓。万千风絮,恰似流水,淌过世间,却没痕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