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烽火连天焚凤翔  33 交恶有因

章节字数:3033  更新时间:10-06-02 09: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凤翔国二殿下,月王梓穆。

    按照凤翔国旧俗,可以获得月王称号成为月族掌权者的人必须是由月族圣女所生之人,然而因为月巫突然放弃这一地位,莫名其妙地生下月离与江鸩影两人,导致这一习俗被迫中止。不过月族却并不甘心就此放弃对王室的渗透,从族中挑选了一个才貌俱佳的美人,隆重地送入了王城。

    因此,梓穆的生母虽非传统意义上的月族圣女,但好在其身份也不低,所以他甫一出生就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月族的拥戴。而在此之后,凤翔国君因为伤心于月巫的忽然婚嫁,而没了心思与谁交好,凤翔王城再无更多的王子出现,使得梓穆成为唯一有资格与梓修争夺王位继承权的人。

    然而身为月族一员的江鸩影,与月王梓穆的第一次见面却绝对称不上友好和睦。

    彼时的江鸩影不过五岁左右,被母亲月巫带回王城,进行每年一度的例行问候。大人们客套烦琐的礼节在小孩子看来实在无趣,他便扯着姐姐月离的衣袖,从那沉闷的对话中跑了出来,谁知道半路上遇见了太子梓修,月离被梓修给劫走,剩下江鸩影一人百无聊赖地在御花园中晃悠。

    时值正月初十,锦绣花团尚被大雪覆盖,天地间苍茫一片,晶莹剔透。

    如此意境,若放在今日来看,那的确是一番赏心悦目的美景,但在一个年仅五岁的小孩眼中,这广阔到近乎寂寥的雪色只是为他提供了拿来做雪人的材料而已。

    在花园正中央,一树树冰凌簇拥下,江鸩影心情很好地堆起了雪人。

    最高的那个是母亲月巫,略小的是姐姐月离,最矮的那个是自己……

    满意地停下手,看着在雪色映照下越发玲珑剔透的雪人,江鸩影很开心,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嘈杂的人声朝这里走来。回头去看时,只瞧见一抹独属于王室的绛紫色泽,第一反应便是那抢走姐姐的太子过来了。

    抢走自己最心爱的姐姐,害自己一个人呆了很久,对于太子梓修的不满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作为小孩子的江鸩影下意识地采取了最小孩子的做法,悄悄地爬上最近的树枝上,蛰伏地等待“仇人”的靠近。

    当那抹绛紫走到树的正下方,一记猛扑,江鸩影准确地落到了对方背上,把人给压到地上趴下。

    “噗”的一声,感觉仇敌的鼻子都快被压扁了,江鸩影很高兴。

    哼,谁让你要和我抢姐姐了,就是要摔你个狗吃屎!

    可惜这样的得意却没能持续太久,跟随在侧的一个侍从已经将江鸩影狠狠拽起、随手抛到一边,一脸急切地追问着被这偷袭伤到的那人。

    “二殿下,你没事吧?”

    二殿下?

    听到这个陌生的称谓,江鸩影愣住了,也顾不得抱怨被人重重地丢进雪地的痛楚,紧张地回头,等到看清那沾满雪沫的脸并不是自己讨厌的太子时,他有些慌了。

    “刘英,我没事。”

    虽然跌得很疼也被江鸩影压得很狠,但那张漂亮的面容却没有因此损毁分毫,反而因为这跌撞之力而更显粉-嫩红润。

    男生女貌,拥有这特殊面相的人江鸩影听母亲提到过。

    这个人就是月王梓穆吗?很漂亮的一个人呢,不过还是没有姐姐漂亮就是了……

    本来是想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戏弄错了人的事,可是因为清楚这人是和月族亲近的梓穆,江鸩影反倒不怎么担心了,甚至悠闲地以一个旁观者的眼光来比较起梓穆与月离谁的样貌更出众来。

    梓穆转头,看见闷闷傻笑着的江鸩影,那样的欢喜让他也受到了一丝感染。

    “抱歉啊,小弟-弟,刘英只是太紧张了,没摔到你吧?”

    “没有。”软软的童声,有点清亮的语调。

    江鸩影握住梓穆伸出的手,从地上爬起,当梓穆顺手帮自己拍去身上雪尘时,他感觉不好意思起来。

    受害者同情加害人,这样的心情确实很复杂。

    梓穆却全然没有责怪江鸩影的意思,动作轻柔地继续着,随口问道:“和父母一起到王城来的吗?找不到父母了,所以才在这儿玩的吧,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不用……”江鸩影连连摇头,“我是和母亲一起来的,姐姐半路上被太子拐走了,我要在这儿等她回来。”

    “太子?”温和的声音莫名地带上几分狠厉,“你是说我哥哥,他带走了你姐姐,那么你是月巫的孩子?”

    太子梓修对月巫之女格外关注的事,梓穆也是知道的,听这孩童不开心地说起自己姐姐被梓修带走,他很快明白了这个孩子的身份。

    江鸩影本人对梓穆迅速的反应也毫不意外,反而很高兴地点头。

    “嗯,我叫江鸩影,很……”

    自我介绍的话到此为止,听说过月巫儿女存在,却一直不清楚对方姓名的梓穆在听清江鸩影的名字后,出人意料地伸手,在他肩上一个用力,把他重重地推倒在地。

    “江鸩影,居然是你,哼……”梓穆冷哼着,傲慢回首,瞧见那三个由孩童笨拙双手堆砌出的雪人,不屑地摇头。“这么丑的东西也敢放在御花园里?”冷笑着侧首,“刘英,毁了他们。”

    “是。”

    被唤作刘英的正是刚才那个把江鸩影抛飞出去的侍从,此刻听了梓穆的命令,上前不问缘由,几脚踢踹,毁掉了江鸩影一天的辛苦。

    “你……”江鸩影难以相信,之前还笑嘻-嘻地和自己说话,温柔地为自己拍去雪尘的梓穆会下达这样的命令,愣愣地坐在地上,眼看着刘英服从指令上前毁去了自己的心血,忙回过神来,愤怒地撞向刘英。“这是我做的,不许你这样!”

    江鸩影的身份听上去很不错,月巫之子,但在王城中人来看,也不过是个私生子罢了,如果不是忌惮月巫的术法了得,没有谁会对他多在意一点。

    刘英并不惧怕江鸩影的反抗,再加上还有自己跟随的二殿下的命令在,动起手来全无顾忌。

    梓穆抱手,冷冷旁观着,只是偶尔叮嘱刘英一句。

    “别伤到他的脸,留下痕迹,不好交代。”

    难以想象一个九岁的孩子会有这样缜密的心思,别说听到打闹声赶来的月巫和国君不相信梓穆会做出这样的事,就连正和刘英动手的江鸩影也不敢相信。然而事实的确如此,在面对月巫的责问时,江鸩影坚持自己的说法,却换来大家一致地怀疑。

    “小影乖,告诉娘,到底为什么和刘英打架?”

    “我没想和他打架,是梓穆哥哥让他推了我的雪人,我才……”

    “小影,说谎是不对的,梓穆哥哥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呢?快告诉娘实话吧。”

    “可这就是实话啊……”

    然而没有人相信江鸩影的话,梓穆被摔红的脸在此时成为某种无声的证据,即便不说一句话,只是委屈地站在那里,已经足够定下他的罪状。但是和江鸩影最亲近的月离却愿意相信自己的弟弟,可她人小言轻,没能帮上江鸩影多少,他还是没能逃过一顿责打。

    咬牙接受惩罚时,江鸩影对那个站在一旁笑得温柔阴险的梓穆恨到骨子里。

    从此之后,但凡两人遇见,总会爆发出一场天崩地裂的争执,就算是月离出面调解也没用,不好好教训梓穆一顿出这口恶气,江鸩影是不肯甘心的。

    虽说平静了六年多,可是对这两人实在太过了解的李瑞冰和祁明涛却不敢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急匆匆地赶回营地,发现军帐中一片宁静,二人屏住了呼吸。

    厮杀到两败俱伤了吗?

    祁明涛吞了口唾沫,有些怕去掀起帘子,于是示意李瑞冰动手。

    接到祁明涛的颜色,李瑞冰直摇头。

    这是你的军帐,你掀!

    祁明涛挤眉弄眼地威胁半天,李瑞冰不为所动,他只能狠狠咬牙,一股劲,掀开了幕帘。

    军帐中的情形紧张到出乎两人意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