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烽火连天焚凤翔  48 无心言误

章节字数:2510  更新时间:10-06-21 17: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未时,船队抵达流云渡,恰巧遇上此地最繁忙的时段。

    午时已过,太阳偏西,距离夕时也已很近了,人们忙着在晚餐之前做完今日的活计,晚间回家也好心安理得一些,所以码头之上搬运货物的水手劳工们个个光着膀子,干得热火朝天。

    下船前,月离早已接过初荷递来的面衣细细戴好,由初荷制作的青色面纱宛如流苏般自然垂下,掩去月离绝色容颜与特殊发色,同时也增添了几分飘逸之感。

    有一种人,绝色可倾城,风姿能惑世。

    掩去了容貌的月离,只是这么缓缓地移动脚步,纤弱的身体里却像是有股暗淡幽香无声蔓延一般,轻缈的,捉住所有人的注意力。

    让月离佩戴面衣,梓修的本意只是不想让旁人窥伺去了她的美貌,另外也是为了遵守不将她返回消息泄露出去的诺言,但这个决定如今却令他自己十分后悔。

    在码头上劳作的众人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可被生活中的忙碌弄得混浊的眼睛却有意无意地朝这边瞥来,像是即将干渴而死的人一般,贪婪地用目光掠夺着这一抹醉人的绿意。随行者的装束明白地告诉他们,此人的身份是不容他们靠近的,但有一股欲-望驱使着他们,让他们不自觉地想要走近,在极近的距离膜拜这样的美好。

    梓修的面色一点点阴沉下去。

    常飞羽瞧见太子神色有异,不用多想也知道缘由,他忍不住为此女对太子的影响力之深而惊叹,更是为她那无意间拨动人心的风采而讶然。

    作为遮脸之用的面衣,分为给活人使用的青色面衣和给死人用的白色面衣,因为有着特殊的性质和用途,总给人神秘而惊恐的感觉。但这一诡秘之物到了摘星楼主手中,却成为魅惑众生的器具,她无心之为以至于斯,若有心为之,即便以三千甲兵囚困,恐怕她也能安然脱离。这样的女人,留在殿下身边是幸,抑或不幸,此事真是难以定论。

    常飞羽这一番思量,梓修并未察觉到,此时的他正不顾月离的抗拒将她轻拥着在侧,穿过众人恍惚跟随的目光,登上早已恭候在外的马车,落下车帘,不许旁人窥探独属于他的淡雅。

    撩开面衣上的轻纱,侧首挑起车窗帘幕的一角,看着因为自己的离去而恢复正常的劳工们继续忙碌的身影,月离蹙眉。

    连面衣也不能掩去这一身奇异了吗?这是否意味着,离尘你近在咫尺?你应该已重返这辰陆大地了吧?

    “在想什么?”

    梓修坐在月离旁边,瞧见她兀自沉思的模样,有些不甘忽视的低问。

    “只是在想我们这是打算去哪儿?到秋宫去吗?”月离淡淡地收了情绪,敷衍着说道。

    流云渡附近确有一座名为秋宫的行宫,夏秋之时凤翔国君偶尔会到此地临幸一二,但是和一般只供国君使用的行宫不同,秋宫允许王室众人共用。作为一个歇脚之所而言,秋宫的级别过于奢华,从马车行进的方向来看,似乎也并非如此。

    “不,到秋宫去未免太过显眼,虽然不知道父王是否知晓我离开王城的消息,这点假装还是得做好。”

    果然,梓修摇头否定了月离随意的说话。

    “嗯,那我们这是……”

    “去静海。”

    离流云渡约十里远,山林环绕之地,有一湖泊,名曰静海。湖水一年四变,春日浅碧,夏日蔚蓝,秋日橙红,冬日素白,为世人所赞叹。

    然而这却不是静海最神奇的秘密之所在,使静海扬名万里的,是在月圆之夜湖水静谧之时,伫立在岸边的人若诚心祷告,会有一人幻影踏波而至的传说。此人是谁,因为祷告者不同而各有所异,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看到的那人是能陪伴他们永恒之人。

    望着月离诧异大睁的眼,梓修轻笑。

    “月儿,你曾说过想看看那个能陪你走过万千繁华的人是谁,今夜就去仔细瞧瞧吧,我会让人赶走无关者,你可以安静地思考谁才是那个值得的人。”

    希望知晓谁才是陪伴自己终生的人,这样的祈愿每个女孩心中都曾有过。

    听说静海传说那年,月离不过数岁,却也为之向往,随口说出一定要到静海一览的心愿,没曾想后来随母亲隐居,再然后和鸩影一起远走,这个愿望早已淡忘掉了,却有人一直为她记在心里。

    “太子……”

    因为感动而哽咽的声音被梓修止住。

    “月儿,我希望那个人是我,哪怕你所看到的人不是我,我也会一直陪着你,所以……”梓修苦笑,“能不能别再这么客套地对我?你我本不该如此生疏才是啊……”

    是的,我们本可以亲密相邀的,为何要如此客套多礼?可是除了这样的对话方式,我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将你推开,与其看着你一步步深陷,我宁愿此刻狠心一点,也好过看你日后痛苦。

    “太子,您还有要事在身,实在不必纵容民女的任性,不如就在此地找个客栈将就着先歇息一阵吧,那静海……不必再去了。”

    梓修寒了脸,他苦苦思索能让月离展颜的法子,如此周到贴心的安排却仍旧不能唤回她的温情,让他的心又是难看又是愤怒,此刻却只能强行摁下所有,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故作无事地说着逞强的话语。

    “能有什么事比月儿你更重要呢?只要能让你开心,暂且将那些琐事延后几日处理又何妨?”

    “太子,您……”

    “或许月儿心中也有所了悟吧,你与他,绝无相守的可能。”

    梓修所指的那人是下弦,在他的印象中,江鸩影只是一个比较喜欢粘着月离的小孩子而已,没有别的意义。而初荷因为感念月离恩德,并未将月离与江鸩影相恋一事上报给梓修知道,因此在他眼里,会威胁到自己的人只有下弦,那个拥有神医之名的冷颜男子。

    可是在月离听来,此话却别有深意,她以为梓修是在嘲笑自己与鸩影姐弟相恋的禁-忌,不觉白了面颊,红了眼眶。

    我知道,我了解,所有的一切我都明白!

    无论我与鸩影相爱多深,相恋多苦,属于我们的未来从不曾有过!

    我与他有着血缘相亲,虽然有那勇气违逆人伦,可仍旧注定此生难以相守……

    月离低下头,不愿让人瞧见她的伤心,垂首的动作带得轻纱滑落,掩去她含泪娇容。

    梓修为月离忽然的沉默而怔愣,随即心喜。

    月儿,你是真的明白吗?原来你是知道的,你与下弦绝无可能,那么你……

    你会考虑我的要求,留在我身边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