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烽火连天焚凤翔  56 一段插曲

章节字数:2758  更新时间:10-07-02 1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离一直很清楚,当梓修决定去做一件事之后,他的手段谋划绝对是非凡的,可是这般雷厉风行的速度还是让她吃了一惊。

    说是最迟第二天启程的,结果当日傍晚常飞羽便已安排好了车马。

    能在这车马调度难以协调的流云渡上,不动用梓修手令,紧急召集到足够众人骑乘的马匹,常飞羽的执行力让人称赞。

    一行人当即扬鞭策马,朝着王城疾驰。

    作为女子,月离与初荷享受着特殊的待遇,安坐在马车之中,免去了路途中的风尘吹拂。

    可一路上颠簸不断,初荷受不住这种辛苦,偷偷地吐了好几次,途中一次短暂休息时,被常飞羽发现她面色太过难看,被强制性地抱下来去找下弦诊治了。

    “太子妃,您感觉如何?需要属下另派人过来照顾吗?”

    抱走初荷之前,常飞羽不忘关切地询问月离一句,不过看她面色如常,应该没事才是。

    果然,月离摇摇头。

    “不必了,我的状况还好,你快去让下弦给初荷看看吧,不用再叫人过来照顾我了。”

    “是。”

    常飞羽得令,无视初荷的顽固挣扎,抱着她就朝下弦走去。

    月离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抿唇微笑。

    能有人呵护关心,是件多么温暖的事,初荷你知道吗?

    正想着,梓修走了过来,递给月离一壶清水。

    “抱歉,我太过心急,安排得不算妥当,让你受累了。”

    “哥也是担心国君病情,月儿能够体谅。”

    明明是一句简单的话语,为何像是别有深意?

    梓修皱眉。

    月离却没有在意梓修的表情,伸手接过清水,咽下一口,抑制住心中翻涌的燥意。她其实对这样急速的奔波也很不习惯,虽然不至于如初荷那般呕吐数次,可这胸口却难受得要死。

    “不舒服?”

    尽管月离没有说出口,可梓修却已敏感地察知她的难受。

    “有一点,也许是太累了。”

    “那便先休息一会儿吧,今夜我们就不再赶路了。”

    “可此事紧急,如此耽搁了,似乎……”

    “事有缓急之分,于我而言,你最重要。”梓修笑笑,“进去休息吧,我在车外为你守着,你可安心地睡去。”

    月离迟疑了很久,终是点点头,放下遮挡用的帘布,掩去梓修关切目光,在昏暗车中寻了个舒服的角落,安静睡去。

    听着车中再无动静,梓修在车外席地坐下,抱着剑,聆听着心上人清浅呼吸,守护着她安眠入睡。

    这边难得安静恬然,那边厢却吵闹不休。

    “你放我下来!常飞羽,你个小人,还不快住手!”

    “你别乱动,摔下来了我可不管。”

    “谁想让你管了?我就是摔下来也不想被你抱着!”

    “这话可是你说的,你可别怪我!”

    初荷与常飞羽争吵一路,常飞羽受不了她的不知好歹,一时恼怒,松了手,将她狠狠扔在地上。

    “嘶……”

    初荷吃痛地低呼着,正准备撑起身痛骂常飞羽一顿,指尖触到一片白色衣角,她面色一僵,愣在地上。

    自己这一行人中,唯一穿戴白色衣物的不正是那人?自己这是……被摔在了他的脚下?

    “哟,游医,你来得正好,给咱们的初荷姑娘看看吧。她这一路上已经吐了好几次,身体虚弱着,你可得好好照顾着,出什么问题了,小心我拿你是问。”

    是不知初荷的羞愤欲死,还是刻意地想要打击她,常飞羽无视初荷涨红了脸对自己打手势的动作,兀自对着下弦交代着。

    下弦低头看了初荷一眼,无温度的视线和看路边死狗一样,那么冷漠。

    “晕车而已,吐几次也就习惯了,不用多事服药。”

    想起那个和初荷一起乘坐马车的人,下弦不禁抬头朝马车停靠的地方看去,不想正对上梓修冰冷的视线,两人互看了一阵,齐齐撇开了眼。

    “啧啧,咱们初荷姑娘的身份虽然比不上太子妃的矜贵,可一样也是女孩子,多担心一点难道有错?”油滑异常的常飞羽自然没有错过下弦望向马车的视线,戏谑地笑着,眼中却有一片冰寒。“还是说你这游医只能给太子妃诊治,旁人就请不动你?”

    “诚如其言。”

    下弦点头,无所谓地接受常飞羽的指责,转身想走,却被常飞羽握住肩膀,又顺势拽住他衣领,将他拉了过来,面对面的威胁。

    “不管你曾有过什么样的身份,如今的你在这凤翔国中只不过是一介游医,没什么好值得骄傲的,我让你为初荷诊治,这是看得起你,你少在这儿拿腔作势,我不吃你这一套!”

    “常飞羽,松手!”

    本来还想再多威胁几句的,听见初荷的低喝,常飞羽不甘地松了手,悻悻地回头,正待说什么,眼角余光瞥见下弦手中多出了某物,霎时白了脸。

    糟糕,我忘记这家伙会使毒了!

    没时间给常飞羽细想下弦是何时使的毒,身上像被蚂蚁撕咬的感觉让他没了继续思考的能力,整个人像被针扎般又痒又痛地蹦跶起来。

    “下弦,他是无心的,你……”

    初荷从地上爬起来,斗胆上前请求下弦给常飞羽解药,话没说几句,被对方冰冷视线所寒,吞了言语。

    对这个向来安静却不知在想什么的初荷,下弦从没好感,在得知她是梓修派来的奸细之后,更是对此人深恶痛绝。尽管如今他自己也在梓修手下行事,可二人心中所侍奉的主人不同,对她依旧没有什么好感。

    冷冷地瞥了一眼不断蹦跳的常飞羽,下弦转身离开。

    初荷注视着下弦孤高身影走远,止不住地伤心。

    在你面前我从来没有一丝存在感,盛装也好,狼狈也罢,于你不过路人一个,我早就知道的啊,为什么还是这么难过?

    垂首落下一滴泪,初荷抬手抹去,这才回身走向浑身酸痒不止的常飞羽,看着他不断抓挠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早就告诉过你的,下弦擅于使毒,你又何必去招惹他,白白惹得自己这么难受,真是自讨苦吃。”

    “我这都是为了谁啊?你还好意思笑话我?要不是因为你,我至于去招惹那么冷心冷面的家伙吗?”

    初荷顿了一会儿。“你知道了?”

    常飞羽嗤笑。“你那点心思能瞒得了谁啊,只看一眼我就知道了。”

    “那你也不能……”

    “不能怎样?想帮你多制造一点机会也不行啊?就你那样闷头闷脑地呆在一边,他会理睬你就怪了,你还不感谢我的帮忙,在这唧唧歪歪些什么?快过来帮我挠挠,这背后痒得……居然还抓不着!”

    感谢你的帮忙吗?

    想到刚才被常飞羽扔到下弦脚下的狼狈样,初荷愤然,一个巴掌甩到常飞羽背上,在他呼痛的瞬间急急跑掉,由着他在身后又叫又骂,不再搭理。

    围坐在篝火旁的众侍卫,对于这幕只要两人相处就会发生的惨叫充耳不闻,镇定如石像。

    伴着虫鸣声声与常飞羽的惨呼阵阵,众人渐渐睡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