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烽火连天焚凤翔  59 与君言笑

章节字数:2060  更新时间:10-07-02 1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依照君毅的指示,月离每日跟在下弦身后,借着为君毅诊病而喝退众人的时间细述六年来的经历。

    那段在北泽生活的历程月离没有刻意隐瞒,只是含糊地不说明,更没有告诉君毅,自己是在隐后的帮衬下走到今日的。

    “我就知道,月儿你一介弱女子,这一路上一定是吃了很多的苦,真是难为你了……”

    君毅怜惜地拍抚着月离的手,感叹着,这般真挚的情意让月离红了眼睛。

    “月儿不苦,有君父在凤翔国内一直挂念着,还有下弦他们照顾着,月儿过得不苦。”

    隐去与下弦诸人创建凤鸾园的经历,只说是受到他们的照顾,解释了与之的亲密,掩饰了彼此身份,一举两得,这或许算是月离行事的高明之处吧。

    刚才听月离述说之时,对下弦收留月离的举动颇为感激的君毅此刻侧首,望着正为自己施针减缓病痛的下弦,略微一笑。

    面容俊逸,气质孤高,这样的人啊,冷心痴情,月儿你何其有幸,能得到他倾心相助。

    “下弦,这六年来多谢你对月儿的照顾了。”

    君毅的感谢不是此刻身为游医的下弦能够坦然接受的,虽与自身性情不合,未了免去让月离尴尬的难堪,他很快起身拜谢。

    “太子妃屈尊纡贵与我等相交,乃是我等的荣幸,民间疾苦颇多,未能照顾太子妃周全,在下尚且惶恐,国君此言过誉了。”

    “哈哈,下弦你这才是过谦了。月儿可不是你想象中那般计较身份的人,这六年来的相处你们应该也有所体会吧?她若是兴起,能把全身衣饰脱给穷者变卖吃食,这种性子该是给你们添了许多麻烦吧?”

    “君父,那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你怎么还提它?”

    月离嗔怒,作势不依地别过头,换来君毅朗声一笑。

    “算是很久吗?怎么我想起来仿佛是就在昨日发生过的一样呢,看来人是老了,开始念旧啦……”长笑过后,君毅叹息着,有些怀念地回味起当初那让自己失笑良久的某人的冲动。“月儿,那一年你才六岁吧,月巫领着你到王城来,当时的你个子才不到我的腰,转眼间竟已出落得如此美丽动人了,实在是……”

    “有句话说,女大十八变。君父,月儿还会变得更美的,你就好好睁大眼睛瞧着吧,月儿还会让你更吃惊的。”

    “好,我就慢慢等着,等着看我的月儿变得更美更迷人吧。”

    为月离俏皮而饱含希冀的话语所动,君毅笑了,衰弱的身体难得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月离看着君毅欢笑的神情,想到他之前摇头感叹着时光的易逝,那不胜唏嘘的神色让她心中一动,随即也想起那一年的往事来。

    六岁那年,月离帮母亲月巫解决了游民街的困境后,国君放弃了继续刁难他们,月巫虽然为他的放弃而感慨过一阵子,但毕竟对他没有更深的感情,想到他能就此放弃,心中还是欢喜的,为他的解脱与自己的不再亏欠。所以那一年,接到王庭的召集令,宴请月巫一架参加王族聚会,因为没了旁事困惑,他们把行装简单地收拾妥当,便匆匆赶了回来。

    在王城之外,遇见一群衣衫褴褛的灾民在城郊围聚,见对方可怜,月离一时心软,不顾江鸩影的阻拦,脱下月巫为自己做的精致绣裙给他们不说,还从行囊中取出财物若干分发给他们。等到进了王城,衣着简单到几乎可称为寡淡的月离,因此被梓修嘲笑不断,不过离开王城之时却还获得了他赠送的衣衫无数,让人感动之余亦觉好笑。

    哥,那时的你我笑闹随意,比起今日的进退有据,不知要好多少倍去了。

    淡淡地收了惆怅情绪,月离笑着问起一件事来。

    “君父,月儿心中一直有个疑问,当年在王城外边遇见的那群灾民是不是你特意找来的?”

    “嗯?月儿现在才终于想通?”君毅脸上挂着恶作剧成功的笑意,“你母亲可是一见我面就把我狠狠骂了一顿,怪我无故聚集起那群人让你见了,害得你少了衣裙不说,还差点受凉生病。那一次,你母亲把我骂得很惨啊,我还是头回知道当母亲的人能有那么凶悍的。”

    “呵呵,母亲平日都很温柔淑静的,谁让君父要那么做,惹得母亲生了气,被她骂了也是活该。”

    “确实是我自作自受了,可我……”

    我也不过是想看到她不同的一面,想知道你与江鸩影在她心中有多重要。

    这样的想法不能说,君毅渐渐收了笑意。

    月离看他面色淡然,还以为他是想起早已死去多时的月巫,忙寻了个借口,打算散去这低落的气氛。

    “君父,给你熬的药该好了,我下去给你端来。”

    “不急,月儿再陪我说说话吧,如今能这么随意地和我说话的人,也只剩下你一个了。”

    君毅拉住月离的手,王者之威退去后,他只是一个落寞失意的老者。

    “国君,这药就由在下去端来吧,您请与太子妃慢慢闲谈,在下这就出去为您端药来。”下弦起身欲行,被月离欲语还休的目光牵绊,微笑道,“药得趁热服用,可这病患心情更需体谅,太子妃忘记了?”

    “下弦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月离没有发问,下弦却已知晓她的疑惑,可此时不是言谈的好时机,他只是笑笑而过,转身出了偏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