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暗香浮動月黃昏  第八章 虚惊(修)

章节字数:2971  更新时间:14-05-28 12: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哎呀,心儿,你可回来了呀。”朱大娘肥嫩身躯对着小姑娘又搂又抱又亲的。

    程心笑盈盈回应朱大娘。“朱大娘,我带回你爱吃的咸糕,这咸糕只在南方有名的番花镇才有的,回程时经过番花镇,特地为了你买的。我、我快喘不过气了,大娘。”

    女子年纪莫约十六岁,瓜子小脸,五官生的稚嫩秀气,杏眼水灵圆亮,身材纤瘦高挑,想必经过几年会是个娇艳俏丽大姑娘。她被朱大娘又亲又抱,似是早习惯了。

    “徐伯,我也有份礼物送给你。”

    她转过身翻着桌上随身包伏,取出了一个外表看似普通的盒子,里头打开,有两只青色陶瓷茶具组,茶具外观细腻雕琢,凤凰图腾攀附茶杯边缘,美的不可芳物。

    徐老总管眼睛一亮,他随口一提的喜好,小姐记的可真清楚,老脸开心的捧着这贵重的大礼,“这、太贵重了,小姐,小能收下吗?”

    程心对着他微笑颔首,陡然思及什么,环视大厅左顾右盼的,粉脸显著不悦道:“天彾哥哥呢?我不是说这几日会再回来山庄,怎么不见他出现?”

    被遗忘在一旁好半晌的冯语兰抢一步开口道:“二爷昨晚说今日有事要上京城一趟,晚点会再赶回来山庄。”

    全场一片安静无声,两双眼睛的目光原本落在那一身深紫劲装的稚嫩少女身上,这次是三双眼儿纷纷投向她。

    蓦地,她迅速低下螓首,暗自的对自己道,为何这样看她呢?昨晚二爷是这么对她说的。

    “什么?天彾哥哥不亲自来接我也就算了,就连那家伙也没出现,让我独自一人孤拎拎回来。”

    程心稚气脸庞表露出了这年纪不该有的阴暗沉敛,嘴角微扬噙笑。

    程心步向冯语兰,伸出一手,道:“你好,咱今天算是正式见面啰!我叫程心,我呢年底满十六岁,你呢?怎么称呼?!你的眼睛好美喔,是我喜爱的颜色呢。”

    冯语兰怔住,顿了一会儿,缓缓伸出柔荑与她的小手合握,唇角淡勾,微颔首。

    “冯语兰,满双十。谢谢你的称赞。”

    这位姑娘一点也不惧畏她这双淡紫瞳色与一般人不同,反倒称赞她的眼睛很美?!

    头一遭有人这么赞美她呢。是客套话吗?看她的眼神透着真挚、诚恳,不像是虚假客套话。

    这位小姑娘性情直率,伶俐可人,宛如一只好动的小精灵搬活泼、洋溢、充满活力,身上散发着给人一股神清气爽的气息,感染着身边的人也陶醉于她热情氛围。

    数日。

    冯语兰方才询问过徐总管二爷今日是否会回山庄,徐总管说不一定,又问,她能自个进入藏书阁吗?徐总管说还是得经过二爷同意才行。

    她四处观望,又再度将目光转向这扇门,轻轻的推开藏书阁的门,暗暗思忖应该没关系吧,拿了几本就赶紧出去,好,就这么决定。

    正当她坐在椅子上看书入神之时,手腕一不小心碰触了一座砚台,陡然间,椅子后头传来喀拉声响。

    往后一瞧,一道小门微微开启,起了身,拾起桌面的小烛灯,着迷似的往那昏暗的里头一钻。

    里头不大,只能容得下两人的空间,在她面前摆着一个人高的书墙,整面全都是书籍,她放下烛灯,内心不断惊叹,又看到许许多多她从未看过的书籍,兴奋的翻阅着。

    适才思及私自闯入藏书阁,又无意间发现小秘室,若二爷知道了会责骂她呢?亦或不再让她借书籍看呢?二爷会勃然大怒吗?还是出去好了。

    顺着两面墙壁走,咦?方才不是还开启的吗?出口呢?陡然间,她吓住,找不到出去的出口,她会不会就这样缺氧昏死在里头?

    “外面有人吗?”她试着拍打墙面,大声吼叫着,外头依旧安静无声。

    这该怎么办才好,烛灯也快没油了,空气越来越稀薄,额面溢着汗珠。

    这空间,太熟悉了,不,她将自己缩卷成一团,昏昏愕愕发楞,渐渐的在脑海里浮出了稀疏的记忆。

    娘带着她逃,两脚奔走了许久,娘喂她吃下一颗药丸后,便昏睡了去,之后…之后呢?没印象了,想不起来了。

    回想到一半的回忆这时被突然开启的门缝给惊醒,她双眼朦胧的抬着头,有道人影徐缓的走了进来,静伫在她前方。

    傅天彾不敢相信她是怎么进来的,他今天回来的早,本想阅读书籍,赫然发现那道小秘室有隐隐烛光渗透在缝隙。

    脸上蒙着严峻冷霜,口气略显不快。“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二爷?”她慢慢的起身见着来人,她有救了,不会平白无故死在这儿了。

    “二、二爷,我只是想再借个几本书,未经您的同意就自己进来,又一不小心碰触了桌面的砚台,秘室就开了…我不知道怎么出去,就这样被关在里头,真的很对不住,我擅闯藏书阁,我真的……。”

    他盯着吓的不轻的姑娘,无辜的哀求他原谅,淡紫眼眸透着万般歉意,里头几近快没了空气,若非他及早察觉有异,她恐怕得昏死在里头也不会有人知道。

    秘室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就是爹生前珍藏的书籍罢了,看她这般可怜兮兮的请求他原谅,身子也颤抖的厉害。

    他深吸口气。道。“算了、算了,出来吧。”

    后头传来一记尖叫声,转身之际,一道娇软身驱一股脑儿扑向他,藕臂勾住他的颈项,嘴里不停尖叫喳呼,“有东西在我身后,在爬,有东西,帮我抓走。”

    突如其来的尖叫,姑娘的双臂又紧扣着他的颈项不放,他眉心轻蹙。

    “好好,我替你看看。”他的一手微微使力让她的头靠在他颈窝,另一之手顺势往她后背移游,眼神似是瞄到一只小小的小东西在乱窜,快速的抓住触角

    “只是一只小蟑螂。”

    平时这位姑娘连昆虫、蛇、什么鬼东西都敢亲自去抓,区区一只无害的小蟑螂却怕成这样?

    冯语兰螓首一偏,见到在她眼前晃阿晃的蟑螂,睁大圆瞳又再度放声尖叫,头颅又往他胸怀钻,双手下意识紧紧圈着他的颈项,恍若那宽大的胸膛正是这空间唯一能躲藏的地方。

    陡地,他同样也是呆在原地,手上的小蟑螂已被他丢到地上踩死了,而怀里的姑娘却动也不动,她身上飘出淡雅香气参杂些许草药味,窜入他的鼻息,柔软身躯与他精壮身躯紧密靠着,喉结微动,看着她的头顶心,双手也不知该摆在哪儿。

    呼吸略浓低声的道:“牠被我踩死了。”

    此一时际,怀里的姑娘方寸略顿,惊觉软香身子正紧贴着他健壮精瘦的身躯,一时慌乱推了他的胸膛,迫使自己离开那温暖厚实的胸膛。

    “小心。”见她退了几步站不稳往后方一倒,伸出长臂稳住她的手腕,她的后背早已贴紧书墙。

    傅天彾居高临下的与她四眼对望,两人靠的如此近,她欲往后一退,呃,根本没退路,背脊紧贴书墙。

    狭窄空间,空气瞬间停顿,两人的呼吸声、心脏的扑通声都听的一清二楚,她吞了口唾沫,抿了干涩的唇,尴尬的挪开眼神,盯着他的胸膛。

    此时他也正好瞅着她,目光深凝住那红通通的雪容,似是想平稳紧张万分的情绪不时抿了抿唇,两人互相交换着各自的气息,热气凛然,气氛顿时僵了。

    她欲开口,陡见眼前俊脸缓缓落下,越来越靠近她,盈盈水眸与他的目光又再度对上,她随即闭上墨睫,呼息略促,期待又害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嗯?嗯?只听见从她腰后一声喀声响,掀开俏睫,螓首偏了偏,顿时才恍然大悟。

    窘迫害臊的抬起螓首看向已离开她面前旋身径自走掉的傅天彾的后背。

    适才她挡到了密室的开关,傅天彾不过是弯下身子碰触开关罢了,想到哪去,笨蛋、傻瓜、呆头鹅。

    紧握粉拳往自个儿胡思乱想的笨脑袋一敲,她痛的小声轻呼。

    然而这一段小插曲全落入他深眸里,怔仲原处的姑娘一下懊恼、一下失望、又一下羞涩,被她率真性子给逗笑,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她半点也不懂得掩饰自个的心绪。

    若不是把持住内心那股起伏躁动的邪念,狠狠压抑住,要不他极可能在那瞬间再次搂她入怀,再来、再来…引他犯罪…,自认自致力坚定不拔的他,差点稳不住失控的思绪。

    相处不到几个月的短暂日子,因她介入了他阴沉乏味的生活,一点一滴的注入他封尘已久那个对情失去冀望的脆弱之心,又隐隐浮出渴求情愫念头。

    他严峻的脸皮蓦然一阵热,感觉心音促乱,伸出手掌贴着鼓噪跳动的心口,暗自调息那股说不上来的怪异念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