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暗香浮動月黃昏  第十章 蛇咬(修)

章节字数:2331  更新时间:14-05-28 1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活泼外向的程心无时无刻往她待的小药房钻,问东问西,她也乐此不疲的回应。

    多了个女伴在山庄,话不多的冯语兰也被她什么都提问的问题闹的自然话也变多了。

    程心跟二爷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她只简单几句话带过,她是傅天彾的义妹,家里出了点事,家父要借她暂住在云月山庄几日。

    程心歪着头,下颚抵靠着桌面,毫无遮拦打了个大哈欠,全身懒洋洋的摊在椅子上,“语兰姐,你就别再忙了,咱出去大街玩玩好不?”

    冯语兰握笔在书本上记录着滚烫大锅内的变化,眼神专注当作没听见她说的那番话。

    语兰成天只会待在这满是药材味道的药房内,偶而还会忙到天都黑了,忘记吃晚膳,她还得来提醒她记得吃饭。

    “你不陪我,那我找小香陪我去喔。”随即起身顽皮的抢走她手上的本子。

    “把本子还我,还有,不准带她上街,街上人多很容易走失的,不可以自个儿带她去,知道吗?”

    上个月她陪同程心上市集逛逛,遇到黛姨和小香、小虎。

    这小妮子一路吵着要与她回山庄住,连年幼的弟弟小虎也有样学样学着姐姐嚎啕大哭。

    两姐弟哭到声音都沙哑了,依旧死缠着她,怎么却就偏不肯与黛姨回村落。

    向来耳根子软、心也软的她,也就只好带着两个孩子回山庄。

    本来担心二爷不会答应,但还是去请求让这两个孩子住个几天,她会再带回临海村。

    然而,傅天彾毫不犹豫一口答应让两小姐弟住多久都可以。

    毕竟这山庄主子一个月才回来山庄不到几次,顶多住上两天又离开山庄,其余时间她并不知道他都住在哪儿。

    其实对二爷这人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姓啥叫啥,他们管喊他二爷,她也就跟着喊,很想知道他做什么,都在外头干啥。

    朱大娘、徐总管绝口不提说有关二爷的事,神秘到让她欲探究竟,但又怕惹他不悦。

    她依稀记得他说过一句话,她只要专心冶炼解药,其余任何事情不必知道太多。

    对他来讲,不过是再单纯不过的交易,他保护她的安危以及供她吃住,她只需要应他的要求,研制出他所需求的即可。

    现在的她暂时无法回临海村,担忧村民的安全,怕倭寇又找上要取她性命

    所以还是老实待在山庄,等待二爷告知她安全,就可以无顾虑回到临海村了。

    浑然不知自个儿的爱意心绪偷偷显露在幽眸中,盈盈意意的凝注二爷一举一动。

    小密室事件也已经过了大半个月,傻傻的以为二爷对她也有微微淡的情意,内心期待二爷会对她说有所不同,或表示点啥。

    每每与他碰面,却是淡然点了头互相嘘寒问暖几句话,其余时间却无交集,一天又一天渡过。

    果然,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自作多情,她哪点能配的上他?

    突然,一个小小圆圆的身子慢吞吞的走进门内,慢吞吞的走到正埋首纪录大锅的沸腾火侯的冯语兰身旁。

    拉了拉她的宽袖。“姐姐,小姐姐爬上树,下不来。”

    冯语兰低下头看着一团肥嘟嘟的小手拉着她,她摸了摸小虎子胖鼓鼓的嫩脸。

    她笑笑的道:“什么下不来?”

    小虎子又再度徐缓的道:“小姐姐在树上。”

    “阿?”冯语兰一惊,放下纸笔,冲向山庄周边。

    “呜呜,兰姐姐,我下不去了,有蛇阿。”

    只见一抹小身影以卧跪的姿态呆住在一颗高大粗壮的树枝上,脸上布满哭痕,好不可怜。

    冯语兰站在大树下,扬首看着那小姑娘,傻了眼。“你怎么爬上去的?」

    “就这样爬上来了,本来能下去的,可是前面有条蛇牠看着我,我动不了。”

    薛小香目光看向她的前方,一条青蛇正缓缓的吐着舌,小身子与那条蛇只差一步间距。

    此时刻,徐老总管扛来了木梯子,倚靠在大树干。

    冯语兰顺势慢慢的往上爬,爬至与她平行,手上拿了根树枝撮着那条青蛇,把牠给撮下树,小香见那条蛇掉下去便快速的爬向冯语兰。

    似是太过急,薛小香手滑了一下,身子不稳的坠落。

    见状,冯语兰也在那瞬间伸出手欲握住小香的手。

    重心不稳的梯子往右偏了,她的身子也随着梯子方向倒。

    遭,她肯定会摔的凄惨,有个心理准备这么一摔,痛楚会布满全身,甚至骨折重伤也说不准。

    剎那间,两道身影分别接住了往下坠的两个身子。

    不痛,她的身子被一道身影给接了住,狠狠的往地上一摔,碰的好大一声。

    她徐缓挣开眼,一双厉眼凝视着她,目光不停检视她身上的每一处。“有没有哪受伤?”

    冯语兰瞠着紫眸,跌落在他怀里,他撑起一手坐在地面,一脸惊恐,担心着她是否受伤,“我没事,倒是您这么一摔…。”

    一条青蛇速度之快往她的方向吐舌攻击。

    傅天彾见状将她搂入臂膀,青蛇攻击了他的右手腕,被那条蛇一咬,手腕传来阵阵刺痛,他低声咒骂。

    她抬起头,看着表情有些痛苦的傅天彾,又看向那条蛇正咬住他的手腕不放。

    二爷抱着往下墬的她,这一摔,又摔的颇重,身子骨肯定痛死了,他又替她挡了蛇吻,

    冯语兰瞠目结舌,诧异的说不出话来。

    无或放下了安然无事的小香,随即冲向傅天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起蛇狠甩几下,拔起剑,一剑刺死青蛇。

    薛小香躲在程心身后,她又闯了大祸,怎办?!

    惊吓过度瞠大圆眸,小小身子不断发抖,目光呆愣的移向被剑刺死的青蛇,又偷偷瞄了坐在地上的二爷正以手捂着蛇咬处,突地嚎啕大哭起来。

    “呜哇,二爷被蛇咬了,受伤了,是我害的,呜。”

    程心也吓着了,听见躲在她身后小姑娘似也吓的不轻,转过身蹲踞在她面前,哄着大哭的薛小香,“没事的,乖,别哭了。”

    徐总管此时唤着程心,“快带孩子进来。”

    冯语兰看着程心正安慰着薛小香,道“心儿,麻烦你带她进去,替我看看她有没有哪受伤。”

    又偏回头,心急如焚的拉着他的手腕翻开袖子,心口莫名揪痛。“二爷,您的手。”两孔蛇齿痕深深埋入皮肤,血液不断流出。

    目光往那条死在面前的蛇一瞄,那是条有毒的赤尾青竹丝,若不赶紧把毒液吸出来,毒液会迅速蔓延经脉,会使人毒发瘫痪甚至加速死亡。

    怕是没时间等到血清取来,冯语兰立刻埋首含住手腕上的伤口。

    傅天彾要她别这么做,她却不搭理他继续一吸一吐,“无或去取抗毒血清了,别再吸了,妳也会中毒的。”

    眉峰紧拧,他挡住她的嘴阻止她再继续做下去,并且以指腹轻轻擦拭掉沾在她唇边的残血。

    冯语兰搀扶着他,他忍着身上阵阵刺痛,勉强站起身,道。“先进屋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