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暗香浮動月黃昏  第十一章 情愫(修)

章节字数:2771  更新时间:14-05-28 13: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冯语兰低着螓首默默的为他处理伤口,仔细清理上药,两道泪痕偷偷的落下。边包扎边啜泣隐忍不出声。

    此时闭目养神的傅天彾惊觉有水珠滴在他的手腕上,掀眼一瞅,坐在他眼前的姑娘低着头肩膀不断颤抖。

    他伸出左手擒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起头正眼瞧他,只见她两眼水雾蒙蒙,似是强忍住不让泪水流下,鼻头红通,贝齿紧咬下唇。

    傅天彾叹了气,她楚楚可怜的表情,揪的胸口酸软。

    扣住她下颚的手转向她的雪凝面容,拂去泪水,大拇指指腹来回不停摩蹭,水凝肌肤触感柔滑如丝。

    “摔的浑身痛的是我,被蛇咬的也是我,怎么是你哭了?该哭的是我吧。”

    这般亲昵的举动,从他指腹传来的温热感,同样也触动她,胸口顿时失去节拍,停住泪水。

    她瞠大圆眸,嚅了唇。“对不起,二爷,要不是因为我…您也不会受伤。我会好好管教小香这调皮的孩子。”

    “别、别去骂她,她也吓到了。我只是受了点伤,不算什么,真的不要紧,别哭了。”

    她暗暗叹息。“要不我帮您看看身体要不要紧,您躺下,衣裳也脱了。”她拉着他到他的床铺,双手抵住他的胸膛,意示他躺下。

    傅天彾怔了怔,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着,换他睁大眼眸,“不必了,这点伤我自个擦个跌打膏就行了。”

    说实在,他的身子练的强健勇壮,这一点点摔,顶多几处擦伤破皮,内伤更不用说,连个边也沾不上。

    她这么的关心他的身体,还为了他受伤哭成泪人儿,这摔没白摔,也没白咬,该是值得了?!

    “可是,前两日,一名修理屋顶漏水的工人也是这么摔下来的,我见他很痛苦,就替他揉揉背部、推推拿,上上药,之后,他在我的床榻上休息了一会儿就没事儿了。那位小哥说我的功力好,他下次还要再来让我推拿呢!”

    一听到她此番话,剑眉拧的越深,一双眼从柔和转为厉眼怒火。

    “你说什么?用这双手帮别的男人揉背,推拿?上药?他、他还睡你卧房?”

    他怒不可遏的口气渐渐大声,大手紧扣她的手腕,力道加重,一股酸溜的醋意冲至头顶,怒火冲天。

    哪个好大胆的男人,没他允许敢进去她的卧房,还睡她床榻?他还敢来?

    “痛阿,二爷,我的手。”

    她似有不懂二爷态度转变之快。

    那位青年工人在她住处屋顶修缮破洞,一不小心滑落,跌伤了,当然带他进去她的住所,他都痛的站不稳,临时上哪找大夫,索性就替他上药推拿了一下。

    不然呢?把人家弃于不顾吗?二爷大惊小怪,抓的她的手腕深深印着他的指痕,真痛。

    “以后不准碰任何男人的身体,也不准替男人上药,任何肌肤碰触的举动都不准,还有,山庄有哪出问题需要动用到人力方面,必须先过问我,而我要在场。”

    一阵怒吼过后,傅天冷一愣,无端发着怒火,气什么?他对着她发火?静伫不语的姑娘又摆着一张无辜的凝容瞅着他。

    这姑娘是真傻,还是装笨?!胆敢随意触碰男人的身体?!

    好歹她自己还是未出阁的姑娘,男女授受不亲的基本观念也不懂?男女共处一室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陡然间,他终于意会到自己非常在意她,他像个情窦初开胡乱吃着飞醋的年轻小伙子。

    不准别的男人靠近她,讨厌她碰别的男人身体,他气那个男人躺了她的卧床,很好,他必须将那整个床铺给撤换掉。

    傅天冷冷冷的道:“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俊脸满面潮红,耳根子一热,迅速旋过身不瞧她。

    感觉到她正扯着他的衣袖,不理就是不理。

    好半晌,听见了房门开启又再度轻轻关起来的咿呀声响。

    他整个人往床榻躺下,绝非故意凶她的,好懊恼自个儿一时失控当着她的面对着她怒吼。

    从未像今天这样失控过,唉。

    ***

    傍晚时分,冯语兰徘徊在傅天彾的处所外,一手提着药箱,见徐总管提了几次水桶来回出入房门,她靠近他问着,“二爷沐浴完了吗?在做什么呢?”

    “已沐浴完了,二爷正在小憩。”徐总管对着她点了颔首离开。

    下午发生了那件意外,她还是担心他的身体是否有恙,手上的伤口还得消毒清理再重新上药包扎,伤的是右手,做起事来肯定有诸多不便。

    她敲了两声门,“二爷,您在里头吗?我要进去了?”等了一会儿,一点声响都没有。

    不管二爷是否同意让她入内,她还是坚持己见闯入。

    只见他倚靠在床榻上,两手交叉环胸,闭着眼,衣襟开敞,露出了麦色健壮胸肌,白色中衣有些凌乱,该是胡乱套了上去。

    她悄悄的靠近床榻,伸手想替他整理开敞的衣襟。

    蓦然间,不动的男子双目一睁,些许昏暗的房间,两道星眸盯着双手抓着他襟口的姑娘,温雅磁性的嗓声幽幽的道:“进来做什么?你的手……?”

    对视着他的星眸,暗暗深呼吸,吐气,放柔嗓声的道:“我来给您的手换上新药,又拿了跌打膏想替您擦擦身上的伤口,您的上衣也未穿好,会着凉的。”

    他迅速的起身,套上鹿皮靴,径自大步走向另一道垂帘,坐在椅子上一手搁在桌面上,“上药。”

    冯语兰履步轻盈的跟上他,幸好没将她赶出去,看样子是不跟她赌气了,气消了。

    乖乖的在他身旁也坐了下,双手不停为他拆布、清理、消毒、上药,再包扎。

    傅天彾瞅着她轻垂的脸蛋,额前发丝被他呼吸的气息吹的轻轻摆动飘然,俏丽的长睫不时眨了眨,雪白的脸颊微晕,神情专注,动作灵巧完成每项步骤。

    孰不知他的双目神情瞬间温和柔雅,盯着她的凝容不放。

    他伸出另一手,把掉落在她脸颊的一小撮发丝勾入她耳后,小动作再自然不过。

    蓦然间感觉到他温热的食指触碰到她的凝颊,身子一颤。

    抬头,两人视线交融,两团玄黑深目睇着她,紧凝的眉目一缓,嘴角渗出一抹淡笑。

    落入她眼眸的二爷,炯炯神情充满浓烈的火光,她蓦地红了脸,心跳加快欲起身,一手却被拉住不让她起身。

    傅天彾暗暗调整呼息,面容略绷,喉头紧涩,紧抿的唇终于启口:“语兰,我、我不是故意凶你,别往心理放。”

    黝黑的峻脸泛着两团淡淡红晕,他全然不知。

    午后时刻,二爷莫名奇妙发火赶她出去后,她心有不甘,便问了程心她哪里错了,要她评理。

    程心听完他俩的对话后,就只丢了一句话,‘二爷吃味儿了。’

    当下她愣了,迟迟无法回神。

    霎时又恍然大悟,二爷不让她碰别的男子的身体,是表示他吃醋、是在乎她,他的眼里有她的影儿,她被在乎了呵?

    奇异的深赭在他黝肤底下湛燃,二爷脸红了,只见他微微别开脸,又发现他的耳畔也促红像颗红西红柿。

    好可爱的二爷,原来他也有率真、害羞的一面。

    见他不语,侧着脸直视别处,她也偏脸转向傅天彾,眨了眨眸,又低柔轻唤。“二爷?”

    冯语兰弯着眼,吐气如兰又道,“二爷,我懂医术,见到伤员、病患患者理应救人帮助人,不存有其它杂念,单纯是怜悯之心。您若是介意、惹您不快,我便不做。”

    粉脸莫名跟着燥热,梨颊微窝。

    此一时际,男子终是听见满意的答案后,才甘愿偏回头,深目直视着她,目底两炷火点湛湛带点倔气、蛮气。

    “嗯哼,我无权反对你行医救人。只要注意一点,别、别随意碰触男人的、的身体,就这样。”

    语调结巴,满脸通红,他连忙站起身,将愣在原处的姑娘丢在房内,径自拂袖离开。

    他讲的头头是道,每一句都带点酸醋味,二爷的真性子该是这般倔气模样?!想啊想,吃醋的二爷挺可爱的。

    她的心湖越陷越深了。

    被丢在房内怔愣住的冯语兰漾起唇角,掩嘴窃笑。

    情愫之意正如清澈流水般,淡淡的,悠悠的,犹如细水长流,细细蔓延,占满心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